《赵爱霞文集》--赵爱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9-02-18   共 175 篇   访问量:2195
高贵与卑下
发布日期:2009-02-18 字数:3749字 阅读:2195次






因小侄的户口问题,云骑着单车向镇派出所赶去。

常听人说派出所的户籍警架子特大,说话特难听。有次本单位有个女教师去给独生女儿办户口,气得哭着跑了回来。还有个同事给孩子办户口,仅单位证明一项,户籍警就让人家跑了七八趟,每次都能从单位开出的证明里挑出她所谓的不合规范的地方,最后这位同事拿了单位的公章,在户籍警的口授下一字一句写来,每个字句的位置都讨教一遍,按照指定的位置不偏不倚地盖下公章,才算合乎了规范。用他自己的话说,给孩子办个入户手续,能把派出所的门槛踢折三个!据说这位户籍警对待村民的态度更是恶劣,村里的人提到这位户籍警MM,骂娘之声更是不绝于耳。

自己笨嘴拙舌,不知能否招架住这位声名卓著的主儿?不过,能亲眼目睹一下这位女士的风采也不错,只当开开眼界。不知这位“公仆”会有什么精彩的表现?反正自己也只是问问情况罢了,也不会和她多打交道。云一边蹬车一边猜测着,不知不觉来到派出所门前。

还差二十分钟不到上班时间,派出所楼上楼下门窗紧闭。西边的楼前东西向停放着一辆白色小轿车,车里似乎有人。院子中央是一个圆形的水池,里面不大的一座假山倒也嶙峋有致。水池的边沿上或坐或蹲着三三两两衣冠简朴的村民,他们可能是来办户口或身份证什么的。

云把单车停放在大门里面靠右侧的楼前,站在那儿等待。游移的目光落在一个较为肥胖的中年人身上。嗨,那不是自己所在学校的副校长何九岸吗?他也来派出所办事?只见何九岸手持手机头微微倾侧着看着天空,谈兴正欢。那标准的国字脸上笑意荡漾,连平日里总圆睁着的虎目也弯成了月牙状。一定是和上级领导谈话,不是才怪呢!也真怪,何九岸那原本突出的啤酒肚现在不太明显了!是因为爱喝酒的上届校长下去了,他陪酒次数也明显下降了呢,还是在本届校长爱好体育运动的带动下健身的结果呢?总之是好现象,何九岸在上上届爱好插麻雀的校长领导下由于久坐就已经开始横向发展的身体在上届校长爱好喝酒的影响下又添加了大大的啤酒肚,饱经忧患的身子终于可以积极参加阳光体育运动了,不容易啊!干什么都不容易!!

何九岸终于结束了通话,放下手机。

“九岸,你也来了?有事?!”云立马招呼。本校大多数同龄人或年龄大一点的教师都不习惯称呼何九岸校长,总是直呼其名。

“啊?!”何九岸应了一声,怪腔怪调的,向这边扭了一下头,但没看云,目光落在云身旁的其他地方,仿佛云是一片空气,看不见或根本不存在似的。

然后,何九岸跨上他那辆崭新的摩托,一溜烟不见了。

“在这儿还摆你什么副校长臭架子!”云心中骂道,“知道这样就根本不理你!”

云百无聊赖地向小轿车望去,里面隐约坐着一位穿着制服的民警。云走了过去,车右边的门敞开着,阳光暖洋洋的,正好洒进车内。果然,有位民警身着制服端坐在驾驶座上,后座上懒洋洋地躺着一位衣着时尚的女子,正自闭目假寐。染成黄色的头发烫的波澜起伏,白皙的皮肤加上金黄的卷发,要不是在乡下,时下又流行彩发卷发,云真会对其国籍发出疑问。这位莫非就是那位声名远播的户籍警吗?

“请问你们几点上班?”云没话找话明知故问地搭讪。

那位时尚女郎微微抖动了一下眼皮,星眸半露,旋即又合上了。前面的民警扭头看了云一眼,略顿了一顿,答道:“两点。”

云试探地问:“我的侄子户口上有点问题,我想问一下情况。”

那位女士纹丝不动,民警不情愿地说:“还没上班呢,你上班再问吧!”

云看了一下表,正好两点,他们也该上班了,等他们到办公室再问吧。于是干脆走开。

谁知又等了十来分钟,远远看去,那个办公室的门还没打开,车上的人依然在晒太阳。云又走了过去。

“对不起,我马上也要上课了,因此想提前问一下,可以吗?”

民警迟疑了一下,向身后的女士唤道:“小丽,人家问你呢。”

“问啥,你不会说?”女士没好气地训那位民警。

“我又不管户口,我知道啥?”民警笑着回答。

女士不再言语。云赶忙陈述情况:“是这样的。我侄子的名字户口本上写错了,怎样才能纠正过来?”

女士轻飘飘地吐出一句:“没法纠正!”

“听说不是能纠正吗?”云疑惑了。

“你听谁说能纠正?他说能纠正让他来给你纠正!”女士莫名其妙的愤然说道,“现在都连着互联网,名字都输进了电脑,我不会纠正,也无权纠正!”好一阵连珠炮轰得云一时难以招架。

女士顿了一下,小声嘟哝道:“叫啥不行?真是没事找事!”

云也愤然了:“叫啥不行?随便给你叫啥你行不行?俺这户口本上的名字不知是谁胡諏的,户口本发下来才知道的。又不是自己起的。即便是自己起的名字,法律又没规定不让公民改名字,你管这个,这是你职责范围内的事嘛!”

女士白皙的脸庞因愠怒而变得绯红,那对杏眼挑衅地斜睨着云。但不知怎地,女士一时无话。沉默了一会儿,女士余怒未息道:“反正不能办,哪里会办你去哪里办!”然后收回目光,干脆重新闭目养神。

云语气缓和起来,问道:“郭华在不在?”郭华是上届所长的名字,云知道他已经调走了。

搬出上届所长的名字果然凑效,女士的星眸很快开启,迅速瞥了云一眼,可惜又一次合上了。但嘴里却发出声音来,语气也柔和多了:

“他早就调走了。”

云接着说:“听说开些什么证明可以纠正的,因此我才来问问开什么证明!按说名字只是一个符号,叫啥都行。可是孩子觉得挺委屈的,他刚生下来没几天还没起下名字呢,村计生主任问叫什么名字,当得知没名字后,也不知是谁胡乱给孩子諏了个名字叫什么朱乐乐。一家人都不知道,户口本发下来才知道。孩子同学都拿这个名字当绰号取笑他。这且不说,名字错了,以后考学办身份证什么的都得用这个错了的名字,平时又不那样叫,感觉挺别扭的。”

不知是因为“郭华”这个名字的余威犹存,还是因“朱乐乐”这个名字的喜剧色彩,女士这次终于详细作了说明:“那你让大队开个证明,让左邻右舍七户人家开个证明。证明有你这个人,平时叫什么,户口本上是啥名字。再写个申请改名字的申请书拿过来,通复杂呢,拿来再说吧!”

女士看了一下手机,又烦躁地瞪了一眼水池边的那帮人一眼,伸了个懒腰说:“该上班了!”然后要下车的样子。

云看她不再说了,就向单车走去。

推车出来,云心中有点愤然,又觉得好笑。因为她今天越发觉得那些好充孙子的人也喜欢充爷。越是真正有身份的人越谦和,因为人家素质高,不用充,不用摆,神采魅力自现;而那些奥楚蔑洛夫之流才会在群众面前趾高气昂尊口难开,以此显示自己的不一般。

感慨中走得很快,不觉已到十字大街。道路两旁摆满了各色小摊,蔬菜摊,水果摊,玩具摊、小吃摊……大都杂乱无章地摆在那儿。云随意地推着单车边走边看。忽然看到一辆脚蹬三轮车上的菠菜青翠碧绿,水灵灵的,煞是喜人。卖菜的是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妇女,宽松肥大且褪了色的蓝布上衣几乎没过大腿,但头发梳得很整齐,在脑后随意地束着。她看到云看她,脸上绽开了笑容,眼睛也闪射出热情灿烂的光芒,招呼道:“买点吧!刚从地里剜的,很便宜,七毛钱一斤!”

云停下来,不是一块钱一斤吗?怎么这么便宜?况且菜又这么好,真应该买点。

于是云说:“给我称三斤吧!”

云的话音未落,卖菜的妇女已经麻利地从车边挂着的一大叠塑料袋上扯下一个,在空中抖动一下,袋子马上鼓囔囔地拃开了口,随即菠菜就被装进去了,她一边装菜一边说道:“总共就剩下两三斤菜了,全装进去,多了也不让你多掏钱了!菜是自家种的,它又不会说话!”说话间装进了最后几棵菠菜,把袋子挂上了秤钩。

“三斤二两,掏两块钱算了!”卖菜的妇女报价。

又便宜了,这位卖菜的真和气,二块钱竟然买来这么一大兜青菜!云想。云把菠菜放进车篓,付了钱正要走,不料那位卖菜的在她身后说:“太谢谢你了!把我的菜买光了,我不用再等了,也可以走了。”云惊讶之余,顿生如沐春风之感,忍不住微笑着回望那位卖菜的中年妇女,她正调转车头准备回家。看到云看她,也报以灿然如花的微笑,脸上的每条细纹里都洋溢着真诚的笑意,分明是一朵明艳又纯朴的菊花!云心头原有的阴霾一扫而光,心一下子变得像溪水般柔软。



上一篇: 《幻灭》     下一篇: 《贺卡风波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2195次 | 联系作者
对《高贵与卑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