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树临风》--李清竹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08-24   共 104 篇   访问量:1744
湖畔人家(长岭观荷采风作品)
发布日期:2015-08-24 字数:4562字 阅读:1744次

   DSC_3390_副本.jpg

 

   夏未的一个午后,我和几个爱好摄影的朋友到长岭荷塘观荷。

   长岭荷塘,位于嵩县饭坡镇禹山水库,因水库的一碧湖水,背倚着绿树青山,环绕着荷塘岸边小小的村落,故曰:长岭荷花,十里飘香。

   午后下起了沥沥小雨,车在山道上转了两个来回,愣是没有觅到荷塘的路,最终,还是在一个村妇的指引下,才在林深密处找到了路口。原来,路口深藏不露,是长岭荷塘的一大景观。明代黄周星诗曰:世人不信桃源记,谁知此是真桃源。长岭荷塘,僻静幽雅,离尘远俗,行趣天成。身临其境,你才能感受到长岭荷塘与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又有何异呢?

夏日的阳光透过疏密的杨树林,洒落在荷塘的湖面上,倒映着荷花陆离的靓影。荷塘边树影斑驳的林荫小道,弯弯曲曲地向前延伸着。沿小路觅行,渐次进入一个幽邃之地,俨然桃花源中。湖塘里荷叶田田,萼红灼灼,一池晶莹,笑容可掬,微风吹过,绿波粼粼的水面上,一片片荷叶清丽如翠盖,影映于清波涟漪之中。尖尖小荷,如婴儿的小拳头般招人喜爱,亭亭玉立的荷苞微微展开,露出粉红的笑靥,娇羞欲滴;绽开的荷花宛若水仙少女一般,盈盈欲语,含笑玉立,真可谓:“莲花出水不整齐,初花先叶晚花迟。时令不与君不对,不开此时开彼时。”最喜人的是那一湖绿叶摇曳的荷叶,如浸染墨韵淋漓着江南风光的斑斓古画,掩映着岸边绿树成荫的青砖瓦舍。荷塘四周,长着许多树,挺拔葱郁,将荷塘重重的围住,映照着青山绿树,就像画在荷叶上,一半阴一半阳,光与影相互衬托着镜中荷花的神韵——澄澈宁静,碧玉温润,蓝天白云,日月沉浮,宛如一个安详的世界,这也许就是夏天里荷塘绝妙的风景了。

一叶扁舟,迂回在水面上,长竿撑起,盛着赶集串亲回来的俊女俏妇,轻盈盈的船儿带着嬉笑声,划过荷塘飘向对岸,上岸便是那依山而居的湖畔人家了。“荷花深处小舟通”,“芙蓉向脸两边开”。古人诗中的夏日荷塘风景仿佛就呈现在眼前。不时的用相机拍摄那渔歌唱晚的瞬间,我有些心慌意乱了,是为这荷塘诱人的美色,还是那悠然远去的倩影呢?

湖塘两边树木丰茂,竹林摇曳,林深处映映瓦舍隐隐约约,看不出哪儿是树,那而是房。在路口幸遇一乡下老者,清瘦、朴实,知是城里来观荷的游人,热情相邀,进村做客。随老人沿湖塘走过一斜坡,穿过几个圆顶的麦堆,村口,一棵皂角树已有数百年了,枝叶浓密,遮掩了一大片的荫凉。静坐在门口的少妇抱着孩子,埋头玩弄着手机,怀中的小孩天真的眼神痴痴的凝视着陌生的来客。略显陈旧的大门上,寓意幸福美满的砖雕虽已残缺,仍透着厚朴的民风,墙边菜园蓠芭墙上挂着的花花绿绿的小衣裳最惹人眼花。

村子里的路窄窄的,在街两边民房的压逼之下,仄窄、昏暗而又阴湿。在村道上漫步而行,目光透过半掩的木门,能看到院子里晾晒的玉米和墙角闲置的农具。由于来此饱览的游客寥寥,村里人又都下地干活或到城里打工了去了,整个村落几乎见不到行人,更没有喧嚣,只有“咯咯哒哒”的鸡叫声偶尔从远处飘来。这里的房前屋后都种了果树,多为核桃、梨、石榴之类,走着走着,稍不留神就会碰到挂了果、低垂着头的树枝。梨已成熟,石榴露出了红脸,只是核桃尚未脱青皮,映出一树的绿色。

老人的家,是山区典型的农家小院。两排土瓦房子,大部分墙面脱落,露出了砖块;屋顶瓦面疏松,零零星星地透出了漏逢;屋檐的椽子,已霉烂变黑;所有的房门都紧闭着,院落的地上竟长出了野草,屋檐下拉着电线,电表挂在窗边上。一串串的玉米挂在土墙上,整齐有序地排列着,安然而沉寂的诉说着古村落人的岁月。

老人忙招呼老伴,端来花生、核桃,并自我介绍,他姓宋,今年90岁,老伴92岁,老俩口几十年如一日,勤劳作,食五谷,种地锄草,走路稳健,耳聪目明,在村子里是人人羡慕的长寿之家。

闲谈中,得知他早年为县林场干部,常年生活在林区,看林护林,退休后回到荷塘老家居住。小村依山傍水,青山绿树,四季空气新鲜,前些年老人还经常下地干活,如今岁数大了,只在房前开辟了一块菜地,闲时种些白菜,萝卜,菠菜等,四时有鲜菜吃。除耕种外,老人还喜欢在村子前的荷塘小树林里转悠,听蛙鸣鸟叫,干农活动筋骨,日子过得不亦乐乎。老伴早年为村干部,喜劳作,80岁时还经常下地帮儿孙收割庄稼,闲时做针线活,纳鞋底,做棉衣,儿孙们都穿过她做的虎头鞋、小棉袄。

夫妻俩人除勤劳外,喜食五谷饭。五谷饭就把五种谷物加在一起熬成粥,这五谷是:小麦,大米,小米,高梁,大豆加入红枣磨成粉,每天早上熬成粥喝,稠糊糊的香味入口,几十年如此,天天食自做的五谷粥,用他们的话说是:五谷都是好粮食,常食健脾养胃,睡眠也好。老俩口脾气也好,为人和善,谁家有事了喜欢上门帮忙。如今,已是五世同堂,膝下儿孙30多口,大儿子已经是70多岁的人了,还经常上门问候父母安康,虽然儿孙众多,但老俩口没有和他们住在一起,而是住在祖上的老院子里,土坯瓦房,小院干净亮堂,喝五谷饭,吃糊涂面,日子活得清闲自在。

荷畔人家,深藏在湖塘深处,没有车水马龙的繁华,也没有高大雄伟的高楼,土生土长,日出而作,日暮而息,娴静而又质朴地过着乡下人家的日子。纯粹,自然的方式,滋养着村里人安宁的生活。徜徉在老街小巷,徘徊在湖畔人家,我不由地羡慕起安居乐业的湖塘人家了。他们似隐居山林的诗人,生活在湖光山色,诗情画意的荷塘美景之中,终日自在逍遥,悠然怡情地生存着。

   虽然我知道,世俗的我注定无法超脱是非纷扰,然而短暂的游历,又何尝不是一种收获呢?

 

 

 


上一篇: 《又到一年同学聚会时》     下一篇: 《朋友的“工作室”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744次 | 联系作者
对《湖畔人家(长岭观荷采风作品)》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