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元村文集》--北元村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9-01-14   共 120 篇   访问量:1686
外公家的老宅之系列 七、知青
发布日期:2009-01-14 字数:2166字 阅读:1686次


  外公家的磨房腾出来,让给了两个男知青住下。大队和生产队不计工分与我无关,只要我们不饥就行。尽管,外公俄着肚子找他们说了好几次,最后一顶帽子不大不小侃在了外公的头上。说什么反对啥子最高指示,有人就拿起多余的高帽子就往外公的头上戴,外公身子一趔,大声说我是历史清白的贫下中农。你是贫下中农为什么还要工分?大人们饿了能忍,孩子们饿的怪叫唤。就你家有孩子,别人都没有孩子?一个戴红袖章的人指示另一个人说,去,拿一根穿犁面绳。外公一听,说,尿一泡。一闪,拔腿就跑,藏在后山的一个溶洞里,一个星期没有敢回家,就是靠夜里出去摘些野果充饥,当发现时只剩微弱的气息。外公的努力没有挽回我们的饥饿,反而,差一点儿,是他清白的历史被我们的哭喊声搅浑。

  磨子被革命的掀了,房屋被他们霸占了,饥饿占领了我们,一切怨恨和仇视都聚集在这两个知青身上。

  劳累一天的他们,放工回到家,就一头扎在床上睡觉,饭也不想做。有时候游街或召开批斗大会,他们也不参加,队长就是喊破喉咙,他们只会轻轻地哼哼,软绵绵地躺下。外婆看着他们心里也不是滋味,就把我们吃的饭端给他们吃。表弟这时候会大声地说,我的饭还没有吃呢,你往那里端?这时的外婆会说,再说一声,我棒你一筷子。外婆做的饭我们会均到没人半碗,下来一个晚上吃饭的时间,我和表弟谁都不做声。他们不但断了我们的干饼,还断了我们的汤。在昏暗不清的时光里,我的眼睛蔑视地看着他们。心里这样想,你们还有脸喝我们的汤?你们喝了我们咋过呀?不过,知青们很拘谨地把碗重端出来,说你们吃吧,我们再做。外婆会执意不让,便说,看看你们,小小的年龄,一猛离开大人能行呀?这,这是叫人受罪呀。你说些叫啥话,外公有些不高兴,便转身指指墙上的大相片,他老人家叫这样做的,没有错。家里人知道个啥,光说些没腔调没调的话。吃吧,都有一口饭,不饿死就算了。知青表现出一种及不安的感觉,比如说,端着碗会站上一阵子,说一些感激的话。不过在外公外婆的诚心诚意地说服下,还是喝了。一顿饭谁都吃不饱,当然也包括他们。那时做饭也比较可气,想多喝一碗汤都不容易的。大人们能忍受,我们可不行。那天半夜,我们两个人悄悄爬起来,偷偷摸到生产队的菜地里,摘番茄吃。吃饱了又把不熟的拽下来扔的到处都是。第二天一大早看菜地的老太太,在村子里转着大骂。谁家看些不成人的的死娃子,出来糟蹋老姑奶奶。这些纯粹是阶级敌人有意出来搞破坏。说着就举起一个拳头高喊,加强无产阶级专政,坚决镇压反革命等一系列联系不到一起的口号。我们睡的很死,再嚷嚷谁也听不见。当然,临走出菜地的时候,诅咒地说,谁骂我们都落到他们身上。

  表弟的口技学得太真,回到家,离天明还早,就悄悄爬到知青们住的窗台上,学蛤蟆叫唤“呱,呱,呱呱”,一会儿一遍,能听到知青们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成觉,把床砸的愣响,气得大骂。不时爬到窗台上看看,就是看不见有什么东西,把他们折腾的,大骂蛤蟆的老祖宗。真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奶奶的,没有一点人性。感觉他们快睡着的时候,“咯咯——喔——”大公鸡的叫明声一阵紧似一阵又开始叫起,他们气愤地说,去死吧,叫不叫人活了,真他奶奶地不想叫人活了,这是他妈地什么日子。黎明的曙色刚刚贴近窗纸,生产队早上的钟声敲响了,我们爬到床上便开始了“新一夜”的梦想。

  当我们起来床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溜到知青们的屋子里,把他们烙成的馍和炒的玉米花尽我们吃饱。剩下的撒到地上,再把他们用的白面、玉米生、大豆等弄得到处都是,还把他们用的火柴扔到水桶里。然后,再用碗舀上水,用手撩起,均匀地洒在他们锅头前的柴火上。我俩不仅暗笑,而且明白,急死他们也生不着火,想吃饭?吃鸟蛋去吧。气愤在一一地解除着。等们放工回来的时候,看到一片狼藉,就又大骂起那些死老鼠来,不是人生的,怎么不会死静、死光呢?这时我和表弟藏在一边偷偷地笑,我们还会轻轻地诅咒说,谁骂我们都落到他们身上。当听不见他们骂的时候,我们会大摇大摆,若无其事走出来。同时便很殷勤地走到他们跟前,说,大哥哥放工啦,累不累,给你们打点水洗洗等一类很关心的话。他们就会乐呵呵地笑着说,呀,怎么啦,这些臭小子们一夜长大了似的。他们屋里发生的一切似乎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接下来他们就说,去,把你外婆家的火柴拿来用用,我们俩看谁跑得快。到外婆做饭的地方,我们能磨蹭半天,他们高声喊,怎么啦?取一包火柴,咋就比登天还难呢?好了,好了来啦。我们把火柴梗只留上一根,其余的再用一个火柴盒装起来放到另一个不显眼的地方。我们知道他们不会烧火,一根火柴根本就生不着火,没有办法只好等着外婆放工回来。因为他们是知青,所以他们比其他人放工都早。

  那些时候上工不论点,也没有点,只看日头。队长领工很酷,常言说“做不做,也要熬你四两油”,大家都心知肚明混日子,但谁都没有办法去改变它,这就叫气候,时务。只要队长打打眼差,就是老晌午错或月挂中天。知青们连饥带饿团团转,就骂起了老天爷不长眼睛,把人欺负到这般程度。我就说,那你们走吧,走了我外公把磨子重按上,我们就又有干饼吃了,省得我们整天饿的难受。

  嗯,你说什么?一个知青,猛然转身问我……

上一篇: 《外公家的老宅之系列 六、语录牌》     下一篇: 《外公家的老宅之系列 八、管饭
责任编辑:长歌采薇 | 已阅读1686次 | 联系作者
对《外公家的老宅之系列 七、知青》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