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9-01-13   共 130 篇   访问量:2027
十月是家乡的一滴泪
发布日期:2009-01-13 字数:2686字 阅读:2027次
  

  

  

  

  我终于坐在了暮云四合的田野里。

  

  刚刚还是喧闹的大地好象一下子被夜色吞噬了,人们开始收拾活计,声响显得突出,小孩的细细的奶声在车轮的“吱呀”中愈显细细,甚至还有被娘亲抛到家里的可怜样;村子里的狗在朦胧中开始狂吠,咬什么呢?惧怕黑暗还是迎接黎明?也有拉菜的车“突突”地驶过,片刻喧嚣后让你再突然适应安静,心就抖的厉害了。

  

  慢慢地,夜沉了下去。

  

  我睁着眼睛看这苍黑的天地,模糊恰应了我的心,我就要这样静静地陪陪父亲啊!不要纷扰,只要冷冷的夜色相伴。也许这无声的夜正含了无声的责备,用黑色的眼睛藐视我同样黑色的眼睛,我竟忘了八月的天是湿的!八月的心是哭的。母亲谈起时泪光闪闪,让我的心紧紧缩在一起,疼!

  

  夜浓露重,草加深了凄凉,我的身体也被冷气穿透。不远处的屋子里有着隐隐的光,但我不想温暖,现在我是要静静地坐坐的,坐在这有我亲人的土地上。

  

  这里埋着的是我的亲人。到我爸这,是三代了。这由死亡垒起的纪念,不太整齐,有一座偏到了一边,是爸爸的屋子在最下方,象是支鏊砖,歪歪的样子叫人看了不好受。周围栽上了柏树,只两年,便很蓊郁,象是个坟院了。

  

  土地刚刚耙过,比较平整,象是干了一天活躺下歇息的老牛,没了庄稼的遮蔽,就更显得坟地的高耸和树的阴郁。笼廓还是依稀可辩的——现在的坟头上堆了玉米杆,围成大半个圆,只露着祭奠时可圈的“门”,说是门,却不是温厚的木质门,而是冷冷的石头,砌成门的模样,就是门了,多么冷戚的房屋!那么,天堂该是温暖的吧!

  

  想想爸爸一生辛劳,住在土瓦房里十几年,在我们兄妹上学花钱时又强撑着盖起了平房,却不料他还没来得及很好地装饰屋子,就留给了我们一屋一屋的空旷。东边的一间是打算给女儿的,我嚷嚷要书柜,父亲把木料都解好了,甚至在我十几岁时就预备了我出嫁要做衣橱的东西。可是,什么也没有,没有书柜,没有衣橱。他是看不到我出嫁的了。

  

  当时对我们来讲较奢侈的电扇,是后来哥哥挂在了正屋的顶上,不甚牢固,一转就“吱扭“吱扭”地响。其他房间也是萧条的很。没了父亲,家就再也没有了欢笑,心就再也抹不掉凄凉。象今晚的夜色,将天地间的冷气狠狠地挤在一起,要人们去承受。我摸着父亲的屋子父亲的门,指尖虽是冷的,心却因为有了父亲的笑脸而温暖了许多。

  

  是的,爸爸也是有笑脸的,当我们学习有了进步;当我们的菜卖了好价钱;当我们喝着爸爸做的肉片汤,香香地咂嘴时;当他讲起“隋唐英雄传”时,--------那在生活的重压之下依然乐观的笑脸,现在,只能是在我的记忆中了。还好我的眉眼象极了父亲,有爸的影子。上午我来到地里,还有个叔叔说我小时候大眼睛圆圆脸,象爸。象爸好啊,我是爸的女儿!他疼惜女儿的心虽隔了十几年的岁月,也依然象是小时候用棉袄把我包在怀里,温暖有加,只是这种温暖变成了我平静的思念罢了。

  

  而在父亲离去时,我是多么的不平静!我不懂平静,也无法平静!想想那时还小的我,用棉花蘸了水给父亲洗脸,给他擦去眼角的最后一滴泪,当时还是温暖的泪啊!我呆呆地跟在父亲的灵柩后面,一路上没有睁开眼睛,那飞舞着的纸钱变成黑蝴蝶的样子是我后来想象的,那一锨一锨的土砸在棺木上的声音至今都让我惊悸——从此阴阳两隔,唯有思念!

  

  思念是父亲眼角的一滴泪!是女儿心头永远的痛!

  

  现在我这么平静地想着你,爸爸!冷气是愈来愈疯狂了,我怕你冷,爸爸!当初哥哥给你买的棉衣还能穿吗?不行了就再去买一个,女儿给你的钱不要不舍得花,我知道爸爸爱干净的。还记得那一年你自己去买了一件草绿色的短袖,肩上还带了两个扣子,回来我们都说你:瞎拽!好楞!你说我见更生叔都买了,我们就都笑了,更生爷比爸爸的年龄还大呢。

  

  料不到这件上衣您只穿了一年!我接着又从初中穿到高中,它陪我度过了艰难的求学日子,我终于慢慢长大。

  

  我的思绪象是一只风筝,由爸爸拉着绳,自由飘荡。我不觉得冷了,仿佛我的整个人都浸在夜里,与夜是一体的了。

  

  现在只有我和父亲。

  

  还记得是在十几年前父亲“走”的那天夜里,我含泪写着对父亲的怨恨,怨他不要我了,怨他留给我的尽是苦楚,怨老天的不怜悯。其情状之戚哀,不忍回想!戚哀仍是戚哀,只是被时光淡漠了许多,现在的我也平静了许多,什么也不怨了。我可以就这样陪着父亲而没有眼泪,可以忆起过往的欢乐而没有笑容。我想,这就是时间吧,它让我的心变得沉静而蕴藉,让我喜悲只埋心中。倾诉虽然感受不到温暖,但可以过滤我的思想,如繁花开尽的凄艳,留你回味。

  

  有人说清明是一滴泪,被家乡的衣袖在额前一抹,便是在千里之外了。我要说,那滴泪就是我,不只在清明,在中秋的悲欢同聚上,在九日登高的茱萸上,在十月的清冷叶片上,更在每一个生生不息的日子里。我错过了八月的祭奠,必不能在十月的潮湿里还干燥着我的心。我会把这颗泪高挂在城市的上空,眺望家乡的方向,我的眼睛将会凝成一条虚空的河,让时光泅渡!让岁月有痕!

  

  我知道夜晚的星星会说话,它会说给渺小而无奈的我,如尘土般轻盈的我。我坐着,不知多久了,天似乎不再是黑沉沉的,许是父亲为我点亮了回家的灯,怕我摔倒?许是上天怜悯我沉静心灵中不安的记忆?许是这万物皆有定数?日落月出,生死轮回?

  

  好吧,该走了,我再次抚了抚父亲坟头的草,顺着光亮的方向,将夜的各种细节一一抛在身后。

  

  我知道,父亲就在天空的某个角落,静静地看着我,欲言又止!

  

  写于2007-10-311:35木儿

  

  

上一篇: 《那一脉蓝色的山梁》     下一篇: 《如烟人生
责任编辑:长歌采薇 | 已阅读2027次 | 联系作者
对《十月是家乡的一滴泪》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