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9-01-13   共 130 篇   访问量:2237
一个人的阅读
发布日期:2009-01-13 字数:1830字 阅读:2237次
  

  

  等待犹如凡高笔下忧郁的色彩,沉重而暗淡。天空似乎很苍老了,它瘦骨嶙峋的身躯为我遮挡不住风寒。

  

  尽管现在的空气是又轻又暖!

  

  三千烦恼丝,牵扯不尽情!

  

  亘古不变的明月见证了多少人间情事!然而,它始终是蕴藉的。看惯了你富他贵转眼成云烟,看惯了你侬我侬霎时抛别离。(注:构思至此,意念突然凝咽,无法继续,到处都是空白!)

  

  (下午继续)

  

  也许,它也会为自己的孤清而伤悲吧,所以有时,它瘦成一弯儿。简直比那“减了玉肌,松了罗衫”的女子还要古典,还要有韵致,还要叫人爱怜!

  

  然而,它始终是蕴藉的。而我,在今夜,伤情的玫瑰不想开放。只想把花蕊揉碎,散在风中,为你,为我。

  

  

  

  “无缘何生斯世,有情能累此生!”本就一颗小小的心,又结了纠缠的网,何时才能将自己明净地呈于你的面前?不蹙眉,不含泪?不言相识的痛?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我知道,不独是我,在同一夜空下,无数已碎红尘却仍不肯安息的灵魂还在轻吟他们已成绝唱的情歌!而我,也并非一个脱俗的女子,生活琐事,儿女情长,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绪,比断线的风筝还要难以找到归宿。

  

  泪落心头!为你!我相信自此后,再不会有那么多的泪水。它已风干在我的记忆里,只在记忆深处,润湿我的灵魂。人生苦寒!许多人困在自己期待的大成就中不得解脱,忘掉了自己也有权利去做一个快乐的情人。尽管曾为情所困,尽管有心碎两地分,可还是有那么多那么多的心灵需要抚慰。不在白天,只在夜深人静时,自己为自己烧一炷袅袅的香,包裹,弥漫,升腾,然后消散-------真的能消散吗?

  

  我想,为情所困也是一种宿命吧,并不是每个人都会遭此劫数。她的出现,不早不晚,在你目光张望之时,走向你,靠近你。或许不能说一句话,只一眼便是万年,或许仅仅是轻轻问一声:“你也在啊!”!那种恍若隔世的眼神让你有一瞬的停留,并由此衍生出风一样轻柔的情怀,雨一样滴落的痴怨。

  

  正象徐志摩所言“我将于茫茫人海中寻找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邂逅的是真情,延续的就未必是美丽了。这位人世的英华,他将生命揉进文字,借文字阐释生命。最后,在与天空的激情相拥中,成就了永远的志摩!也给我们留下了永远的怀念,不只他的诗,还有他的人。也许,正是这种破碎,这种撕裂,这种悲剧人生,才更具震撼美。想一想,彼岸的花朵该如何在瞬间凋零,瞬间定格为一世的嫣红?

  

  还有什么比这天上人间更叫人难耐的吗?尽管也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但那是缠绵的人儿,只经了短暂的别离,要的仅是没有朝朝暮暮而已;也说千里明月素心同,也要“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不都是可以有念想的吗?所以,正在爱中的人们,请你们珍惜!

  

  也许仅是一种莫名的情愫,拿不出手,说不出口;也许已经相思成灾,绕指的柔情让你打不出字。但无论如何,你都是该为自己祈祷的,祈祷上苍眷顾了你的情感,给了你深刻和怀念。也许在某个时刻,你成了一个期待理解,期待抚慰的柔弱自我,片刻的宣泄,瞬间的告白,不经意被人窥破却又领受了他人的温暖的感动。怎不叫人喜欢?

  

  我就喜欢沉浸在这样的芳菲情节里,我喜欢看世界上的花朵在必然的坠落过程中被怜惜的手轻触一下的温情。那花不认识那手,那手也未必认识那花,可这并不妨碍它们诗意的相逢和相逢后诗意的回味。

  

  还要什么呢?你说!

  

  一个人的阅读,请你静静--------阅读!

  

  

  

  写于2007-5-28木

  

  

上一篇: 《假如我是一棵树》     下一篇: 《那一脉蓝色的山梁
责任编辑:长歌采薇 | 已阅读2237次 | 联系作者
对《一个人的阅读》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