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9-01-13   共 130 篇   访问量:1787
夜凉如水
发布日期:2009-01-13 字数:1397字 阅读:1787次
  

  

  当白昼的一切明智与迷障都消散了以后,黑夜要你用另一种眼睛看这世界.

  

  我喜欢夜!夜以它的沉静和深思,深深为我迷恋.只在此时,我才是属于我的,我脱去一身的疲惫和喧嚣,就象脱去一件件的衣服,把浮华和遮掩全都仍掉,成为一个干净的女子,一棵有思想的芦苇.。

  

  而这棵芦苇想找到它依附的土地。

  

  于是,它飘摇而至这片静园。静园是我给起的名字,其实是一个淹没于尘世的、名不见经传的小花园,说是花园,又不十分恰切,因为花儿实在稀罕,只零星的仰着高傲的脸,冷艳美丽。即使现在,玫瑰也还是羞涩地打着苞,杂在大片的绿里,显得郁郁,树木和青草则列队沉默。

  

  此时,它是静的,是静园。是适宜灵魂归依的去处。

  

  我曳着微凉的风,去赴一个青青的约会。没有月,天地间充盈着漂浮的雾气。所以,这里显得神秘,神秘也该是它的柔媚吧,是自然生就的媚;又该是婉约的吧,一如清照,曾经清纯,又曾经忧伤。

  

  我实在很小心,生怕惊了它等待的痴心。然而,我知道它必是明白的:在这样的夜晚,连汽车的奔跑声都慢慢沉寂的时候,又有谁还去探望它温润的眼神?

  

  我是它的情人!

  

  握着它微凉的手臂,我的心为之疼痛,它等的实在太久了,它的长发都在微微地颤动。我走上去,轻轻揽它入怀。

  

  哦!脱俗的你呀,让我屏了呼吸,感受你的清香。你是一棵柳,你才是静园的主人。

  

  有青藤爬满石梁,为它留意路人的目光;有花木围了一圈,为它承接风雨的洗礼,而它,就只站在那里了。有妖娆的身姿,却从不轻浮,有善睐的眼睛,却总低首敛眉,它外表的坚硬怎就生出了那么柔软的心呢?瞧!它的长发!

  

  我来了,我轻轻对它说。别怕,我轻轻说。

  

  它真的就不再轻颤,它把白天的飘摇换成了今晚的安宁,静静地等待着,等我的耳语。它懂,我也懂。而我们,同是女子。她是自然的女子,我是尘俗的女子。所以,我们相通。

  

  语言显得苍白,抚摸感觉温暖。什么也不要,就这么静静地依着,一切都沉寂,一切都醉然。这世界变的如此纯净!凉气渐浓,我抚摸裸在裙外的双足,已感到夜的深沉。归去吧,归去!

  

  “不要——”我突然听到一种声音,是它扯了我的手,绊了我的足。不由的,又一阵心痛。一年能来几次呢!和它的相约,总是寥寥,匆匆的脚步,踏不尽人世的悲欢!也许,正因如此,我才能更深地感受它的沉静,它亦明白我的无限落寞,亦才有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惺惺相惜。

  

  我还是握了一下她柔弱无骨的手臂,转身离去,瞬间,静园一片凄迷。

  

  

  

  写于2007年5月6日晚

  

上一篇: 《月华为君流》     下一篇: 《正是阳光如注时
责任编辑:长歌采薇 | 已阅读1787次 | 联系作者
对《夜凉如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