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爱霞文集》--赵爱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05-18   共 175 篇   访问量:708
我们俩组建社团吧
发布日期:2015-05-18 字数:10900字 阅读:708次

  一

  上级教育部门要教师们申报社团了的通知不啻于一声春雷,看吧,教室内外,办公室,走廊,校园乃至厕所,凡是两个教师能够碰面的地方,都会响起一句一模一样的话语来:“我们俩组建社团吧!”

  有的人似一阵旋风,到处寻找自己心仪的合作伙伴,有的人则碰到谁就逮着谁临时组合。于是,两节课过后,嵩州书院附属中学的学生社团在一模一样的一句话语的催生下,如雨后春笋一般纷纷破土而出,并迅速蔓延。其速度之快,效率之高,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学校办公室统计表上的社团名目很快罗列了长长的三页半。教师们几乎人人参与,个个满面春风,摩拳擦掌。他们一个个仔细验看一番统计表上自己申报的社团名目,确认准确无误后方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云打量着报名表上的社团名目,除了有美术、音乐、舞蹈、书法、电脑、体育社团之外,更有语文、数学、英语、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社团,五花八门,包罗万象。天呐,这在连吃饭时间包括打扫卫生时间都只给学生三十分钟的学校,不知这么多社团如何让参与的学生参加活动?云看着看着就笑了:原本学校只有一个社团,就是耘梦文学社,可报名表上却还没有填写,凭空而生的这么多社团却字迹清晰堂而皇之的填入了申报表。决不是因为我们可爱的老师们心血来潮忽然注重培养学生某方面的能力了,而是去年开始上级对教师晋级条件做了调整的结果,其中组建有优秀社团是晋级的一个条件。

  况且,要搁在往年,即便教师们为了培养学生实践能力创建若许的社团,怕也没有时间展开活动吧?即便能够见缝插针挤出一些时间,有的社团怕还要必需到校外参加活动吧?出于安全考虑,学校怕也不会允许吧?

  “咱们俩组建社团吧!”正在意识流状态的云忽然被一声熟悉的嗓音招呼道。她扭头一看,同级语文教师让正用热切的目光看着她。“我已经有社团了啊!”云无奈地回答。让恍然悟道:“哦,对啦。你是文学社的!”这时又恰巧走进来一位八年级语文教师,让又转而热情招呼那人道:“咱们俩走建社团吧!”

  让的招呼令仍处于迷蒙状态的云忽然清醒过来:“对呀,上面要求两个人组建社团,而我们学校文学社参与的教师至少也有七八位吧,这是不符上面的要求的啊!”

  书院附中的耘梦文学社成立于二零零九年三月,迄今为止已整整创建六年了。第一年每学期出版两期文学社刊,后来因为编辑们忙不过来,改为每学期出版一期社刊,从未间断,至今已经出版十四期刊物了。

  文学社的前两期刊物云没有参与,那时她刚调到这个学校不足一年,到零九年下半年,文学社就吸收有这方面爱好的云参与了其中。选稿、改稿、打印,校对,每一期刊物的出刊,云和其他几位编辑老师们都付出了大量辛勤的无偿的劳动。因为这些工作要在教学工作的间隙里完成,而且没有丝毫的报酬,甚至连每年的量化考核分数,学校方面也从没想到给他们加分。但凭着个人的爱好和工作的热情,几位同事都心甘情愿地在干着这样一份额外的工作。文学社还不定期地邀请当地知名作家来学校给文学社的学生社员开文学讲座,文学社的主编王强老师还不时给学生社员上一节文学欣赏课,社团活动搞得有声有色。每一次上级领导来学校检查工作,学校负责人都会拿出那厚厚的一沓一至十四期的社团文学刊物《耘梦》来,以自豪的口吻介绍:“看!这就是我们学校文学社办的杂志。”

  云想:从文学社创办至今仍在社里的元老级人物,除了主编王强和副主编王鹏,只有他俩至今坚持了满满六年时间,其次就数云和雪了,她们俩个是同时加入进来的,共同参与了三到十四期《耘梦》社刊的编辑工作,至今也有五年半的时间了。现在的其他编辑都是后来陆陆续续吸纳进来的。特别是去年上面对教师晋级条件的调整,确定组建优秀社团是晋级条件之一,几个人又加入了文学社。比如雯,就是那时候新加入的,参与了《耘梦》第十四期的编辑和校对工作。因为都是凭业余时间来做这件事,编辑期间谁闲了谁来,人数少了还真不行。可如果申报社团,参与教师按照上面规定只能是两个人。唉,真见鬼!不知道主编如何处理这件棘手的事情,呵呵……我们文学社还没有填申报表呢!也许主编王强和副主编王鹏也认为到了作难的时刻了吧?!

  二

  云拿起手机,拨通了主编王强的电话,果然不出所料,电话那头的王强为难的说:“唉,这事也真不好办啊!社团负责老师限定只能是两个人,咱们文学社这么多人,如何申报?上级也不考虑一下实际情况,出版文学社刊会是一两个人能搞定的事?看王鹏如何说吧!他去请示校长了。”

  不久王鹏的电话打了过来,叫云去文学社一趟。

  文学社原来在与老教学楼毗邻的小楼四楼一角,仅占用了一个房间。去年新教学楼落成,小楼改为八年级女生寝室,文学社也因此有幸搬进了新教学楼,不过在一楼最东边的一个角落,仍然仅占用一个房间,不过,面积相对大了一点。

  云走进文学社办公室,看到除了王强和王鹏之外,雪和雯也在。

  王鹏看到云,礼貌地先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开始对大家说起这次和校长最终商讨的结果:“是这样。咱们文学社成立已经六年了,做了大量实实在在的工作,在学生中培养了一批批文学爱好者,对我校语文教学工作的开展也起到了有力的促进作用。特别是我们创办的文学社刊,得到了上级领导和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这是有目共睹的。至于这次申报社团,人家上级规定,一个社团只能有两个负责老师,我和校长商量之后,决定把我们文学社分为六个社团:分别是七、八、九年级耘梦文学社和七、八、九年级耘梦读书社,各个社团负责人员分配情况刚刚我放在咱们这个电脑上,大家可以看一下,咱们统一上报吧!”

  云、雪和雯一起凑向文学社唯一的那台电脑。王鹏真细致,已经打好了表格,填好了各个社团的负责人名单。云看到主编王强和九年级语文教师雪是九年级耘梦文学社;副社长王鹏和八年级语文教师云是八年级耘梦文学社;雯和另一位七年级语文教师属七年级耘梦文学社;其他成员以及中途因故中断参与了的几位同事,还有一些新加入的成员分别是七、八、九年级耘梦读书社的负责人。

  “不错!这样一来,问题就迎刃而解了。王鹏,你们考虑得真周到啊!”云由衷赞道。

  王鹏笑道:“我们文学社确实开展了许许多多的工作,包括文学作品欣赏课,不就是读书活动吗?只不过没有那么细致的分组罢了,基本上是集体行动。好了,大家也不用自己去填申报表了,咱们六个社团统一上报!”

  三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着。

  在晚上课前的阅读时间,偶尔也会听到学校喇叭里通知某个社团的学生成员到某个地方集合参与活动的通知。

  “也不知道这么多社团都是如何开展活动的。”云想。想想教师挺可怜的,但凡教师们的工资略微高一点,他们也不会这样去做吧。云已经参加教育教学工作二十七年了,因为还是中学一级教师,每个月的工资满打满算还没有突破三千大关,据说刚参加工作没几年的小青年每月只有一千多一点。现在在外面打工的小青年很多每月都有四五千的收入。想提高一点工资待遇,就只有晋级这条路了。(可即便晋级顺利,每月的工资又会涨多少,区区几百元而已)就拿晋升中学一级来说吧,每一年够晋级条件的人我们学校就有四五十个,可指标每一年雷打不动只有三个,僧多粥少,每一年的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每一年都要上演许多悲喜剧和一些大大小小的闹剧。好多人的晋级条件早就够了,只不过名额限制,只能望洋兴叹。如今政策突变,原本费尽心血准备的条件许多都要作废了,只好重新开始。教师晋级的游戏,不知道是谁发明的,纯属戏弄人、折腾人的把戏罢了。

  想想学生们更可怜了:上级领导一味的只看成绩,不看过程,或者只看形式,不看实效。素质教育高喊了多少年了?新课改也实施了多少年了?但学生们仍然在死bia、bia死的时间加汗水的管理体制下挣扎,仍在题山题海中气喘吁吁,上下扑腾。初中生的厌学情绪普遍存在,哪个班有几个学习积极主动、求知欲旺盛的学生,那几乎是珍稀动物!

  对于学生来说,谁有幸被抽到某个社团,在给社团负责老师创造活动记录的同时,学生会不会产生露出水面透一透气的感觉呢。

  两个月的时光一晃而过,耘梦文学社的编辑老师们已经在征集收缴第十五期《耘梦》稿件了。

  这天下午,云上完课,走进了文学社。她看到雪和雯已经先到了。雪和云相视一笑,算是招呼。云坐下来,拿过办公桌上收缴上来的稿件,立刻参与到稿件的初选工作中去了。

  雯坐在电脑前正在打印着什么,好像是文学社的活动图片;雪则低头写着什么。云刚想问,主编王强走了进来,大声对雪说道:“得有近一年半的社团工作计划、工作总结,每学期活动不能低于三次,每次活动还要有详细的记录。我们虽说做的都是实事,但计划总结之类还真没正式写过,不过我们墙上的日程安排不就是计划吗?”

  云带着疑问的目光看向王强,王强转而对云笑了一下,解释道:“云老师,人家让参加优秀社团评选唻,你今天来的晚,你和王鹏是一组,你们参加吗?”

  近几年关于创建晋级条件,云一直遵循顺势而为、顺其自然的原则,从没刻意去创造条件。但是,既然在这个文学社,又默默做了这么多年的工作,自然是参评的了。

  云这才明白雯刚才在打印文学社活动相关图片的用意了,也知道了雪刚才一定在写参评优秀社团的汇报材料了。还是年轻人头脑灵活啊!自己到这儿就知道拿起稿子改稿,两耳不闻窗外事,连有什么新的动向也不知道。

  云说:“我说她们俩在忙什么呢!刚想问,你就进来了。相关材料让什么时候上交啊?”

  王强回答:“时间很紧,明天上午必须交齐!”

  雪笑着接道:“我们也是刚刚知道。”

  云向雯说:“雯,你打印图片时多出几份呗!省的我们都得去筛选、寻找。”

  雯一边飞快地工作着,一边回答:“那不行啊!这些图片人家不让重复的!”

  云知道,雯说的是各个文学社团之间所展示的活动图片是不能重复的。但原本就这一个文学社,活动都是大家集体搞的,怎么会不重复呢?上面定的规定就是这么不切合实际啊!

  雯属于七年级文学社,云看到她飞快地打印了厚厚一沓的活动图片,心想:你还不让重复,你打印那么多,让我们怎么办呢?这小姑娘!何况,前面那么多活动你都没有参加,都打印出来据为己有啊!现在的小年轻,还真不客气,下手真快!

  到底是年轻人头脑活络,去年职评政策刚刚调整,下半年雯就加入了我们文学社,参与了《耘梦》第十四期的编辑工作。

  云的头脑中仅只是这样想了一下,并没有责怪雯的意思,这一念头刚一闪过,她就想到了雯曲折的晋级之路,对她也就只剩下同情的了。

  雯的教育教学工作是很出色的。她一直担任着班主任工作,班上的学生总体成绩年年名列前茅。雯原来是教数学的,数学成绩在同级同科中更是出类拔萃。原本想晋级时一定会一帆风顺的,谁知好事多磨,等到职评时,有人说她没有教过初三,没有按上面的要求循环教学。于是,雯去初三历练了一年。又一年职评时

  ,又有人说雯申报的是语文专业,教的却是数学,专业不对口。无奈雯只好改教语文。专业不对口是学校造成的,学校缺什么老师就让教师教什么专业,根本不考虑教师的个人发展及以后的晋级之路,教师哪有选择的自由啊!雯改教语文后,成绩照样很好,这下职评该轮到她了吧?谁知照样有人说,也不知说她什么不合格,总之又一次和晋级擦肩而过。唉,说起职评,几乎每一个老师都有一部血泪史啊!

  去年晋级条件突然调整,许多原本符合条件的教师成了条件不合格者。雯大概也是其中之一吧!要不不会这么急急切切地加入了我们文学社,现在又这么急急切切地打印准备参评优秀社团的材料。

  雪和主编王强一组,看起来是雪在准备材料,王强去探问参评优秀社团的具体条件了。

  “真奇怪!和自己一组的王鹏哪里去了?难道我们真不参评了吗?”云想。拿出手机,云播通了王鹏的电话,王鹏说:“云老师,我正想告诉你,因为时间太紧,明天上午八点半前必须准备好所有材料上交。我们政教处这两天太忙了,我实在顾不上,就想问问你,我们参评吗?我刚晋升了中一,你也早已晋升中一了,这是县级评奖,对我们晋级不起作用的。”

  云问:“那以后往市里推荐优秀社团会从县优秀社团产生吗?”

  王鹏说:“那就说不准了,也许会吧!那样的话,不参评我们就吃亏了。如果我们参评,还得辛苦你整理材料了。我这边实在脱不开身。”

  “那好吧,那我们就决定参评吧!”

  “那你看一下都需要准备什么,相关通知王强有,需要准备的东西我们七、八、九年级文学社应该大致相同,你和雪、雯你们三个商量着弄吧!”

  王鹏是学校的政教主任,整天忙的脚不点地,一到课间和放学的间隙里,学校喇叭里就会时不时地传出他督促学生的声音来。加上这学期九年级一位语文教师请产假,他临时又被从八年级抽调到九年级,这下更忙了。“看来只有自己动手了。”云想。

  云笑着向雪招呼道:“雪,我今晚还要上自习课。你准备吧,准备好可得让我参考啊!”

  美丽的雪笑着回答:“老中了!就是不知道咋弄,正发愁呢!等她用了电脑,我去电脑上搜点模板,往里套算了!”

  叫她美丽的雪,那真是名符其实。雪的皮肤的确莹白如雪,一双大眼让云对林黛玉的那一双似喜非喜含露目有了感性直观的认识。她的唇不点自红,笑起来明眸皓齿,脸上还总会散发出迷人的光芒来。

  雪多才多艺。我们学校每一年的元旦文艺汇演,都少不了雪这位风姿绰约、仪态万方的女主持人。她那一口流利悦耳的普通话一出口,学生和老师们全场惊艳。每一次优质课大赛或者学校组织的公开课,雪就是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

  “你就别谦虚了,雪!你不知道咋弄谁知道?我还得去上课呢,辛苦你了!回头我们三个人一起上阵,今晚怕要熬夜了。”云拍拍雪的肩膀,走了出去。

  云之所以想依靠雪,还有另一层原因。因为她知道雯肯定是指不上的,她一定也在等雪呢!毕竟她改教语文没几年。

  雯刚改行教语文那阵儿,和云在同一个办公室。小姑娘挺勤学好问的,每节课该如何上,她都会向云请教,并且把云语文课本上记录的备课内容全都一字不漏地克隆到自己的教科书上。那时候每节课上课前她大都会显出很焦虑很头疼的状态来,唉声叹气的。

  云记得曾宽慰过她:你只要每周抽出两节课让学生课外阅读,学生的阅读能力和写作水平都会上去的。

  的确是这样,学生的语文成绩是我们做语文教师的教上去的吗?基本不是!全凭学生自己的语文素养罢了。

  期中考试临近,复习备考工作正如火如荼。忽一日,在办公室,另一位教语文的同事春对云说:“看人家雯真行啊!就几乎没让学生复习过语文,语文课全部让学生复习政、史、地、生了!”,云不由为雯的从容淡定的大将风度感到由衷的赞叹,这小姑娘,连四十好几的自己也自愧弗如啊!正说着,雯走了进来,说自己又看着学生复习了一节地理。云好奇地问:“”雯,你就从没让学生复习过语文吗?”

  没想到第一次面临语文考试的雯却经验十足地接道:“咱语文考试啥时候出过书上的内容?”

  云以为雯刚改行教语文,没有经验,就好心地劝她说:“文言文是必考内容啊!中考文言文阅读也还是课内外比较阅读的呢!诗歌赏析一定来自课内。还有第一大题的古诗文默写也来自课内的啊!”

  雯不懈一顾说:“管他们咧!出叫他们出!反正我不复习。”

  云还想说,就是现代文阅读也还得交给学生一些答题技巧,然后要学生再训练一下,还有……但云没有再说下去,因为雯根本没有再听她说下去的意思,已经开始哼歌了。

  其中考试试卷一下发,云傻眼了,雯还真是未卜先知啊!记得当时王鹏是这样评价这套语文试卷的:“这次期中考试,统观整套八年级语文试卷,课本涉及的分值仅占一分,完全没有按照中考的出题思路出题,文言诗文一分也没有涉及课本,全部来自课外。”王鹏还戏言说:“我们八年级语文老师从开学到现在从头至尾我们上课就是一句话也不说,考试结果也不过还是如此罢了!呵呵……”还从未见过如此奇葩的语文试卷呢!

  云知道,县教研室原来负责出初中语文试卷的是德高望重的黄老师,现在他已经退休了。如今上来了一批年轻人,年轻人就是不一样,连改革也是大刀阔斧的啊!甚至中考的指挥棒也不看了!她们不知道从网上哪个角落弄来的语文试题,这套题不知道和哪套什么版本的语文课本相配套。呵呵。

  不过这似乎正符合雯的的胃口啊!果不其然,这次考试雯所教班的语文成绩名列同级同科第二,初战告捷,真不简单啊!云从心里暗暗佩服这位才三十刚刚出头的小姑娘,人家就是有两把刷子!再次见到雯,云笑着说:“早知道人家这样出题,复习的时候我也把语文课让给政、史、地、生了!雯,你真行啊!诸葛亮再世,未卜先知,从容淡定,真有大将风度!”雯笑了笑,什么也没说,然而没有一丝得意之色。云心里更加佩服这小姑娘了。

  但不知怎的,云感到雯和自己越走越远了。以后再上课,也不再来借云的教科书了。不过,现在互联网这么普及,教室多媒体配备齐全,懒一点的人上网下载一个课件稍作修改拿到教室就可以放映了。何况雯还是那么勤奋钻研的一个人,哪一课网上没有优质课资源呢?

  在班级管理方面,雯也真有一套自己的治班策略。她班的整体成绩在同年级14个教学班中虽说不是数一数二,但总是第三第四。雯属于润物细无声一族,不能不令人刮目相看。

  四

  云想:只想着准备材料,还没有去办公室报名咧!于是又赶到办公室,办公室主任马拿出报名参加评选优秀社团的统计表,好家伙!已经申报了十四个社团了。据马介绍,这次给我们学校只有六个指标,报超的话,要请学校领导班子成员打分,选择分数最多的六个社团向上面推荐。

  马看了之后又说:“你和王鹏是一个社团们,他刚刚来报上了,他报了两个呢!”

  云拿过那张表,发现王鹏除了是耘梦八年级文学社的负责人外,还和徐组建了一个电脑爱好者社团。徐是学校的电脑专家,也是学校教导处的成员之一。他们俩的的确确每年给学校培养了一批批电脑爱好者,这些学生每年参加全国范围的电脑技能大赛都能拿到奖项的,只不过以前叫电脑兴趣小组,没有社团的名目罢了。和文学社一样,他们的工作也是实实在在的。

  王鹏真不简单,参与了两个社团!原来你在玩狡兔三窟啊!领导就是领导,思维和一般同事就是不一样。

  偏偏这天云还要上两节课。在两节课的间隙里,云又接到了王鹏的电话通知,让她去文学社一下。到了那里,见到读书社的几个同事已经捷足先登,正在电脑上整理材料了。

  王鹏见人来的差不多了,就对大家说道:“这次咱们六个小组都参与评选,大家知道,学校只有六个指标,人家不会都给咱们。这次评上的下次要给其他同志让一让,咱们是一个整体,都是为了那个证件们!就这一台电脑,我们的材料还全在这上面。读书社的同志们快整理好了,等他们整理好以后,文学社你们三个人抓紧时间,今晚可能要加班了。咱们文学社的章程有,就在这上面。汇报材料我们三个年级弄一样的就可以,只有活动按道理我们应该分年级进行的,活动记录可以略有不同。就这样吧,你们开始整理吧!”

  雪果然是快枪手,云见雪已经把汇报材料基本上整理出来了。

  雪说:“云老师,你去上课吧!等他们读书社整理好后,咱们一同把计划、总结以及各次活动的记录整理一下就可以了。”

  “那辛苦你了,雪,还有雯,下午图片雯也下载得差不多了。等我上课回来,咱一同弄吧!”

  云上完课,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她走进文学社办公室,见办公室里现在只剩下雪和雯了。

  “读书社的人材料可整好了,真快啊!”云由衷赞叹。

  “是啊!他们刚走。来,咱们开始整理吧!”雪回答,“咱们接下来整理去年到今年的计划、总结以及六次活动的记录。”

  “好!我下载,你们俩负责修改。你们说咋改,我改。”雯麻利地坐到了电脑前,云和雪分别坐在了她的两边。

  云不知道这算不算造假。文学社切切实实开展了许许多多的活动,只不过没有系统地写过计划和总结,也许这只算是把以前工作中疏漏的地方整理完善一下罢了。要说这是造假,那么那些凭空而产生的社团算怎么回事呢?

  弄好了几个工作计划和几个工作总结,当即一式三份复印了出来。只不过题目略作更改,分别标注为七、八、九年级。“互联网时代的优越性体现出来了。”云感慨,“如果让我们趴在那里写,单这些计划总结还不知道我们要写到什么时候呢!”

  “是啊!那今晚不知要熬到什么时候呢!”雪响应道。

  接下来是活动记录了。原本王鹏指示三个年级的活动记录应该有所不同的。可到这个点了,总不能凭空再去捏造活动、杜撰记录了吧?!三个人心照不宣地把任何活动记录都一式三份一模一样克隆了出来。是啊,这些材料送上去谁会认真看啊!如今的领导,不下到基层来看看大家究竟如何工作的,总是高高在上只看下面交上来的汇报材料,骗死他们,他们也不知道。

  我们原本就是一个整体,我们的活动都是统一组织的,让我们整理出不一样的记录来,这不是逼着我们造假吗?算了,如实回报吧。如有雷同,纯属实事求是!呵呵——

  终于整理完所有的材料,什么教师节作文展览记录;第十四期杂志制作人员分工、日常安排;第十四期读者交流会活动记录;与二零一四年下半年工作总结配套的采稿统计、优秀组长评奖名单;《耘梦》杂志座谈会记录;学生编辑选拔材料;第十五期杂志制作人员分工、日程安排;第十五期读者交流会活动预案以及往期征稿、采稿统计材料……

  天哪!总共十几项呢!上面的领导们就是会折腾人!就拿我们文学社来说,只要看一看我们办的杂志,对我们的工作不就了解个八九不离十了吗?再劳驾动一动他们金手指,翻一翻我们杂志的第一页,接着劳驾这些大人先生展一展他们的眼皮,看一眼这个位置印刷着的耘梦杂志工作人员的分工表,撇开前面的顾问、总策划、策划这些戴空衔的领导,下面不就是实实在在干工作的主编、编委、版面设计、插图等工作人员了吗?何必让我们整理这么多的材料!

  整理完毕,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再根据所整理的材料打印好申报表,往档案盒里装上近几年的文学社刊,三个人这才舒了一口气,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让他们看看咱是不是在实实在在地工作!”

  “咱要评不上,那真对不起今晚坐到现在!”

  “不用看别的,就只看在咱这一本本《耘梦》杂志上,也应该给咱评上。”

  三个人都好像胜券在握的样子,伸一伸疲惫的腰肢,锁好门,走了出去。午夜的风凉凉的,吹在身上惬意的很。她们的道别声,在幽静的深夜显得格外清脆、响亮。

  五

  直到第三天下午,云才又去了文学社。

  因为第十五期杂志正处于选稿的繁忙时期,下午没课的文学社编辑一般情况下是必须到位的。前天晚上整理材料太晚,到家就将近午夜十二点了。云有个不好的习惯,只要睡得晚,就容易失眠。结果翻来覆去折腾到凌晨四五点,她才迷迷糊糊的地睡去。六点多一点就又要起来去上课了。于是昨天下午云偷了一次懒,在家补了个午觉。今天下午没课,云赶忙赶过来了。

  谁知文学社里冷冷清清地,只有雯在。

  云问:“我们的材料送上去了吧?!”

  雯气愤愤的地说;“别提了!我们被刷下来了,只有九年级文学社被推荐上去了。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昨天我没有来文学社,也没有问。早上打电话让王鹏交的材料。”

  “领导们都是两眼糖鸡屎!咱们都是一票也没有得到,那些凭空编造的社团却是五六票、七八票地胜出。昨天王强在我们文学社qq群里发布了结果,给,你看一看!”雯说着,把自己的手机移到了云的面前。

  云看到申报优秀社团表格后面的数字,果然除了九年级耘梦文学社得了四票胜出外,其他五个社团的得票数均为零。那些得票高的社团负责教师都是近几年心心念念猴急猴急地想晋升中一的人,并且几乎都是年级主任和各处室的人。

  雯接着说:“王强昨天下午还在群里说,同志们都生气了吗?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在社里干活?呵呵……昨天下午我对着孔就说,你们领导们就是两眼塘鸡屎!我们实实在在干工作的人一票也没有,那些凭空编造的社团却得那么多票!结果孔对我说,你背背我再说们……”

  听到这里,云忍不住笑了,因为她仿佛看到了孔当时那尴尬而无奈的表情。孔是教务主任。这次参与投票的是各年级主任和各处室的主任以及个别副校长。

  这就叫近水楼台,云已经习惯了。

  云只是觉得上级的规定有点不切合实际。他们原本为了杜绝下面造假才规定社团负责人只能是两个人吧?结果生生把我们原本就有的文学社劈成了六瓣。

  现在看来,那么多人虎视眈眈地盯着社团这块领地,以后有什么荣誉怕也很难轮到等着天上掉馅饼的自己了。

  云想起爱人安慰她的话:“咱们顺势而为。咱不特意去争取条件,那样太累,也会有生不清的闲气。咱实实在在地工作,一切顺其自然算了。就是费尽心机晋上级又怎样?每月不过多那几百块罢了。你不看那些人给气得?!划不着啊!”

  云感觉到爱人的思想真正成熟了,他能这样想,自己更能看开看淡了。

  让他们都俩俩去组建所谓的社团吧!我们的社团早已经成立六年了,也必将一直存在下去。不管上级领导承不承认它的存在,承不承认它的优秀,只要我们心里明白,我们的团队是优秀的,这就足够。凡是在嵩州书院附属中学读过书的学生们,有哪一个不知道耘梦文学社社团的呢?哪一位学生没有读过耘梦文学社的社刊《耘梦》的呢?除了第一、第二期,哪一本书上编辑名单里没有云的名字呢?

  在学生们一生中最美好的岁月里,有一本校刊始终陪伴着他们成长。这里面,也包含着云的一份心血和汗水。

  云知足了。


上一篇: 《第一次嗨歌》     下一篇: 《拍案惊奇——一句话价值两万元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708次 | 联系作者
对《我们俩组建社团吧》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