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爱霞文集》--赵爱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02-04   共 175 篇   访问量:854
欲晓
发布日期:2015-02-04 字数:2423字 阅读:854次

  欲晓是我上初一、初二时的同班同学,全名杜欲晓,是我印象较为深刻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同学之一。那时她的身段似乎已经初长成,虽然形容尚小,但苗条婀娜的身段已经初见端倪。然而纤瘦的身材顶着一个大头,还有满月似的大脸,给人以似乎有点承受不住的感觉。据她自己说,是由于小时候喝炼乳喝的太多造成的。但听说喝炼乳的人肤色是很黑的,欲晓却有着很白的脸色,甚至白的有点过的感觉。她鼻子上已经早早地戴着一副近视眼镜,那是她看书太多的缘故。在那个年代,初中生戴眼镜的人是稀有品种,她是我们班唯一戴眼镜的同学。

  

  欲晓出生于教师之家,自小阅读量颇丰。那时候,电视尚未普及到农村,家道殷实的家庭有个小收音机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了,可以说我们接受信息的渠道除了老师的讲授,基本上只有课本了,一般的学生较少有课外书,欲晓却是个例外。当时感觉她是我们班最为见多识广的女生了。不知从何时起,晚上下自习后回到寝室,我们就会缠着欲晓讲她看过的书中的故事,后来渐渐演变为每晚必不可少的“小说连播节目”。

  

  熄灯铃还没有响,其它女寝还处于乱纷纷的混乱场景,我们班女寝已经早早安静下来,大家都专注地静静地聆听欲晓精彩的“小说连播”。这样的情形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现在回想起来,她讲的内容大都忘却了,只记得其中有一部是科幻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一位科学家,研制出了与真人几乎完全相同的机器人。故事情节很曲折,加上欲晓很会设置悬念,讲至精彩处,她往往就打住了,留待第二晚“下回分解”。她的这一做法,极大地调动了我们的聆听期待,第二天课间走神时,还念念不忘她讲的故事,盼望着晚上能够早点到来。

  

  欲晓是个多才多艺、爱好广泛的女孩,她的普通话十分流畅自然。初二时教我们语文课的韩振标老师喜欢挑学生单独站起来读课文,欲晓经常被点名朗读。印象最深刻的是讲《七根火柴》一课时,欲晓被指名朗读无名战士把火柴转交给卢进勇,嘱咐他上交部队,然后牺牲了的部分,欲晓读得声情并茂,特别是读到无名战士牺牲一节,欲晓声音哽咽,无声地流下了眼泪。她的停顿,她的语气、语调,她的感情的处理,都恰到好处,感染了在座的每一位同学。也许太出乎韩老师的意料了,学生读课文竟能读出眼泪,这在韩老师的教学生涯中怕是第一次,而且很可能也是唯一的一次。因此韩老师评价时由于激动竟用错了词语:“欲晓同志,哦,不对,欲晓同学读的精彩极了!”

  

  可惜的是欲晓同学学习上并不怎么用功。记得有一天早自习,我们两个人到校园前面去读书。她一早上都在看着对面的九皋山用铅笔在本子上画“九皋日出图”。当时很佩服她画的惟妙惟肖。现在想来,莫非这也是她那么有才艺却最终没考上理想学校的原因之一吧。

  

  欲晓还掀起了我们班女生学唱戏的热潮,使我们班的很多女生都成了我们地方戏的铁杆票友。欲晓家住毛庄学校,毛庄的曲剧在我们田湖镇很有名气,据说两位女演员还考上了我县的曲剧团,毛庄在当时还一度开设过戏曲学校。初一的第二学期,我们班女生的课外时间几乎都是在寝室度过的。我们跟在欲晓的后面,唱念做打,一招一式,都细心模仿。感觉欲晓的表演才能也是一流的。她模拟小姐上下楼时沉稳文静的脚步,小丫鬟上下楼细碎欢快活泼的脚步,小姐做女红时穿针引线的一招一式,舞水袖时的动作,有腔有调道白时的表情、眼神,一颦一笑,韵味十足,活色生香,感觉比我们村子里过年时舞台上的演员演的都好。

  

  还记得那个星期六下午放学之后,原本这时是同学们归心似箭的时候,我们班的女寝那天却意外地聚集了很多人,连初一、初三的一些女生都来看热闹。因为欲晓那天带来了胭脂水粉,还有唱戏时演员头上戴的头花,她要给我们一一化妆,然后让我们正儿八经地过一把唱戏的瘾,但最终因围观的人太多,我们这些欲晓平日的“铁杆粉丝”这时候一个个临阵脱逃,你推我躲,没有勇气面对那么多的观众去让她化妆,最终欲晓只好生气地作罢,恨恨地声称永远不再教我们了。

  

  事后不久,欲晓就又开始热心地教我们唱戏了。直到升入初二年级,学习任务紧了,同时我们也知道了还有中招考试这回事,我们在寝室学戏的兴致才渐渐淡了下去。

  

  欲晓的记忆力极好,只要是她看过的戏,唱词和道白她几乎都能背下来,连人物的表情动作也记的别无二致。记得有一次学校放电影,第一场是对我们进行思想教育的,内容已经记不得了,第二场是曲剧《洛阳桥》。第二天欲晓就在寝室教我们唱这出戏了。在她的指点下,这出戏的主要唱段、主要情节我们完全能再现出来了,只不过作为教师的欲晓唱的得声情并茂完全进入了角色,作为学生的我们,却大多是以玩耍的心态来对待这件事的。

  

  多才多艺的欲晓,中招考试后却上了我们本地的一所普通高中。至今我仍不明白的是,酷爱戏曲和表演艺术的她,高考以后为什么没有报考戏剧学院或广播、电影学院之类,而是上了粮食学校,后来分配到我们县的一处粮店上班,以后我们就失去了联系。

  

  有时我常常想,如果欲晓能始终坚持自己的梦想,结局会完全不同吧,因为她是多么有艺术天分的一个人啊!我发自内心地为她感到惋惜。

  

  也许人的一生中会有很多变故,也许有时候我们的梦想会和外界大多数人的价值观很不一致,也许我们的梦想甚至得不到家人的支持,需要我们自己孤军奋战……因此,千千万万的人为了生存,会丢掉自己的梦想。于是追梦路上,渐渐失去了很多人的身影。能不顾一切在追梦路上一直飞奔坚持到最后的人是少之又少的啊!

  

  也许这句话有一定的道理:丢掉什么,都不要丢掉自己的梦想。

  


上一篇: 《温馨的回忆》     下一篇: 《我一直在这儿等着你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854次 | 联系作者
对《欲晓》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