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爱霞文集》--赵爱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02-03   共 175 篇   访问量:579
温馨的回忆
发布日期:2015-02-03 字数:1632字 阅读:579次

  岁月的河流总是以它特有的节奏不疾不徐地向前流动,流过高低起伏的沟沟坎坎,流过平坦辽阔的大漠旷野,有时它激越高歌,有时则低吟浅唱。回首来路,总有一些时光令人怀想,缅怀往事,缕缕温馨总会氤氲心头。

  屈指算来,已经是十六七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家住在田湖一中前院的教师生活区。那是一幢只有两层的红色小楼,坐北朝南。楼上住着秀景、晓峰、石凤嫂、我家、继霞等几家。每家只有一间或两间的住室,因此做饭用的煤炉都是放在自家门前的走廊上的。每当到了做饭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可以边做饭边聊天。有时候还会趁自家做饭的间隙,踱步到别家门前,顺手帮对方搅一下正在滚沸着的饭锅,一边和对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几句。现在回想起来,用煤炉做饭虽说甚慢,然而做饭人可以悠闲地享受做饭的时光。那是真正的慢节奏生活啊!

  晓峰、石凤嫂、继霞的做饭手艺都很好,蒸馍、烙馍、打包子、蒸卤面、包饺子、炸油饼馃子蕉叶油菜、做烩面、蒸咸米饭……花样迭出,不断翻新。我和秀景跟着他们学了很多,而且还学会了许多做饭的小窍门。比如说包饺子吧,和面时要放入一勺盐,最好用温水,面要和的不软不硬,要提前把面和好,让面好好的醒一醒,这样和出的面更劲道,调饺子馅时可以放入一个鸡蛋,那样调出来的馅会更粘糊一点。再比如,蒸馍面要和的瓷实一点,烙馍面要和的软和一点。和面时要做到三光:手光、盆光、面光……

  晓峰家的铎铎,秀景家的张妞,我家的毛毛,石凤嫂家的高卓、高阳、继霞家的冠锋,这几个孩子年龄上差别不大,他们从两三岁到四五岁不等。每当谁家做了好吃的,这些孩子们总是共同享用的。

  由于学校离陆浑水库较近,那时有两个渔夫隔三差五总是开着拖拉机来学校卖新鲜的鲤鱼。鱼是活蹦乱跳的,暂养在垫了一层塑料纸的拖拉机车厢里。谁家选中了两条,过秤之后,渔夫总帮你把鱼杀了,而且还帮忙摘除内脏和腮片,刮干净鱼鳞,直至拾掇干净。于是孩子们就有口福了,因为只要来了卖鱼的,我们楼上几家总有人买,而且买来之后通常都是把鱼切成小段,拌上盐和调料,用葱姜蒜腌了,勾上粉欠,下油锅炸焦,分给楼上所有的小朋友。

  那两年,为了给女儿治病,我家外子外出打工了,我一人带着女儿。早自习每天安排的总是语文和英语,秀景、晓峰教英语,我教语文,我们每天早上总要上课的。早上只要我上课走后,要么是教幼儿班的石凤嫂,要么是作为教师家属的继霞,都帮我照应着孩子。她们无论谁听到我家女儿醒来,都会帮她穿好衣服,然后先领到她们家里。

  星期天,我们会结伴同行,到河滩和麦田里挖野菜。孩子们成群结队,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嬉戏玩耍,尽情享受着自然之趣和自己的幼年时光。

  后来,外子买回来VCD,我家整天放孩子们爱看的动画片,什么《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小贝流浪记》、《阿凡提》等等,孩子们整整齐齐地列队坐在我家观看。孩子们那满足的笑脸,稚气的问答,热闹的氛围,至今忆起,缕缕温馨仍会涌上心头。

  如今,这群孩子都已经长大了,我们几家也各奔东西散落开来。听说那幢共同住过的两层小楼也早在几年前被推倒,在它的原址上建起了高大的学生餐厅楼了。

  我们来到县城,住进高高的公寓楼。同一个小区甚至同一个门洞的邻居们都忙碌在自己的生活和工作里,偶尔在楼道里见面,只不过相视一笑,最多打声招呼而已。只知道我们是邻居罢了,但究竟对方姓甚名谁,干什么工作,是怎样的人,好像都无暇顾及,无暇交流了。每当这个时候,总会忆起那段温馨的时光,忆起那段邻里之间亲如一家人的岁月。

  不是所有的记忆都美好,不是所有的人都值得回忆。岁月的河流太漫长,大部分的人和事都会被无情地冲走。但是,总有一些人,总有一些事,会沉淀在时间的河底,成为不可磨灭的美好回忆。即使隔着时空的距离,照样能感受到他们传递过来的温度,温暖着业已孤独冰冷的心。


上一篇: 《远去了,我们的纯真年代》     下一篇: 《欲晓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579次 | 联系作者
对《温馨的回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