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爱霞文集》--赵爱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4-11-21   共 175 篇   访问量:523
沿途的风景
发布日期:2014-11-21 字数:3299字 阅读:523次

  人常说,本命年总会发生点什么事,好事抑或坏事。

  想一想,还真是这样。12岁,人生的第一个本命年,曾以全乡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乡里的重点初中,可谓一件好事;24岁,开始孕育女儿的生命,可谓一件喜事;三十六岁,却发生了一件出人意料的事,可谓平生最尴尬的事。

  那是九年前的2005年,我们学校领导班子调整,从外乡新调进一位校长。新官上任三把火。上任伊始,他点的第一把火就是教师和班主任双向招聘,也就是班主任选聘任课教师,任课教师挑选班主任。

  就在两年前,我们这儿的小学刚刚由五年制过渡为六年制,第一届小六学生在这一年升入初二了,这一年我们学校没有初三学生,初三学生中断了一年。这也就意味着这一年我们多年教初三毕业班的教师可以有幸教初一、初二学生,相对轻松地度过一年教学时光。那一年我家女儿刚好升入小六,当时满心欢喜地盘算:今年可以自主选择,真好。我可以选择教初一,等明年就随着女儿从初一教起,陪她走过初中阶段。

  自主招聘的时候,初二的两个班主任仝健旺老师和万三莲老师先后找到我,想聘我做他们班的语文教师。因为是双向招聘,因此,把我叫去征询我的意见。这两个班主任都是我们原初三年级的班主任,因此对我比较了解。我当时就如实说出了自己想教初一的想法,拒绝了他们的好意。

  可初一的班主任我们很少打交道,都不太了解,许多都是近两年或今年刚调入的老师,找谁合作呢?我和秀景、玉晓几个人,看着教导处门外贴的班主任名单发愁。终于看到了一个在我校干了多年的老同事,她们两个都让我主动和人家打招呼,因为这时双向挑选正如火如荼,今年新调入十来个教师,而岗位还是那么多,注定有十来个教师要落聘的,还是及早打招呼的好。

  于是找到这位同事,没想到他竟然满口答应了。秀景、玉晓她们也找到了相应的班主任,打好招呼后我们就放心地离去了。

  谁知下午却曝出冷门,我和原初三的几位老师,还有初一的一位教师竟落聘了。今年新调入的教师和校领导都有过沟通,因此对学校的新政策了如指掌,事先都已经和班主任沟通好了,落聘的都是原来的老教师。

  我找到打过招呼的那位初一班主任询问原因,他说好几个人和他打招呼,他都说好好好,但最终选了去年的老搭档。他说,他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心想你这么优秀的教师不会落聘的。当时跟他打招呼时他不好意思说明白。双向招聘是个新生事物,他反复说根本没料到会是这个结果。

  还能说些什么呢?心中直埋怨对方当初不说个明白,否则自己当时再找个班主任也不至于是这个结局。教初三这么多年,我的教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虽然自己不善交际,但属于踏踏实实任劳任怨的一类人,这一点熟悉我的同事们都知道。要不是和他打过了招呼,自信还不至于落到没人要的境地。

  可这时双向招聘已经尘埃落定,各班的任课教师已经配备到位。万三莲老师又一次找到我说,你去跟学校领导说说,只要人家同意,我马上把语文老师换成你。可是不管领导会不会同意,我怎么能那样去做呢,让人家现在已经聘定的语文老师去哪里呢?

  出乎意料地,我陷入了一个极其被动极其尴尬的境地。

  最失意的时候,友情更显得弥足珍贵。那两天秀景、刘选时时陪伴着我,陪我伤心,陪我感叹,给不想出门的我不时传送来外面的一切消息,陪我度过人生旅途中一段灰暗的时光,给我适时地送来安慰和慰藉。

  接着,传来消息,落聘的教师必须尽快找到合适的岗位。按说到哪个学校都一样教书,关键是儿子刚满四岁,从没离开过我,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带孩子的人,如果去其他学校,儿子怎么办?接着,古城学校、高屯学校、化肥厂子弟学校的领导走马灯似地找我,可我心理上还没有接受落聘这个事实。一一回绝了他们。

  听朋友们说,今年落聘的人中除了快退休的宋老师是初一老师外,其他都是原初三的老师。那些教学成绩差或教学不够敬业的老师,反而却都没有被聘掉,人家都是跟在班主任身后,人家走哪儿跟到哪儿,看着对方把自己名字写上才罢休的,怎么会被聘掉呢!她们还说我们同一个村的俊峰夫妇也被聘掉了,他们都是教学成绩优异的初三化学老师,因他们父亲患重病到北京住院需要看护,没有来参加招聘会,当然不能和别人打招呼了。

  这就是优胜劣汰的招聘制吗?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多年之后看到这位校长请人为他当年招聘制写的歌功颂德的文字,还感到滑稽之至。他不知道当年我们这批初三教师落聘,在田湖镇引起了多大的轰动效应吗?)

  难道就这样离开自己整整奉献了十七年的学校吗?而且还是这么狼狈这么不光彩的离开?思及此处,心中就充满了难以言说的疼痛。

  那晚我去了小白家。小白那年刚刚被提拔为副校长,我们同在初三教语文课,共事多年,学校分快慢班时,我们都是重点班的语文教师,经常在一起探讨教学中遇到的问题。他的老岳行老师原来曾是学校的副校长、教导主任,今年虽说退居二线,但还是负责学校办公室的工作。我想请他们帮我向刚来的校长说明一下我的情况,看事情会不会有点转机。

  一到小白家,我就知道我错了。新上任的副校长给我打开门,只对我说了一声坐吧,嘴里仍不停地和他的老岳行老师讨论参评洛阳市名师的事。我在他家的沙发上坐了足足二十分钟,也没有找到插话的机会。小白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的确太忙了。行老师正在给他出谋划策,让他去找某一个评委疏通关系以保证顺利评上首届名师,他们谈兴正浓,我造访的真不是时候。于是我尴尬地充当了二十来分钟的空气后,道声打扰了狼狈逃离现场。自始至终,除了年轻的踌躇满志的小白,曾经的行副校长、行主任——我的老领导,也没有给我说一句话。是的,你现在是被聘掉的老师,不是当初了,其他学校来参观交流,哪一次不是行老师或当初的校长安排我讲公开课?前些年每学期都要上两三次这样的义务公开课,我从来没有推辞过。这两年儿子小,不管身体再不适,每学期我都是全勤,也从没有请过一节假。教学成绩虽不说像前几年次次年级第一,也总是名列前茅,可这些在这时候谁还记得?

  如今回忆至此,心里完全释然了。当年就是他们和新来的校长反映了我的情况,又能如何?什么作用也起不到的!

  于是,顺其自然,我接受了命运的安排,和快退休的宋老师选择去了离家较近的高屯学校,其他被聘掉的初三教师一起去了古城学校。我们相约:明年学校有了初三年级,他们学校领导再找我们,我们也不回来了,总不能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吧,就让今年他们聘上的新毕业和新调来的小学教师教初三好了。

  我们还一起向学校要回了学校拖欠我们两年的教绩奖,并非为了难为学校,也并非为了那几个钱,只是想用这样的方式向新校长证明一下,我们曾经都是这个学校的优秀教师,是教多年毕业班年年拿教绩奖的中坚力量。那一年的教绩奖我是同级同科中最高的。只因为我相信了你们的话,认为真的可以自由选择,我动了教初一年级的念头。

  第二年,学校的二把手张副校长果然找到家里,让我重新回来教初三语文,我谢绝了他的美意。我知道,除了宋老师年龄大回来之外,其他的难友们都拒绝了回来,维护着自己那被生活践踏后仅余的一点点尊严。于是我成了去高屯学校上班的独行客。

  第三年,外子如愿调到城关镇中,家里仅剩下了我。等他们再次找到我时,为生活所迫,我对那群难友们违约了,无奈中又一次回到了我付出了青春和智慧最终却让我心痛离开的学校。

  一年后,我也来到了城关镇中。那段历史,永远湮灭在了岁月的长河之中。

  人生不过是一段短短几十年的旅程而已。再回首,不管风和日丽下的悠闲漫步,还是风霜雨雪中的风雨兼程,不管是山重水复处的跋涉,还是柳暗花明时的欣喜, 它们都成了一道道沿途的风景。 风景虽不同,但它们同样都丰富了你的人生阅历,促使你日趋成熟。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上一篇: 《天茄子棵》     下一篇: 《因为爱——写于2009年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523次 | 联系作者
对《沿途的风景》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