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树临风》--李清竹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4-09-23   共 104 篇   访问量:1912
乡村婚事
发布日期:2014-09-23 字数:3675字 阅读:1912次



  山,一座又一座,连绵起伏的山峦,怀抱着小小的村落。一条蜿蜒的水泥路通向山外,当山村四周的山腰上飘浮着白云,晨曦透过山峰洒下暖暖的光辉时,伴随着村口老槐树枝上喜鹊的叫唤声,豫西伏牛山里人家传统而又热闹的婚礼就开始了。
  音乐声,鞭炮声,笑声,贴着大红喜字的农家小院里,人来人往,喜气洋洋,靠院墙放着几口大锅,炖着红肉,粉条,豆腐的大锅菜,嘟!嘟!嘟地冒着热气,散发着诱人的肉香,那香味从小院里飘散开来,弥漫在村子里的大街小巷。
  娶亲办喜事,是山里人家一年当中最快乐的日子,崇尚礼德的庄稼人,逢嫁娶吉日,近亲邻居们都提前上门帮主家料事,搭客棚、杀猪羊、请厨师置办待客宴席,并设桌礼先,操办主事,这是山里人家世代延续不变的古老风俗。
  村口清澈的小河水从山脚下静静地流淌,站在河桥上远去,山路上十里八乡前来贺喜的人们扶老携幼,面带喜悦,还不时地相互间打着招呼。在山里乡村,谁家办婚事,也就是全村人的喜事,更是老亲戚们相互走动的好日子,不论家务活再忙,都要前去帮忙办事。男人们跑腿招客,端菜,女人们涮碗,洗菜,孩子们争食喜糖,燃放着鞭炮,一惊一乍,时不时地惹起大人们的一阵责骂,喜庆中相对安稳清闲的是村子里那些年岁大的老人,老头吸着旱烟,老太太们则袖手旁观一溜坐在靠阳的山墙下,笑谈着陈年旧事。裂口笑时,露出几颗黄澄澄的老牙。喜庆让小山村里的老老少少都融入这忙活的男婚女嫁的婚事中。
  叭!叭!叭!随着岭上时不时传来清脆的炮仗声,吹吹打打,花枝招展的迎亲队伍起身了。
  前面接新娘的是新郎官和两个架毡人,一只臂膀上搭着红毡,一手燃放着鞭炮。两个亲女眷,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担着“鸡米盒”一头挑着点心和食盒,一头挑着一只大公鸡,晃悠悠地紧随其后。
  到了新娘家,新郎进门接新娘,架毡人就在门外给看客们撒喜糖,散香烟,还时不时的放着鞭炮祝兴。此起彼伏的鞭炮声,欢笑声,唢呐声搅和在一起,安静的小山村沸腾起来。
  三番炮声过后,身着婚服,头插鲜花,腰挂铜镜的新娘出门了,接亲的女眷撑着红伞,伞下端庄的新娘,红润的脸,粉嫩嫩的挂着泪珠,那是刚才出门和母亲告别时的悲伤之情。山里人说那是离娘泪,也叫哭嫁,俗话说:越哭越痛,感情越浓。
  迎亲的队伍一路吹奏着响器,逢村过店,架毡的人不停的燃放鞭炮,撒红贴,山道上落下一条散播的红纸线。山道上,接新娘的撑着红伞,送新人的挑着新被,拎着包袱。在乡村婚事中,最讲究的是送客,就是送亲的娘家人,送亲的客人越多,娘家越风光,威信越高,全村老少能去的都要去,有的人正在地里做活,看到同村有新娘出嫁,丢下手头的活儿笑呵呵的就加入到了送亲的人群中。
  迎亲的队伍一路鞭炮齐鸣,声威大震,和四面八方跑来看热闹山民们汇成长长的人流,浩浩荡荡,一路走来。鞭炮声响彻在空中,回荡在山谷间,远远的望去,最引人注目的是新娘头上遮阳小红伞,在山坳,树丛间时隐时现,一闪又一闪。趟过的溪流小河,跨过石拱小桥,花花绿绿迎亲的人流,穿行在山脚间的野草小径,像一幅游动的画面,跳动着,欢笑着,热热闹闹的由远而近。
  喜公公,喜婆婆是今天最高兴的主人,满面的春风,站在门外含笑着迎客,冷不防,不知是哪个爱开玩笑的,将一把锅灰抹在喜婆婆的脸上,刹那间弄成了一个黑包公,引得众人哄堂大笑。这是当地的风俗,叫闹婆婆。
  新人进家门 ,一要拜天地:院中一天地桌上,放麦子一斗,上插称,尺,杼各一,农家历一本,上搭青布半幅,称钩上挂一面铜镜照妖避邪,斗,称,尺均为度量工具,有劝人办事公道之意,杼是旧时农村常用的织布工具,是劝新娘勤织持家的意思。新娘进家门要撒五谷:五谷是用有红纸包着的升子,里面装满了红枣,花生,糖果,麸糠,核桃等五谷。新娘刚跨进院门,一个藏在门后的年青后生,眼疾手快将升子猛的盖在新娘的头上,撒泼的新娘是一脸的麸糠,掌声,笑声,嬉闹声汇成一片,使整场婚礼达到高峰。
  拜过天地,二,就要改称呼,按风俗新媳妇要改口叫公婆“爹”“娘”叫一声公婆要高兴地跳起来答应一声,一声高过一声,直到公婆把红纸包101块(寓意百里挑一的好媳妇)交给新媳妇。见过父母,谢过众乡亲,夫妻双双进洞房,婚礼喜庆简朴,相比在城市的大酒店里举行“世纪之吻,动漫情感”的豪华奢侈,喧嚣,烦躁,拥挤的婚庆场面,这温馨,纯朴的乡婚民俗,让人感觉是那么的新鲜,亲切而又遥远。
  婚礼完毕,接下来就是婚礼的重头戏——乡宴。婚宴就摆在村边的打麦场上,几个麦垛的中间,摆放着桌子,板凳,桌子是一家一户借来的,板凳是村里人自己挪来的,吃饭带凳,是村里老几辈人传下来的习俗,就连炖菜用的大锅也是借来的,这就是山里人家的乡土人情。
  婚宴最忙的是大厨,这些人都是村子里平时会做菜的人,谁家办喜事就被请去掌勺,没有工钱,主家给一条毛巾,二盒香烟,这就是报酬。虽然没有红包,但做菜却是尽心尽力的,白毛巾利落的搭在肩上,站在热气腾腾的大锅前,不停的翻炒加料,在乡下农村,厨师是最受尊重的,因为在他们的眼里,做的菜味道不好,对一个十里八乡经常办喜事,让人请去掌勺的大厨来说,那就是最没面子的事了,他们遵循的是诚实为人的本份。帮忙做饭讲究的是传统习惯,照祖辈传下来的风俗办婚宴,那是天经地义的。俗话说:十里乡俗九不同,乡宴的做法也不一样,乡下厨子们也只能按照世代传下来的秘诀做菜,这也许就是乡宴经久不衰的原因所在。
  山里人,土薄人穷,待客的主料很简单,大多为土生土长的天然食材,乡宴的做法也很简易: “对子碗” 俗称:十大碗。但做为人生之大事喜事,婚宴待客家家都是非常的阔绰排场,每家每户都要倾其所有,极尽主家之厚成,有心计的山里人家,提前一年就开始贮备待客用的原料,这些料大多是农村的常见食材,大肥猪是自家养的,面粉是自家小麦磨的,豆腐是自家豆子做的,花生是自家地里刨的,白菜,萝卜也是自家菜园种的,用自家产的肥肉、粉条、萝卜、白菜、豆腐做料。遇上做菜的乡下厨师们,那是更会做菜算计着过日子,把肉皮炖成皮冻,把做红烧肉的酱汤用来炖豆腐,萝卜,然后把已经入味的鲜汤加入醋,胡椒粉用来做酸辣肚丝汤,烧木耳、烧香菇、炖拳菜、肉汤海带,大盘装着白蒸馍。乡下人待客,讲究的就是量足碗大、既好吃,又实惠、不浪费,还让客人吃的高兴。
  几杯淡酒难称宴,一意留客莫说归,乡宴:舌尖上的古老美食,让每一个来参加婚事的客人都不知如何的下筷,不知如何的来品尝,评说这眼前的美味筵席。
  乡宴——待客还讲究尊老爱幼,辈份高,岁数大的老者上桌吃饭,那是最受尊敬地,上房正堂几桌席面上坐地客人,除陪送新人的娘家人之外,大多是村子里德高望重的老人,这也是祖辈相传的老风俗。每上一道菜,众人都要谦恭的让同席的老人先动筷,就是青头小伙子也懂得这个规矩,老人品尝了,大家才开始吃菜。乡下人待客没有贵贱,眉眼高低之分,更没有好酒,好烟的领导专席,贺礼多多少少一个样,来的都是客,一样的菜,同样的招待水平,因为在主家的心目中,礼尚往来重情讲义,这才是乡里人的情份,这情份,让每一个吃喜宴的人感受到是乡情和温馨。
  乡下待客还讲究上菜,上菜由旋风来端,旋风这角色大都是村里的小伙子,两人一伙,端一条几,先端6——8个凉菜, 花生,猪杂,皮冻,酸白菜之类,后上酸辣肚丝汤,银耳甜酒汤,海带,拳菜,红萝卜等一道又一道的上桌,有时两碗一起上,叫“对子碗”。一桌8个人,一人一碟,一人一碗,酸,辣,甜,咸,香俱全,吃到嘴里,回味悠长。开宴后,主事的要带着新娘,新郎给客人敬酒,嘴里还要念叨几句诗:厨内精心调五味,堂前聚首会三亲,新娘,新郎给大家敬酒了!念开场白的一般是长者,或是坐礼桌的老先生,他们大多是村子里的老教师,会写一手好字,也是最懂婚俗礼数的人。
  乡宴——场面壮观,在打麦场上摆宴,乡下厨师操办,传统的食谱,天然的食料,原汁原味的佳肴,坐在宴席上吃饭,蓝天白云下,山风徐徐,酒菜飘香,猜令划拳,欢声笑语,别有一番风味。“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在这里,你真真的能感受到古诗中描述的乡间丰年中的世外桃源。
  办完儿女婚姻事,也了却双方父母心!乡村婚娶,见不到成千上万元一桌的山珍海味,也没有披金挂银的美艳新娘,更没有陪豪车送千百万的嫁妆,山里人遵循的是祖祖辈辈传下来节俭朴实的老风俗。
  还是农家小院门上那幅喜庆对联写得实在有趣:
  “联亲戚何必门当户对,结良缘只求志同道合”上批:“勤俭持家”
  这就是乡村人家的婚事,喜庆.简朴.自然.传统.浓郁得让人回味留恋。

上一篇: 《乡村·外婆》     下一篇: 《百姓写手李白粉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912次 | 联系作者
对《乡村婚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