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再见,依然在乎你(九)_长篇_扫花网
《再见,依然在乎你(九)》--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7-26   共 0 篇   访问量:189
再见,依然在乎你(九)
发布日期:2021-07-26 字数:61697字 阅读:189次

十五号早上,天空中还在飘着绵绵细雨。送孩子上幼儿园,成大志带丁丽欣到太华南路吃早点。她觉得肉丸胡辣汤里的肉丸鲜嫩美味,淀粉制的汤太黏、麻辣味也过于重,有点吃不习惯杂肝汤的味道鲜香浓郁,杂肉也挺丰富腊牛肉夹馍又大肉又多,肉质火候足,酥烂多汁,咬一口便齿颊留香,个头确实挺大,分半个她都没吃完。

正吃着,高成峰打电话来,问他们打算去哪转,要带柳静梓一起去。于是,他们吃过饭到东大街与几人汇合,然后去小雁塔。王宏亮和黄莉莉也在,高成峰悄悄告诉成大志黄莉莉也是离婚的,他和柳静梓打算撮合两人凑成一对。

进入景点大门,高成峰就开始介绍,什么寺院的年代、哪个皇帝建的、塔身多高、什么时间最盛、敲几下种代表什么,堪比专业导游。丁丽欣印象深刻的是雁塔晨钟的来历,不是慕名已久的大雁塔,而是这小雁塔。看完小雁塔自然是大雁塔,从北广场气势磅礴的喷泉到慈恩寺正门,浏览过塔身又鉴赏玄奘雕塑,大家一次领略高成峰历史文化方面的渊博。

午饭高成峰还打算吃羊肉泡馍,成大志则希望丁丽欣可以多尝试几个特色美食,就吃臊子面,刚好北广场就有家远近驰名的岐山臊子面。这家的臊子做的相当考究,其中臊子肉色泽、味道和面的软硬程度可圈可点,岐山醋的香味也让人印象深刻。岐山臊子面的经典莫过于一口香臊子面,一份六个小碗,每个碗里一筷头面配大半碗汤,连吃带喝那叫一个过瘾。丁丽欣吃四小碗就吃不动了,高成峰给大家要的臊子肉夹馍碰都没碰。成大志吃的小份臊子干拌,把她剩的面吃了也没动夹馍。

在大唐芙蓉园外买票的时候,高成峰和大家商量好进去两两一组,从不同方向转悠,在芙蓉轩碰头一起看水幕电影。大家都知道是给王宏亮和黄莉莉制造机会,可黄莉莉从进门就跟在成大志身后,王宏亮则跟着她。成大志才不管她有什么想法,右手打着伞、左手揽着丁丽欣的腰,边走边轻声介绍着旁边的景致。对这里他还是蛮熟悉,建园的时候从他那买过一些画,有部分构思因为他的建议做过改动,开园初期他带孩子来几次都是免费的。

黄莉莉就像没看到成大志和丁丽欣的亲密模样,时不时凑上来问:“成老师渴不渴?”“成老师你脚困吗?”成大志只是象征性应付一声,照样跟丁丽欣卿卿我我。湖边有脚蹬小船,一只船只能坐两个人,黄莉莉又到成大志跟前,说什么害怕啦、不会控制方向。他索性说也不会,喊王宏亮拉她上船好好教,上船后直接往他们的反方向快速蹬,总算摆脱了。看水幕电影时两人并没跟大家汇合,而是坐在角落里看完才跟高成峰打招呼。

往出走时,柳静梓提议晚饭吃海底捞,黄莉莉欣然同意。成大志看时间差不多要接孩子,就带丁丽欣先走一步。是想避开黄莉莉也是真接成媛,这天接了成媛并没有先送回家做好饭再出来,而是带成媛和她一起吃的芙蓉阁私房菜。这家私房菜还是陕菜,是从各地区小吃和特色菜中选了些做的更精致点。像那天他们吃的芥末饸饹是临潼小吃,浆水肚丝是改良陕南菜,蜜汁轱辘是大荔菜,葫芦鸡是长安菜,奶汤锅子鱼是历史悠久的传统官府菜。

这天晚上回酒店,成大志只是把丁丽欣送到楼下,带成媛回家后也没返回来。但她心里并没有不舒服,他们今天走的路都不少,应该早点休息。洗漱过以后躺在床上,她不禁又回想在幼儿园门口时的情景

她看他把车停在幼儿园门口赶忙小声问他:“怎么停这儿了?接媛媛吗?提前了?我打车回酒店吧?”

他看着她温和笑了笑说:“不用,吃个饭没啥事儿,不用避讳。”

“不合适吧?她又不是认识我。万一——”她还是说出自己的担心,这也是两人这种关系必须注意的事情,“万一她回去再告诉她妈,不给你添麻烦吗?”

“呵呵,”他悠然一笑仍旧注视着她,“吃个饭的事儿能说什么?你不想看看她像不像我?我还想让她看看有这么漂亮阿姨。

“说是这么说,我总觉得不太合适。都说女孩儿是爸爸的小情人儿,忽然看到个陌生女的跟爸爸在一起不会闹情绪?”想到他钱包里那张漂亮的小脸蛋,她的心绪安稳许多,还是有点不自然。

“放心吧,我对你们有信心。一样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相互间有点儿神来的默契也不奇怪,是吧?”他笑得还是那么惬意。

“呵,我没那么乐观,试试吧。”她勉强冲她笑了笑,心说等一下小家伙闹起来看你怎么收拾

幼儿园五点半准时开的门,老师举着牌子领着一队队小朋友来到大门口,小雨衣小花伞真有点眼花。她居然联想起美瑜小的时候似乎没有这样接过,天气不好会让家长到教室里接。他过去把成媛抱起来,开车门边介绍边让成媛上来坐在她旁边。小家伙果然没有认生,甜甜的叫了声“丁阿姨好”。她取纸巾帮成媛抹去脸上的小水珠,忍不住仔细打量那张俏脸,跟他有六七成相像。去餐厅的路上两人愉快地聊天,她给成媛讲上海的磁悬浮列车、东方明珠塔,成媛给她唱歌、讲小伙伴间的趣事。

想完小家伙想她的美瑜,按领队在电话里说的情节生搬硬套,她也相信美瑜的适应能力够强,说不定还会给她带回点惊喜。再后来又想到今天那个黄莉莉,一到他跟前声音就发嗲,那双小媚的简直当她是透明的。再想想也没什么,就他的条件来说没有女人喜欢才不正常。想到他不自觉想起昨晚的缠绵,索性关了床头灯,抱起他睡过的枕头,让思绪恣意飞翔。

第四天早上,天空还飘着雨。她的心情也有些莫名湿润,明知道是因为明早就要离开,内心的不舍在悄悄聚集,却还是把这个责任推给天气。忽然想写点什么藏在哪,如果还有机会看到,就说明真有命中注定这回事如果再也见不到,呵呵,只不过是玩玩而已。包里能写字的纸只有钱和来时的机票,她果断拿起桌上的圆珠笔,认真地在机票背后写下两行小字:“你去上海看海,天黄,水黄,人老珠黄,你还敢爱。我来西安求安,心湿,路湿,相呴以湿,我不愿走”她东瞧瞧西看看,把它塞到床头软包后面的夹缝。心想,只要这间酒店不装修,这东西一定还是她的,因为有他在她一定还会来。

成大志接了丁丽欣刚到东关正街,高成峰又打电话。他猜想又要带黄莉莉转,打过招呼直接说他们已经在宝鸡的路上,高成峰只好说下次再约。

没想到那家腊汁肉夹馍的生意那么忙,八点多还在排长龙。成大志端着两个夹馍进来时鼻洼鬓角已经见汗,她心疼的给他纸擦汗,他却笑意盈然让她先试试。还好是夏天,否则他们的粉汤羊血和鸡蛋醪糟早凉了。腊汁肉吃起来口感很好,软烂多汁,肥的不腻瘦的不柴,配上酸酸甜甜的醪糟鸡蛋汤简直人间美味。她也试了他的羊血汤,香味浓郁,但她更喜欢吃肉的时候喝点清淡的甜汤,这个汤就很对胃口。

法门寺的游人非常多,似乎没受雨天影响。两人轻易跟上一个学生团,边浏览边听导游讲解,对佛教文化又多了些认识。她不禁想起上次七宝寺遇见的女人,那种由内而发的气质显然是常参悟佛法的原因。

下午两点多,两人在蔡家坡吃了碗铡刀面,饭后返程回西安。

阿房宫门口的气势,是她这几天见的建筑中最有震慑力的,不由得看着秦始皇雕像发呆。这里的游人少得可怜,整个浏览过程他们只遇到一个背行囊拄旅行拐杖的老者,与法门寺、兵马俑的反差也大到了极致。不过这样也好,不用各种排队,每个殿堂楼阁都可以从容不迫的逛。

二十块租了导游播放机,放磁带似的从入口开始讲起,既有每个殿的详细介绍也有相关典故。令她感触最大的还是嬴政与阿房女的故事,原来一代枭雄也有为情所困的时候。景点服务并没有因为客人少而停止或怠慢,几个偏殿里都有专场一样的情景演出。他们还租了两套戏服照相,在悠长的廊下款款而行,在各个宫殿和亭台poss,临走才还给人家。她觉得两个人这里携手漫步非常浪漫,虽然没有芙蓉湖上泛舟而行那种浓情蜜意,却多出一份旷古绝今的穿越感。

将近凌晨,成大志从酒店出来往家走,有种无法形容的感觉,说不清是彷徨还是失落,总之觉得烦闷。夜空中还在飘雨,雨点不大也不密集,落脸上却沉甸甸的。古人说的不错,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筵席,道理自然明白,所以跟她在一起时他尽量让彼此欢愉多些而不提离别可一旦落单后,这种感觉便立刻比一口闷掉一瓶七两半来的还快。

忽然一阵歌声飘进耳朵,是李克勤的《一生不变》,来自路口停的黑色轿车车窗。这首歌他听过另一个版本,张镐哲的《不是我不小心》,可现在的粤语听起来更让人肝肠寸断,感觉心要碎了。他决定学这首歌,回家直接来到书房,打开电脑戴上耳机。搜出这首歌循环播放,还把歌词抄下来,对照并记熟,躺在床上还在心里默念。

七点五分的飞机,不到六点他们就到达机场。一路上都沉不语,他开着车,目不斜视看向前方,她挽着他的胳膊,脑子乱成了糨糊。直到她乘的航班开始登机,两人都说出“再见”两个字。她拉着行李箱顺通道往里走他打来电话,张口就说:“给你唱首歌吧?昨晚学的还不熟。

“嗯。”她认真地点头,尽管他看不见,但她此刻仍感觉他就在身边

“一幽风飞散发,披肩

眼里散发一丝,恨怨

想要告诉我,你此生不变

眉宇间刺痛,匆匆暗闪。

忧忧戚戚循环,不断

冷冷暖暖一片,茫然

视线碰上你,怎不心软

唯有狠心再多讲,讲一遍。

苍天不解恨怨

痴心爱侣仍难如愿

分开需不可改变

但更珍惜一刻目前

可知分开越远

心中对你更觉挂牵

可否知痴心一片

就算分开一生不变……

虽然他的发音,但很投入。所以她感触跟大,站在通道转弯处一动不动的听。听完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面向蓝色隔板为他唱歌,唱那首他提过很多次的《我只在乎你》: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

日子过得怎么样,人生是否要珍惜

也许认识某一人,过着平凡的日子

不知道会不会,也有爱情甜如蜜

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

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

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

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

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丝丝情意

不要什么诺言,只要天天在一起

我不能只依靠,片片回忆活下去

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

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

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

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

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丝丝情意……

这是她第三次完整唱这首歌,也是只唱给他听。第一次是十六年前在成家村村外通讯屋旁边,那是他们初恋后分别第二次是入冬为他录磁带,不久后她便去了广州,从此与他天各一方时隔十六年再唱起,她的思绪想不翻腾都难,但幸福却是事实,她觉得他们比以前更爱彼此。

成大志今天送孩子了,送完又在幼儿园斜对面巷子里吃了个油茶麻花,回到小区门口九点都过了。正在路边停车,保安小梁快步走过来用陕西话压低声音说:“成丝(,有人歆(寻)你

“哦?”有点意外能到家里来的基本都是柯慧文家亲戚,来前也通常是给她打过招呼的,他只需要按指示接待就行。但到目前为止他没有收到指示,所以不紧不慢的下车,边锁车门边扭头看大门方向。

个二三岁滴女子,额看不像你家蔼(ai,我,与意思差不多)嫂子家人,奏么让她进(就没让她进去)。”小梁讨好似的说。

“行,谢谢了。”成大志说着想起置物盒还有半盒中华,是上次王宏亮坐他车落下的,就索性开门拿出来递给小梁。“我朋友落车上的,我不抽烟,你看能抽就拿去抽吧。”

“能抽能抽谢谢成”小梁接过去揣进口袋。

离着十几米就一眼认出是黄莉莉,成大志的脸霎时就拉下来有心再躲来不及,那也不是他风格,他什么时候也没怕过谁。没等他开口,她已经看见他,笑着过来娇滴滴打招呼:“成老师,正好你回来!他们不让我进”她的口音比高成峰接近普通话,但显得更假,因为高成峰说那种口音是发乎自然,用高成峰原话是最标准的陕西普通话她显然是装出来的,就像某些喜欢学港台女星的嗲声嗲气一样,让人听了起鸡皮疙瘩。

“你怎么在这儿呢?到这儿住了吗?”成大志明知故问。

“当然是来找你呀!”她倒是挺直接,“高老师和静静儿一起,临时说到什么特取货,怕我闷就让我等你

成大志一听险些笑出声来,谁不知道站在门口干等不让进更闷?敢情那俩也是被她烦够了才硬抛给他。但他不好意思说别的,淡淡一笑说:“贝斯特吧?不远,应该很回来。

“嗯,就是。”她甜甜的附和,“成老师呀,你家作品多吧?咱快些上去吧,我要一件一件欣赏。

这话把成大志吓了一跳,也点醒了他——绝不能带个这回家!正拿磁扣开门的手也迅速缩回去,笑了笑往旁边走几步说:“看画儿啊?那我家没有!要不咱还是去老高工作室吧,小亮那儿好像有好几幅私人珍藏。”说完他也不去管她高不高兴,直接往边上走拿出手机打高成峰手机。

成大志猜的一点没错,高成峰的颜料早取了,正带着柳静梓在华东商城逛街。一看到成大志号码就知道今天的自由时间结束,再听是黄莉莉想去他工作室看画,立马显出满脸的不悦和无奈,那也没办法,球本来就是他发的,人家往回踢正常。于是让他们开车从那边走,一会儿在工作室碰头。挂电话他又打给王宏亮,上楼买了套情侣衫才回去。

将近十二点了,几波人才陆续的聚齐。先在路口杨家又一香泡馍馆吃羊肉泡馍,回去后边啤酒边聊天边画画,热热闹闹一下午。这天人不少,除了他们五个还有王宏亮兰州来的同乡张继胜,也是画家,在兰州开画廊;还有柳静梓叫的几个同系同学,基本都从事油画行业。张继胜见过成大志的画,邀请成大志画几幅放他画廊营造氛围。另外两个人也凑热闹,柳静梓和高成峰也提议成大志趁机会拿起画笔,给她店里也放几幅,既是给她捧场也是寄卖。成大志答应了,但不保证时间和数量。

还有个意外中的意外,黄莉莉和张继胜两个看对眼,不久以后就开始频繁的交往两人都往西安跑,基本都会叫这几个一起聚聚。

从那天开始,成大志经常到高成峰的工作室,有时画画有时喝茶。高成峰也给他配把钥匙,成为高成峰、柳静梓、张军之后第四把钥匙,其实是第五把,王若云那里也有一把,只是没用过。他们圈子里的聚会他偶尔也会去,更多的时间还是享受一个人的静逸。小圈子聚会他基本每叫必到,逢周末还会带成媛过去有时高成峰家二儿子有德也会去,照顾成媛也多些童趣,大家到山水间写生,搞个野外烧烤,那是家庭以外的和美。

丁丽欣走的那个周六晚上,成大志一家三口在家里的餐厅吃饭。父女俩吃的荔枝咕咾肉、清炒有机菜花、玉米山药排骨汤,主食是米饭;柯慧文吃的酸汤面片,就着浆水菜拌花生米。成媛时不时说几句幼儿园小伙伴间的事情,两个大人惯性附和。

“哎,汤是不是应该再清淡点儿?大夏天的,也不嫌腻?”柯慧文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知道了。”成大志淡淡地答应,其实就是句应付话。这道玉米山药排骨汤是他的厨房杰作之一,已经喝几年,除主料里面还有红枣、枸杞,少量盐之外不加任何调味品。当初她也认为咸淡适中营养全面,现在这么说要么是她心里有什么不顺,要么就是他做了让她不爽的事情,否则不会用这种鸡蛋里挑骨头式的话当开场白

接下来一片沉静。两分钟后成媛又说起隔壁班有个小朋友吃鱼卡到喉咙。老师又灌水又灌醋也没弄好,样子好吓人,最后还是去医院拔出来的。着重说她吃鱼很小心,从来不会被卡顺口就问爸爸什么时候再吃奶煮的鱼。成大志的心忽悠提到嗓子眼儿,刚要岔开话题柯慧文说话了,让他明天晚上做清蒸鲈鱼给她吃似乎也很了解女儿。

这顿饭即将结束的时候,柯慧文放下筷子去客厅,走到半路又回来坐下。清了清嗓子说:“那些污七八糟的人别往家里领。”

他正端着碗吃汤饭,听这话知道重点来了,干脆把碗放下看着她,想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

“妈妈,什么是污七八糟”成媛说着也抬起头看

“没跟你说,好好儿吃你的饭。”柯慧文淡淡地撇女儿一眼,看成大志的瞬间脸色凝重起来“你跟什么人交往我不管也懒得管,但你能不能别往家里领?就算没什么病,让街坊邻居看到也不好,你不在乎我还要脸呢!”前半段是一副不屑表情,高傲神态中带着凌人之势,后半段里的盛气极速变成生气,提醒的语气也变成谴责。

“没往家里领。”他瞬间就明白过来,心想准时保安小梁把黄莉莉来找他的事情告诉柯慧文了,只好尴尬地笑了笑跟她解释,“那个人叫黄莉莉,是老高女朋友的闺蜜,那天到楼下来是——”

“我说了我不管也懒得管,你用不着跟我解释。”她直接打断他的话,用手点指着他用高八度声调说,“我只想提醒你这个家我也有份,还有媛媛,请你给我们保留一个干净的地方,你也不想媛媛长大从邻居嘴里听到你这些龌龊事儿吧?

“你先别急着喊行吗?”他尽力微笑着冲她摆手,“我跟黄莉莉没关系,连朋友都算不上,你犯不着在孩子面前——”

“我再说一次用不着跟我解释,也没那必要!”柯慧文再次打断他,“我就纳闷你成大志好赖也是半个文艺青年,品味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低?黄白花花儿长袖配个黑色儿的一步裙儿,半老徐娘还扎什么脏辨儿?都什么品味啊?人不白光拼命抹粉有用?哪有人大夏天化那么厚的妆?也不怕出汗把俩贴假睫毛的小眼睛给糊住了!

好吧,这气势,这语气,还口口声声的没必要解释。成大志心里阵阵的不舒服,真要是两人平日情意绵绵你侬我侬的你吃个醋还增加情调,可他们除了孩子基本没话说,也不在一张床睡,纯粹的叫这个劲儿有什么意思?再说保安小梁描述够仔细的,他见几次都没留意黄莉莉什么发型穿什么衣服,那位连睫毛真假、化什么妆都瞧准了。

“哎,我说,你倒是说话啊?什么时候勾上那么俗个小妖精?”柯慧文见他不说话又追问。

“我刚都说了是老高女朋友的闺蜜,从陕南过来玩儿几天,我跟她没什么。”成大志耐着性子说。

“老高?就你以前的同事高成峰是吧?那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一个破画画儿的还学人家养小三儿?以前的清高儿去了?要让他老婆娃看到——”柯慧文的情绪似乎有点收不住了,有逮着谁骂谁的架势。

“你到底想说啥?直接点儿行吗?扯人老高干嘛?那是人家私事儿。”他看她越说越起劲忍不住打断她。他注意到成媛已经不吃饭,也不敢仰脸看她,只是低头玩勺子,显然已经受不小影响。

“不说老高也行啊,说说你吧?下次要跟那种东西玩儿能不能走远点儿?”她转枪头还是蛮灵活的,“哎成大志,你不是成心吧?要真想把我恶心透好跟你腾地方,你好好儿说,没问题!

“有完没完?要还想说咱去书房说行不行?你看媛媛,这么点儿功夫饭都没心思吃了。”他确实不想再就这个无聊话题继续纠缠下去,站起来做个要走的姿势。

“怪谁?这会儿你想起来关心娃了,早干嘛了?”她说着瞬间换个表情看向成媛,“宝贝儿,咋不吃啦?吓住了吗?别怕,妈妈跟爸爸说着玩儿呢。乖乖吃饭,啊?”摸摸成媛的小脸蛋儿站起来去客厅了,紧接着电视里响起综艺节目的声音,不到两分钟还掺杂了她的哄笑声。

他无奈地坐下,给成媛的饭碗里夹块肉,又给自己碗里加了些汤。刚和一小口,成媛说话:“我要粉色美羊羊。”

以为孩子提醒他她的生日快到了,想要毛绒玩具,就爽快的答应“行,过生日给你买。乖乖儿吃饭吧。”

“不是生日礼物。”她喃喃地说完竟放下筷子,凑近他小声说,“媛媛没告诉妈妈和丁阿姨一起吃饭的事儿,咱俩是不是一伙儿的?

他禁不住仔细的打量这小丫头,这么小就耍心眼儿真是要不得,可现在也不是给她讲大道理的时候。只好痛快答应:“是啊,咱俩一伙儿。粉色美羊羊是不是?给你买。

“谢谢爸爸!生日礼物我要自己去玩具超市挑!”说完还冲他眨眨眼,也不知道哪学来的。

成大志长长地吐口气,端起碗继续喝汤泡饭。本来他还想告诉柯慧文答应给柳静梓他们画画的事,现在一想不说也罢,走到哪算哪吧。还好有丁丽欣的爱支持着,夜半的美好回忆和网络里的绵绵情思是他心灵的港湾。而现实的苦只好寄望于画笔和油彩,每一笔所含的神韵都可能是由思想中的五味杂陈转化而来。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灾区救援流水账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89次 | 联系作者
对《再见,依然在乎你(九)》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