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再见,依然在乎你(二)_长篇_扫花网
《再见,依然在乎你(二)》--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7-14   共 0 篇   访问量:213
再见,依然在乎你(二)
发布日期:2021-07-14 字数:52723字 阅读:213次

上午第一节课下课,丁丽欣拿着教课资料从五2)班出来。感觉手机在口袋里振几下,拿出来一看是条八点四十一分来自“志”的短消息,边点开边想这家伙准是掐着下课时间点发的。信息内容是:“下早自习了?今天天气不错,适合郊游。”她迅速打字:“是啊,可惜你马上飞走了。祝顺风。”点发送,放进口袋。

走了十几米拐弯,刚要进教办室手机又振。她回到桌子后面放下书,拿出手机看,八点四十四分来自“志”的短消息:“我没走,改签到明早了。”

这个消息大大出乎她的意料,她赶忙打了“为什么”,点发送。坐下后随手拿起今早的报纸打开,眼睛却紧盯着手机屏幕。半分钟都没到手机就开始闪烁,她赶忙点开看,果然是他发的:“想听你唱歌”。

她感觉心忽一下悬了起来,开始琢磨:不行!不行!昨天才说下次再说,怎么可以这样逼人?绝对不行!可他既然没走总不能不管他吧……她的思绪瞬间全乱了。还没想好该怎么办,手机屏幕又闪烁,信息来了:“怎么样?我到学校门口接你吧?”她愈发紧张,可也不敢再耽搁,真怕他的冒失惹出她无法承受的麻烦,赶忙打字:“不行!不许到这边来!”发送出去还是不放心,又追加一条:“千万别来!去别的地方转转吧!你等着,我过来。”发送的同时收到他的消息“那怎么办”,迅速打“你考虑去哪转,我过来,几号房?”,发送成功才长出一口气。

既然答应他就不能继续看报,她看课程表下午第二节四班还有一节课,起身到隔壁政史组跟历史老师调换一下,又找教务主任请假。回来收拾好拿起手机,看到他发来的:“509,五楼电梯左边走到头右手”,抿嘴笑了笑拿起挎包出门。

走到河边的公交站刚好看到1055路,她紧走几步拿出公交卡正准备上车时手机响了她担心学校找她有事就没上车拿出一看是张春城,心不免一沉,因为他很少在上班时间打电话,即使打也会在快下班时说个理由去鬼混。抬头再看车已经提速走了,只好往旁边走几步按接通键说话:“撒四体?(什么事)”

“明糟宗朗想小伊咩咩小囡亲切喜酒,揪似叻玉字里呐咳哎噶,噶特切拨西个几哎个,侬古起四与嗝飞子伐。(明天中午小忠他妹孩子摆喜酒,就是老宅子(他伯伯的)里弄口那家,嫁到七宝寺跟前那个,你过去随个份子吧”听筒里传出张春城的声音。

侬嘎个契句,自嘎起。你家的亲戚,你自己去”她不喜欢这种应酬,而且他说的人她压根儿就不知道是谁。

唔么岑咣,僧喔岑咣勿嫩特粗拨,哈拨,戝几婆虽个地则优,唔有哒嗖。侬起跑一埭,用勿着几化岑咣。(我没时间,上班时间不能到处跑,下班,最近彭顺的店装修,我要帮忙。你去走一趟,吃饭用不了多久”张春城说话的语气显得对工作很认真,而且是忙的实在走不开才找她。

勿起,唔ra哟僧喔,痕素弄涩个宁唔ra勿子特。不去,我也要上班,反正你说的人我也不知道)”她再次拒绝。

勿兴切飞ra来噻,侬哈拨古起特僧早唔子库以伐?礼嗖又以,飞子又四与。不想吃饭也行,你下班过去打声招呼可以吧,礼数要有,份子要随”张春城又说。

自嘎起勒,凯粗肯亏,唔又还几忒粗个。你自己去啦,开车更快,我要几趟车的”她实在不想去。再一想还是不答应的好,因为刚答应陪大志,明天下班再去人家酒宴已经摆过了明显不合适。

涩古唔走勿开嚜!揪介卡勒,侬哈拨起跑一埭,四与两拨咳个飞子揪来噻。(说过我走不开嘛就这样了,你下班去一趟,随两百的份子就行”张春城明显有些不耐烦,如果换做她让他办事情早发飙了,“西勒,揪介卡勒,唔又忙勒。嘚勒,唔亚岛起破虽哎里足,勿足唔个飞。行了,就这样,我要忙了。对了,我晚上去彭顺那里住,别做我的饭

特涩勒唔伐宁似!里依嘎足哎里特——都说了我不认识!连她家住哪都”她还没说完电话就挂了,气得她都想拨回去告诉张春城坚决不去。再一想算了,犯不着为这种事情吵架,就给他发条消息:“总要告诉我地址吧这种事以后自己处理!”发完把手机装进挎包。忽然想起姨妈说过他第一次坐牢前聚众打架就有个叫彭顺的,有心再打给他阻止跟这种人来往又觉得是多余,搞不好又给她闹腾。想到这些,她重重的叹口气,扭头看向对岸的教堂,她知道他那种屡教不改式的作死行为,即使圣母玛利亚有灵也很难改变他

孙桥宾馆是个六层老式临街楼,前面有门楼,后面有院子,在孙桥镇中心十字北边不远,站在公交站能看到。站牌旁边有几个卖水果的摊贩,丁丽欣看枇杷和桑葚挺新鲜就买了些。进电梯时把手机拿出来,时间是十点五分,三分钟前有一条张春城发的短信:“新镇路1036弄四号楼1单元2楼201张红梅”没有标点符号不说,小区名字电话号码也没有。她皱皱眉,不想再问他了,最多过去费些时间。点退出再点“志”的最后一条短消息,不错,是五楼。这时门开了,成大志在面前站着,正悠然地看着她笑,她的心情瞬间好转。

他们走进房间时,电视里面正在播放邓丽君唱的歌曲《我只在乎你》。他悠然一笑深情地看向她,仿佛再说:看你什么时候唱给我听。她的心情也增添了些甜美,提着水果进卫生间洗。猛然发现他一直在旁边痴痴傻笑,竟萌发出一丝丝难为情,为打破尴尬,她撩起一手心水往他脸上扬,幽幽地嗔怨:“哎,干嘛这样看人?傻啦?”

他丝毫没闪避,任凭水珠落在脸上、衣服上,仍然含情脉脉地看着她说:“是,我是傻了,从见到你那会儿就傻了。”

“你呀——真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她幽幽地撇他一眼,转身从镜子旁边的置物架拉下一条毛巾,过来为他擦脸,语气比动作更轻柔,“不要对我这么好,我怕辜负你。”

“我不怕。”他一把搂住她的腰,嘴巴几乎贴着她的脸,“丽霞,你愿意跟我一起傻吗?”

“我,”她不知道说什么,心里乱极了。当然她也没有挣脱的怀抱,只是感觉脸有些发烫,低着头轻轻吐出几个字:“我不知道。”

话刚说完,他温暖的手过来托住她的下巴。她更慌乱,情急之下赶忙闭上眼睛,随即接触到他热烈的唇,强势而温和恍惚中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吸引力逼迫着她,不由自主地迎合他的动作。触电般的感觉迅速的从嘴巴传进中枢神经,几乎失去控制,腿也无力地瘫软了。脑子空白之前她急切的丢掉毛巾抱住他,紧紧地抱住……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束和煦的阳光投进窗帘缝隙,调皮的落在她眼前。他胸口的汗毛稀疏有致,像黄土高原上的矮树林;还有细小的亮点,如同沙漠里闪闪反光的砾石,晃人二目。她的眼神有些迷离,情绪没有从刚刚那场猝不及防的幸福中缓过来,似乎有些大梦初醒的茫然。然而这梦非常真实,是她从女孩变成女人的这些年里从未经历的欢愉。

这时,电视里开始播放午间新闻的片头曲,她忽然想起来还要抽时间去一趟七宝寺。赶忙坐起来,拉被子裹住身子扭头看他说:“这样好不好?我先冲一下,然后去闵行办点事,差不多两个小时回来。你等一下也冲冲找地方吃点午饭,然后休息会儿。等我回来再陪你逛。她边说边往床边挪,光着脚踩在地毯上。

“我还不饿,一起去行吗?等你办完事儿再一起吃饭。”他半躺在床头纹丝未动,被子被她拉走后整个身子晾在外面,但他那安逸的神情似乎完全没受到影响。

“是他亲戚家的私事,你去不太好。”她说着又坐回床上,眼神满是犹豫,就像个事事拿不准主意的孩子。

那有什么关系你办事我在外面等。”他依旧温和的看着她。

“那好吧。我先冲,完了叫你。”她点点头,抱起被子往卫生间走去。

“哎,要赶时间咱俩一起洗?”他微笑着调侃。

“讨厌!”她迅速回头妩媚白了他一眼,转身把被子丢在卫生间门口,迅速进去关上门。

他们去的茂盛花园与七宝教寺同在一条新镇路上,从小区西门过去不到六百米。有人告诉他们吃的集中在七宝古镇老街,在寺庙西边隔一条叫北横泾的小河,寺庙北边的青年路通向老街正门。丁丽欣从小区出来已经将近一点半,他的肚子早开始怨声载道。寺庙南边是条蜿蜒的浦汇塘,两人刚到塘边就看到西面不远处有不少美食招牌,顺着边走到跟前一看这就是老街,高兴的跑过小桥。

她也是第一次来这地方,而且对吃喝玩乐本就没什么研究,所以他指哪家她都说“行”。他索性把临近的牛丸、臭豆腐、海棠糕买一份边走边吃边探讨。七宝南街走下来他基本有主意了,因为这里是知名景点七宝古镇,招牌前面带“七宝”两个字的都该是本地特色,像七宝羊肉、七宝方糕、七宝汤团、七宝扎肉、七宝糟肉……吃不吃起码要凑过去看看。他可能真饿了,又或许是今天的兴致很高,小吃吃完就买了半斤七宝白切羊肉,连蘸汁拿到汤团店,又买来鸭脚包、蛤蛎塞肉、田螺塞肉,还有一瓶七宝大曲。连吃带喝这个美啊,出门时眼神都有点涣散。

酒足饭饱后从南街往北走,参观戏园和书翰馆,浏览过河畔的风景和楼阁亭台。从西北门出来过桥时,她一眼看到河边某院落冒出一树桐花,比上高一那年看到楝花时更舒畅。她当然知道是因为他在身边才使得心情这么好,就问他那是梧桐还是泡桐。他还真不知道,但借着酒劲即兴发挥来了一句:“别管是梧桐还是泡桐,能引来你这么漂亮的凤凰那就是棵好桐。”她柔美的撇了他一眼说句“胡扯”,心里却甜甜的,挽着他的臂弯往前面走。他却带着三分迷醉,笑呵呵地任她拖着走,双手惬意地插在裤子口袋。

两人过桥青年路来到七宝教寺进门时凑巧有个十几人的团从接待处出来该团与当地佛教协会有些渊源,所以寺方的监寺法师亲自陪同游览,两人借光听了一次比导游更专业更深入的讲解。顺诗廊到山门到钟鼓楼再到天王殿、观音殿、大雄宝殿,什么经堂、禅堂、法堂、斋堂,无一巨细。不仅讲了其修葺时间以及相关的人物、典故,还叙述往来的高僧和会晤内容,对本寺或对弘扬佛法的贡献、对人生的意义。在那之前两人对佛教既没认识也没兴趣,成大志大部分游览过程都是走马观花,唯有法师讲到佛性与心性的时候产生不小的共鸣。丁丽欣脑子里也没多少关于佛教的东西,却听得很认真,就像她的学生在课堂上一样,默默地划了重点也总结了中心思想。

团队中有个姓黄的中年女人,应该是研究佛教文化的,沿途与法师交流很多,也与大家分享一些独到见解,临别时还给两人留联系方式。成大志随手口袋,回宾馆后就不记得搁哪了。丁丽欣后来跟她联系过,也多面,一起喝茶谈论佛学,受她影响还萌生过在家修行的念头。

离开寺庙西南角的南七宝寺时又看到那树桐花,时间已将近五点,渐变的阳光穿过桐花洒在水面,与倒影在碧波里的紫韵揉成一片难以形容的绚丽,两人偎坐在河边看了好久。成大志决定不去原计划吃晚餐的城隍庙,直接送丁丽欣回川沙。这次乘坐的是上川专线,经过川沙街道时她忽然有点想哭。也明知道是舍不得这么快就分开,不知道下次再见面是不是后年,还是更遥远,那一刻连扭头看他的勇气都没有。

下车走两百多米她又做了个决定,让他一个人在老城街道溜达会儿,她回去给美瑜做好饭再过来找他,再和他共度半晚时光。

这天晚上夜色清朗,皎洁的盈凸月斜映在护城河里,偶然会有微风掠过水面,漾起粼粼波光。八点后行人稀少灯光昏沉,丁丽欣才敢和成大志挽着胳膊悠闲地散步。这条路她走过几次都不止,竟然没注意过夜色这么静美,空气这么舒畅;就连对面幽暗的亭廊石阶也显得有几分雅致,还有不远处矗立的鹤鸣楼,隐隐散发着一股庄严而神秘气息。

离开河边,顺着城南路走了一会儿,来到华沙一村跟前。路口有几辆卖小吃的小推车,她想起他今晚没有吃饭,轻轻摇一下他胳膊说:“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东?”

“有啥?”他也看到小车上摆着食物,貌似还有热气,拉着她往跟前凑。走近一看分别是炸串、臭豆腐、川味卤肉凉菜、煎饼果子,瞬间就没了兴趣。于是扭头看着她,“你想吃不?”

她轻轻摇头,早看出这些东西不太符合他的胃口,只有臭豆腐还凑合但中午才吃过。挽着他离开小吃摊几步又想到他中午吃的肉,应该吃点清淡的,就凑近他轻声说:“前面拐过去集贸市场那有家小馆子,他们的粥用砂锅煮的,还有锅贴、清淡小菜。

“行。”他点点头,继续不紧不慢的走。

猛然间有架低空飞行的飞机从他们头上方掠过。他抬头看是驶向西北方的,立刻想到不远处就是浦东机场,明天早上他也要从那里飞走,或许也是这个方向,忍不住发感慨:“时间过的好快啊!一天就这么过完了!真有点儿舍不得走!”

“是啊,但日子总得继续。”她轻声附和。

他无力的点头,拉着她晃悠悠的走。快到路口时忽然睁大眼睛看着她说:“哎,你好像还没去过西安,什么时间过去旅游吧?我可以全天候陪你。”

“我知道。”她停下脚步看看他,看到他眼里闪烁的光芒,有点小激动却自然的把真情流露出来。她当然相信他说的真心话,可也想到这些不太现实。再想到美瑜年纪小离不开她,还有张春城跋扈的模样,不自觉颤了一下,挽他的手松开了。独自往前走几步回头看向她,“大志,你该知道我也想见到你,可我不能——不知道该怎么说,即使去西安也不会一个人,美瑜,还有,他可能也回跟着我们。”

“呵,一家人旅行很正常啊。”他悠然一笑来到她跟前揽着她肩膀,“呵呵,你们都来了我一样热情招待。一样司机兼导游,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

“行吗?”她怀疑地目光在他脸上探索,对他的态度完全不担心,可张春城那品性那脾气,她没等他反应果断的摇摇头,“我知道你对我好,对我家里人也好,可你不了解他那人,只有他那种素质的人才能看对眼。”

“没问题,你知道我好学,只要我愿意,学什么都像模像样。”他依旧笑呵呵看着她。

“不,不要,我不要在你身上看到那种龌龊的样子。”她完全笑不起来,“好了,不说这些了,先吃饭,拐过弯不远就是。”说完拉着快步往路口走。

他没再要求她改变主意,只是温和的任凭她牵着,只希望临走前多给她些快乐。所以从那一刻就没提过那个话题,吃饭的时间和她聊的是西安本土文化和写实油画。

熟悉上海人饮食习惯的都知道他们的水泡饭,就是拿剩米饭简单处理,加点菜和调料,从根上对粥的要求不高往往不会有太大的突破。妙境路口这家养生粥明显用的是潮州煲粥方法,汤底都是小火慢熬而成的高汤、鸡汤、鸭汤、海鲜汤,每一窝粥都是足火候熬制。他们这晚要的鲜鱼什锦粥、南瓜粥、素馅锅贴、一碟素拼盘小菜,简单却吃的很舒心。

送成大志回孙桥时乘的出租车,开车一会儿丁丽欣给美瑜打电话,叮嘱她九点半以前睡觉用壶里的水烫牛奶、睡前记得把窗子关小。他静静听着,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自私,想跟她多待会儿对于相隔几千里的他们来说的确不算过分,却需要从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那里争夺这点时间。而此时他的孩子也没有父亲陪伴,他孩子的母亲或许正照顾她,也有可能把她丢给孩子外婆,陪在另一个人身边。

算了,不想那么多,他轻轻吐一口气,把目光投向窗外。月亮仍挂在空中,夜还是那么娴静,浦东的夜晚感觉还挺舒服,除了汽车广播里听不懂的本地话,除了路边那些没见过的招牌。

进大堂他先到前台拿机票,看吧台上楼兰古堡干红,立刻产生兴趣。买一支酒,向服务员要开瓶器和两个杯子拿回房间。她先一步上楼,到房间门口才发现没问他要房卡,就在通道顶头看夜景。这位置正好可以看到磁悬浮列车高架桥,夜里看也不是特别快。

听到身后电梯门开合声,知道是他回来,她笑着转身说:“这里能看到磁悬浮——”看到他手里的酒把她吓一跳,忍不住娇声嗔怨,“你傻啦?中午喝瓶白的晚上还喝红的?明天还走不走了你?”

“没事儿,呵呵,大不了还改签。”他倒是看得开,笑着来到她跟前把酒递给她,从挎包里取出房卡开门。

“太神了你!我走啊!你自己喝吧!我怎么会爱上个酒鬼?”她跟着进屋,心火也开始燃烧,因为张春城醉酒的模样已经在她脑海放大。想到这些她再也没心情陪他喝酒,把酒放电视柜上真转身往外走。其实不是非走不可,只是不希望他喝酒耽误行程,也不希望自己酒精上头影响明天的课。虽然她的课是上午第四节,但她想跟平时一样早起,如果送过美瑜还有时间送他去机场。

“你也觉得我神?其实是你们这儿的酒劲儿小。”他在卫生间说话,进门就去洗杯子了。

“不是夸你酒量大!夸你神经病好吗?”她已经走到门口,甚至想好冲路边挡车回家,所以毫不犹豫伸手把门拉开。

“别这么大反应好不好?这点儿酒不伤身体。”他拿着杯子出来,看她的动作有些诧异,“咋了?外面儿还有东西吗?”

“没有!我要走!我不要看你喝醉的样子!”她回头看他,语气坚决程度仿佛是在学校纠正某个犯原则性错误的小学生。

“不想让我喝我不喝不行了?干嘛生这么大气呢?”他赶忙把杯子放下,温和地过来揽住她的肩膀,“别生气好吗?有话好好儿说,我还不知道你为我好吗?嗯?”

“你——”她也没想到他这么听她的劝,情绪瞬间平复多半,但仍然不敢放松,“真不喝了?”

“嗯,不喝了,我怎么舍得让深爱自己的女人难过呢?”他说着歪脑袋凑近看她的脸色。

“少臭美!谁是深爱你的女人?”她的心情已经恢复到进门前的嗔怨生气之间,撇他的眼神里也增添几分进来前没有的柔情。

“当然是你,你刚说的。”他看到她眼神变化,那里面有他渴望多年而不能拥有的柔媚,探过去吻住她的唇。她还没来得及做反应,他又伸手抱住她的头,重重的吻下去。

尽管她知道跟他回来会发生什么,还是有点措手不及,毕竟她刚刚在生他的气,他现在的动作多多少少有些讨好的成分。可双唇一接触她脑子开始乱,竟然情不自禁往前迎合,竟然莫名的想起他上午接近疯狂的热烈,竟然下意识的渴望那一刻再到来。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如此的敏感,那颗自负坚强的心在他面前变得软弱无比。难道这就是真爱?因为深爱所以甘之若饴?当然,这些她无法确定,因为不知道以后还会怎样,也来不及细想。她只知道思想越来越混乱,理性被感性牵引,在羞涩与奔放间挣扎,最终在他们共同燃起的热情中完全失去控制。她忘情的回吻他的唇他的脸,他的脖子……胳膊紧紧缠住他……

深夜,妙境路新德路十字西北角的药店还没打烊,她是要进小区时才想起来买药。然而药店没水卖,她只好把药片干吞出门后把药盒连剩下的药扔进垃圾桶。他就在她旁边四五的地方看着,既不靠近也不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

这是挡车前她交代的——送她到小区门口可以,必须装不认识。他答应,而且坚持要看着她进大门,毕竟将近凌晨两点,安全第一他也想多陪她一会儿,多一秒也可以。其实她也有很多不舍,比十几年前她去南阳那次还要多。她没干过药,感觉喉咙有点干涩,不由得咽口口水。难为情的瞄他一眼,转身过马路向小区大门走。她也一样不说话,步伐也不乱,只是在这不足百米的路程里回过两次头,而且在跨进门的同时再看他四分之三秒。尽管出药店时她早已经观察周围,视线范围没半个人影,尽管二十三分钟前他们出宾馆时她才说过:“往后日子长着呢,咱不争朝夕。”

“飞往咸阳国际机场的MU2335航班登机时间到了,请在十二号登机口登机!飞往咸阳国际机场的MU233……”大屏幕上那一条变红了,广播连续提醒成大志这才不慌不忙的从联椅上起来,伸出双臂抱抱丁丽欣,潇洒转身走向安检,步伐仍那么从容。她站在那里没动,远远的看他出示登机牌、卸挎包、掏口袋、过安检门……当她想起走近些看,他已经融入流,她的视线瞬间变模糊。

十几分钟后,她稳稳情绪转身走向出口。刚走几步感觉手机在包里振动,拿出来看也没看就接通:“喂?不好意思,我没听见。”

“是我。”听筒里传出成大志的声音,“你好像还没跟我说一路顺风呢。”

她脸上瞬间现出喜悦,高兴的说:“那我现在说,祝你——”

“不说也没关系,”他直接打断她的话,说话语气明显不是为听那几个字,“唱几句呗?我改签就是为了听你那首歌。”

“你!坏人!”她轻声嗔斥。再一想没必要破坏这临别氛围,“我不大记得了,还是唱几句祝你一路顺风吧。”

“你知道我想听什么,随便唱几句就行,嗯?”他居然没有妥协。

“那好吧,唱的不好你别埋怨。”她说完又稳了稳情绪,把手机靠近嘴巴,还用另一只手遮,开始清唱,“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日子过得怎么样?人生是否要珍惜?也许认识某一人,过着平凡的日子,不知道会不会?也有爱情甜——”忽然眼睛一酸眼泪下来,鼻子瞬间囊住,她赶忙挂电话蹲在地上,眼泪愈发止不住。刚要从包里拿纸巾电话又打来,她一看是“志”,迅速的挂掉,怕他担心,急忙打几个字发送眼泪还在往下淌

歌声停止的时候成大志刚进机舱,心情正好的时候居然断线他还没找位置,连忙站在道边上按重拨,响一声断掉。他心里直翻个:咋啦 ?老天哥啊,丽霞可嫑有啥事儿啊!乘务员催他,只好往里面找位子。刚坐稳“丁老师”的信息来了:“我没事”,紧接着又来一条:“志,一路顺风”。他脸上的紧张表情这才散去,也回复她一条:“没事就好,回去吧”。

飞机即将起飞,广播提示让关闭通讯器材。他的手机屏幕又闪烁,她发来两个字:“爱你”。他脸上露出笑容,回复三个字:“我也是”,然后按关机键。

十二点十分,飞机稳稳的停在咸阳国际机场二号航站楼。成大志先打开手机,再起身拿包,音乐过后一条短消息,“丁老师”十点二十四分发的:“我刚哭了一场,说不清哪来那么多眼泪。哭过就没事了,一会还要上课。知道这两天是什么日子?5月1314,谐音是我要一生一世!对我来说也是这辈子最美好的两天。志,虽然歌没唱好,但我心里真的在乎你,只在乎你。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第一百九十二章
责任编辑: | 已阅读213次 | 联系作者
对《再见,依然在乎你(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