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回首,满眼酸涩(十六)_长篇_扫花网
《回首,满眼酸涩(十六)》--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7-12   共 0 篇   访问量:216
回首,满眼酸涩(十六)
发布日期:2021-07-12 字数:42316字 阅读:216次

零一年上半年,丁丽欣获得区优秀教师称号,她转正的事也终于尘埃落定。也是那个时候,学校普及微机应用,又不组织集中培训,但每个人给补助五百块钱,可以周末在外面报班也可以自学,条件是下学期开学前要通过实践测试。

同年级数学组有个叫张友良的老师,是年初参加工作的师大研究生,也是唐镇人,跟张春城是同门同宗。虽然比她小三岁,但按辈分却要管她叫嬢嬢,也就是婶婶。他上班的第一天就专门过来看她,一口一个“嬢嬢”那个亲热,斜对面坐的同事沈秋红和王悦拿这件事说笑好几天。而在那之前她不仅跟他完全不认识,跟他们村上任何人都没说过话,包括张春城的亲大伯和两个堂姐一个堂弟也仅仅是结婚那天见过面,只是点头打招呼。所以在同一层楼上班三个多月里,两人说话的次数加起来仍是个位数。

通知贴出来那天下午上课前,张友良又到语文组,跟大家寒暄几句问丁丽欣家有没有电脑。她还没说话王悦搭腔:“瞎嗲!啧捞思,侬兹勿兹要阿拉发拨脑?(好啊,张老师,你是不是要给我们配电脑)”他的脸腾就红了,慌张地扭头看看王悦又看看门口坐的组长陈玉梅,语气也很没底气:“呒,唔咦能ra结棍,兹叩拟额咣买额大兴额,巴嬢嬢离离叟哎将将。(没,我哪有那么厉害,就是考研的时候买的低端山寨货,给婶婶练练手还凑合)。

“大兴额?乃么侬嬢嬢睽勿桑个能额呲理沃。(山寨货?这下你婶婶看不上这样的处理货)”王悦继续调侃。她父亲是塘二村村长,今年二十一岁,前年幼师毕业本该教幼儿园的,也来教起小学。好在人年轻漂亮又好学,在学校人缘挺好。“丽sin,侬冈兹勿兹?(你说是不是)

丁丽欣不知道张友良怎么想的,但知道王悦对他有几分意思,从他每次来她都主动说话能看出来。所以把正在批改作业的红笔放进墨水瓶里,用略显生硬的上海话说:个末冈,勿管撒沃唔勿要。呷呷侬额吽sin亜嘖捞思,唔对脑兹洋北唉。(别这么说,不管什么货我都不要。谢谢你的好心啊张老师,对电脑是外行)

“勿为揪月亜,唔以教侬。(不会就学啊,我可以教你)”话说出口他可能发觉有点冒失,急忙改口,“唔以教拿,忒可贴额通子么奎伐?要补个脑次作莱。(我可以教你们,楼梯口贴的通知你们没看吗?要普及电脑操作呢)。

“小嘖冈额,子呢开为哎冈特个则四体,唔个则岁数拎伐清额,拿契拧板是要脱浪西四。(小张说的对,昨天开会还说到这件事,我这个年纪脑子笨,你们年轻人一定要跟上形势”陈玉梅也把手里的事情放下,扭过身一本正经的看着他们。她说话语气是有点倚老卖老,实际上才五十出头,她也是师范毕业,一直教语文,在这个学校的语文老师当中称得上老资格的。她的缺点就是变通不够灵活,前几年学校要求课堂上必须讲普通话时她就险些被辞退,找找关系也硬在说了一辈子的方言里夹杂些普通话才勉强撑过去,昨天开会时她听到普及微机应用又开始担心,散会后专门找副校长摆难度,副校长看她过几年该退休了也就没勉强她。“小窝里崴境,买sin额兹一句哎无。小丁,侬揪与小啧额,杜涩易勒戝热sin个。(小王家里环境好,买新的应该没问题。小丁,你就用小张的,等熟练了换新的)

“伐来赛!唔覅,唔哎撒好嘟噜素额啦(不行,我不要,我还什么都不会)”丁丽欣认为不能接受张友良的馈赠,即使王悦没有对他有意思也不能接受,张春城要知道她拿男同事的东西不定会怎么闹腾呢,所以果断地撒谎,“唔尼姨姆妈嘎咯头有则教,艾兹契句,唔走末古起门门,思意勒以月一期。(我二姨妈家路口有个培训班,还是亲戚,我周末过去问问,合适了先学一期)

张友良走到丁丽欣桌子旁边说:“嬢嬢,侬勿用古嗝嗼与,唔以教——(婶婶,你用不着去那么远,我可以教)”

“个哪来赛?呷呷侬!侬教忙夜伐,伊契眼头活络。(这怎么可以,谢谢你,你教王悦吧,她年轻聪明)”丁丽欣笑着打断他的话。

“唔ra勿要,门门唔妈妈西法扎苗头。丽sin,娘伊教侬呗!唔刚刚特伊当帮额。(我也不要,等问问我妈想法再看情况。丽欣,让他教你吧,我刚给他开玩笑的”王悦也变得抹不开,“啧捞思,勿桑气亜,侬哎兹巴侬。(张老师,别生气哦,你还是给你婶婶吧)

一道教那ra库以,唔么门提额,大噶一道ra么门提。伐古一则脑为慢滴。(一起教你们也行,我没问题,不过就一个电脑会慢点)”张友良明显感到尴尬了,心想早知道就该私下问丁丽欣,也不至于像现在进退两难。

“覅,唔曾额勿要,唔个则拧木豆木那额,得行专业拧好叫滴。拿契拧眼头活络学额奎,拿慢慢冈谈头呗。(不要,我真的不要,我这个人笨,得找专业人认真点学习。你们年轻人脑子灵活学的快,你们慢慢谈吧)”丁丽欣再次申明态度,而且用的是过来人的语气,用意就是让他们都知道她跟他们不同路,自然不会影响他们。说完又拿起红笔继续批改作业,注意力也收回去。

王悦看看她也低头做自己的事情。张友良觉得无趣了,尴尬地笑了笑,走到在沈秋红和徐敏并排的椅子上午睡的美瑜跟前看了十几秒,出门回数学组。

两天后周五放学时,丁丽欣出校门一百多米被张友良赶上来说话,又说给她旧电脑。她让美瑜叫他哥哥以后继续往车站走,边走边婉言拒绝他的好意。他推着车子跟到车站也没说服她,就改口说把电脑装到她办公桌上,午间休息时教她。她还是不同意,看到巴士远远来了才建议给王悦或语文组一起学习,不然她宁可上培训班。他答应了,周一早上就把电脑带过去装好。她看到后愈发觉得没要是对的,因为至少有七八成新,她半年工资也未必买得起。

就这样,高段语文组六个老师除了陈玉梅都用那个电脑学。刚好沈秋红买了本《微型计算机初级培训课程》,他们得空就研究,张友良也几乎每天到他们组,有时还手把手地教他们操作鼠标。那时候学校刚装宽带也还没限制上网范围,她们四女一男加上张友良都申请了QQ,没事就挂着,放着音乐做事,偶尔还看个电视剧或电影。

有一天中午,就他和丁丽欣母女在,美瑜又在睡午觉,他坐在她旁边教她制作表格。把一个单元格移除后她要打字,他却没有松手,身子也倾斜的几乎要挨住她。她立刻意识到他对她绝不是单纯的街坊关系或同事间该有的感情,赶忙把手抽出来回到自己位置。他没有继续纠缠,两人也都没说破。要说感情上的空虚寂寞谁都会有,夜深独处时她也想有个依靠,张春城那个坏男人也并非一无是处,他在家不酗酒不打牌的时候也能填补她内心的孤独。夫妻两人有没有感情是一回事,但她不能因此接受丈夫以外的男人,违背道德僭越婚姻责任的事她不能做。

从那以后丁丽欣尽量照书上写的操作,有不明白的就跟王悦她们探讨,即使要问张友良也会趁大家都在的时候。他在大家面前很规矩,私下找她说话她就随便应付几句继续做自己的事,两人的关系也仅此而已。后来他和王悦越走越近,一年后的初夏结了婚。而那时她已经做班主任,并接替陈玉梅做语文组组长,再见面只是寒暄两句偶尔开个玩笑。

暑假过后,美瑜上幼儿园。丁丽欣转正后兼班主任工资增加补贴也多一些,感觉时间也比以前宽裕,就把多余的时间用来看书让生活更充实,偶尔还写点小诗。新校长上任后对她的粉笔字颇为赞赏,又给她增加个工作——文化宣传员,负责校园文化宣传和校图书馆的筹划。多份担当也多份收益自不必说,人的确比原来忙,备课和处理班务以外的时间都花费在跑腿和上网查资料上,日子也渐渐丰润起来。

张春城出来后,在川沙新镇社区事务服务中心找了份合同工,薪水不高但也不累,时间也很宽裕,时常开着单位的车到学校接她再接孩子。或许他们注定跟安逸日子无缘,没过多久又开始和那些所谓的朋友混迹酒场牌场。她既无奈也习惯了独自照顾美瑜的生活,学校、幼儿园、家,三点一线的日子依旧是她一个人扛。

无论怎样他在的时候多少会给她些帮助,比如他有单位的车就不用坐公交打出租,他的工资也总能交给她点;再如街口手机店送给他个成新的飞利浦手机,他买联通卡拿给她用,自己仍用单位的小灵通。后来搬回一架谁不要的旧钢琴,仅是维修费就花了一千多美瑜弹几次嫌不好只在有钢琴作业时弹,她觉得它闲在那可惜没事照着谱子摸索,时间长了也能弹几首。

零七年初,张春城单位里的电脑更新换代,他给家里搬了套旧的,装了电话和宽带。头几天他还看新闻什么的,周末美瑜也要看动画片学英语,他就再没碰过电脑。她每晚回家把电脑打开QQ挂上,辅导完孩子作业上网查资料、看电子书。她的QQ好友就是学校那些同事和个别家长,有事聊几句大部分时间干挂,有陌生人添加她从不通过。

有阵时间她觉得过的很郁闷,就买一副耳机睡觉前听会儿音乐。徐敏告诉她觉得无聊可以进论坛的聊天室,跟完全陌生的人想说什么都可以,还替她在西祠胡同注册个账号,起了个昵称叫“花瓣雨”。处于好奇她进去浏览,起初仅限于浏览,因为那些人聊不到几句就开始问年龄、地址、真实姓名,甚至要求私聊,所以她只看不说话。

不知不觉中,有个叫“笑看风云变”的人引起了她的注意,说的话总隐隐带着看透人情世故的意思,时常同聊天室其他人排忧解难,仿佛没什么“他”不懂的。慢慢的她也发言,像初涉尘世的懵懂孩子似的问些天真的话,有时候也说生活中的苦恼,每次都能得到“他”的宽慰。有一次美瑜发低烧,她带去诊所打两天吊瓶仍不见好,她非常郁闷,就冲“他”发些牢骚。“他”却耐心地跟她讲小孩发烧的常见原因,并告诉她不少应对方法,而“使用酒精物理退烧”“到大医院检查支原体”她当时就采纳,买酒精擦过果然行之有效,第二天又到川沙医院检查果然是支原体发炎引起。她对“他愈加佩服,还主动加了他的QQ,经常请教一些生活琐事。

当然,他们也仅限于聊琐碎话题,半年的相处“他”像她的生活顾问,文学、文艺、茶话、厨技给她很大的帮助,但关于年龄、姓名甚至性别都没问过。不可否认的是她内心对“他”竟产生依赖,如果连续两晚“他”的头像都是黑白的,她就会觉得浑身很不自在,睡觉时会忍不住猜想“他”没上网的原因。只要听到“他”上线时的“敲门声”,她的心情能瞬间愉悦起来,这种感觉在与张春城相处的十二年里从来没有过。

七月二十六号傍晚,徐敏约丁丽欣和沈秋红到学校拿之前订的期刊,见面后却告诉她们个爆炸性消息——王悦和张友良这几天在闹离婚,原因是王悦上周末见网友,从张江某宾馆出来时碰巧被张友良的小姑看到。三人聊了好一会儿,禁不住为他们惋惜,两人真要离婚至少有一个离开本校,而他们的第二个孩子还不满周岁,两个孩子失去父母中哪一个都不会好过。

回去的路上,丁丽欣除了震撼还有焦虑——她对“笑看风云变”的感觉算不算网恋?再发展下去会不会也有不可收拾的一天?她的心全乱了,前所未有的彷徨。因此公交车坐过站,西红柿炒蛋忘放盐,感觉三魂七魄丢了多半,还刻意在美瑜面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似乎真已经铸成大错需要掩盖。

吃过饭她在厨房洗涮,听到美瑜应付式的练琴,以往觉得蛮娴熟的节奏竟显得那么凌乱,她正在洗的碟子也失控滑落,掉在脚上险些摔破她索性过去让她看电视明早再练,好让她的心情平静下来。冲澡的时候,她决定了试探“他”一下,一旦发现“他”有进一步的企图立刻拉黑。

擦干头发她匆匆地打开电脑,正好看到“他”也在线,她直接输入一行字:“我问你几个事情,要老实回答,如果有半个字骗我立马拉黑!”

不到两秒钟对话框弹出个ok符号,接着是两个字:“说吧”。

“你叫什么名字,真名字,几岁,哪里人,做什么工作。不许说谎,不许不说。”她疾速的做出试探。如果他犹豫不说和逃避话题就是心有不轨,反问则说明狡猾,写不真实信息就说明——可是,怎么分辨真假呢?她想着仍禁不住看右下角时间,就给他一分钟时间,过时不候。

“成大志,29周岁生日差3月9天,陕西籍河南人,以前画油画。行吗。”弹出这行字时刚刚过四十秒。

天呐!她看到这行字好悬没叫出声来。成大志?河南人?画画的?怎么会这样?真是他?巧合?不可能这么巧!难道真有同名同姓做一样工作的?可这个人平时说话总是老气横秋跟什么都懂似的,他那年纪怎么——可不是?他也是善解人意乐于助人呢!她感觉脑子彻彻底底乱套了,急忙起身去卫生间用凉水洗脸。过了十几分钟,她决定再进一步求证,如果“笑看风云变”不是他,立刻拉黑再也不加任何网友;如果是他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按说这样都能巧遇真说明他们有缘,那也就不枉她这么多年对他念念不忘。

回到电脑跟前,对话框多了三行:

“疑问(图标),两个问号(符号)。”

“怎么了,一串问号(符号)。”

“小花同志,还在吗,我没有说谎,真拉黑了。”

她不管“他”的话,做两个深呼吸快速打出一行字:“我问你,你小时候最好的伙伴叫什么,你初恋什么时候,那个人叫什么。”码完字她就把消息处理器打开,随时准备拉黑“他”。

等了十几秒,对话框弹出一行字:“小花同志,今天怎么了。”

“回答。”她急切地需要知道答案。

又等一分多钟,才弹出来两行字:“报告老师,我最好的伙伴是小兴,学名成大兴,可他已经走好几年。她叫丽霞,比我大四岁,好多年前离开我去追逐她的梦想去了。”

证实了,就是他,她的脑子却比之前更乱,盯着屏幕许久说不出话

等她回过神,对话框已经多出一行字:“怎么,今天怎么怪怪的,是不是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她没做回应,也不知道怎么回。隔两分钟又弹出来一行字:“要不想说话就算了,忙了一天早点休息吧。”

她忽然觉得有好多好多话想跟他说,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急切间打出个符号“=”,却依然呆呆地盯着屏幕,脑子却不知道想的什么。再后来钟表敲了十声,美瑜在门口说了声“妈,晚安”去小房子睡觉。她再看对话框又多出几行字:

“没问题,你先忙。”

“怎么,不回来了吗,是不是你家酒鬼兄回来要你煮醒酒汤。你也早点休息吧,有话明天说”

“晚安,好梦。”

他的头像也已经变成黑白的。她不知道应该对他说点什么,又觉得必须说点什么才行,思来想去仅仅发送一个“拥抱”图标。

躺在床上,思绪跟潮水似的翻涌。有第一次在三姨家门口见他,有在他们村南小路散步,有一起看流星雨,有在小树林里亲吻,有听她唱歌时的样子……究竟什么时候睡着的她自己都不知道,反正醒来时她的第一反应是微笑,仿佛他刚从她的枕边离开。然而接下来的那一天,不,准确说是两天一夜,她的脑子都在沉醉与反省之间反复地切换。有时候坚决地想做个决定要不要跟他相认,有时候又贪婪地想着他的模样享受着过期许久却又清晰可鉴的温柔。

到第三天晚饭后,她终于决定跟他相认。久别重逢后的话匣子打开就再也关不住,互诉别后的经历,毫不隐晦地带出浓郁的牵挂,每晚不到深夜谁也不说“拜拜”。

几天后的八月二号,也就是她农历生日的前一天,收到他用特快专递发来的礼物和陕西特产。她从没告诉过他她的生日是哪天,这样的默契如同他那次约她看流星雨,她愈发相信他们有缘,而他内心里始终还是爱她的。再后来也真如她之前假设的那样,一发不可收拾,她发觉比以前热恋时还更爱他,浓郁的思念像无形的引力把她往他跟前硬拉。尽管他们的距离不止千里之遥,尽管他们的未来也不敢有丝毫乐观

经过一段时间的亲密聊天,丁丽欣才知道成大志身上也发生很多曲折的事情。原来他收到她离开南阳时那封信,就预感两人的感情走到尽头,为此难过好长时间,学习成绩也滑了下来。中考成绩不理想,他和几个同学复读了一年,那一年中与一个叫李霞的同学产生了微妙的感情。接着他与李霞在离家几十里的第二中学读高中,关系从好感发展到热恋。然而他们的感情并没等到开花结果,高一第二学期闹了个误会,分手了。他更是因为那件事辍学,在房里窝了几个月,后来跟他妗子到西安,在舅舅周长隆的公司打工。

虽说在亲戚身边做事能得到照顾,但大志的生活却依旧不平静。边工作边报读微机培训班,完了又想进美院进修,可周长隆夫妇并不支持他那样。就在同事的帮助下背着舅舅报读夜校,两年多过后顺利拿到自考高升本的毕业证。随着学历提升他的画技也日新月异的进步,同事的认可和爱慕都是很好的证明,但得到报酬却不成正比,与周长隆之间的嫌隙也越来越明显。

大志的好伙伴成大兴到西安找他时,他正赶鸭子上架式的管理着一间油画专营店。小兴在那之前辗转几个地方打工,也很不容易,最惨的是找大志前的两年多深陷传销窝点,受尽了他们那个年龄段不该的苦。他果断地把成大兴留下,求周长隆给安排个活。环境因素加上他不善经营,一年下来那间店还略亏,他无心继续经营就把店关闭了回去上班。还有个意外收获是他与唯一的店员柯慧文产生感情,第二年结的婚。

婚后的生活不仅没让他完全归于稳定,反而愈加的起伏。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那天就诊断出患有先天性气管畸形,难以筹集的高昂治疗费和周长隆的漠视压得他喘不过气,最终选择放弃治疗。而让他最难过的是那种病的病因竟与他接触颜料有莫大关系,他放弃孩子的同时也决定放弃画画,甚至有放弃自我的念头。那样的事情也莫说对年轻的他,换谁也难轻言淡忘。他那段时间里既要瞒着身体脆弱的妻子和正殷勤期盼孙子的母亲,还要日夜承受无力挽回孩子生命的痛苦。

那几年全国经济形势大好,柯慧文也学别人做生意,硬把弃笔不久的他拉回油画行业。当他们的事业刚有起色时,柯慧文又给他一个沉重打击——出轨,他的同乡通奸,背叛了他违心工作之余聊以慰藉的婚姻。他自幼失去父爱,有个家有个孩子是他最简单的追求,那样对他辛苦多年的母亲也是个安慰。然而现实总让人嗟屈,他早已经没有梦想,又不幸的失去孩子,若是再把婚姻也断送掉岂不成了人活在世上最大的悲催?那些难熬的日子里,成大兴是唯一陪他扛也甘心陪他扛的人,两人靠酒服下很多无奈的眼泪。

在他挣扎也纠结如何走出婚姻困境的时候,又一个不幸突如其来——成大兴无疾而终。一个与人为善、与世无争的健朗青年忽然说没就没了,连个具体的死因都没有,那年他们才二十五岁。他的整个世界都崩塌了,精神濒临崩溃,身体高度透支,而难就难在身陷百慕大那样死角却还没死掉,出路也找不到。经过几天连续的不眠不休之后,他的郁结最终在做一天菜的过程中得到释放,放下了以往的种种幸与不幸,原谅了所经历的一切背叛与伤害。

于是,他决定为家做出让步,和柯慧文好好谈一次。两年后他们把事业归拢转型,买了房子,如愿添了个漂亮的小公主,起名成媛。按说该是苦尽甘来了,可是在他女儿还未满周岁的某个晚上,他从外地回来撞见另一个同在他家,还厚颜无耻的说来借卫生间冲澡。他彻底的对婚姻失望,看他们衣衫不整的样子他杀人的心都曾冒出来过,但为了女儿不至于有类似他那样的童年,他再一次做出让步——原谅她,婚是没离,夫妻关系却已经名存实亡。同时也决定放弃外面一切亲自带孩子,这也是他做过最坚决也无怨无悔的选择。

从那天开始,他的生活完全是以孩子为中心,孩子的需求就是他对自己的基本要求。管孩子以外的时间他基本上用来看书看报浏览网页,打发时间也是充实自己,因此他的眼界更广阔,胸襟愈发豁达。不仅在孩子面前成为一个好榜样,还不遗余力帮助有需要的身边人。作为一个男人放弃事业并非好事,经济来源就是最大问题,毕竟靠女人上班的工资度日好说不好听。他也曾因为没钱还房贷被银行打电话催,柯慧文也频频的地埋怨他不务正业,并向亲戚朋友抱怨,他又一次陷入困境。窘迫之际,是周长隆施以援手,帮他们们度过危机。后来周长隆的生意缺资金周转到处借贷,他也把房本拿出来贷款给予支持。

尽管这一路走来不容易,成大志已学会在不伤害别人的前提下保持着原有的我行我素。尽管被妻子伤的那么重,对于婚姻也几度接近绝望,却也不愿随便找人填补心中的空虚,甚至还更惦念最初的恋人丽霞。所以,当他和丁丽欣相认,深埋的爱火立刻冒起小火苗。她对他也丝毫没隐瞒,把分开以后经历的所有都告诉他,抛弃的内疚与长久以来的怀念无一巨细。

两人互诉心声以后都为对方产生很大的感触,丁丽欣还为他哭醒好几次,好在那时是暑假,好张春城总是夜不归宿。其实那段时间她也有纠结的时候,因为对他的爱越深就越是不想见张春城,也发现越来越割舍不下彼此间日益加深的依恋,而最终的最终都要面对。所以一时沉浸于感情升华带来的喜悦,另一时又困扰于这份情最终难得善果,两者之间徘徊的过程就像红酒一样,愈陈愈浓,酸涩中蕴涵甘醇也更加令人回味

 

注:①关于成大志的成长故事,详见笔者另一部长篇小说《无释无非》该文以成大志和成大兴从幼年到青年的成长历程为主线,是一部以亲情、友情、爱情、责任为主题的叙事小说。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往事……第二十章
责任编辑: | 已阅读216次 | 联系作者
对《回首,满眼酸涩(十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