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回首,满眼酸涩(十二)_长篇_扫花网
《回首,满眼酸涩(十二)》--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7-03   共 0 篇   访问量:244
回首,满眼酸涩(十二)
发布日期:2021-07-03 字数:80385字 阅读:244次

班上有个叫邓小妮的女孩儿,是濮阳人,个头大约一米五五,身上除了眼睛圆圆的其他地方都长得小巧玲珑。同学们都说她像初中生,她却长了很多青春痘,而且性格活泼外向,思想也成熟。还有一点不得不说就是她的胆子很大,敢作敢为。第一节电气控制实验时,女生们都往后退,唯独她敢上,还带操作,老师都说:“邓小妮儿哩胆儿晒干都比倭瓜大。”她的爱好是唱歌跳舞,梦想是做影视明星

第一天上课,邓小妮和丽霞成为朋友,原因竟跟两人悬殊最大的个子有关。原来学校是按高考分数排座位的,丽霞的成绩直接排在第一排的中间,那个头后面的六个人五个都得歪着头才能看见黑板。邓小妮在丽霞正后面隔一个男生,那男生的个子也不低,半个黑板都被他们挡住了,找班主任讲也没用,只好找当事人商量。男生没听完就露出满脸的不悦,丽霞却欣然同意两人调换后经常聊天,越聊觉得投缘,几天后她又跟人调换和丽霞住一个宿舍,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收到大志的回信已经是九月底可是丽霞空磁带买好了还没机会录,就看到他在信里的殷切期盼她当然想让他听到她的歌声更高兴,晚自习一下课就跑回宿舍练歌。邓小妮也在旁边凑热闹,有时拍手叫好,有时像个专家似的给她指正什么位置发音不准。然而直到熄灯铃响起觉得不够好,她要把最好的状态唱给他听,只好决定明天晚上继续练。

同宿舍有个新乡县的女孩儿叫郭圆圆,在邓小妮的上铺。她的爱好是言情小说,尤其岑凯伦的书,每晚睡觉前总要赶场似的看一两章才睡。丽霞在旁边唱歌,她就有点厌烦,因为两人不熟悉也就没好意思说别的,自己拿着书到楼梯间台阶上看。第二天晚上下晚自习,丽霞她们开始唱,她把门一摔出了宿舍,直接跑到楼管老师那里告状。楼管老师通常都比较严厉,尤其是在新生面前还要立威信,所以将丽霞和邓小妮叫到值班室批一顿,熄灯铃响过才让回去,明晚回宿舍前还要写检讨。

宿舍唱不成她们就去操场唱,晚自习过后的操场特别静,因为不用担心打扰别人,丽霞练的很投入,效果也不错。练习几天感觉差不多能录了却赶上变天,晚上大,杂音几乎要把歌声遮住。她们觉得还得回宿舍,大不了周六晚上别人都不在的时候再录。

周六中午吃饭的时候她们专门向人打听,大部分学生都回家或者出去玩,连楼管老师都不在。所以,两人进宿舍楼就毫无忌惮的哼唱起来。然而当她们把录音机设置好刚唱一句,郭圆圆立马站在床上嚷,原来她在床上蒙着被子用手电筒照着看小说。两人被吓一跳不说,磁带也得重新洗。邓小妮的脾气瞬间爆发了,把几天前被楼管罚写检讨的气全撒向郭圆圆,郭圆圆也不是省油的灯,在宿舍对骂起来。丽霞觉得很无奈,但为了大事化小也只能两边都劝,双方吵了近一个小时以郭圆圆到同乡宿舍睡宣告结束,歌自然也没录成。

周日早上整个学校都很静,空气也很好。丽霞早早起床,洗漱过就开始摆弄录音机,然后站在窗边唱。几遍以后觉得挺顺就开始录,太阳照进窗口时正好结束。邓小妮早醒了,看她那么认真没打扰,一直躺在被窝听等她唱完收拾才坐起来,两人商量先去吃早点再陪她寄信。

她的事情办好了看什么都觉得舒心,两人索性来个南阳一日游。信她们先去文庙逐项参观,中午在小仓坑旁边吃的张飞板面和神仙凉粉完了接着逛医圣祠、府衙、武侯祠,还在解放广场周边溜达一圈。傍晚吃的灌涨油旋和白瓜当晚饭,还在河边散会儿步,天黑才回学校。

第二天正上早课,系主任把她们叫办公室,说她们在宿舍唱歌影响别人休息,又批了一顿。明显是郭圆圆告的状,邓小妮气不打一处来,非报仇不可

中秋节过后的一天,邓小妮一进餐厅看见郭圆圆一手端碗一手拿书,在找位置,立刻趴在丽霞耳边说机会来了。让丽霞去打饭,她到郭圆圆旁边找位置,最后选在与郭圆圆对背的桌子。郭圆圆吃的是汤面,刚坐下吃两口站起来找辣椒油,凑巧跟前几个桌子都没有,就去出饭口要。巧的是丽霞坐的位置有半碗,郭圆圆过去找时邓小妮故意挡住,看她走远了又故意端到她桌子上。偷眼看她的书有一页折着角,立刻假装好奇翻开看看,迅速往折页的地方滴了滴辣椒油。

晚自习一结束,邓小妮急忙拉着丽霞回宿舍看笑话。进宿舍时果然没有其他人,邓小妮先给每个人的杯子里倒满开水,再盖好放在原位。时间不大,六个舍友陆续回去,洗漱上床。为了不影响别人也不受影响,郭圆圆习惯性趴被窝蒙住头用手电筒看小说。她有个很多看书人都有的习惯,蘸唾沫翻书,但她并没有发现书角那点污迹更没想过是什么,还以为从图书馆借来时就有的。第三次翻页忽然感觉到嘴皮辣,用舌头一舔满嘴都辣。按平时这点儿辣对她不算什么,她们吃块馒头蘸的辣椒是现在的几十倍都不止,问题是现在嘴巴里没有食物,辣椒油的辣是后味儿。所以她赶忙把被子揭开吸溜着嘴爬下床,准备找点凉水漱口。而这个时间从进门已经二十几分钟,邓小妮还刚把自己杯子水换过,坐在对面丽霞床上等着热闹。一看她往下来立马碰一下丽霞,故作惊讶“咦?咋啦?尿急啊?”

按说两人从上次吵架就几乎没说过话,郭圆圆该有戒心,可她正着急也没想,顺口就说:“不是!辣!也不知道咋回——”

“我杯里有水!绿色儿那个”邓小妮迅速接话。

郭圆圆想都没想就跑过去拿起邓小妮的杯子,直接喝了一大口,哗一下就吐了出来,感觉嘴都说不成话了。这时邓小妮也喊了:“是滚水!”

“*恁妈!你是故意哩!”郭圆圆这才猛然惊觉邓小妮不会对她这么好心,她的嘴皮已经烫的通红,疼得难以形容。

“还敢骂人?活该!嘴煮熟才好咧!”邓小妮也觉得玩的有点过,究其根源还是郭圆圆有错在先,所以把脖子一扬不屑的说,“你哪只眼看着我故意啦?有证据还去打报告儿吧,反正你就好打小报告儿!”

“恁妈哩ⅩⅩ,你就是故意哩!你个……”郭圆圆破口大骂。

丽霞也认为那点辣不算什么,只当是开个玩笑。由于没注意邓小妮二次换水,还以为她提醒郭圆圆漱口就当做扯平如今看来不是那么回事儿吓得赶忙下床趿拉着鞋小妮儿,嫑吵了,你看她哩嘴!圆圆,你嫑光顾骂了,赶紧用凉水漱漱去。赶紧走,会儿大麻烦……”紧张地拉郭圆圆到楼道口用冷水漱口,几分钟后又到医务室检查,确定情况不严重才放心。郭圆圆边走边擦眼泪,逐渐觉得丽霞的人不错。

几天后的周末,丽霞做东请郭园园和邓小妮一起吃饭,三人才真正成为朋友。到这时候,丽霞有个小四岁的男朋友的事情,在她们宿舍的八个人中已经不是秘密。每天回到宿舍,舍友们总会把丽霞的单放机放在唯一的桌上,放着邓丽君或新流行的四大天王的歌。偶尔还会拿丽霞的男朋友当话题闹腾一会儿,要么嘻嘻哈哈念他写的信,要么中规中矩要求她回信问他要照片。邓小妮也在众人怂恿下,给在广州工作的亲大哥写信,询问那边有什么新磁带、怎样才可以在电视上唱歌。

从大堤上分开已经几个月,丽霞还真的挺想看看大志的模样,在信里也真的向他要了,而他也真的专门为她去照。她收到后喜不自禁,同宿舍的女生也挤到一起叽叽喳喳议论。那两张照片是黑白的,他散在的碎发梳成了四六分,弯弯的浓眉精致的鼻头,逐渐圆润的脸颊显得皮肤很干净;穿着深灰色(实际是湖绿色)夹克衫露着白衬衣,黑色(深褐色的料子裤白袜子白鞋;身后的背景分别是秋天的落叶、小型飞机布景。七个舍友六个盛赞,只有郭圆圆觉得过于小,还提醒她找男人应该找大几岁的,因为女人一过三十老得很快,那时候男人正当年,很容易在外面另结新欢。她不以为然地笑了,坦言对他信心满满绝对相信对她的爱一辈子不变

元旦前两天,邓小妮收到邓光荣的来信。信里说他所在的新兴工作室正计划跟著名的BEMI唱片公司合作,如果她们愿意可以寄两首带伴奏的完整歌曲过去,他会向老板举荐,一旦选中就有机会加入他们公司进一步发展。随信还寄来两盘BEMI唱片公司打造的著名歌手新磁带,她们听了都振奋不已,下决心全力以赴。丽霞也觉得这是个好机会,立刻写信告诉大志,她和邓小妮、郭圆圆都打算寒假不回家,趁假期报吉他学习。同时她也给丁忠新寄封信,让他把她的这个想法转告父母。当然,她并不征求他们同意,而是告诉他们她的希望又来了。邓小妮和郭圆圆也给家里写信,告诉家里春节不回去,都把握成功的机会,顺便报吉他班和学期生活费。

放寒假那天,丽霞收到大志的回信,在信中表示对她全力支持,再三强调相信她一定会成功,还说等她学好把他三叔送的吉他寄给她。那天下午她们报名郭圆圆在学习班买了把吉他,三人回去就爱不释手地拨弄了起来。放假后宿舍不能再住,她们住在吉他班旁边的一个新乡县老乡开的小饭馆里,顺便给人看门。她父亲一直没给她回信,正月十二她虽然收到一封信,里面仅有一张邮政汇款单,是她下学期生活费。

虽说这几年丽霞在外面上学,在外面过年却是头一,想家是难免的,而且越到年跟前心慌。邓小妮和郭圆圆也没有在外面过年的经历,腊月二十八见别人贴春联就不淡定了。而在那之前她们已经吃了四顿白菜炖粉条就烤馒头,还有三顿泡方便面,街口卖胡辣汤的都说今天要回家,明天开始早点也没得买。

下午五点多,她们从吉他班回来后斜躺在床上看书,猛然听到外面几声零散鞭炮声,还有小孩子的欢呼。郭圆圆的眼睛瞬间湿润了,冷不丁冒出一句:“不中!我得回家后儿个诶大年三十儿咧!俺爸俺妈估计都快想死我了。

“你弄啥咧?圆圆,咱不说好哩一块儿学吉他一块儿录歌儿咧?明个诶后晌儿还有课咧!”邓小妮乐谱丢旁边,逼视着郭圆圆。

“圆圆,想家了是不是?嫑怕,俺俩陪你”看到郭圆圆的反应丽霞心里也忽悠了一下,但她的心劲还提的正高,伸手拉住郭圆圆的手安慰。

“我明个诶上完课回,他们说到新乡哩车三十儿还有一趟。”郭圆圆的眼泪已经在眼圈晃悠了。

“初五还有课咧,你来喽啊?”邓小妮的声音有点颤抖。她也想家,而且她父母的年龄都有点儿大,她是家里的老幺,上面三个哥,说白了也是宝贝疙瘩。可她明白要想成功必须付出,要有大出息付出的努力也得比别人更多。

“就是,圆圆,咱那块儿里车过初六七才开咧。”丽霞也有些担心。

“来不了就拉倒呗,大不了过年儿再报班儿!”郭圆圆把脸扭向窗口不看邓小妮“反正我得回家。我可想儿吃俺妈包哩白菜大肉馅儿饺子!”

“吃吃吃你就知道梦想不要啦?你知道多少人想儿当歌星不?当歌星喽要啥没啊?”邓小妮逼视着郭圆圆,还真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气势。

“顾不上嫩些了,我可想儿回家。”郭圆圆的眼泪下来了,“我知道恁俩嫌我没出息,我不怕!我才十九,往后有哩是机会。

“还才十九?人家十九都给外头登台演出赚大钱咧,你还给小孩儿家哭住想家!”邓小妮想再次激励郭圆圆。

“那又咋喽啊?我就是小孩儿,俺妈说没结婚都小孩儿。”说到这郭圆圆愈发的想母亲了,嘤嘤地哭起来。

“哎,圆圆先嫑哭了。”丽霞忽然想到,既然这里有锅有灶有调料,她们自己也动手包饺子,闪烁着大眼睛看着郭、邓两人,“圆圆,小妮儿,咱己街也能包饺子。看,咱有白菜,有面,去买点肉回来剁馅了?

那,那中啊?你会盘馅儿不”郭圆圆立刻停止哭泣,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丽霞。

“咋不中啊?我己街没动过手儿,可我没少见俺妈俺姥盘馅儿。有啥难哩?不就放点儿酱油、放点儿盐、放点儿五香粉,再滴几丢香磨油就妥了,没啥弄哩。”丽霞思索着边说,心里远没有嘴上轻松。要说想家又有哪个不想呢?老话说的“在家千日好出门半日难”谁不明白?即使在家被父亲骂听母亲唠叨那也是家,温暖总多过寒颤。可既然是计划好的事情就得按计划实施,纵然不为自己也要为同伴的前程考虑,毕竟有梦有机会又有胆闯的年龄段非常的短暂,说稍纵即逝半点都不夸张。

“丽霞说哩对!咱买点儿肉,我见过俺哩扣碗儿,我觉哩我也能做”正满面愁容的邓小妮也来了精神。

“恁俩是说真哩还是哄住我玩儿咧?”郭圆圆半信半疑地来回看丽霞和邓小妮,睫毛上还挂着泪珠。

“哄你弄啥?走,咱仨曜喔就去买肉去!”丽霞说着揭被子下床,“都穿衣裳吧,顺便儿再几个馍。

“就是!说弄就弄!”邓小妮也下床,顺手把半截柜上郭圆圆的鸭绒袄拿起来丢给她,“圆圆,走。”

“鞥,”郭圆圆拿起鸭绒袄边穿边吸溜鼻涕,“恁俩穿好等我一小,我得洗洗擦点雪花膏。”虽然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她想家的情绪已然被暂时压制住了。下床后往外间洗脸,走到门口又停住看那两个“恁俩谁会调藕不?俺妈调哩藕也可好吃。”

“不会还不会现学啊?”邓小妮见郭圆圆状态好些了又开玩笑,“放心吧,恁妈不在俺俩就是恁妈,除起来不能奶啥都能现学。咱是这,我负责买丽霞负责做,还想儿吃啥给恁丽霞妈说吧……哎,你这个傻妞,给我毛衣……”正说着郭圆圆向她撩了些水,她也过去玩,然后又撩向丽霞,三个人瞬间又嬉闹起来。

菜市场就在小仓坑旁边不远,她们过去买了些肉和菜肉店有绞肉机,她们就把一部分肉绞成馅剩一些做菜用。巧的是在市场遇见宿舍的楼管老师,听说她们没回家还带她们到学校,拿出她值班室的十二寸黑白电视机。这样以来她们心情更好,晚上睡觉前的时间也不用靠看书打发。回去后房东还给她们两幅春联,贴上后还真有点年味儿。

三人好一阵忙活,晚上九点多还真把饺子包出来。等煮熟一尝都笑了,还幸亏包的不多。饺子模样和馅儿的成色挺像回事儿,味道可真不咋地尝过后她们也都明白首先是搅的不到位吃着有些散,没放熟油不够香盐放大了也还能忍但姜剁的太大还不匀直接有个饺子嚼出三分之一的姜来,那味道对女孩儿来说真够呛。三人商量以后决定,明天下课回来把姜挑出来剁碎加点儿菜籽油再剁半棵白菜进去。但三人首次合作做饭的气氛真好,吃自己做的饭也别有一番滋味,所以都吃的很高兴,就连身处他乡那种落寞感也被兴奋挤压不引人注意的角落。

夜深了,这个离白河边不太远的临街小院子显得特别静逸,四周也是一片沉寂,仿佛整个小城都进入冬眠期。比巴掌大点的黑白电视机在床尾半截柜上,播放着她们很少看的点歌台节目,尽管主持人喜气洋洋的话和点歌者的祝福语都饱含着节日气氛,并不能引起她们太多情绪。丽霞和郭圆圆边看电视边研究吉他乐谱,把明天下午要上的课程预习一下。

小妮趁上厕所的机会小心翼翼地来到大门外把门虚掩,从羽绒服内侧口袋拿出封挂号信。这是今天她们到学校拿电视机时在传达室玻璃窗上看到的,一般来说用挂号信就急件,为了不让那两个跟着担心她才悄悄的看。借着隔壁院临街窗口发出微弱散光,她看出的笔迹,语气却用的是父亲的口吻,她的眼睛瞬间湿润了。信里说让她玩几天赶紧回家,不许她在外面过年,更不许她学吉他;最严厉的责备是让她别任性,趁早放弃当明星的想法,因为她大哥光荣就是怀着歌星梦走的,七八年也没见出过歌,而且两三年也不回家一趟,把妻子和两个不懂事的孩子撇在家不闻不问;所以无论如何不让她再走这条路,宁可让她在家闲着。当然,信里面也不尽是责备,还有两位老人对独女的殷切牵挂,舍不得她大过年的流连外地,更担心她吃不饱穿不暖。看罢,她擦干眼泪,果断地把信连信封撕成小纸片,丢进饭馆门口的泔水桶。又在门口呆了几分钟情绪稳定才小心翼翼地进院、关门上门闩。先轻轻咳嗽表示她从厕所出来,然后故作轻松地哼着小曲儿回屋。

大年三十这天气氛真的变了,她们早上就是被附近零星的鞭炮声吵醒的。也不知道是谁家一大早的在炸丸子,香味飘飘忽忽就钻进她们的窗户,丽霞一闻就猜到有绿豆面、黄豆芽。邓小妮也出来了,居然没心没肺的说了句:“俺也好炸绿面菜丸,炸完肯定还炸带鱼,还有小酥肉、大肉方。”话也说出来了也发现郭圆圆阴沉的脸,赶忙做补救,“我觉哩咱夜晧儿哩饺子也有很高水准儿了,圆圆,恁丽霞妈有恁妈几成儿水平?

这句话说出来更糟,郭圆圆头都下来了,约莫十几秒抬起头,吧嗒吧嗒嘴想说话又忍住了。丽霞白了邓小妮一眼赶忙岔话题:“恁俩谁会煮皮冻?咱前个诶剩哩猪皮是不是也能发挥作用?

“咱那忒少,俺妈煮朔放哩可多了,比水面低一点儿,至少占一半儿。”郭圆圆说。

“那咱少煮点儿,用勺煮。”邓小妮见她没继续消沉才稍微放心。

“你咋不用调羹煮啊?”丽霞笑着说,“要我说咱再去买点,夜个诶哩莲菜味儿也不赖,也再买两根儿。咋样?

“嗯,中。”郭圆圆说着拿衣服开始穿,“那咱起来吧?今个诶上半晌儿还有集。

“鞥,恁俩先洗,我给夜晧儿哩饺子煎煎。”丽霞说着披上外套下床。

上半天三人一直在忙活,情绪也都十二分高涨。将近中午,她们在煮猪皮冻的时候,房东家孩子给她们端来一碗菜丸子,敢情早上的味道是从后院传过来的。她们谢过房东家孩子索性烩成丸子汤,说说笑笑的延续上半天的好情绪。

傍晚,天空变成灰暗还略显阴沉。越来越密集的鞭炮声此起彼伏的响着,几个人再次陷入沉默。这次丽霞也不行了,找不到更好的话题分散大家的注意力,只好倚在门框上看着远处的天空发呆。邓小妮这次点子很清也很机智,几步来到里间把电视打开了,屏幕虽小声音挺大,春节晚会前的广告都带着喜气。可她们的情绪却在持续下降,郭圆圆坐在小桌子跟前开始抹眼泪。丽霞听到吸鼻子声音,回头一看她眼圈也红了。她不敢劝,甚至不敢走近郭圆圆,她深知此时劝人没把握,而且她自己也有失控的苗头,这时候一旦交叉感染,连邓小妮都能带过来一起哭。她正在思索应该怎么办,郭圆圆起来,直接过去抱住她抽噎起来。果不其然,她紧绷的情绪瞬间被郭圆圆的眼泪带动,眼泪“噗嗖”“噗嗖”往下落,郭圆圆愈发不可收拾,竟然放声大哭。

邓小妮本来在套间的门框上站着,头朝里假装认真看电视,听到后面两人动静越来越大,再也忍不住,直接冲过来边哭边骂:“恁这俩鳖孙妞弄啥咧?非给人家弄哭是不是?哭就哭!就给谁不会哭恦!谁怕谁啊?啊啊……鳖孙妞,都怪恁俩!啊啊啊啊……”这下好,她是张着嘴哭,动静更大。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可三个女人集体哭也非同小可。三人在外间大声哭,电视在里间大声播放,广告完了、新闻联播完了、又一波广告完了、晚会开始,哭声还在继续。可见她们内心该有多么脆弱,这个年龄的女孩儿哪该承受背井离乡的苦楚?

一段小品结束接着是雷鸣般的掌声,丽霞被掌声惊醒:该发泄哩也都发泄差不多了,还得鼓励她俩打精神,梦想还在远方等咧。她一眼瞥见靠墙的条几上有大半瓶赊店老酒,立刻冒出来一个主意:喝醉睡着啥也就不想了。拿定主意用袖子给三人擦擦眼泪,指指那瓶酒。那两个心领神会,一个取酒找杯子,另一个把小桌子上的空碗碟收起来,她去拿筷子并抓了些生花生、拨了盘炝莲菜。

五十度的白酒入口就是满嘴辛辣,对于第一次喝酒的她们可真是既意外又刺激。勇于尝试的邓小妮直接喝一大口,泪花都给呛出来了,呲牙咧嘴的赶紧吃几口莲菜,不到半分钟就恢复过来劝那俩。强撑着喝头几口以后就感觉没那么辣,也感觉不到哪里好喝,至少丽霞没体会到,还以为喝酒本就是为了苦中作乐。

等酒瓶见底了三人都感觉脑袋晕晕乎乎的,相互搀扶着回到床上。然而谁也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倒头就睡,相反的话越说越多,脑袋虽然沉重思路却异常清晰,平时很少提及人和事全成为话题。丽霞聊了一会兴奋劲儿渐渐过去,闭着眼睛听她们说,后来意识有些模糊。忽然想到大志又变得清晰起来,两人一起经过的点滴,还有那张俊秀的脸,像放电影似的在脑海里不断重播。最后昏沉沉的睡着了,还有声音传进耳朵里,思维却组织不起来,也不知道是那俩唱歌,还是电视机没关,除夕夜就在醉意朦胧中悄然过去。

 

注:①倭()瓜,即南瓜,因为早期误以为传自日本才叫倭瓜。②寒颤,在豫北方言哩有几个意思:冻得颤抖,感觉处境窘迫、寒酸,嘲讽。③门闩(shuān),老式门上面的横插,和插销同理。门闩一般指门内侧的,防止外面推开;门外插的是门栓,栓上通常有鼻可以上锁。④调羹,舀调料或吃饭用的小勺子。也叫小勺儿(xiāo shuòer)。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思鸦心
责任编辑: | 已阅读244次 | 联系作者
对《回首,满眼酸涩(十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