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粮人文集》--天地粮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1-30   共 170 篇   访问量:324
春节走亲戚的记忆
发布日期:2021-01-30 字数:1438字 阅读:324次

春节走亲戚,也叫瞧亲戚、串亲戚,是民间流行已久的一种习俗。

还是在我童年的时候,每当进入腊月,父母心心念念萦记着的,就是春节走亲戚这件事儿。

那时,父亲刚从部队复员返乡,就被公社任命为村党支部书记。三十多岁、血气方刚的父亲一心想干出个样子,每天从早到晚都在为村里的事忙乎着。母亲为了家里少欠一些生产队的工分,一年四季被“绑”在庄稼地里。父母平时少有闲暇时间,利用春节去走走亲戚,看望长辈,就成了他们最好的选择。

父亲有三个舅舅,我们称他们叫舅爷,住在离我们家八九公里的乡下。母亲的干妈,也是我们的干婆,虽然住的离我家不远,但隔着一条大河,当时没有大桥,通行不便,母亲和干妈一年下来也难得见几次面。母亲的娘家还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远房六婶。对这些长辈,每逢春节,父母总是要去看望他们,和他们说说话,拉拉家常。

一到农历腊月的二十三、四,父母就开始动手准备走亲戚的礼物--炸麻花,炸油角和炸焦叶。半天下来,往往要炸上一大筛子的油食。

大年初二早饭后,父亲领着我和弟弟,每人胳膊上擓个礼蓝向舅爷家出发了。

没有自行车可骑,更没有三轮车、汽车乘坐,我们只能迈开两条腿步行。但我和弟弟心情却特别高兴:因为在县城工作的大舅爷每年都会给我和弟弟发上两角钱。来回三十多里的路,我和弟弟走起来脚下生风,竟然不感到一点累。

第二天,我和弟弟又会随着母亲去干婆家走亲戚。干婆看到我们到了,总是乐得脸上笑开了花。赶紧迈着小脚,扭捏着身子走进屋里,端出盛有花生和柿饼的竹筐,让我们品尝柿饼和花生。母亲这时就会坐在堂屋和干婆说话,我和弟弟被表兄领着到村前的河滩旁玩耍。

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干婆端出冒着热气的四碗菜,有红烧肉、小酥肉、粉条白菜和豆腐干。没有桌子,干婆就把竹子编成的大筛子反过来扣在地上,大家围坐在一切,吃得津津有味。

曾经有一年春节,走亲戚被列为“四旧”给予禁止,我和母亲擓给干婆的礼篮被他们村口几个胳膊上带着红袖标、凶神恶煞的“工作队员”给夺去了。没办法,我们只好空手去了干婆家,但干婆仍然十分高兴。

随着时间流逝,父母以及他们原来春节看望的长辈都先后离世。这些年,每到春节,我和弟弟又要一起去看望我们舅舅、妗子等长辈。不同的是,现在我们走亲戚是开着小轿车,车上载着在商场里买的鸡蛋、奶粉、糕点、方便面和食用油等现成的礼品。十公里宽阔平整的水泥路,只需要二十多分钟时间就到了,走亲戚变得既轻松又方便快捷了。

 

 


上一篇: 《侄儿圆我当兵梦》     下一篇: 《那年的“新年礼物”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324次 | 联系作者
对《春节走亲戚的记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