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陨落》--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1-11   共 0 篇   访问量:165
第一百零五章 陨落
发布日期:2020-11-11 字数:12671字 阅读:165次


这天晚上,王易佳始终难以入眠。脑海里总浮现袁欣敏那些话,如同心里长了芒刺。其实在她离开医院的那一刻,也已经做好了个重要决定,那就是彻彻底底放弃帅小泽。所以这晚她紧抱着他,就当是做最后的诀别。今后无论他再做多么感动的行为,都坚决不回他怀抱。

医院搞了一场别出心裁的跨年茶话会,帅小泽、王易佳等人也在邀请之列。但王易佳事情忙抽不出时间,所以帅小泽带着梁甜和高林去了。

茶话会主要是医院工作人员排练的一些节目,载歌载舞,还有地方戏,有些病人也表演了精彩节目。让帅小泽挥之不去的是场特别节目,身穿戎装的刘烨刚手捧鲜花向坐在轮椅里的袁欣敏求爱,博得整场晚会最热烈的掌声。帅小泽没有鼓掌,表情几乎凝结在那里,他看到袁欣敏吻了刘烨刚。这不像是事先彩排的节目,因为有枚耀眼的戒指已经戴在她右手无名指,她灿烂的笑容里满含着幸福。这幸福本该是有他一份的,可如今换成了刘烨刚,他结拜六弟。所以帅小泽什么都没做,也做不了,最后离开都是被高林拖走的。以至于怎么回到别墅,怎么上的床都浑然不知,就连整夜王易佳不在身边都没有发觉。

第二天是元旦,2005年的第一天。帅小泽起床后立刻让秘书订北海的机票,洗漱完早点都没吃就赶往机场。飞机起飞了才开始一点点反省,为什么小敏会移情别恋?为什么是小刚横刀夺爱?为什么佳佳昨晚没在家?为什么今天早没有火烧夹韭菜盒子配牛奶?为什么这些事情我都没有问?为什么上飞机后要关手机?

北海星河国际大酒店项目,由于泰国的事情耽误半年,所以直到现在还没封顶。衡信和慕容媛媛几乎每天从早到晚都在项目上紧盯着,对每个环节要求都很认真。尽可能在安全第一质量第一的大前提下赶五一顺利开业。这是帅小泽在上次扩大会上要求的,尽管上次扩大会主要目的“上市”已经被否定。

帅小泽从福成机场坐出租到星河酒店项目,进项目后就找到衡信商量赶工的事情。又问养殖场的情况,果园到季节收获没,荔枝收成如何,副食品公司本月的效益如何。随后戴着安全帽到工地仔细走了一遭。把衡信和慕容媛媛两人搞得有点晕头转向,不知道帅小泽忽然问这些是什么原因,是对他们管理情况不满意?还是听了什么流言蜚语?

晚上下班的时候,刘超和代志伟过来了,五个人到市区吃顿饭。帅小泽在吃饭期间几乎不说话,除了埋头吃菜就是客气问几句公司这边的效益,倒的酒从头摆到尾,没喝,临了又向衡信要活干。这下不仅衡信纳闷,慕容媛媛和刘超、代志伟都是满脸茫然。搞不懂向来能言善辩,活泼开朗的帅小泽怎么变成闷葫芦。以往都是他安排别人做事,今天居然向人要工作。

回到住处后,衡信实在忍不住,就打电话给王易佳,可她居然随便应酬三两句以事情多为理由挂了。衡信跟慕容媛媛商量后,认为帅小泽多半是跟王易佳闹别扭了,干脆由着他在设计部看看资料。二十来天就该放春节假,到时候一起回北京给他俩调解,多大的事还值得用工作麻痹。

帅小泽的确是在用工作麻痹自己,所以并不满足于办公室看图纸。头几天把图纸大概看个遍,然后拷贝到手提电脑晚上仔细研究。白天就进现场,看着有人搬东西过去帮忙,看见商汞车又跑去指挥进场、看着倒车,标识牌歪了他就找来铁丝固定紧。当然有时也帮倒忙,人家好不容易摆放的钢筋位置,他嫌乱替人归整到一起,几次搞得人哭笑不得。一看他头上戴的甲方安全帽,仔细看工牌上是董事长,只好忍气吞声。

临近农历年底,北海市市局组织安全大检查。市长市委书记带队,公安局、消防局、市容、市政、质检等部门配合,在全市范围突击检查。星河酒店这种大项目自然是重点,一行几十人在衡信的陪同下围着施工现场和大型机械转了一圈,觉得还算满意。市委书记提醒衡信年关期间要加倍小心,安全责任重于一切。结束后一行人往外走着,快到工地大门口时,公安局副局长喻青山忽然觉得拿水管洒水那人有些面熟。走近一看是帅小泽,只是面容憔悴不敢认,一看工作牌就是北斗星集团董事长帅小泽。没想到半年时间没见他竟老成这样,打完招呼忍不住给老韦头打个电话。

老韦头挂了电话就匆匆赶到项目上,没等车停稳下车,几乎是跑着进工地的。看门保安因为没搞懂他找谁也跟着跑,被刚进门的代志伟叫住了,告诉保安这是老板的好朋友。代志伟是接到放假通知,来跟衡信商量买哪天机票,还要不要回总部一趟。看到老韦头紧张的样子,也跟他在身后,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看到帅小泽时就怔住了,他和老韦头都不敢相信帅小泽脸色这么差。眼窝深陷,眼圈发黑,胡子拉碴,头发也擀毡了,洒水时还把裤腿弄得试了小半截,下半截带着泥点。

两人把他拉到办公室换了套衣服,问他什么情况他也不说,问衡信才知道他和王易佳闹别扭。老韦头让代志伟先找地方为帅小泽理头发刮胡子,随即打电话给柯家英,让他想办法找到女方谈谈。眼看半个月就要过年了,还能弄成这样子回家。

柯家英连忙找到陶锦鹏,二人当天晚上从西安飞到了上海。王易佳没有回避,接他们飞机后在星河广场吃晚饭。饭后才慢慢告诉他们跟帅小泽已经不可能,但还认他们是哥哥,也毫不避讳地说了帅小泽跟袁欣敏的多年的感情,坦言他们才是一对,连刘烨刚和袁欣敏假求婚的事情都说了。柯家英听完只剩下唉声叹气,真心觉得帅小泽离开王易佳是个遗憾。又不能说别的,比竟错在兄弟那边,对于她态度的决绝深感无言以对。

二人回到酒店一商量,这事还真不好处理,帅小泽的老妈肯定不会接受袁欣敏。只有先劝帅小泽振作起来。于是,二人立刻买机票连夜赶到北海。两点多下的飞机,一打电话,衡信、刘超、代志伟、老韦头都在酒店帅小泽住的房间里劝他呢,随即也赶过去。

六个人轮番为帅小泽做工作,天亮时终于说通了。他决定先回北京过年,年后找袁欣敏好好谈一次。眼看太阳照进窗户,再睡觉也没意义,七个人梳洗后叫慕容媛媛一起到街上吃早点。接着正式地把北海分公司几个企业视察一遍,安排了年后的工作,让大家放假。

下午三点开始吃火锅,八个人吃到晚上九点。接着让刘超送老韦头回廉州镇,大伙休息一晚。第二天早上离开北海。柯家英、陶锦鹏回西安,刘超回凤城,代志伟回汉中。帅小泽、衡信、慕容媛媛先到北京再回凤城。泰国的事情结束后家人已经回老家。离开北海这天是元月二十九,腊月二十,帅小泽在北海逃避了将近一个月,现在状态基本恢复,眼角眉梢的黯然却挥之不去。

三人到北京看了看衡信房子布置情况,跟婚庆公司碰头谈好了细节,然后回凤城。

关爱红见到帅小泽一个人回来,心里就老大不痛快。问佳佳怎么没一起回来,他竟不知道怎么回话,支吾了半天也没敢说王易佳单方面提出分手的事情。跑到房间想给王易佳打个电话让她应付老妈,她也不接。再看老弟帅小源车子也没在,只好打电话让马子祥开车过来,两人一起到康城小区。

王易佳和颜悦色地跟他们见面聊天,公事公办地汇报上海总部年终会大概情况,各地公司盈利和奖励。还把帅小泽在大连用过那张银行卡还给他,告诉他上面多了不少钱,应该是青岛富士山集团的分红。唯独提到回北河见关爱红时,她收起笑容说不能再骗老人,最好是实事求是说清楚。如果能接袁欣敏回来见家长,说不定效果更好。马子祥向来是把她当三嫂的,也费不少口舌劝她不要急着撇清关系。衡信过几天结婚还要她跟帅小泽做伴郎伴娘。她说伴娘可以当,但跟帅小泽已经不可能了,让他们抓紧时间找袁欣敏,等她父母回来看到可能还要费气力解释。

离开康城小区,帅小泽又打电话给袁欣敏,想问她跟刘烨刚元旦那天是不是假求婚。还没等开口,袁欣敏就先说话了,让他帮忙瞒着父母她和刘烨刚订婚的事,等出院后她会亲自跟家人解释。当他说王易佳分手的事情。她居然笑着说与她无关,劝他不要再左右摇摆,还是想办法跟王易佳复合才是正事,不然刘烨刚夹在中间也会为难。

这年春节过得特别煎熬,被母亲数叨跟王易佳闹别扭是一方面,他自己在感情上的纠结也挺厉害。再有老弟帅小源居然催他赶紧结婚,因为帅小源的女朋友已经有孕,最迟也得在夏天前结婚,当哥的就必须在七月前先结。

星河娱乐公司第一部电影公映后名声大噪,自导自演的李嘉居然在柏林电影节获奖。帅小泽做为出品人很乐意跟着捧场,不想在家呆也是原因。所以参加完衡信、慕容媛媛的婚礼就直接从北京出发去柏林,同行的还有蒋襟垣和李嘉助手和秘书。几天后又接受安田由惠子邀请,参观富士山集团总部。等衡信到北海后项目开始运作了他才回去,和衡信、刘超、代志伟等人全力推进北海的事业。陶锦鹏在迪拜的计划开始实施,联系帅小泽投一份。他跟王易佳通了电话,商量完注资交给马子祥全权处理。

袁欣敏这段时间过的并不像电话里那么惬意,她只是不希望别人担心,不希望家人和帅小泽有想法。在医院里除了锻炼就是定期检查,住过院的人都能体会到有多么无聊,几乎是数着日子过的,就希望早点回到工作岗位去。过完春节,她没有让那帮朋友探望,也就不用叫刘烨刚过去演戏。看书的时间也多了不少,还有空计划下一步。因为二月底省里给她联系,通知她的新调令已经下来,康复后到省城接任新职务——常务副市长。

到三月十二这天,袁欣敏实在待不住了。大早上就办出院手续,再也不管主任医师说的还有潜在问题没有解决,也不心疼帅小泽交过的一百天的住院费没到期。当天下午就飞到省城,却疏忽了双休日。只好先坐班车回凤城,周一早上再报到,毕竟一年多没有回过家了。

门联居然是白色的纸,这可把袁欣敏吓坏了,赶紧叫门。进门后父亲拿着筷子诧异地看她,问她怎么没到日子就出院了,提前回来也没打电话。她没顾得回答父亲的话,慌忙跑到餐厅和厨房看,母亲和奶奶叫也没答应。最后在书房看到爷爷的黑白照片,一下子坐在地上哭泣起来。到这时她才明白大年三十打电话爷爷没接电话的原因。

奶奶抹着眼泪把袁欣敏拉起来,说爷爷是在她出车祸不久离世的。临走前留下话不让影响她养病,对于她今后的婚姻问题也不让家人多干预。是专心事业也好,多大年龄结婚也罢,只要是她认准了不后悔,家人会都无条件支持。这让她明白了为什么拆线前父母和奶奶忽然回老家,想起了几个月来家里人没问过她跟帅小泽的事。也想起上次离家时爷爷眼睛里的期盼,很明显老人家是带着遗憾离开的,连最后一面也没见上。越想觉得对不起爷爷,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经过一段时间的冷静思考,帅小泽更加确定袁欣敏在心中的位置。就从身边开始说服衡信,接着是慕容媛媛、李青、高林,再接着打电话给柯家英和陶锦鹏。连马子祥都表示不反对不支持了,又开始琢磨怎么向奶奶和外婆动脑筋。两位老人没问题才敢跟母亲提这事。

三月底,酒店外墙装修接近尾声。做外墙广告的已经在进入安装工序,内装地板、地面、墙面、灯具已经结束,家具已经进场。帅小泽和衡信都感觉可以提前十来天交工,五一试营业没问题,但还是每天盯着每个环节进度。

手机在办公桌上响铃加震动,帅小泽拿起来看是袁欣敏,心里说不上是欣喜还是突然。咳嗽了一下说:“喂,出院了吗?”
“小泽,你在哪儿?说话方便吗?”袁欣敏有点激动,但也怕衡信他们在他周围,听了他跟她说话又起争执。
“我在北海项目上,你说。”帅小泽感觉到她有重要的话想说,心里也不由得提起几分心劲,不知道接下来是四月春风还是盛下暴雨。

“你什么时候能忙完?咱们结婚吧?”袁欣敏声音很轻很柔。

这句话把帅小泽吓一大跳。诧异地四下看看,将信将疑地说:“啊?小敏,你,你没事儿吧?”走到门口把门虚掩上,回到办公桌后坐下。
“爷爷没了!他是带着遗憾走的!”袁欣敏的声音逐渐低沉起来,“奶奶说他临走还为咱们婚事操心。所以我想通了,我不要做女强人,也不要梦想了,我最该做的就是有个和和美美的小家,不能再让家里人操心。”

“嗯,那好,小敏,你在家等着我,工地快结束了。忙完我就回北河求老妈,咱们赶开业在自己的酒店举办婚礼,你说好不好?” 帅小泽的情绪也被调动起了。

“那我先到省城办好辞职手续,你要不要再找时间跟佳佳谈谈?”袁欣敏还是放不下对王易佳的愧疚。

“还是不谈的好,免得她不好受。等日子定了跟大伙通知时再跟她说好了。”帅小泽心里也觉得对不起王易佳,两人好了这么多年也就把她耽误这么多年。

“那行,你先忙吧,我收拾一下去省城。”袁欣敏打算挂电话。忽然又觉得可以试着见见他母亲,声音低了些说:“哎,要不我办完事儿先去你家看看?说不定咱妈愿意接受我了呢?”

“这样行吗?还是等我回去吧?”帅小泽心里对于这件事完全没底,就算他去求母亲也只能厚着脸皮软磨硬泡。

“看扁我了是不是?别忘了我能管一个县!行了,这事儿你就别操心了,在工地注意安全,哦?”袁欣敏也上来一股倔劲儿。

“那好吧,你适可而止,千万别——”帅小泽以前还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他所认知的婆媳关系就像母亲、婶子她们和奶奶之间的融洽,妗子对外婆的那种惟命是从。

“千万别把妈给气着了是不?”袁欣敏语气显得格外轻松,“放心吧,咱的办事儿能力没那么差劲,实在不行我就跪地上任打任骂总可以吧?呵呵,先不说了,我得去收拾一下头发,挂了?”

“好,挂了!”帅小泽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如果要换王易佳说服母亲做什么事,他心里不会有丝毫压力,因为母亲看她的眼神是温和的,透着爱的。袁欣敏则不同,几年前宝鸡人民医院那一幕让他记忆犹新。

四月是北河滩油菜花最烂漫的季节,连绵数公里都是金灿灿的花海,香味弥漫整个北河南岸。帅小泽的别墅就坐落在花海中间,别墅前后其它花也在争奇斗艳。屋后果园的梨花灿烂,房前的水仙、百合、四季海棠也各不相让。凉亭水榭旁边的荷塘也是水清叶绿,青蛙叫,蝴蝶飞。

别墅门是开着的,关爱红没有心情欣赏房子周围的春色,赌气地在门里面小凳子上坐着,表情极其严肃。不时看着门外面跪着的两个姑娘,虽然十分不忍,却无法答应她们的要求。因为她实在难以接受这样的事情,所以两个小时过去了,心里的纠结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袁欣敏从早上九点半就跪在这里了,来之前为了给关爱红好印象刻意把自己收拾的停当利落化了淡妆。知道事情不会顺利都没敢穿裙子,来到后话没说完就惹她生气了。因为答应过帅小泽不惹他母亲生气,索性跪在门前等她消气再解释。可一跪就是两个小时,膝盖都麻木酸痛,却依然得硬撑着。将近十一点时王易佳来了,而且也跪在她身旁,重新解释了一遍跟帅小泽三人之间的感情,王易佳不辞辛苦回来专门是为了帮她求情。王易佳心情非常复杂,她昨晚听袁欣敏说了很多很多道歉的话,比毕业这些年两人说过的所有话加起来还要多,不自觉化解了她心中那为数不多的怨气。几年前她已经把帅小泽让给袁欣敏,还说过不少祝福的话。在洛杉矶被他的痴情软化,紧接着又发生艳照风波才重新开始。所以她不恨袁欣敏,对帅小泽的怨气也不是很浓,毕竟他是她这辈子唯一爱的男人,他真正的幸福值得她成全。尽管接袁欣敏电话时她刚从广州出差回到上海,还是拖着疲惫的身躯连夜飞到郑州,接着从分公司借车回北河,她清楚要让关爱红接受袁欣敏不容易,只好陪她一起跪着。

“咦——?这不是佳佳吗?你跪在这儿干吗?我的乖孙媳妇儿!”小泽奶奶忽然出现在别墅拐角,一眼就看出直挺挺跪着的两人中有王易佳,赶忙蹒跚着跑过去把她往起拽。

“奶奶,你来的正好。奶奶,你快劝劝阿姨吧,我把她惹生气了!”王易佳拉住小泽奶奶的手却没起来,她明白老太太在帅家的地位举足轻重,仰着脸恳求。

“乖孩子,你先起来再说,有啥事儿奶奶指定向着你。快起来,地上多凉?”小泽奶奶劝着又看旁边的袁欣敏,急切地说,“这个小妞你也起来,爱红,这是咋啦?”

“妈,你咋过来了?先到屋里坐。”关爱红听到说话探出头一看是婆婆,几步走到台阶下扶着她。转身对王易佳和袁欣敏无奈地说,“都进来吧,叫人看见丢人败兴!”

袁欣敏和王易佳对望一眼,两人站起来拍拍腿上的灰尘,跟着小泽奶奶身后进房间。却没敢坐,在沙发旁边垂头站着,听关爱红唉声叹气地把她们早上说的话跟小泽奶奶学了一遍。话里话外尽是对帅小泽的埋怨,提到王易佳和袁欣敏时都显得惋惜。

小泽奶奶听完沉默了好一会儿,蓦然站起来拉住袁欣敏的手上下打量,完了又看向关爱红。声音略带沙哑说:“爱红,俩妞都可心疼人儿,你说这该咋办嘞?”

“妈,这我知道,任谁都对得住咱家泽妞。我发愁的是事情弄成这样咋跟老王家交代?佳佳爸妈都是老实巴交的人,咱咋能背信弃义?”关爱红眉心皱成了川字纹。

“阿姨,我家里那边儿你不用担心,我回去跟他们解释就行了。”王易佳赶忙接话,事到如今只能一肩承担。

“那咋能行?不行!老关家老帅家在北河不是小门小户,传出去还不让人背地戳脊梁骨?”关爱红严厉地否决了王易佳的说辞。

“哎——爱红啊,你看这样行不?让佳佳认到你跟前,干闺女也是半拉老帅家人。将来找着合适人家儿,咱跟老王家一块儿嫁闺女!嫁妆叫泽妞这当哥的一股脑包了就当赎罪儿,咋样?”小泽奶奶说完又看着王易佳,用眼神征求她的意见。

王易佳“噗通”跪在地毯边上,直接磕头说:“妈,我愿意,我给干妈磕头,给奶奶磕头。”泪珠儿唰唰唰划过脸颊砸落在地毯上,她自己也分不清此时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对于关爱红这些年的疼爱自然是越亲近约好,可跟帅小泽十几年的感情最后变成了干兄妹,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凉。换句话说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和他再见面时不那么尴尬。

“这——这——我的佳佳,好闺女,都怪妈教子无方!妈对不住你!对不住你们家!”关爱红几步过来抱住王易佳,竟也忍不住抽泣起来。

两人这一哭,袁欣敏感觉心上的压力小了许多。也更加手足无措,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劝显着得了便宜还卖乖,不劝又觉得没趣的很。要什么都不做的话,她来求未来婆婆接受的事情,就算黄了。

“傻孩子,你还站着干啥呀?快给你小姑子和婆婆扶到沙发呀?”小泽奶奶招呼袁欣敏,她眼眶里也泛着泪花。

“啊。”袁欣敏愣一下,上步拉王易佳胳膊,也劝关爱红,“阿姨,别哭了,往沙发跟前坐吧。”

“看这傻妞儿!还不改口?你今儿是来干吗的?”小泽奶奶亲昵地撇了一眼袁欣敏,眼里虽然泛着泪光却从心里往外地高兴。她也伸手拉住王易佳的胳膊,顺手帮她擦拭眼泪。

“嗯,知道了。”袁欣敏答应着把脑袋低下一些不敢看关爱红,弱弱地叫了声:“妈!”却忽然觉得头有些晕。心想应该是太高兴的原因,也可能跟跪得太久有关系并没有太在意。扶着王易佳坐在沙发上后,又拿抽纸递给她和关爱红,搂着她坐在一起,心里还有些内疚,总觉得抢了她的感情和位置。

小泽奶奶走过来伸出双手,亲昵地摸摸王易佳和袁欣敏的脸,扭头问关爱红:“挑日子给他们办了吧?咱泽妞也老大不小了!”

“这事儿还真得给那昧良心东西打个招呼,不然又落埋怨!”关爱红用纸巾擦着眼泪,说起儿子就满是情绪。但心里也恨不得赶紧把婚事办了,免得再生枝节,“还有小源那孩子,也够不省心的,眼看那小妞一天天肚子大起来,办完泽妞这俩还得抓紧给他俩办!”

“甭竟数叨孩子们,双喜临门好着咧。呵呵呵,那就要个电话,早早办喽今年还能抱俩重孙儿!”小泽奶奶想起帅小源大肚子女朋友心里就是兴奋,四世同堂的日子眼看就到跟前了。

“奶奶,妈,我给小泽打电话说吧?他前些天说话意思是想趁着广西那边儿的酒店开业那天办婚礼,应该快了。”袁欣敏心情逐渐恢复,跟老人说话语气也开朗起来。

“那也好,在酒店里办事儿省心!哟,到这点儿了,得赶紧做饭,妈,吃个啥饭?”关爱红说着站起身看着婆婆,接着又看袁欣敏和王易佳,“你俩想吃点儿啥?冰箱里鸡、鱼、大肉都有!”

“妞和媳妇儿都在吃饺子呗?等会儿给那院儿也要个电话,让老四家两口和老头子过来一块儿吃。”小泽奶奶也站起身,挽袖子准备往厨房走,“小妞,吃完饭再跟泽妞说吧,你们姊妹俩好好唠唠!”

“嗯,奶奶,你坐吧,我过去帮妈包饺子。”袁欣敏心情真的不错,也想在未来婆婆和奶奶跟前表现表现,走到关爱红跟前亲热地说:“那年春节吃您包的大肉白菜馅儿可好吃了!”

“不不不,你们俩唠着,要不看看影碟,我跟你娘还有话说。”小泽奶奶拦住袁欣敏,随后转身往厨房走去,见关爱红跟上了才压低声音说:“泽妞娘,泽妞二十四周岁过完了没有?杂毛老道的话是不是瞎了?”

“都过完快小半年儿,应该是不会有事儿了,杂毛老道十成十糊弄人,不管他了。”关爱红说话声音也压得很低。

“兴许去年那些灾难都过去了,以后该安生过日子了。你看媳妇儿稳定了,钱也有,事业也稳……”小泽奶奶说着走进厨房,顺手把门关上了。

看着厨房门慢慢合上,袁欣敏长处一口气。握住王易佳的手,感激地看着她说:“佳佳,谢谢你这么帮我,可我心里还是不踏实。”

“没啥,咱们不是最好的姐妹吗?跟我客气?只要你俩快快乐乐,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王易佳把擦眼泪的纸放在桌角的纸篓里。真心希望他们过得好,也希望帅小泽不会后悔只样的选择,不然她这番苦心和纠结就白受了。

“不是的,佳佳,我真怕将来她们发现我不能怀孕,那可咋办?”袁欣敏心里不踏实,重要是没敢对关爱红说盆骨移位的事情,害怕她们抱这么大期望一旦失望该多恨她。

“小敏,用不着担心。盆骨移位不是多大的事情,现在医学技术这么发达,实在不行就人工受孕。小泽都不怕你怕啥?”王易佳不是刻意安慰她,这件事她实在是多虑。

“咋能不怕呢?你没看奶奶多急抱重孙儿?我都怕来还不及治好就让她们发现了!”袁欣敏说着又凄然地瞄向厨房门方向。

“放心好了,我已经让心怡联系好伦敦的医院,你病例也发过去了,你们典过礼可以借着结婚旅游过去住一段儿,回来说不定就能怀上……”王易佳接着又跟袁欣敏低头叽叽喳喳聊着伦敦的医院,有几种治疗方案都已经拟定出来,让袁欣敏不由得更加感激她的热忱。

吃过晌午饭,袁欣敏拿着手机来到别墅外面。先看了一会儿四下美丽的风景,提鼻嗅几下芬芳的百花香,心情愉悦的不得了。拨号码的时候又觉得头“嗡”了一下,脑海里甚至出现瞬间的空白,她赶忙倒退几步靠在门框上。

今天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年前做手术留下后遗症?不,我不能自己吓自己,或许是血糖低了呢?以后口袋里随身带着糖就好了。今天太高兴了,小泽听到后也一定会很开心!袁欣敏不以为然笑笑,看着远处荷花池,按发射键,号码拨了出去。

“喂,小敏,吃饭了吗?”电话里帅小泽的声音挺开朗。

“嗯,吃过了,咱妈包的大肉白菜馅儿饺子。”袁欣敏心里甜滋滋的,终于不用再避讳任何人的眼光和看法。

“大肉白菜馅儿?咦?你在别墅?妈同意了是不?呵呵呵,小敏,你太厉害了!”帅小泽觉得很意外,有心花瞬间绽放的感觉。

“咯咯,那当然了。还有奶奶,爷爷,还有老叔老婶儿。”袁欣敏也兴奋地笑出声,“小泽,这回多亏佳佳,佳佳赶夜机飞回来帮我求情的。还有啊,佳佳认到咱妈跟前了,你以后多了个干妹!”

“啊?这样啊?这样也挺好,挺好。”又是一个意外,帅小泽吃惊后立刻恢复正常,“哎,亲爱的,告诉你个好消息,我这儿边再也个七八天就能竣工,你是不是该着手准备通知亲戚朋友了?五一,就订到五一,咱要在北海最高的大楼,星河国际大酒店,标准五星级酒店结婚典礼!”

“五一这么快啊?不到半个月!”袁欣敏觉得有点突然,幸福来得太快,来不及换更好的心情迎接。

“怎么?嫌快?那就等公司周年庆典吧?不急着当新娘了?呵呵呵呵……”帅小泽又开始犯贱,笑声透着得意却又格外爽朗。

“讨厌啦!咋每次都是这么没正经?”袁欣敏心里也很兴奋,真想现在就跟他抱在一起,看他大笑时放肆的表情。忽然想起盆骨移位的事,“哎,别笑了,我上回车祸时盆骨移位,真害怕怀不上了,你会不会介意?”

“那都小事儿,我已经让梁甜联系好美国那边儿的医院,结完婚咱就去纽约。呵呵呵,谁也别想耽误我的足球队发展,呵呵呵呵……”帅小泽想到能如愿以偿和袁欣敏成亲,他那独特的犯贱式喜悦丝毫不加掩饰。

“讨厌,你打算啥时候回来?”袁欣敏心里瞬间美到极点,万万没想到他早知道那件事而且已经安排好后路。刚想问他要不要一起商量商量宾客名单,就听到他笑呵呵地说:“亲爱的,不说那么多了,我现在做升降机下一楼去,让衡信他们替咱高——啊——”

电话里传出帅小泽惊异的叫声,紧接着是“嗵”的一声巨响没了声音。袁欣敏感觉脑子一阵凌乱,头痛的难以形容。忽然眼前一黑,斜斜的摔倒在地。


上一篇: 《民间故事 (厕所外一战成名)》     下一篇: 《第一百零六章 唱不完的阿莲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65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一百零五章 陨落》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