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劫后有劫》--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1-03   共 0 篇   访问量:231
第一百零三章 劫后有劫
发布日期:2020-11-03 字数:13704字 阅读:231次


街上的枪声北斗星那边听得更清晰,帅小泽他们在厅里喝茶,听到声音匆匆跑出来。见到街上已经乱的不得了,却又不敢往跟前凑。喻阿韦劝大家还回去喝茶,人家泰国的事情最好别牵扯,反正等明天正式签约后就能回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高林想看热闹,被帅小泽瞪了一眼乖乖回房子。

伊萨尔亲王让卫队长派人过去打听情况,时间不大,人回来禀报。确定是昨天门外那些泰米尔人在街上开枪,已经死了两个人,还从旁边售楼部抓走一人。

七贱听后觉得应该过去看看,大家嚷着出大门向右路口走。还没走出十几米,就看的几辆军用路虎从路边驶过,气势汹汹,不用看就知道是泰米尔人。

“小泽,快看,王义强!”袁欣敏指着最后面一辆车大声喊。车窗开着,她清晰地看到王义强的侧脸,额头抵着车前排座椅上,确定就是他。

“啊?八成就是他被坏人抓了!”帅小泽惊愕地看,车子开远了,连忙转身往售楼部,“女的留下,哥儿几个上车,赶紧救人去!”

“咋了?贱头儿,救他干吗?你没事儿吧?就这小子把咱们弄到泰国来的!”高大铭在帅小泽后面,快步走向卖房的接送车。虽然步伐没慢,却还是有点不理解。

“不管咋小强都是咱同学,大家都是凤城人!”帅小泽到了车跟前,叫住打开车门的马子祥,“老五,你跟小林留下招呼客人!”他说着一只脚踏上驾驶员位置的车踏板。

“三哥,你不能——”马子祥当然知道帅小泽意思,七兄弟不能全部冒险,而他和高林都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不听话就滚回老家!”帅小泽扭头就是一瞪眼,不留商量余地。

马子祥停住没动,不是怕帅小泽继续骂,是挡着向前涌的高林,正在考虑有没有其他办法阻止他。从道义上讲帮助王义强是没错,可这几个哥们儿没有受过任何训练,单凭一时血气怎么跟手持重武器的极端份子周旋?

王易佳一把拉住帅小泽胳膊,急切说:“泽,不是逞英雄的时候,他们有枪!”差点把他上到一半的身子从车上拉下去。

“佳佳,不能见死不救!小强不是咱们好哥们儿,可他是凤城老乡,是咱中国人!”帅小泽挣脱后依然坐到驾驶位,伸手拉安全带。

“你要飞去不可,就把我也带上!”王易佳急了,她明白帅小泽不好劝,宁可跟他生死与共,说完直接从后门上。车上已经上了六人,衡信就在她前面,伸手要阻止她。

“等一等!”梁甜冲过来拉着王易佳,随后又喊帅小泽,“小泽,救人是重要,可你们自身也很重要!你看!”梁甜说着,看向门口站着的阿联酋卫队长。

袁欣敏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竟开始后悔刚才喊的那嗓子。她也来到帅小泽门跟前,紧张地说:“小泽,救人的事儿应该交给警察,那还有军队。”

帅小泽的脑子逐渐调理清晰,鲁莽行事的后果很难想象。松开安全带,快速从车上跳下来。歪着脑袋淡淡一笑,冲车后窗低声喊:“活动取消,大家回销售部喝咖啡!”说完以后径直拉着梁甜的手快步走向大厅,低声告诉她怎么求伊萨尔亲王帮忙救王义强。

十几个人刚绷紧的神经瞬间松下来,小声议论着往售楼部里面走。尤玉娇边走还摸着圆圆的肚子,劝马子祥做事不要那么冲动。

仍然有三个人没进售楼部大门。王易佳在门口站着,她认为帅小泽不会这么容易放弃,从他拉梁甜往回走的神情,可以看出心里已经另有计较。决定在外面等着他,一旦他出去就必须跟着。刘烨刚也不信,因为帅小泽进去时拉的不是王易佳和袁欣敏其一,当着大家面又不能说非要跟着他,那样弟兄六个谁也不落后。所以他就在门外晃悠,论此时的身手七贱当中应该没有人比他敏捷。再有就是袁欣敏,她确定帅小泽是言出必践的人,一分钟前还放豪言,转眼打退堂鼓那不是他的风格。她认为是自己那句话引起他救人的决心,应该陪他一起面对困难。

十几个兄弟姐妹和柯家英几个在沙发或小桌子散乱坐着,托马斯那四个也惬意地喝着咖啡,不经意看着电视机里放的香港台脱口秀节目。其他人也看的很投入,边看还变说笑,包括本地一些员工。因为昨天销售额够了,今天不需要再卖房。曼谷另外两家售楼部主管也带着不少人过来这边,帅小泽安排了中午聚餐庆祝。

孙晓雨离门口最近,听到杂乱脚步声时连忙扭头。看到十几个黑衣日本人从旁边过去到门外上两辆车,接着是梁甜和一个白袍阿联酋人带着两个卫兵,出门后上了另一辆车。最后跑出来的是安田由惠子的男助手,外面的卫兵也有不少上了别的车子。就在五辆车缓缓驶出售楼部前面路口的时候,刘烨刚忽然跑过去挤上最前面一辆车。袁欣敏还喊他干吗去,他只是摆摆手。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感觉肚子有点饿的时候,有人大声喊着从楼梯快步下来。孙晓雨赶忙站起来看,是英国客人菲利克斯在打电话,旁边是伊萨尔亲王和两个助手,再后面是安田由惠子和女助手。几人的神情都很紧张,走出大门立刻往外走上车。

王易佳在门口叫高大铭,大伙一下子全涌到门口。她说感觉事情不对,让衡信上楼看帅小泽在哪。几分钟后衡信跑了下来,说办公室只留下帅小泽衣服。

这下大家炸锅了,十几个人争先恐后上门口的车子,追赶刚驶出去伊萨尔亲王的车子。

北揽的一栋六层高的旧楼周围,已经围满了泰国警察。最前面警车跟前有位谢顶老警察正拿着喇叭叽哩哇啦地喊着话,别的警察手持武器向楼上望。旁边不远伊萨尔亲王的卫队长焦急地向上看,旁边站着刘烨刚、梁甜、王义强还有黑衣日本人。顶楼上站有大约二三十个全副武装的泰米尔人,还有些趴在楼顶边缘向下看,下面几层也有不少枪头伸出窗外。有个首领用生硬的英语谈判,还有两个用机枪对着穿白袍的阿联酋人。

仔细看不是阿联酋人,而是穿着白袍的帅小泽,头巾早已不见踪影。

伊萨尔亲王到场后先对着卫队长两个嘴巴,然后才问具体情况。原来他们是追着泰米尔人来到这里,卫队长和梁甜跟泰米尔人谈条件,要求他们放了王义强,对方开始坚持十亿美金,后来觉得实现不了改为五亿。帅小泽答应付钱,并亲自和刘烨刚到几家银行取款。却没想到取款额数过大引起警方注意,在他们交钱换人的时候警察赶到了。泰米尔人以为帅小泽他们报警的,顺手把他扣在手里当人质。梁甜这时才打给菲利克斯,让伊萨尔亲王赶紧出面联系泰国官方,阻止警察动手,以免帅小泽先遭殃。再后来警察越来越多双方僵持不下,泰米尔人提出要直升机离开泰国。警方担心他们离开是另有目的,也怕伤害人质,因为他们已经接到上峰通知不惜一切保护人质。

眼看太阳渐渐偏西,直升机迟迟没到。泰米尔人有些顶不住,用机枪向天空扫射一阵,随后对着帅小泽脑袋向下面喊话,再过十分钟见不到直升机就要杀人质。警方说飞机已经在来的路上,希望他们保持冷静,并征得他们同意安排人先送些食物和水上楼。帅小泽已经站了五个多小时,又渴又饿又晒太阳,身后的枪手都换了好几次,却没有人能替他。不由得想起年初离开北河老家时奶奶的话,本命年没过完一定要事事精心。果不其然进了拘留室,现在又命悬一线,暗自发誓只要能躲过这一劫再不管闲事,把事业交给弟兄几个搭理。他回北河求母亲接受袁欣敏,然后结婚带孩子,有空时候养花种菜。

最大的警车旁边最近的就是十几个兄弟姐妹、梁甜、王义强,左边是柯家英、陶锦鹏、喻阿韦,右边是伊萨尔亲王和菲利克斯及卫队。李青和高大铭骂了王义强好长时间,惹的几个女生也你一句我一句地数落。起初他低头不语,后来竟然哭起来,哭得满脸都是泪。他现在肠子都快悔青了,若不是因为这次比斗,他父亲也不会招惹泰米尔人落个跳楼身亡,也不会连累帅小泽身处险境。居然说的大家渐渐地同情起来,非但不骂了还安慰他。

“快看!小泽是怎么了?”袁欣敏猛然大叫。她一直盯着帅小泽,真担心他有个三长两短,两人一生幸福就此断送。他母亲和家人会怎么伤心,而这个灾难的原因却是她的一句话。忽然看到他身子向下一沉像要摔倒,被身后的泰米尔人扶助胳膊。

“大伙不用担心,三哥好像是累的站不稳了!”马子祥安慰大家,“等一下警察把食物和水送上去就没事儿了!”

“不仅仅这样,他的手在晃呢!”王易佳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似得,全神贯注在他身上看,由于距离太远的原因,看什么都是模糊的。

“梁小姐,借警察的望远镜!”刘烨刚小声对梁甜说。

梁甜点点头,快步走到伊萨尔亲王跟前低声说话。伊萨尔亲王让卫队长到现场指挥那里,轻易取了望远镜回来递给梁甜,几个人都来到刘烨刚跟前。

刘烨刚没有客气,一个急着知道帅小泽情况,再一个说客气话人家也听不懂。望远镜先看帅小泽脸上表情是疲惫,眼睛眯缝着。再往下看他身子似乎是斜着,胳膊下垂,浑身没力的样子。但手却还在小幅度晃动着,左手伸出四个手指,再看右手是两个弯曲食指和中指,两个手指还在做挠的动作。脑子里立刻想到打篮球时的手势,低声向马子祥确认:“祥子,左手四是不是溜地皮儿?右手两个指头挠是往右边跑,对不?”

“对,他这是想让咱干吗?”马子祥当然记得他们用过上百次的暗号,可搞不懂打球跟现在有什么关系。

“他想从右边跑,让咱到地面儿接应!”刘烨刚把望远镜递到李青手里,低声说,“李老二,你在这儿盯着!有啥变化让人支应一声,我们五个去招呼着。”

“那我们咋样能帮他?”王易佳紧张地看着刘烨刚,方寸早乱了。

“小刚,这是六楼,他咋跑啊?”芦建虹也紧张地来到刘烨刚旁边。

“可不是咋地?那帮坏蛋还有枪嘞!”李嘉觉得帅小泽做这件事太冒险。

“别紧张,我们要对小泽有信心,他既然给出这样的信息,咱们就要相信他,尽最大努力配合他。”袁欣敏安慰别人,她自己心里一样没底气。

“小刚蛋儿有主意了吗?赶紧说,大伙都会支持小泽!”刘素霞附和道。

“到那儿再看,大家都待着别乱动,尽量避免引起上面注意,就我们五个去。”刘烨刚说着招呼高大铭、马子祥、衡信、高林,“大贱,祥子,小林看能不能找点软和东西,给三哥跳下来当垫子,麻利儿的!我跟四哥先去楼右边看看地形!”说着朝衡信点头,二人弯腰向场外面绕,转个大圈往楼右边跑去。

王易佳眼看着六贱他们离开,却帮不上忙,心里纠结的向楼上看,对着帅小泽脑袋的枪已经挪开。

这栋废楼的右边本来是片小广场,长时间没人管理,树已经长的很高很茂盛。伸出去的树枝遮盖大片树荫,地上面是荒草。站在阴凉处几乎看不到天空,上面的人要看下来也同样很难。要找什么接住帅小泽成了问题,找海绵垫是一点可能都没有,就算拿几床大被子铺地都不现实,而且容易被上面的人发现。

高大铭四个人在周边转悠十几分钟也没找到合适的软和东西,别说海绵或棉被,连块布片都找不到。急得马子祥直踢车子。高大铭埋怨他遇事太毛糙,冷静才能想到办法,说着打开车门坐到副驾驶位置。高林靠在车门抠座椅上的泥巴,猛然想起把车座拆下来。马子祥马上否定了,说目标太小楼上跳下来时根本看不到。

袁欣敏走过去见几个人什么也没找到,眼圈都急红了,嘟囔着说还不如让在场的人脱下外套,一人一件也能堆成个小山。高大铭说不现实,就算全场人都愿意脱衣服,楼上的泰米尔人也能看到。高林气得用手击打第二排的车座,用力过猛把车座给推翻了,现出一个红塑料袋包来里面软软的。马子祥连忙解开塑料袋看,里面是售楼部做得横幅,因为错个字帅小泽不让用,不知道谁丢到车上了。

“祥子,你说用着个接小泽行不行?”袁欣敏幽幽地说。

“这太薄了!还只有八十公分宽!”马子祥想都没想就否定了。

“要是双着呢?俩人站在两头拉紧了,看他往哪落就往哪挪!”袁欣敏觉得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可以试试这样。

“哎,你还别说,小敏这办法还有门儿!”高大铭从车上下来摸摸崭新的横幅,打开拉了拉韧性,朝马子祥点头,“先拿过去,让老四老六看看咋样,实在不行再想办法!”

“反正又没旁的招,死马当活马医呗?”高林嗡里嗡气地说。

“滚远远儿的!乌鸦嘴!”马子祥瞪了高林一眼,把横幅装进袋子,转身招呼高大铭,“那咱快点儿过去,那俩指定是等急了!”

刘烨刚看到马子祥拿来的横幅眉头拧成个疙瘩,听高大铭说完袁欣敏的办法后轻轻摇摇头。猛然想起可以把一头绑在树杈,另一头两个人合力拉住,等帅小泽下来时看往哪落再往哪转。随即打开塑料袋,展开后里面是三条十几米长的横幅。就和衡信、马子祥分别上三棵高树,把横幅一端紧紧绑在树杈上,另一端展开后接近楼房。

几个人拉住横幅试了几次,高大铭、衡信拉一条,刘烨刚、马子祥拉一条,高林自己拉一条。配合几次来回跑没问题,就让衡信跑快通知李青,让李青暗示帅小泽准备好了。几个人拉住横幅聚精会神向上看,随时准备接应帅小泽。

就在送食物的警察快到楼顶时,警方指挥在喇叭里安慰泰米尔人,让他们尽量放松,不要伤害送食物的警察。李青让梁甜借过喇叭冲楼顶喊:“老三,准备好开饭了,三点,三点钟开饭,听见了吗?小心了,是你的三点钟!”

话音还没完全落下,帅小泽原本歪斜的脑袋猛然抬起,身子瞬间下滑又窜起。整个人从白袍子下面钻出去,身上只有一件红色四角裤,眨眼间冲到靠近楼边站着的六七个泰米尔人跟前。身子高高纵起,跳过一个泰米尔人脑袋,身子已经到楼外,斜着向下方落去。

这时,领头的泰米尔人才转身向后看。拉着白袍的两个人刚反应过来手里剩下空袍子,丢袍子举枪的过程已经看不见帅小泽人影了,险些开枪打同伴。由于事情发生在一瞬间,楼下的警察也没来得及反应,等看到泰米尔人举枪的时候,才下令全面攻击,枪声顷刻乱做一团。

四个人听到喇叭里李青的声音,都神情紧张地抬头看着天空。刘烨刚还专门提醒大家注意看,帅小泽穿的白袍子可能有点晃眼。猛然间听见衡信在远处喊:“快!看红裤衩!下来了!”

“哎呦,我地乖乖!”高林的反应丝毫不迟钝,就在衡信喊的同时,他也看到楼顶的光身子,拉着横幅就往正下方跑。

马子祥和刘烨刚拉着横幅,快速跟高林并在一起,害怕一个横幅太小接不着。

已经落过楼顶平面以下才听到后面的枪声,帅小泽也没感觉到身上哪疼,可以确定没受伤。往下看却把他吓一跳,楼真的很高,他都想闭上眼睛。可眼看着下面就是树枝,还得伸长胳膊拨开。从上面看角度有偏差,明明感觉能够轻易拨开的三根树枝只拨到一根,另外两根都划到大腿,立刻有种火辣的感觉传到疼痛神经。根本顾不得摸伤口深不深,身子已经过了三楼的窗洞口。他做好怀抱姿势要搂住条幅,“嘭”的一声落在布上,还反弹起稍许。他两只手抓住横幅边,虽然手勒的有点疼,但心里到底踏实好多。

“嚓”的一声,横幅断了。身子继续下坠,把帅小泽刚平稳的心又悬到嗓子眼。眼睛一闭,心想:这下要哏儿屁着凉了!

眼睁睁看着横幅断开,帅小泽离地面还有四五米。马子祥和刘烨刚手里还抓着横幅头,两人不由得把嘴长大,惊讶的想喊都发不出声。说时迟那时快,衡信还没到他们跟前,却看到帅小泽头斜着下来,刚巧下面有块大半截砖头。想都没想就扑了过去,把身子垫在砖头上,害怕帅小泽脑袋落在砖头上。同时也双手抱头,避免两个脑袋相撞。

帅小泽猛然感觉身子被推一下,斜着摔出去七八米。耳轮中就听见高林瓮声瓮气的声音:“四哥,你傻啊?不怕被老板砸死?”

“你这个半吊!害怕三哥摔不死还推一把?”刘烨刚埋怨着跑向帅小泽,同时明白高林和衡信两人的良苦用心,更是担心帅小泽摔出去这次不轻。

高大铭已经到了跟前,身手拉起正呲牙咧嘴的帅小泽。然后上下打量,摸一把他腿上的血,悠悠地说:“贱头儿,你生理期?”

“生你个头!叫树枝挂烂了!”帅小泽站起来瞪高大铭一眼,来回走几步,庆幸胳膊腿都还完整,“谁给我件衣裳!”

马子祥脱下上衣给帅小泽围在腰间,没好气地说:“大贱,这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

“谁说我开玩笑啦?我试试他脑子摔坏了没!”高大铭脸上挂着淡淡地笑容,由衷地为帅小泽脱险感到高兴,“呵呵,没事儿就好,小敏在那边心都操碎了!”

“能不能别胡说?大家公认三嫂是佳佳!”衡信从地上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维护王易佳。

“啥是个公认不公认?小敏是贱头的阿莲!大半拉学校都知道!”高大铭绝对支持帅小泽和袁欣敏的情侣关系。

“别提阿莲,那事儿过好多年了!”马子祥跟衡信同一立场。

“哎,各位贱客,能不能先扶我回去?那事儿改天再商量。”帅小泽最怕听到有人把袁欣敏和王易佳放到一起说,知道最后必然会把罪过推到他身上,他也清楚这的确是自己的错,却除了逃避别无他途。

“改天改天回头回头,你除了逃避就不会别的?”衡信气的转身往楼前面走去。

“劝别人头头是道,轮着自己就糊里糊涂!”马子祥紧跟着衡信走,提到这件事就对帅小泽失望透顶。

“我说,有话好好说行不行?大家这么多年兄弟了!”刘烨刚也快步追向马子祥、衡信。

“就是嘛!”高大铭几乎跟刘烨刚并肩,边走边让他帮着说话,“哎,小贱贱,你给评评理,小敏他俩好了这些年,该不该是他们开花结果?佳佳就算是……”

高林一看这四个人都各顾各走了,不免有点着急地喊:“哎,你们这是——哎哟喂——你们都走了谁帮我扶老板?咱妈说——”

“小林,还帮着他?你就是这么孝顺咱妈?”马子祥猛地回头瞪高林,随后转身快步离开。

“对,老板,咱妈是让保护你,也说看你这没良心就尅烦!我也不管了!”高林说完也撒丫子跑了。

“你们这,嘿,小林,你也没保护我呀?刚才是你把我推一边儿的!不扶就算了,我还冒血嘞!”帅小泽看几个人都走了心里这个不爽,还真没办法埋怨,不管哪个角度他们也是为他好。

“嘿嘿嘿嘿,老板,我忘了!”高林跑出老远停住傻傻一笑,又磨身追那几个。

帅小泽这个懊恼,刚从危险的环境逃出来了。得不到兄弟门的半点安慰,大腿根流着血也没人管。而这一切根源都是来自他的感情纠结,连母亲都反对他娶最爱的女人。苦着脸往外面走,这才发现脚上剩下一只鞋,高一脚低一脚向外走去。

十二月一号,是中央世界购物中心正式签约启动的日子。北斗星集团帅小泽与泰国布丰集团解正在仪式上签约,现场宣布一至三期同时开始运作。十几个兄弟姐妹、伊萨尔亲王等外宾、柯家英等国内的朋友和客户出席了活动,布丰集团的客人和政界朋友更多。
    然而,这天媒体关注最多的还是昨天发生的事情:石油大王王树健坠楼身亡,建大股票跌停板;内地娱乐圈大佬董某某暴毙曼谷街头;疑似伊斯兰卡恐怖分子三百五十余人在北揽一栋旧楼被泰国警方系数歼灭。
    这天晚上,帅小泽等人乘飞机直飞上海,他们在曼谷一天也不想多待。项目暂时由马子祥的助理盯着,施工单位是在当地找的华侨Houses公司负责,衡信和马子祥会定期过去看。乘同班飞机的还有王义强,他已经把31%的建大股权抵债卖给北斗星,名下仅剩5%。他这次带着父亲的骨灰回上海,主要目的就是召开董事会,宣布北斗星持有建大最多股份,同时就任CEO。这是帅小泽聘请他的,北斗星还要高调的注资建大一百亿,原因是建大股票受他父亲坠楼事件影响跌的厉害。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带父亲骨灰回凤城安葬。凤城确实是个好地方,平原腹地四通八达,也是他父亲出生成长的地方,他母亲坟墓就在一个背坡面水的阳面。
    王易豪今年事事顺心,跟帅小源成功地在浦东新区合开科技公司。而且开业就有订单,忙的不亦乐乎,还如愿得到未来姐夫帅小泽的那辆法拉利。这几天新产品也研发出来了,一款智能语言分析器。为了让新产品面市,他和帅小源商量后来北斗星找姐姐商量注资,可她说刚从泰国回来忙的要死,过几天再说。
    从星河广场地下车库出来,王易豪想给帅小泽打电话。早上从公司出来时帅小源说过,要是找姐姐不灵就找大哥,未来姐夫对小舅子肯定有求必应。法拉利那件事情就是例子,帅小源作为亲弟弟才给弄了辆老款克莱斯勒。拿出手机刚要拨号,忽然从后视镜发现后面有辆车子离自己很近,副驾驶那人似乎还拿着望远镜。他试着加大油门,那辆车也加速跟上来。他又试着打右转向灯变到边道再变回最左边,接着左转弯,再看后视镜,那辆车仍然在后面。 

这下还真有些慌神,王易豪从未遇见过这种事。连忙打通王易佳的手机,还没开口就听见里面说:“小鬼头,又打什么歪主意来着?甭费劲了!都跟你说了忙完这阵儿!挂了。”王易佳在电话里语气很严肃,没等王易豪接话又说,“还有啊,也不要往小泽身上动脑筋,他昨天从泰国回来还没停事儿又接手处理建大那边儿,明后天可能还要飞去北海!”

“老姐,别把我想的那么市侩好不好?”王易豪说着把声音压低,“我发现被人跟踪了,车号是沪H96***,车里边有个人拿着望远镜——”

“去去去,港剧看多了吧?没事儿也打电话关心关心家里。”王易佳打断他的话,埋怨两句挂断了电话,懒得听他胡扯八道,又埋头做起事。

“哎,我这——还不信咋地?”王易豪抱怨着把车靠边,打算进一家便利店买瓶喝的。

下车刚走到车前头拐弯,后面一辆车飞也似地从身边擦过去,就差十几公分,险些把王易豪撞着。这一下可把他吓坏了,赶忙上车给姐姐打电话。可她直接挂断了,只好再重拨,电话通了劈头盖脸就是臭骂:“小鬼头,要死啊你!不知道我手里一堆文件要签吗?”

“我的老姐,你就别咒了,我刚刚差点儿就被撞死了!”王易豪惊魂未定,“谋杀,十成十是谋杀!”

“什么?你再说一遍?”王易佳这回听出来他的声音有点不对劲,不由得吸了口冷气。

“我差点儿叫人给撞死,就是刚刚给你说的沪H96***,是辆白色普桑!”王易豪确定看清楚那车前车牌距离他不到一米远向里打了把方向,要不然他就没机会打电话了。

“那你别乱跑,快给二表姐夫打个电话报警,会不会是你无意中得罪什么人了?”王易佳意识到事情严重,得立刻告诉何义强,至少听他说说防御措施。

“那怎么可能呢?咱家豪哥那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王易豪自认没有跟什么人结过怨,即使跟哪个同学有过嫌隙,也不至于谋杀这么严重。

“嘚瑟吧你!开辆好车就整天吆五喝六。哎,会不会在哪个夜场得罪人?”王易佳总觉得弟弟缺少帅小源那股沉稳劲儿,也没有帅小泽那种随机应变能力。

“我说,你是我亲姐吗?人家给你抱屈也不说安慰几句,就知道批斗。算了,我还是打给表姐夫吧,”王易豪说着挂断电话。

打通何义强号码跟他说情况,右手在变速箱旁边盒子里找纸笔。打算趁记忆最清晰时把过程写下来,嘴里还在表姐夫跟前抱怨姐姐:“她自己就知道忙着工作,也不说赶紧跟泽哥结婚,小青催我结婚都不行!”

哎,泽哥,这车本来是泽哥的,凶手是不是冲他?王易豪脑子里忽然冒出这个念头,立刻停止跟王义强继续抱怨,接着挂了电话靠在椅背上想:如果真有人想谋害泽哥的话,一回不成肯定还有二回,要是我把这话说给二姐夫,他一定不信。还不如我打听到泽哥在哪,悄悄跟踪保护他,要没事儿刚好,就当是拍未来姐夫马匹,让他批钱也容易点儿。要凑巧救他一命,好处可是大大地。嘿嘿,没想到我还有福尔摩斯的头脑!

先回公司换了辆半旧别克,到文具店买了个冒牌军事望远镜。又轻易地从高林那里打听出了帅小泽的下落,王易豪开始了跟踪保护的行动。

经过四十多小时的盯梢,王易豪发现帅小泽生活太没规律。昨天从建大集团开完会下午四点,他和高林徒步回星河广场。五点半下班后跟姐姐一起吃饭,一起回孙桥的别墅。凌晨两点又一个人出来吃夜宵,喝了两瓶啤酒后打包,没回住处而进了就近酒店。大概是不想太晚回去吵着姐姐睡觉。

今天早上八点出酒店大堂徒步走到地铁站,八点半到星河广场E座一楼买两盒“斗篷姐菜盒店”的早点进D座公司总部。不用猜就知道陪姐姐吃,因为十几分钟后姐姐开车进地下车库。十一点二十六分,九个人出公司,进入E座美食广场电梯。身边的人都认识,姐姐、研究生心怡姐、梁甜姐、洋妞曼妮姐、县长姐姐袁欣敏、明星李嘉姐、高林、律师蒋襟垣。他们一点半回的公司,下午三点四十分,他又下楼到B座街东头的中行。四点钟进E座星巴克咖啡馆坐了四十分钟,中间梁甜姐带了个小四眼矮冬瓜过去。五分钟后矮冬瓜离开了,两人坐了一会儿回D座。晚饭时间差不多九点,人数比中午多了另一个谢顶的矮冬瓜,好像是投资部的王主任。十一点散场,他仍然和姐姐一起回到孙桥的别墅。凌晨两点二十他又出来吃夜宵,仍然喝几杯啤酒就打包,仍然进的昨晚那个酒店。

早上五点半天蒙蒙亮。正在王易豪瞌睡虫上头的节骨眼儿,帅小泽从酒店大门走出来了,手里提着行李箱。

王易豪赶紧揉揉蒙松的眼睛,看帅小泽正走到路边站住,往左右看看,像是要拦出租车的样子。泽哥这是要出差吗?怎么也不叫个人送机场?可真是太善良了,那么多手下不用却要坐出租,难怪没陪姐姐睡别墅呢,原来是担心姐姐睡不好觉!既然让我碰上,干脆送他得了,反正都快是自家人了!王易豪想着就开车门下来,刚要朝路对面摆手就停住了。感觉脑袋“嗡”的一下,因为看到袁欣敏出来,走到他跟前挽着胳膊,亲昵的不得了。

这样以来,王易豪的心立马乱成粥:哎呦!小敏姐怎么跟他一块儿?看着情形俩人关系不一般啊?我得麻利儿给老姐通个气儿,泽哥咋能是这种人嘞?也不对,要是老姐知道他在外面有人,会不会散伙儿了?那我的新产品赞助不久泡汤了吗?可我要是不说,咋对得起老姐对我从小到大的照顾呢?对,必须说,老王家的人不能被这么欺负!

打定了主意后,王易豪开门弯腰从车里拿出手机。眼角余光正瞄见斜对面有辆白车慢慢逆行,不由得站起身看,也忘了拨号。这时白车已经距离帅小泽和袁欣敏不到一百米,车子忽然加大油门,提高了车速。与此同时,王易豪也看清楚了,就是前天上午见到的那辆沪H96***白色普桑,立刻就明白是冲帅小泽二人来的。扯开嗓门儿喊:“泽哥!小心后面!”

“面”字喊完后还不到两秒钟,白色普桑就到了两人身旁,接着帅小泽和袁欣敏被撞翻了。准确说帅小泽是摔倒在道沿边,或许是袁欣敏推的。而说她被撞飞更贴切,整个身子被撞的飞了起来,落在前挡风玻璃上,接着滚落在旁边一动不动。王易豪赶忙往对面跑,电话拨给了二姐夫何义强。白色普桑掉头向西跑了,帅小泽喊着扑向袁欣敏,她头上脸上流出鲜红的……


上一篇: 《街头趣事》     下一篇: 《第一百零四章 谁头上没落过灰尘
责任编辑: | 已阅读231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一百零三章 劫后有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