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升温》--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9-22   共 0 篇   访问量:115
第九十六章 升温
发布日期:2020-09-22 字数:12872字 阅读:115次


宝鸡马营镇“北斗·观星雅筑”项目进行的如火如荼,施工方进场同时,马子祥安排在各媒体轮番打广告。现场围墙,高速路口,商场屏幕,都是李嘉巨幅照片和小区效果图。进场第一件事就是快速建售楼部,售楼部就在项目西头,与建大地产的售楼部距离不到三百米,外墙内饰也比“建大世纪城花园”售楼中心高出一个档次。

这天早上,王义强和岳洋在建国饭店的长期包房里吃早点。小圆桌上摆着美式三明治、黑椒煎羊排、牙买加蓝山咖啡。王义强边吃边看上周销售报表,跟岳洋讨论着订房的人似乎少了很多。岳洋左手拿着三明治边嚼边笑,右手正在把玩刚买的彩屏上网手机。

芦建国匆匆从外面进来,把一份报纸摊开放在桌子边。急切地说:“小强,别吃了,快来看看。”

“哦?”王义强先看看芦建国,又看报纸。是华商报房产副刊,整张是北斗观星雅筑的广告,没什么特别的。就看着芦建国说,“帅小泽的广告,我昨天就看过了,咋了?有什么问题?”

“广告是不错,可你看没看他们价位?起价五千五!咱均价才两千出头!”芦建国急切地看着两人,“难道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他凭啥卖那么高价?”

“老芦,别把气氛弄得紧张兮兮的。”岳洋拿起报纸正反面看一遍,“咱虽然是花园洋房,但是毛坯。人家是精装修,比咱贵不稀奇。再说他卖贵了刚好给咱做陪衬,肯定卖不过咱!”

“洋洋说的不错,帅小泽想哗众取宠,可他高估了宝鸡人的消费能力。放心好了。”王义强也不以为然,继续用勺子喝着咖啡。

“不不不,不是这么回事儿。咱的洋房从结构和布局上是比高层占优势,可你看他们宣传的精致两房和观景大房,还宣称每户都送观星台,这是往豪宅搞呢。现在人那么爱贪便宜的,会不会抢尽风头?”芦建国认真地解释自己的观点。

“呵呵,这一定是嫂子的看法,对吧?”岳洋歪着脑袋看芦建国,就差没说妇人之见几个字。

“先坐下再说,你媳妇说的有一定道理。但她不了解本地人贪便宜的程度,装修费满打满算每平一千够了吧?谁愿意掏这么多冤枉钱?他帅小泽把价位翻翻,买几套了?无非为了抢风头,最终还是要打折。”王义强认为帅小泽就是开盘晚了在给自己拉人气。

“还没开始卖呢。打听的人说马子祥要搞什么认购会,五一当天统一收定金抽号。交房以前付全款才按号分房。据说还有文艺演出,总裁签售。”芦建国幽幽地说。

“搞啥鬼?广告铺天盖地宣传还要等五一才买房!还什么总裁签售,呵呵,帅小泽那怂式子还把自己当明星?真幼稚!”岳洋不屑一顾地笑。

“这家伙爱出风头不错,招数也挺新鲜。建国,到时候你也带钱过去抽个号,看这家伙到底搞啥飞机!我还真不信他这高价房能因为玩儿花招卖出去!”王义强也开始觉得帅小泽不会无的放矢。

芦建国答应着,拉个凳子坐下来。既然王义强这当老板的都不着急,他更不用枉做小人,随手拿起三明治吃起来,把临出门前他妻子说的话抛到脑后。

张导利一直都在注意着帅小泽的事情,自他们打赌签过合同,就时常注意马营这块地的动静。世纪城开盘时,隔壁没有丝毫反应,她就有点后悔没拦阻芦建国投给王义强的两百万。那是年前成立新世界装饰公司向姑姑和二姐借的钱。两个多月过去仍然没动静,她就更加疑神疑鬼,总想着帅小泽背地里耍阴谋。给王义强打过几个电话提醒他小心,可王义强听不进去。毕竟他们投那两百万对建大来说根本是九牛一毛,岳洋投了一千万也不过是卖个人情给两个点的股份。

一夜之间北斗星集团的广告立起来,还在电视报纸上大肆宣传。张导利立马让芦建国天天过去看,不到一个月售楼部也投入运营,而且只宣传不买房,价格都是今早第一次公布。这让她的疑心病越发不可收拾,饭都没吃就让芦建国去找王义强,如果他再不做任何的回应就把钱撤出来,只可惜芦建国没有按她说的做。

四月三十号下午,王易佳回到西安,身边只有高林的妻子佟海燕,其他人还在上海紧张有序地忙碌着。总部楼盘的主体结构已经基本完成,九月底交付使用还没有把握。所以衡信一刻都没有松懈过,每天督促着没按进度施工的单位。她这次回来是马子祥的意思,他安排了总裁签字售房活动,帅小泽会在宝鸡停留三天,接着又可能跟柯家英继续找地方看风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安生待着。她也想跟他好好待几天,两个多月没见面了,也不知道他最近有什么计划。虽然时常通电话,可基本上都是谈重要事,从来没问过他的去向。

王易佳开门进了公寓,看到茶几上薄薄的灰尘,就知道他这段时间没回来过。索性也不收拾了,反正他不住她也不住,拉起行李和佟海燕来公司。公司总裁办公室里倒是一尘不染,可他仍然不在,车钥匙在桌子上稳稳地放着。秘书说曼妮、小文、蒋襟玉都到宝鸡活动现场帮忙了。她来到到财务总监办公室看了一会儿账务也决定先到现场,需要签字的单据和文件都让佟海燕用手袋拿到帅小泽车上,晚上再仔细看。

车子行驶到三一零国道鑫苑路附近时,已经接近黄昏。王易佳开着车往路两边看,路灯杆上挂满北斗星的观星雅筑的广告,王易佳认为马子祥这次做的很好。沿高速路已经看到十几个大型广告牌,再往前走,看到路边满是氢气球条幅,一个接一个,都是预祝项目正式开盘的广告。

停车的时候她看见售楼中心门口站了很多人,两人走到近前,才明白是提前排队领预售号的。十几个保安和几个城管在旁边维持秩序。蒋襟玉和销售经理顾清芳正在耐心劝大家回家,等明天早上再来。人们仍然不肯离去,担心明早来晚领不到号。

马子祥正和城建局、城管队几个领导在二楼办公室聊天,商量明天活动现场的安全问题。猛然发现帅小泽的车子停在楼下,匆匆下楼到从里面往外找,看到王易佳后接进大厅。跟她介绍了未来几天的活动内容,告诉她袁欣敏、李嘉、高大铭还有几个明星上午到的,刘烨刚一会儿也会过来。还有些远路来的客人,慕容媛媛已经把他们安排到金融酒店。王易佳让马子祥不用招呼她,她在楼上找个房间批阅文件,等刘烨刚到了大家一起去酒店。

帅小泽和柯家英到宝鸡已经深夜两点。本想在夜市喝两杯,柯家英注重养生晚上九点后不吃不喝,所以直接回酒店休息。和王易佳小别重逢自然免不了一番激情,消耗了N多卡路里。凌晨四点终于饿得忍不住,让她陪着到夜市吃串串儿。再返回酒店时将近六点,东方已经出现朝霞。

两人把车停好刚要下车,王易佳忽然看到刘副市长从酒店旋转门出来,灯光扫过他身后女人的脸,也觉得熟悉。赶忙把帅小泽拉回车里,让他看那两人。帅小泽一下子就认出那女人是秦欣颖,心想这种女人勾搭男人不奇怪,跟刘副市长在一起也无非利用他的职权。懒得操这种人的心,还是回房睡会儿觉,九点就得到现场去。王易佳却认为有必要跟踪他们看看,能弄清他们在这儿约会真正目的是最好的。即使查不到什么也拍几张照片回头给陶锦鹏,让陶锦鹏知道秦欣颖不值得他维护。帅小泽想想觉得有道理,但他们俩还整夜没合眼,而那两人还认识他的车子。索性打电话给刘烨刚,让他赶紧拿了马子祥车钥匙下来,把跟踪的任务交给刘烨刚。

九点钟,“北斗·观星雅筑”项目还没开始正式认购,等抽号的队伍已经排了两三千人。售楼中心前面舞台上正举行开盘仪式。彭振宇书记、发改委的魏新主任、柯家英、陶锦鹏、帅小泽分别讲了几句话,预祝认购会圆满成功。烟花礼炮过后演出开始,李嘉和从演艺公司请的十几个明星表演。各媒体记者到处拍照。更多人陆续向售楼中心靠过来,排的队伍却一点都没乱。派出所治安民警、城管、售楼部保安二三十个人维持秩序。

与此同时,总裁签售也紧张有序地进行着。按马子祥之前宣传的规则,活动期间每天前一百名顾客和特殊号码(一千、两千、三千等尾数三个零)顾客,拿着帅小泽亲笔签名的认购单,预交一千顶一万购房款。同时还可以参加买房送车的摇奖活动,奖品分特、一、二、三、几个等级;奖品分别是QQ汽车、空调、自行车、电风扇,中奖率高达百分之百。其他顾客则是预交五千顶一万购房款,每个人可以领纪念品一份,这也是本就有买房打算的人们通宵排队的真正原因。

高大铭、帅小泽、王易佳等人陪着领导和嘉宾到建国饭店吃饭。袁欣敏、李嘉、曼妮陪着演职人员。马子祥坚持在现场看着,顺便和几个有意进驻小区商业区的商家谈合同。

认购活动最热闹的时候,就是第二零零零位顾客抽到当天的汽车,现场人群沸腾起来。马子祥在汽车跟前把钥匙交给一对母女,周围想起激烈掌声。记者们连续拍照,场外响起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刘烨刚穿过人群往门跟前挤,猛然看见正在排队的芦建国。回到帅小泽跟前把他和王易佳、马子祥叫到僻静地方,几个人嘀咕起来。

认购会获得空前成功。短短三天时间里收定金三点二亿,九成以上的房子有了主人。北斗星集团和帅小泽又连续的上报,这时候“北斗·观星雅筑”项目里面一栋楼还没竖起来。消息传开后,北斗星上上下下人心振奋。马子祥一家子获得公司奖励新马泰七日游的消息,更让所有人羡慕,西安总部和泌阳分公司都打出向马子祥学习的条幅。梁甜在上海销售中心也反复做动员工作,谁的销售业绩敢跟马子祥比,同样有机会出国旅游。但并没有做过多宣扬,按帅小泽的意思,目前上海的形式适合多做事少说话。

有人欢喜有人愁,王义强的脸色就比较难看。他销售将近小半年的业绩不及马子祥认购三天,对下面的工作也失去信心。岳洋连续几天都在“建大花园洋房”销售部骂人,看谁都不顺眼。到王义强跟前却又硬撑着开导他,说什么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但他自己心里明白,无论从销售策略还是实际效果讲,建大都胜利无望。除非把盖好的楼平掉重新制定方案,很明显这是不可能的。

在这段时间里还有个人比较纠结。就是张导利,越来越觉得投资给王义强是个失误。可偏偏芦建国没按她的意思撤股,其实她也明白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埋怨了几天芦建国以后逐渐恢复冷静。经过反复考虑,她决定搭北斗星的便车,把那边抛进去的再从这边挣回来。于是,通过姑父高育笙的关系,联系上中铁建X局,打算从他们手里承接部分北斗星精装房内装工程。

七月中旬,“北斗·观星雅筑”A期主楼封顶。中铁建X局该项目负责人荀总通知张导利,甲方对内装工程重新一轮投标开始。投标部分是原定北斗星自主施工的三分之一,原因是他们其他项目忙无暇分身。鹏程负责的三分之一不变。共同获得另外三分之一的嘉华装饰、龙记集团也想要这部分,所以也参与投标,包括张导利的新世界装饰在内六家公司角逐。

听到这个消息张导利一筹莫展,论实力和名气远不及那几家大公司。知道这次招标负责人是北斗星销售总监马子祥,对于他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也略有了解,他势必会选实力强效率高的公司。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她终于鼓起勇气给帅小泽打电话,之前对他的怨恨和诽谤都令她生出点点怯意。电话里帅小泽说话语气让她意外,他仍然笑呵呵的。听完她的意思痛快地答应了,还鼓励她好好干,只要真材实料的施工,以后合作的机会多得是。

几天后,张导利接到马子祥秘书的电话,让她到高新科技大厦找合约部谈合同。她紧张的当时就让芦建国拿上公司资料和公章,陪她一起去北斗星公司。事情进行非常顺利,谈合同、图纸对接、收定金、进场、开工,连贯的非常紧密。直到八月初,新世界公司材料进场,办手续收第一笔材料款。她才觉得帅小泽那人没有先前想象的那么不近人情,对北斗星各层次员工的做事严谨程度也有了新的认知:这些人无论是文员还是总经理,甚至工地的材料员,都把工作当成自己的事业来做。当他们提到六位董事和董事长帅小泽时,语气里带着敬意,眼睛里闪着自豪。尤其是她几次塞红包以失败告终,在心里逐渐佩服帅小泽。可每到夜深人静时,又想起他对她那份柔情的不羁和无视,频频在不经意间把嘴唇咬的紫红。

事情总是瞬息万变,即使表象是平平淡淡,其中也蕴含数以万计的变数,说不定谁才是赢家。吕庆丰站在“北斗·观星雅筑”大门口向路边看,最前面是喷泉花坛,进来是步行街。路两边的商户全动起来了,银行、服装街、美食坊、娱乐广场。正装修的紧锣密鼓,已开业的彩旗招展。秦鹏地产投资的“欣雅房产中介连锁店”宝鸡二店就在街口不远主干道中段,宝鸡一店在经二路路口。

对于开办房产中介公司这个主意,吕庆丰举双手赞成。所以从五月到十月间连续开了七家,主要分布在西安和宝鸡,其他城市也会陆续发展。秦欣颖提出这个想法时,崔正玲也给了些意见,他还以为纯粹做中介服务,偶尔倒个二手房,投资大盈利小。当秦欣颖决定投五个亿购买一百多套的“北斗·观星小筑”各种户型时,就明白她的用意了。在北斗星盘上买他们的一手房,不仅利润可观,对帅小泽来说还是个讽刺。据秦欣颖的分析,无论是哪个地产商开发的楼盘,只要用开盘价拿到房源,涨价空间都不会小,炒房比建房更方便。开办地产中介的优越性在于灵活,看上谁家的盘就可以卖谁的盘,对秦鹏自主开发的盘还可以做呼应。

眼看年底将近,C、D两期也要交房,吕庆丰几乎天天在现场转。按照妻子的意思,是要等北斗星房源卖完售楼中心撤掉了,才大力推出手里的房子。因为其他房产中介早已经开始炒“北斗·观星雅筑”房价。钥匙要到手时,吕庆丰又开始犯嘀咕,从去年金融中心开业到现在将近一年时间里,没见过帅小泽怎么露面。仅仅是五一搞个总裁签售又像蒸发似得,莫不是年纪轻轻归隐山林?还有件事也觉得奇怪,每次下高速往这边走,他总不经意看看一片围墙圈住的空地。可最近好像里面开始施工,让他纳闷的是看不到项目标牌,没有项目部,没有招商中心,也见不到人员出入,想了解究竟做什么工程都没地儿打听。

零四年元月一号早上八点半,王义强的奔驰自东向西行驶,岳洋在副驾驶嘟嘟囔囔的埋怨着。昨天的年终总结会上他忍不住又发飙,因为销售业绩仍然在下滑,后半年总销售还不如开盘两个月。王义强的心情一比较沉重,在考虑公司下一步怎么发展,这样的业绩怎么向父亲交代,怎么向马子祥兑现诺言。
    “小强,晚上去好莱屋唱歌吧?听说又来了几个漂亮公主!”岳洋忽然转话题。
    “别光想着玩儿好不?”王义强没好气地扫视岳洋,“你这两天跟马子祥他们联系一下,约个日子过去认错!”
    “有必要吗?去年那张合同又没注明打赌具体结束时间?”岳洋不屑地说。
    “这是什么话?你不会打算无限期拖下去吧?”王义强越来越不喜欢他这种偷奸耍滑态度。
    “为啥不行?他们又没催过!”岳洋仍然不以为然地看着窗外。
    “能不能要点儿脸?输了就是输了,既然敢赌就得有愿赌服输的赌品。”王义强想发脾气了,“到公司立马联系,要不然就从我眼前消失。我王义强宁可丢脸,也不会逃避失败!”
    “好吧,好吧,我联系,不就是磕个头的事儿?生啥气嘛?”岳洋陪笑着说。猛然看到路边多了个公园,昨天他们经过的时候还是浅蓝色围墙。不由得诧异起来,“小强,快看,怎么有个公园儿?”
    “咦——”王义强也发现右边不一样了,慢慢把车子靠边,两人下车边走边仔细地看。
    路边是个小广场,茂盛的热带植物和优雅的江南小桥流水结合,花花草草娇艳欲滴。两人向前走,看到一栋别墅似的售楼中心。售楼中心前面是个标志性的喷泉,旁边是高大的广告牌,广告内容居然是北斗星集团的,项目名称是“北斗·观山樾”。
    两人惊住了,没想到北斗星又有新动作,而且快的出乎意料。两人经过商量,到售楼中心转转,先了解一下情况。
    这个售楼中心是今天才开始对外营业,负责销售的仍然北斗星销售总监马子祥。经营模式仍然是前期只做全面宣传,不报价,不认购。小区整体布局是前排小高层逐步递增,后排是高层,南北方向的板式房。户型以简装小户型为主,顶层跃式景观大房为辅。整体规划是一个人车分流的花园社区,商业部分配套规划包括着步行街、餐饮街、幼儿园和小学。

 元月四号早上九点,有些人过完小长假后还没习惯,路上到处是行色匆匆赶上班的人。一辆黑色加长版劳斯莱斯停在高新科技大厦楼下,从车后座下来位六十岁上下的老者。黝黑的面孔显得饱经风霜,腰直背挺显得身体状态处于良好。他就是专程从上海做一夜车赶到西安的建大集团董事长王树健,来西安的目的是找帅小泽,调解帅小泽和王义强打赌的事情。当然,他是向着儿子的,认为儿子还太年轻,此时若公开向帅小泽磕头认错,跟头栽的过于大,可能直接影响他以后的发展。所以他不辞辛苦奔波过来,就是希望说服他们取消那项协议,首先要做的就是说服帅小泽。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从进北斗星大门到被让进会客室,王树健对北斗星的印象还是蛮不错的,前台文员接人待物态度体现出不俗的职业修养。

“这位先生您好,我是总裁办小蒋,请问您跟我们帅董约过吗?”总裁办公室主任的蒋襟玉进会客厅门后微笑着对王树健说。

“还要预约?”王树健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以往都是别人预约求见他。再说岳洋前两天打电话时也没说帅小泽的公司这么正规,只说他人怎么的飞扬跋扈,得理不饶人。反过来想想,来都来了,就算低声下气也得跟他谈谈,连忙陪笑着说:“真不好意思,麻烦这位小姐给通禀一下,就说我是打远道来的,有要紧事跟帅先生谈。”

“这位先生您误会了,这跟路远路近没多大关系。因为我们帅董经常不在西安,所以才要问是不是他让您过来的,他一般习惯是提前等客人。”蒋襟玉先报以微笑才解释。

“经常不在西安?那他能在哪?麻烦你跟他联系一下好吗?我有要紧事必须跟他面谈!”王树健心里不仅又起了问号:这帅小泽咋能经常不在公司?是有意回避还是真有其事?弹丸大的公司老板难不成还整天飞?

“那好吧,请您稍等!”蒋襟玉说着拿出手机拨打帅小泽号码,看老者的表情确实很严肃,也觉得应该是有重要事情跟帅小泽谈。连续拨两遍提示无人接听,到第三遍时才算接通,里面传出呼呼的风声。她急切地说:“帅董,帅董,能听见吗?”

“快说话呀,通了,我给你举着!”“呵呵,大哥,声有点儿小了,摁免提行不?早知道戴耳机了。”电话里面传出两个声音。

“帅董,你能听见吗?我是小蒋呀!”蒋襟玉大声说着也把免提打开了。

“能听见,你说!哎呀!大哥,快看!好大个蚌,哈,小蒋,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哎呦,哎哟,我滴乖乖,南珠,南珠,大哥!哈哈哈!”电话里的帅小泽忽然兴奋地叫起来。

“呀,快翻开看看下边儿,咦——这颗珠漂亮。哈,这下,那老韦头该满意了!”柯家英也乐的像个大孩子。

“老板——你先别玩儿好不?我这儿有正事儿要说呢!”蒋襟玉听两人兴奋的样子不知道是干什么。其实他们是在捞河蚌,这边能听到他们喊的还有一个秘书和王树健。

“好好好,你说。大哥,袋子!”帅小泽止住笑声。

“帅董,你在哪儿?有位老先生说有重要事,要跟你面谈!”蒋襟玉托着手机凑近沙发,看王树健。

“你告诉小泽,我是王树健。”王树健也认为帅小泽在游玩。

“面谈?有点儿难度,我在合浦嘞!你让他接电话吧!”手机扬声器里帅小泽的声音挂着风。

“王先生,您看这——”蒋襟玉一听王树健的名字,脸上现出吃惊的表情。既然老板让他接电话,只好把电话递给王树健。

王树健一看这情况,也只好在电话里说了。两个手托着手机凑近嘴巴:“小泽,我是王树健呀!你离西安远吗?”

“哟,王伯伯啊?你好,我在北海嘞,有事儿你尽管说。”帅小泽客气地说,已经猜到他准是为王义强打赌的事而来。

“那,那好吧。是这样的,小泽啊,伯伯求你个事儿。小强跟你们打那个赌,我要知道细节说啥也不会让他胡来!这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要真栽个大跟头,这以后——”王树健语气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此时的心情确实相当复杂。去年春节帅小泽到上海求他时他态度强硬得很,如今儿子输了自己返回头求人,虽然说护子心切,可人家要硬是驳他的面子也不是没理由。

“王伯伯,你意思我都明白,我们本身也没打算跟小强打赌。既然你说话了,这样吧,我一会儿给祥子打个电话,让把合同撕了。这事儿全当粉笔字,到此为止。你看行吧?”帅小泽完全想象得到,以王树健这样的身份地位,能找上门来说句软话,已经很难得。干脆顺坡下驴得了,他从来就没想过把事情闹大。

“啊,要这样就真是感谢。小泽,这次伯伯欠你个人情!”王树健没想到帅小泽说的如此简单透彻,连服软的话都没让他说,心情霎时间开朗起来。

“王伯伯客气了,我跟小强本来就应该是好朋友。”帅小泽说着就想挂电话了,他经过这件事认为还是应该跟王树健父子保持一定的距离才稳妥。忽然听到电话里蒋襟玉的声音:“小垣?你怎么跑过来?老板他们都不在!”

“姐,小马哥让我来的,说要见证什么人磕头赔罪。”电话里是蒋襟垣的声音。帅小泽瞬间感觉事情有变,也就没急着挂电话。

“马总人呢?”蒋襟玉知道这件事,听弟弟意思感觉事情就在眼前。可帅小泽刚才答应王树健到此为止,不由得紧张起来。

“楼下呢,在跟几个记者说话。姐,泽哥啥时候回来?我想给事务所要个车。”蒋襟垣说着看看沙发上的王树健,转身往外走,“有客人?我去冲杯咖啡。”

“小伙子等等!你刚说小马叫了记者是吗?是为了建大打赌的事情?”王树健听到姐弟俩对话不禁打个激灵。暗骂儿子操之过急,昨天还专门打电话让他们等消息。

“可不就是咋地,老先生,你也是来做见证的?”蒋襟垣乐了,心想马子祥就怕事情闹的不够小,这老头看衣着打扮就有范儿。

“唉,这个混崽子!咋这么不让人省心?”王树健焦急起来。

“小蒋,快叫马子祥停止!小蒋!”蒋襟玉的手机还在茶几上放着,话筒里传出帅小泽的声音。

“是,帅总,我马上去。”蒋襟玉答应着拿起手机,往外跑。王树健和蒋襟垣紧跟在后,走到通道就停住了。因为有一伙人从电梯出来,边走边叫嚷着,把通道都堵严了。其中就有马子祥,还有连续拍照的记者。

“帅小泽!帅小泽!人呢?”其中有个正大声喊的人是王义强,“帅小泽!你出来呀!王义强认赌服输,来给你磕头了!”

“别拍,别拍啦——!保安嘞?谁让你们乱拍?都别拍,这是私人恩怨!神贱你故意是吧?”岳洋声音也不小,还拼命扯着衣服挡脸。

“人在哪勒?是不是还要打扮啊?马子祥,小泽人嘞?”王义强瞪着通红的双眼。

“算了吧,回去吧,说了小泽不在西安!你们来过就行了,也用不着非要磕头认错。”马子祥在记者面前摆出高姿态。

围观的保安、员工,还有记者都轰然一笑,记者还追问几人打赌经过。

“不!我们赌得起就能输得起!帅小泽!帅小泽!你出来!”王义强仍然大声喊。已经豁出去了,非要找到帅小泽。

“够了!别闹了!”王树健气得大声喊道,“谁让你们来的?不说好等我电话?”

“爸?你怎么在这儿?你,爸,你掺搅进来干吗?这是我跟他们之间的事儿!”王义强的脸红到脖子根,看到父亲出现先是吃惊。随即猜想父亲定是向帅小泽求情来的,更觉得在他们面前跌份儿。

“石油大王王树健!”“哎呀!原来王先生也在啊?”“咦,原来他是王树健的公子呀!难怪这么有底气!”“……”众人议论纷纷,记者们更是举起相机连拍,话筒和问题也迅速包围了王树健。

“麻烦王先生配合拍张照!”“王先生,请问你跟北斗星有什么关系?”“建大跟北斗星打赌是不是你在背后支持吗?”“请问王先生……”记者们簇拥着王树健,对他的兴趣要比对王义强浓厚的多。

王义强这下可傻了,最丢人也莫过于连累到老爸。如今果不其然,也顾不得再找帅小泽了,快步过去拉开记者。芦建国和岳洋还有司机也赶过来推记者,过道里就乱成一锅粥。

北斗星公司大多数员工都听到吵吵声,陆续来到跟前观看。通道里、楼梯口都是议论声。蒋襟玉拿的手机还开着免提呢,帅小泽正好听个清清楚楚。扬声器里喊出的阻止声也早被吵杂声淹没,根本无济于事。

大约七八分钟后,王树健才在王义强等人保护下撤到大门外,还恼羞成怒地回头对马子祥喊:“小马,够狠的!帅小泽,你们给我记住,这事儿没完!”

大多数人跟到一楼大门外面,嘲弄似得看着王树健狼狈地钻进劳斯莱斯,脸上的表情已严重变形。王义强几个钻进另一辆车,仓惶逃离高新路,才逐渐散开。马子祥抱着臂膀站在人群后面,报以浅浅地笑。此时,他意识到事情被激化了,接下来会有难预料的麻烦事。可心里更多的是痛快,比看到王义强、岳洋跪地磕头更痛快。蒋襟玉脸上的表情却很复杂,没有丝毫出口气的喜悦。她同情,同情王树健这么大年纪还要被不肖儿子连累,当众丢面子,那种羞愧和气恼简直可以用悲凉来形容。她担心,担心帅小泽他们日后受到报复,他受过的煎熬已经比同龄人多出很多,不知道何时才能真正享受悠闲。


上一篇: 《第九十五章 步步为营》     下一篇: 《长寿与保健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15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九十六章 升温》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