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步步为营》--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9-22   共 0 篇   访问量:119
第九十五章 步步为营
发布日期:2020-09-22 字数:10411字 阅读:119次

  高林结婚这天是农历的腊月二十八,他无疑就是最幸福的人,起床后收拾的干净利落到堂屋向关爱红问早安。她也早洗涑过和高林的母亲坐在炉子跟前聊天,身上的新衣服新鞋是高林买的,所以在他结婚这天务必要穿。在她眼里这个干儿子要比帅小泽憨厚忠实的多,也省心的多。而事实上高林确实孝顺,婚礼前几天大家都在忙他的婚礼,他却拉着王易佳一起谈合同。原因是他回凤城第二天带着干妈买衣服时,她说KFC的鸡块好吃。分红到手后非要收购一家餐厅,为的就是让干妈随时打电话要餐。而他自己吃肉更方便,因为餐厅就在他家出去两百多米地方。连王易佳都觉得他那颗朴实的心难能可贵,就帮他完成心愿。

  帅小泽他们六贱在高林新房玩了个通宵,还有刘素霞、袁欣敏、李嘉、孙晓雨。打麻将、斗地主、喝啤酒、吃炸鸡,嬉笑声大的连KFC送餐员都紧嘀咕,却丝毫没影响高林打呼噜。

  由于婚礼全程由婚庆公司安排,兄弟几个很轻松,除了吃喝就是逗新娘子佟海燕玩儿。那姑娘比高林小两岁,个头跟马子祥差不多,长得甚是憨厚可爱,都说跟高林很配。他自己也挺乐意,所以整天都挂着憨笑。

  婚礼进行到给双方父母磕头行礼时,高林和含蓄的佟海燕规规矩矩地向上面五位父母磕头。高林母亲却临时要求给帅小泽也行个大礼,认为没有帅小泽就没有高林今天的幸福。因为之前没提过,司仪都有些措手不及。帅小泽更觉得意外,哪听说过结婚给同龄人行礼的。可高林母亲坚持,无奈之下跟那几个商量,几兄弟全上得了。于是,高大铭、李青、帅小泽、衡信、马子祥、刘烨刚到台上一字排开,以结拜哥哥的身份受这个头,撕块春联封了个五千块的红包。

  这天大伙都很开心,十七个兄弟姊妹中只有尤玉娇没到。因为她这几天在医院待产,即将当妈了。马子祥又是七贱中第一个升级当爹的,所以他脸上的笑更不加以掩饰。关爱红这天也很开心,脸上整天都洋溢着笑容。除了喝干儿子干儿媳敬茶时间,都在和王易佳低声聊天,吃饭都在一起坐,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多的话。

  新年钟声响起的时候,是帅小源长到二十岁最高兴的时候。今天第一次进北京,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近距离看演出,也是第一次见这么多明星大腕。如愿和最崇拜的偶像——天王巨星郭富城握手合影留念,兴奋的整晚上都在笑,还时不时拉母亲,指着旁边桌子上是谁谁谁。关爱红也感到欣慰,虽然不是很适应这浮华场面,却对帅小泽这片孝心感到满意。她清楚作为一个普通农村妇女,能到中央电视台看直播,和各界精英及国家领导同一个房子坐着,同样的机会这辈子应该不会再有。这全赖有个优秀的儿子,而他自己却在酒店喝酒看电视。

  此时的帅小泽丝毫不觉得孤单,因为送母亲和老弟到对面刚回来就接王易佳电话。边喝酒边用耳机聊天,虽然觉得她买的这条红腰带有些扎眼,还是高兴地串到了腰间,还调侃这不是一般的爱。挂了电话又跟柯家英、陶锦鹏提前拜年,那两个则表示第二天要在电话里给他母亲关爱红拜年。忽然,他收到戴维斯的新年祝福。他立刻觉得这段时间太忙,疏忽了以前的朋友,还是心里的格局不够开阔,就群发了一条自编的拜年信息。看电视时又有袁欣敏在电话那头陪伴着,两人聊了近两个小时。除了甜言蜜语还商量好北斗星泌阳公司正式开业,日子定在农历二月二十七,她生日那天。到时候路也修好了,她的目标也迈进一步,北斗星分公司也可以全方面出货。

  由于非典的原因,人们出来走动都很小心。然而大年初一这天,十来个朋友仍然在高大铭家聚会。帅小泽陪母亲和老弟在首都转没到场,马子祥过去打个照面回医院陪老婆,尤玉娇随时可能会生。大家伙的兴致并没有减少,玩到擦黑。直到接了马子祥报喜的电话,尤玉娇生个女孩儿,取名马依依。大家又高兴地跑去医院看望母女俩,喜悦一波接着一波。

  过了初六大家就逐渐忙各自的事情。李青七天假结束返回广州铁路局,刘烨刚正式调到某军区政治部,还是个小官,所以不敢耽误。他们说好正月十五赶回来,衡信和慕容媛媛那天订婚。

  高大铭上蹿下跳调动工作,终于有希望了。这机会还是小姑给的,条件就是正正经经跟那位教师林霞处对象。全家人见了女孩儿都挺喜欢,父亲高育筝也表示认可,还安排两人到同一个地方工作。高大铭考虑后同意,又悄悄地跟小姑说好暂时交往不能逼婚。于是,高大铭成了泌阳县县委办公室副主任,林霞调到泌阳第一中学继续教学。

  仓促地过完元宵节,大家陆续回到工作状态,除了马子祥要陪老婆出月。

  上班第一天,衡信就安排各工地开工。宝鸡开发区医药大厦项目也做好施工准备,因为非典的原因,各个细节都要安排的很小心。慕容媛媛接管设计部,着手北斗星总部的图纸细化,同时还在帮衡信做工程计划。刘超、张羡妮、代志伟等人仍然到泌阳,继续做石材厂和食品公司正式开业前的准备,新技术菌类培养到了关键时刻。

  帅小泽让梁甜主持着大局,他和王易佳到上海确定总部地皮的问题。高林和佟海燕这对新婚夫妻也要跟着去,高林一句一个“咱妈说”让帅小泽很难拒绝,心想就当让他们跟着转转也好。临走时,蒋襟玉带了个年轻男人找到帅小泽,说那是她弟弟蒋襟垣。从武汉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净打小工了,希望通过帅小泽的关系给他介绍个律师行的工作。帅小泽觉得他挺有眼缘,就把他们让进办公室谈了一会儿,发现他性格跟老弟帅小源有些相似。跟王易佳、梁甜商量以后,决定出资帮他成立一家北斗星名下的律师事务所,并请鹏程法律顾问罗汝楠大律师做前期指点。同时让蒋襟玉着手租房子跑手续,这样一来蒋襟垣就成了北斗星的法律顾问。

  上海是个国际化大都市,浦东新区发展的更是日新月异,国资委办事效率也快的惊人。帅小泽和王易佳看上东昌路一片40亩商业用地,找管委会了解时还抱着试试看的想法。他们听了帅小泽建小型商业区的想法,立刻看他们的详细计划,接着就找国资委有关人员协商。一周下来,所有手续全部完成。3.65亿的总价格在同等地段也不算特别高,帅小泽真正感受到一手交钱一手收地的愉悦感,尽管钱是给别人的。

  四人高兴地到黄浦江边西餐厅美美吃了一顿,坐渡轮在江面转了几个来回。看着美丽的夜上海感慨不已,不久之后就有他们的立足之地,他们深信北斗星集团能从这里走向世界。深夜还激动地打电话给衡信和梁甜几人报喜,让他们尽快安排好手头的事情到上海来。

  几天后,衡信和梁甜来了,西安的工作由曼妮和慕容媛媛暂时主持着。他们带着两名秘书和几个技术人员,一行人到东昌路,看着围墙里的空地分摊工作。梁甜帮王易佳跑建设手续,联系土建和当地材料商。衡信负责准备开工,申报所需数据精确数字都亲自计算。这是他们自主完成的第一个项目,也是北斗星总部,所以必须当做重中之重。

  帅小泽把高林夫妇留在上海,准备从浦东直接飞回郑州。看到街上人们被非典疫情吓得紧张兮兮,也不敢坐飞机了。回去给大家开了会,要求大家一定要小心外出,认真做好防御措施,随后租车赶往泌阳。一方面新公司开业在即路面还没修好,另一方面担心那帮官员欺负袁欣敏。其实他自己很清楚,新公司及时开业重要的很,货物顺利到达分销商手里资金才能活动,石材厂和副食品公司的员工才更有动力进行下面工作。可心里还是倾向于后者,即使远远地看她忙碌也是一种惬意,这个错误他知道改不了了。所以,到泌阳后,白天跟刘超他们一起忙事情,还在新公司给他自己弄了个办公室。尽管他自己也知道以后可能没时间在这里呆,可总想着给自己留个私人空间,存放他和她之间的快乐。

  三月十六号,各方媒体都在宣传非典疫情得到控制。政府呼吁人们可以恢复正常工作,但必须讲究卫生注意防范。马子祥一家四口也回到西安,到公寓安顿好先让母亲在家看孩子。他陪尤玉娇先到学校销假,然后回公司,打算晚上哥几个喝几杯。

  到公司把车停好上楼,还没怎么转喝酒的兴致就没了。因为经理级以上的领导只有“洋小姐”曼妮一个,手头还有一堆事情在做,跟两人聊天还不时接电话。马子祥让妻子坐会儿自己回公寓,他开车到宝鸡医药大厦项目。进工地时看到各方面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情绪才稍微稳定,到项目部一问,衡信、帅小泽、王易佳、梁甜、高林哥们几个都不在。正打算拨电话,慕容媛媛和项目经理以及两个技术员风尘仆仆地回来。马子祥跟慕容媛媛到衡信的总工办公室,喝着茶聊了一会儿,才知道上海的项目开始了。衡信大部分时间在上海,只是抽空回西安和宝鸡看看,呆一半天又得走。梁甜忙完建设手续又在忙招商工作,因为七栋楼连同底层楼裙自己用的面积刚好七分之一。大部分写字楼都是销售,裙楼部分则是纯商业,招商还要区分金融、百货、餐饮。王易佳更是忙得一个人想分成仨,谈建设单位合约,审阅报销,进出款项,还要应酬各方面的人物,简直就是行政总裁。高林夫妇这一对助手也忙得不亦悦乎,每天吃饭分不清正餐还是加餐。

  马子祥离开医药大厦开车往西安走,猛然想起来跟王义强打赌的事情。怎么忘了问谁负责那个项目?是经济房还是花园洋房都不知道?索性开车到马营,到马营就傻眼了,人家建大地产的西半部分进行的如火如荼。离老远就看到路边“建大世纪城花园”广告招牌,工地里几个高架吊车在同时作业,大型机械轰鸣着,网架里面的水泥结构已经升起几十米高。可东半部分完全没动静,围墙上没有广告还是其次,转了大半圈居然没有售楼部,项目标识牌都还没有挂。

  这下可把马子祥搞糊涂了,连忙给衡信打电话问情况。衡信浑然不知,这个项目压根就没上过会议,帅小泽也没安排过。什么立项设计、绘图、预算、申报、审批,项目计划都没有提起过。给帅小泽打电话一直是占线,马子祥又打给合约部经理。对方说合同年前就递到总裁办了,地皮款也给人结清了,至于为什么没动静他也说不清。再打电话给办公室也是一头雾水,最后只好打给王易佳。佟海燕接听了电话,说三嫂和政府什么部门的人谈事情。问她三哥在哪,她说应该在泌阳,再有十来天那边要开业。听高林说省上领导都要到场,还有欧洲客人要订花菇什么说了一堆。

  马子祥可不认为泌阳有那么多事情,心里认定帅小泽过去就是为了找袁欣敏。上海几个人忙的不可开交,西安和宝鸡都在忙,就他帅小泽成天儿女情长。一生气给尤玉娇打电话,告诉她宝鸡的项目出点意外,他要连夜去泌阳找帅小泽,让她照顾孩子和老妈。尤玉娇了解他的急脾气,硬阻止会起反作用,只叮嘱他路上慢点儿开车,见了三哥别吵架。

  七百多公里路程,开了整整十三个小时。那还是到修路地段换了辆吉普车,因为他的车到工地附近就开始擦底盘了。负责夜间施工的经理一问他是北斗星销售总监,那是他们的甲方,赶忙给他弄辆车,还要派人领路。马子祥只向对方问清楚分公司的具体地方,就抓紧时间赶路,到公司楼下早上七点半。

  马子祥进帅小泽办公室时,刚好袁欣敏端着刚炸好的油条从隔壁房间过来,身上穿白底粉色碎花的棉睡衣,脚上是毛绒绒棉拖鞋。帅小泽在沙发上坐着,也穿的棉睡衣,是白底灰色碎花。茶几上摆着几个菜和稀饭。

  袁欣敏和马子祥同时走进门,冲他浅浅一笑,并招呼他坐下吃饭。帅小泽边笑着给他递筷子边问:“这么早?咋也没打个电话?”

  “这么早咋啦?没打电话不能来?耽误你们二人世界了?”马子祥脸上的表情愈发阴沉,注意到袁欣敏穿的棉睡衣似乎跟帅小泽是情侣装,穿着睡衣戴围裙说明两人在一起住一起吃饭 心里更不舒服。只是他不好意思跟她发火,接过筷子并没有往下坐,而是气呼呼瞪着帅小泽。

  “祥子,这是干吗?吃火药了?”帅小泽听他语气就知道是针对袁欣敏,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虽然明白他是向着王易佳,同时也是出于对自己关心。可他明知道这感情问题不是短时间形成的,也不是三言两语理得清楚。

  “你还好意思问?三嫂他们几个在上海忙死忙活的,宝鸡剩下媛媛一个,西安剩洋妞一个。你在这儿山沟一呆享受的!啊?”马子祥几乎冲帅小泽喊起来。

  “我在这儿也是工作呀,等开完业稳定了肯定会上去。”帅小泽心里这个别扭,马子祥说来说去还是嫌他跟袁欣敏在一起。但毕竟是兄弟,硬是挤出点笑说,“这会儿是吃饭时间,你发什么脾气呢?有话不能好好说?来,坐。”

  “吃饭时间?吃饭时间咋了?你吃饭咋不问三嫂吃了没?那么多工作都比这重要,为啥你非呆这儿?”马子祥把脑袋一拨楞继续质问,埋怨袁欣敏的话也始终说不出口。

  “行了,先坐下吃饭,吃完再说工作。”帅小泽留意到袁欣敏在旁边站的很不自然,脸色也沉了下来。

  “我还偏要说咋了?三嫂没得吃,你也别想吃安稳喽!”马子祥说着把筷子“啪”的摔地板上,又弯腰打算掀茶几。三四公分厚的大理石面跟下面不锈钢腿子粘在一起,居然没掀动。索性胳膊一挥把稀饭碗扫翻两个,其中一个稀饭碗洒完后还滚落在地上,摔成几瓣。袁欣敏刚刚放下的油条连筐子撒落地上。

  “祥子,你——”帅小泽脸上真有些挂不住。隔壁还有高大铭的女朋友,忙了一早上没吃饭,她可不像弟兄们那么熟悉。

  袁欣敏也看得出来,马子祥是为王易佳抱不平来的,心里不由得一阵凄然。同样是十几个兄弟姊妹中的一员,为什么王易佳能博得大家拥戴?她有点发颤带着哀求的声音说:“祥子,你别闹了,你就是想让我走对吧?我走就是了!”

  “别着急,小敏,”帅小泽站了起来,“祥子不是这意思!”

  “吵吵啥嘞?大早上这是咋了?”随着说话声,高大铭从门外匆匆进来,还以为是帅小泽和袁欣敏吵架。进门看到马子祥在茶几跟前满脸的怒容,才惊异地说:“祥子?你咋一来就发脾气?”

  林霞也紧跟着进来了,端着个大盘子站在高大铭的侧后面。盘子里是帅小泽爱吃的火烧夹韭菜盒子,她和袁欣敏两人忙活好长时间做的。

  马子祥这一下可真傻了,本以为就帅小泽和袁欣敏两个人在,才把憋了一路的气撒在帅小泽身上。事情过了兄弟俩呵呵一笑就没事了,毕竟是从小玩到大的三哥。可如今高大铭在倒也不打紧,居然还有个外人。最可气的是四个人穿同款花花棉睡衣。

  “算了,你们哥儿几个聊吧,我先回单位了。”袁欣敏不愿当着林霞面,说马子祥怪她和帅小泽在一起的事情,搞不好又扯出高大铭和王易佳。

  “那好吧,我送你。”帅小泽说完又回头看马子祥,朝门口方向递了个眼色,接着说,“有事儿回头咱们单独说,你跟老大先吃着聊着。这是咱未来大嫂林霞,你们认识一下。”意思是事情到此为止,别再生人面前弄得大家抹不开。

  “你俩饭都没吃急个啥呀?”高大铭还没搞明白,看着马子祥,“你咋回事儿?这是你来的目的?不能吃个囫囵饭?”

  “这不能赖我!谁让他自己——”马子祥也感觉到闹得有些莽撞了。要再说帅小泽把王易佳丢在上海陪袁欣敏,可能还得引起林霞猜想,硬把到嘴巴的“不检点”几个字停住,幽幽地说,“谁让三哥穿的睡衣那么难看?”

  这话一出,不但高大铭和林霞眼睛瞪大,走到门口的帅小泽也回头看,真想不到马子祥能扯这么无聊个理由出来。袁欣敏的心情却依然很沉重,更加明白他是嫌她穿的跟帅小泽接近。可这事也不能全怪他,那帮哥们儿中有好几个不赞成她跟帅小泽来往,换个人来或许也是这种结果。最关键她自己并不在乎,毕竟这段情是她自己选的。即使有一天他迫于压力跟王易佳结婚,她也会劝自己别难过,她相信无论什么情况,他心里会装着她,这就足够了。

  “你可真行!睡衣难看你就摔东西?我也穿的这种睡衣,给你把这盘也摔喽吧!”高大铭转身拿过林霞手里的大盘,“给,摔吧!完了再去摔别的屋!县城的睡衣就这么几种,全公司大部分都买这种!”

  马子祥彻底被整得没词了,走到旁边弯腰捡起跟油条塞嘴里,唔唔这说:“不脏,这还能吃!”又接着捡其他油条放进筐子里。

  “行了。小敏,小泽,吃饭吧!油条让他自己吃,咱吃这个!”高大铭说着把盘子放在茶几上,转身往出走,“林老师,随便坐,我去拿几个碗儿把稀饭匀匀!”

  “先吃饭吧。”帅小泽轻声对袁欣敏说,然后转身往沙发跟前走,“大贱,多拿双筷子!”说完后才发现袁欣敏朝他使眼色,嫌他当着李霞面叫高大铭外号,她自己却拿起垃圾桶和抽纸擦桌上洒的稀饭。

  几分钟后,五个人开始吃饭,逐渐地恢复往日的谈笑风生。帅小泽笑着说未来嫂子林霞有做大厨潜力,不想当教师可以当厨师。高大铭又为马子祥介绍林霞在泌阳一中做教师,是小姑给两人牵头认识的,正在相处阶段,让大家不要把玩笑开得太随便。马子祥吃着饭还是没忘记问宝鸡马营那块地的事,把隔壁风风火火的场面跟大家仔细地说了,并强调打赌输了要赔很多钱,最糟糕还得磕头认错。

  帅小泽这才明白马子祥这趟来的真正目的,把手里正吃的火烧夹韭菜盒子放在盘子里。思虑着说:“不是我愿意把那块地撂下,是不敢轻易下手啊!春节前我就把两种预算做了,一来时担心非典期间出事儿,再一个——你们知道小强背后是谁不?”

  “爱谁谁!还能咬人咋滴?”马子祥最焦急就是打赌的事。他挑的头,还亲自签的合同,真怕哥几个输给王义强、岳洋等人。

  “说咬人倒还不至于。可真要把人家惹毛了,就咱那点儿家底儿倾家荡产也招不住人家划拉。王树健知道吧?是他亲爹!”帅小泽提起这件事,吃饭的心情就没了。

  “石油大王?”袁欣敏顺口说出来。

  “这回可真捅马蜂窝了!”高大铭也知道王树健这人。他父亲高育筝曾经提到邀请过几次王树健,打算让他回H省投资,可人家婉言谢绝,连面都没见到。

  “那可咋办呀?这仗不用打就输定了!”马子祥眉头皱了起来。

  “你今天要不闹,我本来不打算给你们说,”帅小泽一本正经地说,脸上的表情显得很凝重,“事情确实麻烦。初三从北京回来,我先到上海找了趟王树健,希望他能劝劝小强,取消赌约。老家伙嚣张的,居然说小强只是逗咱们玩儿玩儿,输了认个错不算什么大事儿。那态度,认定了咱不是对手!”

  “怎么?你叫老东西吓住了?”马子祥急切地说。

  “不是吓住这么简单,是咱输不起。必须谨慎再谨慎,方案弄好我都没敢上会,最后决定先发展总部。那边儿投资大收效也快,一旦西安这边失利,起码还有个根据地。”帅小泽神情集中地看着茶几,“再一个,咱已经没有多余资金开一个大盘,所有钱都在佳佳那边儿,勉强够基础建设。只有等这边几个大合同和上海销售见效果了!”

  “啊?你不成了空架子?要不行就咱找找关系贷款,既然合同给人签了也不能老撂那儿!”袁欣敏担忧地说,眼睛却转向了高大铭。目前他们能靠的关系也只有高大铭父亲。

  “银行贷款未必就是好事情,万一出问题会比惹毛王树健还惨。况且空架子并不影响正常运作,正好通过这段时间观察小强他们的动作。对了,缺钱的事儿千万不能传出去了,免得影响大家伙士气!尤其是佳佳她们几个!我之所以不在上海待,也是不希望他们发现资金紧缺的问题,同时也避免跟王树健碰面,建大集团就在江对面儿。”在帅小泽看来,靠融资发展企业是个很的大缺陷,包括股份制都存在很大的弊端,所以不会轻易考虑往那方面发展。

  “三哥,下一步咱该咋办?”马子祥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既然你上班了,就着手开发马营那块地。你回去让鹏程老张带你到中铁建X局,土建可以包给他们做,图纸和方案我下午发到你邮箱。名字里面有,观星雅筑,精装房。价格要比建大提高一倍。等总包进场把架势摆开,你先做销售,开盘就搞各种活动让人认购。再让李嘉来拍几套广告宣传片儿,势扎的越大越好。可能的话,就用销售的钱开发盘子。”帅小泽说完长长的出一口气,这样的想法他已经考虑很久,本打算等泌阳开业了他去宝鸡。

  “先收钱再盖房?行吗?”马子祥听了不免有些担心,毕竟宝鸡是地级市,现房都未必好卖。

  “你只管照做就行,放手去干吧!万一跟不上,十来天这边儿就开业了。货运出去就是钱,菲利克斯也说好了带欧盟几个领导签合同。”帅小泽说着脸上又现出自信的微笑,伸手拿起剩下的半块火烧夹韭菜盒子大口吃起来。

  吃过饭,袁欣敏、高大铭、林霞分别去单位上班。帅小泽带着马子祥参观了分公司、石材厂、食品公司和菌类培育基地。中午和刘超、代志伟、张羡妮等人一起吃顿饭。下午马子祥就赶回西安,一路上又开始想帅小泽此时的难处,他还不懂事地过来搅合。最后下决心搞好马营新项目的工作,替三哥分担压力。

  黄昏,帅小泽办公室里又传出饭菜的香味。袁欣敏和帅小泽并肩坐在长沙发上,边吃边聊。面前茶几上摆着两菜一汤,杂菌滑鸡块和萝卜炒粉条。砂锅里汤的主料是花菇,配料是白萝卜、胡萝卜、木耳、金针菇,另外是两碗白饭。这些菜除了鸡肉,其他都是副食品公司自己培育出来的新产品,营养成分分析结果比市场普通同类蔬菜高出百分之十几。分公司几个领导都拿了些尝试,确定口感后,下一步才是投放市场。高大铭匆匆吃了一碗饭,去接林霞下晚自习,剩下两人吃的津津有味。帅小泽还考虑给县上其他领导都送点,被袁欣敏给劝住。她建议开业时准备一些,来宾们愿意吃的就自己带,贸然送些蔬菜会惹人非议,那些人还不一定吃。

  吃完饭袁欣敏到厨房洗碗,帅小泽在门口倚着门框,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脑子里却想着另一件事:开业在即宾客也请了不少,可是县里连个像样的酒楼都没有,宴会在哪安排?总不能在公司食堂炖烩菜吧?或许大铭老爸不介意,可菲利克斯和他带来的宾客都是欧洲人,太简陋丢的可远不止北斗星的面子。

  “哎,你今天给祥子说的是真话?开业真能有钱?”袁欣敏想的也是他的事情,生怕他把自己陷入困境。直到早上才知道他有些事跟任何人都不说,为了不让兄弟们担心而一个人扛。

  “呵呵,我要说是——你信不?”帅小泽淡淡一笑。

  “你这么说就表示不是!”袁欣敏把正在洗的碗放下,转身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有困难就该摆到明面儿上,一人计短二人计长!”

  “我明白你意思,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适合摆出来商量,有时候可能是多个人烦恼,还不如——呵呵,小敏,放心好了,这里有分寸,很快就会恢复正常?”帅小泽按着心口说。

  “我知道你出于好心,可你不说咋知道没有人能帮你解决呢?况且只要你开口,像柯大哥、陶大哥他们一定会尽力帮忙!”袁欣敏认为在经济方面能帮助帅小泽的,他们圈子里只有柯家英和陶锦鹏的能力最大,而且绝不会推辞。

  “这不行,不到万不得已时候,不能拖他们下水。我跟王树健实力悬殊实在太大了!”帅小泽看着她轻轻的摇头,眼角却闪着别样的光芒,“照祥子今天说的情况来看,小强这个项目一定没跟他爹好好商量。呵呵呵,所以不论有没有钱,第一仗都赢定了!”

  “什么第一仗?你意思以后还得有更多麻烦?”袁欣敏将胶皮手套退下,走到帅小泽跟前。

  “理论上说是这么回事儿。上次见王树健时发觉那个人深不可测,而且明显没什么气量,护犊子是可以肯定的。除非是小强肯主动认错,可这种可能性实在是太小。”帅小泽说着忽然换了个笑脸看着她,“先不说这些了,我来洗下半场,书上说多干家务活能预防老年痴呆。我得多练练,将来洗尿布的活也是我的!呵呵呵呵……”

  袁欣敏见他又把心事隐藏起来了,也不愿再追问免得造成压力。过去搂住他的腰,脸靠在他背上,跟他洗碗动作晃着。心里却并没有完全放下,考虑着如何帮他分忧。她深知王易佳虽然不知道他这些心事,但一定在努力地帮他处理工作,自己工作之余也得做些什么。

  三月二十九号,农历的二月二十七。这天是泌阳到驻马店二级公路全面通车,也是北斗星集团泌阳分公司正式开业的日子,同时还是袁欣敏的生日。省、市、县各级领导代表以高育筝为首,共计三十多人,早上九点钟到达驻马店市的郊区。还有帅小泽和梁甜做为捐助方代表,施工方陕建路桥公司几个领导也在。一行二十几辆车,顺着公路缓缓行驶。看完全部路程到仪式现场,北斗星分公司楼下。

  虽说非典期间做事要谨慎低调,可这里聚集的人挤满了本就不宽的街道。泌阳县有头有脸的各方面人物几乎都来了。帅小泽邀请的各界朋友和同行,柯家英和陶锦鹏的朋友。参加北斗星订货会的各地的经销商,还有来自欧洲的菲利克斯一行十几人。

  高育筝和武宝成先后讲话,既为泌阳的未来发展前景做出肯定,也为北斗星集团做了活广告。帅小泽发言时一激动又冒出新思路,他要从泌阳做起,在全国范围内做公益活动,而且要开更多以公益为主题的餐饮项目,号召在场的商家积极响应。

  这天也注定是个收获的日子。刘超被正式任命为北斗星泌阳公司行政总裁,兼石材厂厂长。张羡妮为财务总监,代志伟是副总裁兼食品公司总经理。袁欣敏成为这天得到最多赞扬的人,从仪式剪裁到宴会结束,人们谈论最多的,就是袁欣敏给泌阳带来新的景象。北斗星几个月以来积攒的货物被全数订购出去,后续订购合同排到年底。梁甜的收获就是将订货会所有收入,整理后存入王易佳的银行卡,第二天天不亮就带回上海。泌阳县招商局增加了十多个投资商,谈妥超过三亿的投资项目。刘超代表北斗星与欧盟签订了长期出口食用菌的协议。让帅小泽高兴的当然不止这些,他发现长相威严的高育筝其实很和善,他们私下谈了很长时间,得到不少意味深长的鼓励。


上一篇: 《第46章 忧郁的小强》     下一篇: 《第九十六章 升温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19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九十五章 步步为营》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