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爱霞文集》--赵爱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4-08-17   共 175 篇   访问量:512
记忆深处的那场纠纷
发布日期:2014-08-17 字数:3275字 阅读:512次

  人的记忆很奇怪,有的事情你想记住却偏偏忘记,有的事情你极力想忘却,即便你把它打进记忆的深井,并且压上重重的磐石,想让它腐朽、沤烂、分解、消散,即便你几十年不去触碰它,但当你的心真正远离尘嚣,真正沉静下来,它却依然如故,而且那么清晰地浮现在你的面前。
  回到故园去照顾母亲一段时间,如今那里没有网络,没有电视,也没有书本。走时匆忙,原打算带回去的书本也落在了家里,于是我重新体会了一下乡村的慢节奏生活。夜深人静,心也沉静下来,万万没有想到我会想起那场纠纷。我发现,它原本就没有被遗忘过,是我一次次在回忆往事时有意识地绕过它,回避着它,不想重温它带给我的尴尬和屈辱。
  刚毕业那阵儿,我虽然已年满十九周岁,但依然那样简单、懵懂、幼稚,喜欢幻想,对人情世故一窍不通。记得当时每月的工资仅有八十来元钱,每个月我一般只留十几元零花,其他都交给了父亲。但一年后我却用一个月的工资,又添加上十几元钱买了一把吉他,对这把吉他的珍爱之情可想而知,因为它是那时我用自己劳动所得为自己买的第一件也是唯一一件奢侈品。不久我学会了弹单音,虽然还没学会伴奏,但也可以试着弹出自己喜欢的歌曲,心中的愉悦无以言表。每当课余闲暇,我会抱着它来到伊河边或者学校后坡的水渠边,轻轻拨响六弦琴,独享一池碧水,内心感到宁静而美好。
  然而好景不长,当我还沉浸在这把吉他带给我的欢愉里时,没想到它已到了离我而去的日子,而且带给了我一场纠纷,一场羞辱。
  秋假过后,我打开住室的门,想都没想就冲到床铺那里,发现我放在被褥下的吉他不翼而飞了,这一惊非同小可。努力回忆,仅忆起放假前因骑着自行车没法把它带回家,就把它放在床上,把褥子一掀盖上了它这个片段,后边的最重要的情节却暂时性失忆了,人说最愚蠢的事就是手脚或口赶在了大脑的前面,而我就是这样一个有口无心的愚蠢的人。见此情景,来不及细细回忆,马上大声地自言自语:“吉他怎么不见了?奇怪啊,门和窗都好好的啊!”当时我们学校老师住的是一排土瓦房,每相连的三间房屋从物理学上说是标准的连通器,说话相互都能听到的。我和邻居们就经常在各自房间对着房顶进行对话。于是相邻的两三个同事就知道了,都过来看我,见门窗都好好的都感到奇怪。学校就那么十几个人,不大一会儿很多人都知道了。
  在我的懊恼中黄昏很快就要来临了,这时隔壁的老同学春芹走了进来,小声对我说:“爱霞,你好好回忆一下。我忽然想起来放假那天是不是谁借走了?”她顿了一下,又忍不住说:“我当时在那边听见某某——”她停住不说了,然而一语惊醒梦中人,我暂时性的失忆立刻解除了,记忆一下子苏醒过来,当时所有的细节全想了起来,情不自禁地说:“对了,我想起来了:那天我刚把吉他放到床上用褥子盖起来,她就来了。她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就侧身站在我办公桌前,用她惯有的腔调笑着跟我说的,她说她男朋友想学问我借的。她的表情动作我都想起来了。当时我说正愁没地方放,拿又拿不走,放在这儿又不太放心,一边说一边走进来,掀开褥子,拿出来给她了。”
  我不知道别人是否有过这种短暂失忆的经历,我却多次经历过,不过,一经某事某物的触发,记忆苏醒过来也格外清晰。
  然后我就径直去找她,见面后还没容我说话,她就问:“你吉他找到了没有?”我很不好意思,想都没想地说:“没有,那天不是你借走了吗?”没有啊!”她矢口否认。“你当时不是说你男朋友想学——”“没有,我没有借。你好好想想丢哪儿了?”我惊愕地望着她,她向我笑笑,再次强调没有借。我竟不好意思重申自己已经复苏的所有记忆,所有细节,只好讪讪的向回走了。只恨自己刚到学校时怎么一下子就想不起这些,到现在才想起。回到住室,春芹询问了我找她的过程,春芹还埋怨我:“你就不应该用不肯定的语气问,你应该直接问她要。”我心想,如果换作是我,早拿来还人家了,或者早来说明情况了。怎么会想到会有这种结果呢!
  接着在校园中又一次碰到她,我又问她,让她好好想想,是不是忘了。这次她生气地重申:“没借就是没借,不用再问了!”我一下子手足无措了,更加狼狈地撤退回来。
  本来想自认倒霉算了,谁让你自己没心没肺没脑子呢!谁知更令人羞恼的事发生了。晚上开例会,领导讲话完毕,同事们站起来正想离开,她竟站起来边问边骂:“先别走,我问一声,你们谁拿人家爱霞的吉他了,赶紧拿出来给人家。别让这个没嘴葫芦歪我,妈那戈壁——”我感到热血上涌,脸噌的一下红了,极度羞愤和屈辱竟使我没有反驳半句,一下子冲出会议室跑到自己住室,爬到床上放声大哭,所有的委屈和屈辱都化作了撕心裂肺的哭声。
  我记得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撕心裂肺的哭。心里直恨自己刚到学校时为什么会暂时性失忆,让人家以为我通通忘却了,后来一切细节历历在目也为时已晚。想到自己又不会很强势地跟人家讲理,更不会大庭广众之下和人家辩解。想到自己原本好心借给她现在却受此屈辱,想起秋假前我们还经常在一起,想起有个星期天下午她骑车返校途经我们村,正好遇到了我,我让她和我一起回到我家,让她在我家里一起吃了晚饭再走。走的时候母亲让我往学校捎烙馍,还硬要往她的布口袋里塞……可她现在竟然骂我的母亲!想到人心的叵测,人性的险恶,我倍感自己的幼稚和头脑简单,倍感自己的懦弱和无能。
  春芹来了,长生来了,很多同事都来了。我止住了哭声,还不停地抽噎。同事们劝慰了我好半天。
  第二天上完课我不想在学校里多呆,就回家了,那天正好哥哥在家秋收还没有去上班,见我神情不对,在哥哥的一再追问下,我忍不住又哭了起来,最终哥哥知道了全部经过。哥哥很气愤,借了不承认暂且不说,为什么当众骂我们!非要立马去学校找她论理。
  刚来到学校,就见她正走在大榆树下,怒气冲冲的哥哥一下子蹿过去,揪住她作势要打,被两个男同事拉住了,她说:“哥,有啥事咱好好商量。”哥哥气愤地说:“啥事你心里最清楚!不用喊哥,跟你没什么可商量的!你们大家问她怎么认识的我,不是那天到我家,又是让你吃饭又是让你拿馍你怎么会认识我?我们咋对待你的?而你是咋对待俺霞的?借了东西不承认,而且还当众骂人,真是欺人太甚!”
  在校长的劝说下哥哥走了,走时对我说,既然人家前面已经不承认那回事了,人家再改口不是打自己的脸呢!吉他十有八九拿不回来了。吃一堑长一智算了,以后说话办事多动动脑子,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丢就丢了吧,老较真也不行。以后你们还在一个单位上班,抬头不见低头见。”
  晚上她男朋友来代她赔礼道歉。最后我说我也不要吉他,只要她承认是她拿了澄清事情真相就行。她男朋友说,你说她拿了,现在吉他又不在她那儿,如果在她那里咋住都好办,现在两头不透气,还真没法子办。
  几天后和她一个办公室的同事妞说,秋假刚开学那天,她问人家妞:“咱好好想想放假那天谁来咱这屋了!爱霞说是咱这屋的人拿人家吉他了,那天究竟谁来咱屋里了?”妞又说:“我也想不起那天谁来俺屋了。可她问这话不是明摆着咋回事门!管他呢,丢就丢了吧,不说那回事了,谁也知道谁啥样。”
  我们学校老师住的都是那一排土瓦房,她们的住室同样和其他两间是连通器。细品她对妞问的话,还有她男朋友的那段话,以及她在会议室的问话,我这才隐约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极有可能她借去的当天就不知吉他哪里去了。我们出来进去,只要不出校园,都是不习惯锁门的。
  忆至此处,我释然了。如果当初吉他不在她房间丢失,我想她不会不承认是她借的。即便吉他在她房间突然消失了,也许原本她也没打算不承认,可偏偏遇到了我这个糊涂虫,于是才有了一念之差,才有了为遮盖这个谎言而对我的更大伤害。
  俗话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但我从不敢苟同这句俗话。我始终认为:人,还是保持本真的善良更好,但善良的同时,不应该过于怂懦,还应该有防人之心,最好不要给别人制造产生恶念的机会。
上一篇: 《曾经,我们是室友》     下一篇: 《剪发记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512次 | 联系作者
对《记忆深处的那场纠纷》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