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落寞》--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9-08   共 0 篇   访问量:121
第九十章 落寞
发布日期:2020-09-08 字数:12393字 阅读:121次


落寞,是一种偏重于寂寞又超越寂寞的心理感受。那是严重的内心没着落,还没办法跟人沟通,只有独自默默地承受。有人说它是需要陪伴或等待慰藉的表现,也有人说它是享受孤独、认识自我的过程。

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七号,农历的大年初六。这时候很多人还沉浸在浓郁的春节气氛里,也有人带着满怀心事踏上征程。

连霍高速自东向西方向快速行驶着两辆轿车。前面一辆红色法拉利F50,开车的是帅小泽,副驾驶坐着王易佳,狭窄的后座还挤着三个人,梁甜、季心怡、曼妮。后面紧跟着是一辆白色奥迪A3,开车的是马子祥,副驾驶坐的是高林,后座从左到右是高大铭、衡信、慕容媛媛、袁欣敏。这些人里季心怡是跟王易佳到西安玩几天,高大铭和袁欣敏是回宝鸡单位上班。其他人都是即将开业的北斗星实业集团的顶梁柱,他们要赶回西安准备新公司开业的事情。

汽车音响播放着音乐,空气却异常的凝重。帅小泽双手抓着方向盘,眼睛直视正前方的路面,脸上的表情比较严肃。不是因为舍不得离开家,而是一种沉闷的感受压在他心底,是需要某人理解、某人陪伴的孤寂,是一种不好对外人说的落寞。

他有这样的情绪要从年三十说起,那天他和王易佳开车买了一天的东西。在城里为两家买新鲜蔬菜,糖果零食,也为第二天的兄弟们聚会做准备。把她送回家时天还没黑,她的父母已经准备好年夜饭。爷爷奶奶、叔叔婶子、十来口人就等她吃饭。帅小泽和她把东西放进厨房刚要告辞,被她叔叔拉住无论如何要喝两杯,他推辞不过就坐了下来。酒还真没多喝,就是分别向她叔叔、爷爷各敬三杯。

王仲坤没劝他酒,却当着众人面前说出来几句让帅小泽无地自容的话:“小泽啊!这不管咋说你跟佳佳也好一段日子了,有些话我这做长辈的本不该说。可我要啥都不表示,也显得我们老王家太窝囊了!虽说你俩没领证也没典礼的,可三里五村的街坊邻居都知道俺佳佳是在西安跟你。你要是诚心对佳佳好就注意点儿形象,现在是连街里小摊贩都知道你东村泽妞是个乱搞男女关系的浪荡子。你要再不收敛,俺们家人出门戴口罩那都是小事儿,你让佳佳往哪摆?跟你混来混去的名分没混上,先得让人戳脊梁骨!”
    这几句话说的情真意切,本来在说笑的王易豪和堂弟都沉默了。帅小泽更是无话可说,他不能像对朋友那样解释这是个误会,也不能给他们说什么保证的话,更不敢承诺什么时间给她名分。除了惭愧什么都不敢表现出来。
    最后还是王易佳说他那边有一大家子等吃饭,不由分说地拉起他送下楼。两人在电梯里那个时长两分钟的热吻,都没能让他低落的情绪恢复过来。
    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帅小泽的别墅灯火通明。四个小家庭将近二十口人都在他家吃年夜饭。爷爷奶奶和几个叔叔在客厅兴致勃勃的聊天,几个婶子和他母亲关爱红在厨房张罗饭菜,帅小源带着五个堂弟妹在离别墅七八十米远的水泥路上放花炮。

帅小泽跟爷爷奶奶打过招呼来到厨房,关爱红正在煤气灶跟前用锅铲翻炒。家里好久没有这么热闹,她的心情也挺好,时不时还跟妯娌几个聊几句。三婶在旁边大案板前用小盆拌凉菜,盛盘后摆在案上。二婶和四婶在小桌子那边包饺子,屋里的气氛相当融洽。他分别叫了几个婶子,来到案板前,伸手在三婶正往盘子拨的盆里捏了片莲菜,“咔嚓”“咔嚓”咀嚼起来。

“佳佳送回去了?”关爱红撇了他一眼,浅笑着递给他一双筷子,“脏爪儿乱捏!”

“哦,还在他家喝了两杯。”帅小泽轻声答应着,又夹别的凉菜尝试。冻肉、卷煎、鱼味花生、椒盐小白条、五香肘子、尖椒变蛋、腐竹拌西芹……每道菜都充满家的味道。

“喝酒?那你还敢开车?”关爱红把脸一沉,亲昵地说,“缺心眼儿,你这莲菜算白吃了!”

“妈,就喝了一丢丢!”帅小泽苦笑着看母亲,把筷子放到盘子旁边的空碗上。

“那也不行!以后喝酒不许碰车!”关爱红语气一转,柔声问:“跟他们家提婚期没?”

“没,没有呢,我最近名儿这么臭咋提呀?过阵子再说吧。”帅小泽没敢说佳佳父亲给女儿要名分的暗示。

“大嫂,要不咱初四待客时把那妞儿也叫来,先当面试试她本人意思,没准儿还能给她家递个话!”四婶把一个大肉白菜馅饺子包好放在托板上,走过来跟关爱红说话。眼睛却在打量着帅小泽,因为此时他脸色已经很红。

“咦——泽妞,你这是咋了?尿憋了?”三婶也发现他脸上不正常。自打进屋就满脸不高兴,脸色紫青,完全没有平日里开朗略显腼腆的清秀模样。

“没,没有。”帅小泽低头回答,朝母亲身边凑了些,欲言又止。其实他是感受到佳佳父亲话里的压力了,就想尽早让母亲接受袁欣敏。时间拖得越久,越难跟三家的长辈交代。

关爱红转身取菜的时候差点撞到他身上,不由得亲昵地瞪他。也注意到他不对劲,温和地语气里带着些许奇怪:“咋?有话说?”

“哟,咱泽妞知道害羞喽?要不咱妯娌仨先回避一下?你娘俩单独唠唠?”三婶说着要解身上的围裙。

“不用了婶儿,其实也没啥。”帅小泽鼓足勇气,声音却小的可怜,心里实在没底气。所以说话吞吞吐吐的说,“妈,婶儿,其实吧,我觉得呢,佳佳跟我不是很配。”

“闭嘴!”关爱红忽然转过身子,眼睛直视着他的眼睛,手里的锅铲指着她的鼻子,“小没良心的!这大过年的,你是成心给我找不痛快是不是?啊?”

“妈——你别急好不?”帅小泽举起双手,跟投降似得哀求,“我只是想说两句心里话,您别急着发火嘛?”

“说啥心里话?你那点儿良心怕是早就糟践了!”关爱红似乎也没顾忌那妯娌几个,“哼,少转你那花花儿肠子,也别让我再重复,除了佳佳谁都甭想做我的大儿媳妇儿!”

“泽妞,别怪老婶不向你说话。佳佳那么好的孩儿,你还挑啥啊?”四婶说着又过去拿饺子皮,另一只手拿大肉白菜馅盆里的筷子。

“老婶儿,妈,我没嫌过佳佳不好,从来没有嫌。可她不是我最想娶的女人!”说到最后,帅小泽的声音已经低到不能再低。

关爱红没搭理他,用铲子盛着锅里的菜。但脸色已经完全沉了下来,像红润的苹果挂了一层寒霜。

“去吧,收拾一下饭桌,陪你爷你叔先喝几杯。”三婶说着朝他递眼色,她了解大嫂的性格,侄子再纠缠只有挨批的份。

“我的亲三婶儿啊,二婶儿,四婶儿你们说说看。现在都是二十一世纪了,讲民主!讲恋爱自由!婚姻自由!老妈连申诉的机会都不给!”帅小泽从辩解到弱弱地嘟囔。

“哼,跟我要自由是不是?”关爱红把锅铲递到三婶手里,严厉的朝他走两步,“你说佳佳是我给你包办的婚姻吗?是我让到西安找你的吗?是我让你跑到沈阳大学宿舍过夜的?”

帅小泽一听这话,立刻就明白有人把他们的事向老妈汇报过。本就理亏的缺少精气神儿,更像霜打的茄子,脑袋耷拉着偷眼看,嘴里小声辩解:“我是挺喜欢跟佳佳在一起,可她终究不是我最爱。”

“啥是挺喜欢?啥又是最爱?说白了就是见异思迁!是喜新厌旧!遇见高育红就看不上班上的小妞,人家结婚你就寻死觅活,算不算最爱?跑几千里去佳佳宿舍住一宿算不算最爱?现在跟个害你辍学,还差一点儿冻死到宝鸡的干部好,就算最爱?你敢保证以后再遇见个什么小花、小草的女孩儿不动心?”关爱红右手食指尖儿几乎已经点到帅小泽的额头。

这几句话还真把帅小泽给说住了,主要原因还是有些意外。同时也奇怪她既然已经知道他跟几个女人的关系,为什么之前半句不曾提到?而她说的这几个问题,恰恰就是他之前最烦恼的问题。虽然现在坚持要娶袁欣敏,可在心里根本不敢肯定全心全意爱她。再看母亲的气势和态度,真没有再辩解的勇气了,耷拉着脑袋退到门口,比刚才进这道门时的心情更加颓废。

旁边的几个婶子也愣了,本来还想着帮着侄子说几句好话让他暂时避开锋芒,可从大嫂的口气里考虑,完全可以把他定义成花心大萝卜!以往那个乖巧朴实的腼腆性格,简直有些演戏的成分。甚至觉得他背着家里人做的事情更多,更难以想象,或许前几天公婆听到的流言都有可能不是谣传。

“没话说了是吧?”关爱红脸色阴沉着,“去,回房冲个澡去!调整好心情叫你朋友下来吃饭,别拿你这副苦瓜脸影响了大伙过年!”

帅小泽低着头离开厨房,回房后真的洗了个热水澡。却没办法洗去心头浓郁的失落感,面对梁甜和曼妮关切的眼神,更是什么都没好意思讲。

吃年夜饭时候,收到袁欣敏发来的短消息。虽然是几句简单的祝福话,还有让他面对新事业的鼓励,却无形中增添几分对她的愧疚。因为他知道跟她的婚事已经再次被老妈拒之门外,再商量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合适。他又想起给柯家英、陶锦鹏打电话,说几句新年祝福话的同时,很想听到大哥的安慰。或许只有大哥能了解他此时的心情,虽然一定不会支持他。可柯家英的电话仍然是无法接通,移动秘书台也没能回复半个字的消息。陶锦鹏依然是在响两声挂掉,安慰不会有,原谅也不可能。

所以,接下来的年夜饭、年初一大拜年、兄弟们聚会、初二陪王易佳逛庙会、初三到外婆家……直到初六大伙回西安,心情都是压抑的。满满的落寞憋的心口郁结难解,却不敢,应该说不愿意对任何人提起。

袁欣敏靠在车后座,眼睛看着车窗外向后退的树木,脑海里一片茫然。

年二十八跟帅小泽一起度过愉快的一天一夜,二十九早上到季心怡家叫了李嘉,两人一起回家。在房间说了小半天悄悄话,那时候心情还是愉悦的。吃过晌午饭,老爸找她谈话,问她新一年的想法,有没有跟帅小泽商量过什么计划。言语中虽然没有逼婚的词汇,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她心里逐渐开始不舒服,知道家里人之所以没有明着催,那是因为怕她有思想包袱。可她跟帅小泽、王易佳三人的关系,他们早已心知肚明。
    大年初一那天,十七个人在帅小泽的别墅聚会,再加上有西方观念的梁甜和曼妮,气氛更加活跃。关爱红和三婶在厨房做菜,王易佳和季心怡在旁边打下手切菜。王易佳还不时为两个长辈端茶递水,梁甜和曼妮做甜品,其他几个女生帮忙包饺子。袁欣敏注意到关爱红对王易佳的态度,就跟对自己家人一模一样。炒菜时似乎刻意用锅铲给她尝每道菜甜咸,而王易佳对关爱红一声声阿姨叫得非常甜美,关爱红脸上的笑像喝过新媳妇茶那么惬意。袁欣敏告诉自己不是吃醋,但真的很羡慕她们的融洽,关系最亲近的母女俩相处也不过如此。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们是未来婆媳,失落的感觉不经意爬上了心头。
    接下来的几天是串亲戚,人们除了夸她长大了漂亮了,不约而同地关心她的婚事,问她跟省长家儿子什么时间典礼。她强撑着微笑不回答,也不解释跟高大铭退婚的事,更不提跟帅小泽的事情。但无论她怎么应对,大家关心她婚事却是事实。而他们关心的也没错,在农村过了二十二三不结婚,确实可能惹人非议,或是人品不行,或是作风有问题。她父母应付亲戚时那勉强的笑容,爷爷看着别的老人哄逗孙子时无奈的叹息,无形中又给她增添了不少困扰。她已经不再逃避,也不向任何人发牢骚,面对帅小泽时反而还要故作轻松,面带笑容陪他和朋友们谈天论地。没说不代表她不在意,确切地说她渴望他的理解和安慰,哪怕是个无期限的承诺,但他始终也没说。她明白他最近压力大,需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不能让他因为自己再添烦忧。
    高大铭这个春节过得也很郁闷,好兄弟马子祥结婚了,高林也把亲事订了,衡信看慕容媛媛时好像也有点儿意思。李青年前转正,刘烨刚已经确定提干,季心怡考研成功下一步是博士后,尤玉娇由助教升为教师,还在着手考研。帅小泽虽然事业低靡,但他有王易佳和袁欣敏两个红颜知己陪着,头大并不孤单。他高大铭是七贱中的老大,事业没突破,感情一团糟。
    最让他揪心的反而不是单身问题,是袁欣敏的未来。初一那天帅小泽母亲对王易佳的亲昵和对袁欣敏的冷淡。他是旁观者清,仔细想想都有些后怕。那天帅小泽脸上的焦虑也显而易见,猜想他正处于为难中。昨天高林订婚时,关爱红又作为干妈出席,对高林未婚妻佟海燕的态度亲的不得了,对其他兄弟姐妹也多多少少带着昵爱,唯独看袁欣敏的眼神像对瘟神似得。袁欣敏略显牵强的微笑他看得很真切,微笑背后隐藏的无奈也可以理解,而他能做的只有默默关注。
    奶奶昨晚让他给小姑家送东西,顺便辞行。其实是安排一场没挑明的相亲,小姑知道他跟袁欣敏退婚的事情,就在三十八中给他物色个对象,两人先见见,有意向了再让双方家长见面。女方名叫林霞,长得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她是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的教师,上班就是正式工,完全符合老妈的要求。

高大铭当时就想拒绝,因为心里满满的都是袁欣敏,眼里自然是容不下别的女人。可又不敢硬驳了小姑的面子,就含蓄地聊了几句,相互留了联系方式,慌慌张张地逃出石家小四合院。

临走时,小姑送他出院子,问他帅小泽那些流言蜚语的事情。并让他多关心朋友,对帅小泽要多鼓励多支持,做为老师她希望每个学生混的有头有脸,但更相信帅小泽的人品没问题。高大铭渐渐觉得帅小泽跟小姑的感情不止于暗恋,甚至她的离开和匆匆出嫁都跟他有某种实质性关联。但无论如何,小姑依然是他最尊敬的人,帅小泽还是最好的兄弟。
    性格向来率真开朗的王易佳,这段时间也藏着心事。从帅小泽上报纸那天为他担忧,决定回到他身边的那一刻,就意味着什么都顺着他,无限度的支持他。可从马子祥结婚那天夜里他被家里人审问,心情就跟着他直线下降。年三十看他被父亲质问心里也同样不好受,可平心而论父亲做的没有错,怪只怪最近他的时运不好。但她愿意陪他一起度过,甚至愿意替他背负所有不幸。
    到西安后,王易佳没时间陪季心怡游玩,还让她陪着给新公司采办东西,跟着出谋划策,而她也乐得和大家一起忙活。帅小泽也是忙得前脚跟打后脑勺,直到送季心怡去机场那天,九个人才一起吃顿安稳饭。

三月一日天气晴好,蔚蓝的天空如同清洗过似得,明亮又干净。高新科技大厦一楼大堂布置的跟过节一样,二十九楼和三十楼布置更是让人耳目一新。帅小泽他们八人大早上就在楼上楼下等着接待客人,喜来登酒店的二号大厅也早预定好。陕西北斗星实业集团公司上下六十五名员工也都是神采奕奕,对着这个新事业起航抱着极大希望。

随着时间分分秒秒过去,一楼大堂外面站着的马子祥脸上的焦虑越来越明显,他旁边的尤玉娇和袁欣敏脸色也不好看。眼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再过二十分钟就是开业典礼的吉时,可邀请的客人绝大部分迟迟没到。从早上九点到现在,来到宾客屈指可数。十七个兄弟姐妹除了季心怡出国都到齐了、高育笙夫妇来了、陶乐乐以私人名义来祝贺、国税局派了个工作人员对刚入住的大企业表示祝贺,再没来其他客人。

十一点十分所有员工都下楼了,因为十一点十八分七个董事要在门口剪裁。可帅小泽到门口就愣住了,本以为客人都在楼下等着呢,却没想地毯前面只有七八名记者,一个客人都没有。他身后的其他人也非常吃惊,尤其是梁甜,两百多份请帖是她和小文亲自安排发出去的,可到场的只有高育笙夫妇和陶乐乐,再就是税务局不请自来的客人。

王易佳的心“咯噔”了一下,虽然料想客人受那次新闻的影响未必都能来,却怎么也不敢想会有这样的结果。邀来的记者已经摆好架势要拍照,只要上了报纸上头条肯定没问题。但绝对会成为负面影响,北斗星这次跟头栽大了。所以她寸步不离的跟在帅小泽的旁边,一直悄声提醒他保持镇定,别在记者面前失态。

帅小泽难过到极点,可仍然不死心。他不信陶锦鹏恨他能到这种程度,不仅自己不出现还招呼关系企业不准来。他更不信柯家英在这么重要的日子仍对他置之不理。所以再次拿出手机,反复拨了十几遍。陶锦鹏仍然不接听,柯家英则还是无法接通,他的脸型不由得再次向驴脸靠拢。

衡信和李青最是稳重,跟高大铭、刘烨刚几人一合计,事已至此,只有硬撑着剪裁,帅小泽经不起再栽跟头。于是,一方面示意梁甜招呼交头接耳的记者,一方面让高林和刘超稳定工人情绪。袁欣敏、李嘉看得出他们的意思,示意王易佳拉着帅小泽到中间。讲话是必不可少的,剪彩和放炮一过也就万事大吉。

“先生们,女士们,感谢大家在百忙中抽时间出席陕西北斗星实业集团典礼!也感谢由于种种原因没有来到现场的好朋友!我代表北斗星所有董事和员工向大家表示衷心地感谢!”帅小泽按梁甜提前准备的讲演稿读。可看着前面只有几个客人和公司的员工,他最希望到场的柯家英和陶锦鹏却连半个字的消息都没有,心里万般不是滋味,“公司能够顺利开业,多亏党和国家给我们提供这么好的创业环境,幸得有在场各位贵宾的大力支持,公司上下六十多位兄弟姐妹更是功不可没。今天——今天这个——对不起!我有些失态了,我——”说到这个时候,他再也控制不住翻腾的情绪,眼泪“噗嗖”“噗嗖”落在讲演稿上,声音也哽咽了。

台下的记者开始拍照,员工们也有些躁动。梁甜赶紧接过话筒,强颜欢笑地说:“帅董太开心了,以至于情绪有些失控,吉时已到,准备剪裁。”

几个穿大红旗袍的女孩来到台阶中间,把八米八长的长虹一字摆开,七个端着托盘的文员也站好了。马子祥、衡信、高林、梁甜、曼妮分别站开,中间两个空位留给帅小泽和王易佳。

“佳,佳佳,大哥,大哥他,还是没有,半点儿消,消息。会不,不会有什么意,意外?”帅小泽把身子转向大楼,眼泪顺着脸颊不停地流。

“不会,大哥不会有事。别担心,要不放心,等开完业咱去他家再找找,现在先办正事要紧!”王易佳在他对面紧挨着。把他往高林身后拉了一些,不停地用手帮他擦眼泪,可怎么也擦不干净。

“我,我好,好害怕,没有大,大哥我以后咋,咋办?我,我干不下,下去了。呜呜呜……呜呜呜……”帅小泽的情绪越来越激动,竟抱住王易佳失声哭了起来。

“小泽,别怕,有我陪着你呢,你看,还有这么多好兄弟。”王易佳也想陪他一起哭,可她还是忍住了,她需要在他脆弱的时候变得坚强。

台上台下都开始乱起来,大家面面相觑。谁也想不到董事长会当着这么多人哭,而且还哭得像个孩子。向来稳重的李青在旁边看着也难过,频频推刘烨刚的胳膊,让他过去劝,他无奈地摇摇头。高大铭朝马子祥使眼色,因为他非但离帅小泽最近还没有劝,居然也在抹泪花儿。马子祥连忙转过身,挡在帅小泽的另一面,却没有劝。他非常理解帅小泽走到今天不容易,虽不能说一路披荆斩棘,却也吃过艰苦尝过辛酸。如果换他经历这重重困难,再看到今天这钟凄凉的场面,说不定会更难自控。

“帅先生,是不是这样的爆冷场面出乎意外?”

“请帅先生解释一下,为什么开业这么盛大的庆典没有嘉宾?”

“您的名流好朋友和企业家怎么没有出席?”

“……”几位记者已经绕过剪裁长虹来到帅小泽面前,七嘴八舌地提问着。

人群又是一阵骚乱,高育笙夫妇和陶乐乐不由得往帅小泽跟前凑了几步,打算必要时出来替他说几句话。

“各位,今天的事情是个意外。由于有位好朋友也在今天办喜事,所以大部分朋友去那边了。请大家到前面,剪裁还要继续,谢谢各位到前面。”袁欣敏和李嘉挡在帅小泽和王易佳外面,理所当然地为他开脱。

“不,小敏,不用隐瞒,我,我们不需要弄,弄虚作假。”帅小泽离开王易佳的肩头,用衣袖擦拭几下脸上的眼泪,尽量克制语速,坦然面对记者。他要不加掩饰地面对一切,即使出丑,即使功败垂成,“我承认,情绪受,受今天冷淡的场面影响,但最主要的原,原因是我大哥和陶大哥,没,没有参加这场典礼!”

“帅董的大哥就是著名画家柯家英柯老师,他在帅董的心里地位非同一般。陶大哥陶锦鹏更是帅董进入地产界的启蒙师傅。他们的缺席影响确实很大,但不会影响今天的开业!”王易佳在旁边解释,尽最大努力让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请问帅先生,今天客人少的原因是不是受元旦裸体照片影响?”一位女记者把话筒凑近帅小泽。

“或许,或许是吧,但我并不介意。因为那件事,是有人故,故意做出来的假象,目的就是为了打击我帅小泽。她们已经赢了,我帅小泽已经跌到谷底,但我不会一蹶不振。因为我没做错,我要做的就是个堂堂正正的商人,不论是对客户,对员工,还是竞争对手,都是诚心实意的合作,绝不耍任何阴谋手段。众志成城才是北斗星核心力量!”帅小泽说着情绪莫名地稳定起来,声音也不再哽咽。

“帅先生,柯老师和陶先生之所以没出席,是不是因为你和秦鹏董事长的亲密关系?”另一位记者紧追着帅小泽的话音。

“绝对不是!”王易佳接住记者的话,“柯老师和陶先生当帅董比亲兄弟还亲,这次是因为在国外没赶回来,那位陶乐乐小姐就是陶先生的千金,她能证明帅董和两位大哥十分和睦!”

立刻有记者过去问陶乐乐,她勉强浅笑了一下说:“不错,我是代表柯伯伯和老爸参加这次庆典的,希望各位朋友多支持小叔叔,北斗星集团一定可以大展宏图!”

“帅先生,帅先生,今天宾客这么少会不会影响北斗日后的发展?”有记者接着追问帅小泽。

“今天的气氛是有点儿冷,但帅小泽不怕孤单。我肯定北斗星会打开属于自己的市场,企业发展靠人脉更要靠实力。”帅小泽精神略带颓废,脸颊的泪痕还没干。

“帅小泽不会孤单的,我,我们这些兄弟姐妹都站在他身边。相信你们也同样会支持和关注他的公司在西安再次腾飞!”袁欣敏紧接着帅小泽的话,铿锵有力的为他加油打气,虽然他此时正抓着王易佳的双手。

“袁欣敏说的好!我们公司六十多位兄弟姐妹,都全力支持泽哥!”工程部副总刘超在人群最前面喊。

在刘超的响应下很多人都喊:“对,支持泽哥!”“董事长的大哥没在,兄弟们都在!”“全力支持北斗星!”“支持董事长!”

“说的好!大伙全是三哥的兄弟姐妹!大伙跟北斗星一起成长!”一身戎装的刘烨刚大声喊着挤到了马子祥和帅小泽中间,压低些声音,“还记得上学时跌倒怎么爬起来的吗?唱歌!放松自己,七贱是打不倒的!”

“小贱贱说的对,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马子祥看看刘烨刚又拉了一把衡信,三人低声唱:“天地我笑一笑古今我照一照,喔人间路迢迢,天要我趁早把烦恼甩掉。”

高大铭、李青瞬间明白三个人的意图,马上挤到他们跟前,跟着一起唱:“痴情的最无聊几回哭几回笑,喔,哼首快乐调,我不是神仙也懂得逍遥,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笑得春风跟着用力摇……”

唱到“撞了一下腰”的时候,十六个人已经站到了一起。袁欣敏和李嘉等一些女生也跟着唱了起来,几个记者没搞懂他们什么意思,拿着相机和话筒退到旁边。

等唱到第二遍时,帅小泽已经放下刚才的不愉快,拉着王易佳摇头晃脑地唱。抛下开业庆典,抛下记者围攻,声音越唱越大:“……暮暮朝朝,难舍难了,江山不要,开怀一笑,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扭得飞花随着白云飘,飘呀飘飘呀……”

出乎意料的事情出现了,很多员工像刘超一样站到十几个人旁边,跟着哼唱歌曲。虽然歌词记不住,但随大流喊还是没问题。几分钟时间六十多么员工全部围到帅小泽周围,连高育筝夫妇和陶乐乐也被围进去,税务局那位也站在人群边上。这个大合唱明显的参差不齐,但洪亮程度已经引得路过的车辆和行人停住观看。

这时,记者们也被这个场面震撼住,忘记了拍照和采访。刘烨刚示意小聪带人放烟花,小聪带几个人跑到路边点燃已经摆放半天的烟花。

随着“碰碰”“啪啪”烟花爆炸声,大家开始鼓掌,记者们也开始拍照。然而歌声并没有因此结束,帅小泽的心情竟莫名地好了起来,多日来的郁闷借着歌声宣泄出去。跟其他十几个人手拉手边摇摆边唱歌:“……摇呀摇摇呀,我给你的爱有多好,我将热情燃烧你可知道,我被青春……”


上一篇: 《第八十九章 暖冬》     下一篇: 《第九十一章 背后的背后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21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九十章 落寞》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