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4-07-13   共 130 篇   访问量:1564
听雨(同题)
发布日期:2014-07-13 字数:1696字 阅读:1564次


  
  听雨,在秋夜里,在音乐里。
  
  今夜,那“滴答滴答”的雨声似乎格外摄魂,仿佛要凉到心底里,声声是芭蕉的哀息、肠断的痛楚。
  
  此时,阿丙的《二泉吟》,正合着这无边的泣雨,吟着无边的惆怅,阿炳用一个个音符填满这个世界,而我,将用一夜的雨声填满对他的怜惜与仰望。
  
  “风悠悠 云悠悠 凄苦的岁月在琴弦上流,啊,琴弦上流 -------” 温柔、凄苦、文雅、愤恨、宁静、不安诸多情感相互交织的乐曲,恰如秋风秋雨秋夜里一轮看不见的月,藏在深不可测的星空,藏在苦乐自知的红尘深处,独自徘徊、挣扎。
  
  苦难的阿炳,有着冰与火的悬殊人生,那无锡的雨,飘落是何止是你肩头一缕难解的愁 ?那惠山的泉,又浸透了你多少宣泄的泪水与凄凉!
  
  雨声渐渐低落,音乐开始翻涌,翻涌的音乐仿佛一条忧伤的大河,将所有的雨点都搜集起来,不断地摔下、摔下,摔下,那浩荡的气势瞬间将我淹没,我成了雨的俘虏,河的臣子,不得不跟着他们的呐喊而呐喊,落下而落下,进退只得听命,别无他法。
  
  华彦钧,一个小名阿炳的瞎子,正如翻涌江河里的一叶浮萍,却用一双乞讨的手,拉出了举世闻名的曲子——《二泉映月》。
  
  不能想象,一个私生子,一个年少轻狂、中年落魄的瞎子,如何能在生命中悉心领悟,并且学会将死亡这一门罕见的课程,学成了人生的哲学!
  
  听听那冷雨吧,听听阿炳的人生之雨!正如蒋捷所言,少年听雨阁楼上,红烛昏罗帐,那时的阿炳听来的恐怕只是旖旎魅惑的雨,待到中年,再去听雨,那雨声里,却早有了断雁叫西风的无限凄凉。
  
  其实,阿炳的命运在其眼前一片漆黑的一刹那,就被确定下来,他没有了丝毫挣扎的余地,身上的力气全用尽了。我不要知道,那时的天空,是否也下着凄凉的雨,但我相信,阿炳的人生,从此一直浸在泪雨之中。
  
  痛悔年少轻狂吗?,埋怨道士父亲的隐瞒身世吗?看透无锡小城的世态炎凉吗?或许都有,可是,有与无又当如何?时间的雾雨已然走过,那落在心头的雨,早已安家落户,宠荣不惊了。此时的阿炳早已借音乐重生,借死亡为生,真正死过一回的阿炳,还在乎那雨声是大是小,是急是缓吗?
  
  我们俗人听雨,听出的无非是静谧的心境、哀伤的叹惋、小情小趣的雅致而已,可我在阿炳的音乐里,只一瞬,就能分清是非黑白,冷雨晴天。
  
  淡看风月的阿炳消失了,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外,消失在无锡的街头,人们不再谈论他,人们忘记了曾经名扬无锡的他。
  
  阿炳,真的死了吗?是的,他只是死在人们的眼睛里,却又在《二泉吟月》哀戚流转中重获新生,如浴火的凤,永生而耀眼。
  
  “梦悠悠 魂悠悠 失明的双眼把暗夜看透 把暗夜看透 ------二泉的月是你 是你命中一曲不沉的舟--------”。他默默地行走在一个又一个陌生的街头,行走在一场又一场雨中,以一颗肃穆之心,为自己死后做着准备,不求留名却偏偏留名,不想孤寂却偏偏孤寂,只让那个陪伴他半生的寡妇,牵着一只手,走街串巷,以一种坚毅的清醒,活下去,活下去!
  
  而活下去的理由只有一个——用流亡的灵魂、泣血的吟唱成就历史上最惊人的音乐神话。
  
  记得日本指挥家小泽征尔曾说过,听《二泉映月》,应该跪下来,流着眼泪听。
  
  我们应该跪下来,以一颗虔诚敬仰之心,对阿炳、对音乐,跪下来,听听我们的内心,最好在雨声淅沥的晚上,就像落榜的张继,适合在寒山寺作诗,适合夜半钟声响起的时候,抒写千古不眠的愁绪。
  
  我们适合,在雨夜里,听听阿炳,听听自己。
  
  2014-7-13

上一篇: 《怀念一场雪(同题)》     下一篇: 《我的心灵花园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564次 | 联系作者
对《听雨(同题)》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