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4-07-09   共 130 篇   访问量:1402
怀念一场雪(同题)
发布日期:2014-07-09 字数:2444字 阅读:1402次

  怀念记忆中的一场雪。
  那漫天的凉、漫天的白、变胖的大地、增高的屋檐、寂静而禅意的村庄以及爸爸惊喜的胡子,直到现在,依然纯洁着我的童年,唤起藏在我意念中的一切暖。
  其实,那天半夜时分,雪就停了,下了整整两天,不紧不慢的,年底了,谁不急呢?妈看着肿的老高的鸡笼,叹息道,这雪下的,封山堵路,还让不让咱穷人过年了?爸边揽绳子边说,怕啥,老天爷长着眼睛呢。我站在院子里,只觉得天地一片肃穆的白,特透彻。鸡们躲在窝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看家狗早已欢欢地窜前跑后,哈出一阵阵白气。
  “辉,把破毛巾拿上,垫肩膀上,免得磨破了皮”|妈说。
  村子静极了,又冷又静,我和爸爸拉着满满一车菜,踏进了雪的深处。雪真亮,照的黑夜也亮了,我弓着腰,拉着纤绳,一步一步朝前走着。到了上坡的地方,爸指挥我走”S”路线,说这样省力气。靴子踩下去,发出“咔嚓咔嚓”声,异常快乐,我知道,我们是去收获希望的。
  “爸,开学我要交六十五块钱”
  “卖了菜就有了,别怕”
  “爸,我想要个学习桌,带抽屉的那种”
  “过罢年我找木匠做一个,咱家有现成的木板”
  “辉,你花钱要省着点,你哥上高中花钱厉害”
  “我知道,爸,我不买新衣服”
  在我和爸爸说话的当儿,路上的行人似乎一下子从雪里冒出来,肩扛手提,拉车挑担,个个脸色坚毅。
  天,彻底亮了。
  雪还是硬的,可是,路好走多了。爸说:“辉,累了吧?你坐到架子车去,这一段路顺”
  “爸,我不累。”
  说话间,已到集市,这里早已热闹起来,仿佛并未因一场雪而改变多少。三五只扔在雪地里扑腾的鸡,吆喝“卖豆腐”的老头儿,慌着择蒜苗冻的通红手指的老妈妈,担着一担干柴东张西望的粗壮汉子,一条寻找荤腥的狗-------
  我用好奇的眼睛打量这一切,觉得新鲜而刺激,我喜欢这噪杂的集市和各色人等,就像喜欢土地、喜欢青草河流和这一场雪一样,朴素而真实。
  多少年后,当我的双脚很少再踏进土地,我的内心,有着深深的负罪感,仿佛我背叛了童年,背叛了土地,成立一棵无根的草。
  这时候,我又把目光转向那些买菜的人们,她们大多提个蓝子,穿着得体,神情平和,缓缓走在残余的雪上,似乎怕摔倒一样,她们的眼睛更是有意无意地扫过那些菜和卖菜的农民。
  这使我既羡慕又不平,你们凭什么挑剔我剥的白呱呱的白菜?凭什么你们的篮子那么丰盛,而我们连上学的钱都发愁?
  然而,这思想只在我脑子闪了一下,就被爸爸的吆喝声掐灭。
  “辉,赶紧把塑料布铺好,菜摆整齐,我看今儿行情好,可以卖个好价钱”,爸的眼睛闪着激动的光芒。
  “爸,今后,我要做个买菜的人,不做卖菜的人”
  爸一愣,看我一眼说:“那就好好读书,不然,一辈子卖菜。”
  我不再胡思乱想,集市真的喧闹起来,太阳还没出,雪却在人们的脚底下慢慢融化,消失,最后,集市变得粘稠。
  我坐在一块冰凉的石头上,盯着提篮子的人。终于,一个人朝我走来,我赶紧搭讪:“来看看,这葱白多长啊,自家种的,味儿冲”
  “多钱一斤?”
  “一块二”
  “贵是不贵,就是葱有点小”
  爸说:“不小哩,里面没夹带小葱”
  我赶紧拿一捆葱,掰开绳子让他看,他看到的是均匀的葱,立马买了五斤。我小心翼翼地接过钱,交给爸爸,我看到爸爸同样小心翼翼地把钱装进胸前的一个小挎包里。
  就这样,在期盼、等待、失望、希望中,在雪的一点点融化中,我们卖光了所有的菜,爸高兴地与同村卖菜的说着话,下巴上的胡子都是一抖一抖的。
  中午时分,太阳探了一下头,马路上的雪不见了,可是沟沟壑壑还被包的严严的,路边的树,没完全脱掉白色的衣衫,偶尔走走光,也别具风情,天地似乎更广阔了。
  爸拉着我以及买的八斤大肉、五斤粉条、六斤豆腐、五香粉等杂碎年货,脚步轻快地朝家赶。
  “辉,你有哮喘的毛病,干不动重活,可要好好读书,要不然,以后咋办呢?”
  “爸,我知道的”
  “对了,还得拐你姥姥家,带点红薯,你妈交代的。”
  于是,我们拐上小路,朝姥姥家走去,路太窄了,加上有雪,车子东摇西晃的。
  “爸,我还是下去吧,再掉沟里就麻烦了”,说着,我朝路旁的沟看了一下。隐隐看到只露出草尖的雪堆下面,有个缺口,竟然露出一截东西。
  “爸,快停下,你看--------|”
  爸爸也看到了,我跳下架子车,和爸一起扒开覆盖的雪,天啊,是一大根木头,很粗的。
  爸爸突然大笑一声,老天真是长眼啊,咱家东屋一直缺根大梁,盖不起来,这下可好了。我和爸爸一起费了好大力气把树绑在架子车上。
  “爸,要是别人藏这儿,咋办?”我一问,爸爸也突然惊醒,是啊,万一是谁拿不动了,藏在这里,怎么办?
  “那------等一等------”爸迟疑地说。
  爸看着绑在车子上的木头,不再吭声,尽管我们再等,可我看出,爸爸不希望有人来找。
  天色一点点沉下去,我朝远处望去,大地成了灰白色。
  终于,爸爸说,不等了,走吧,这是老天爷给咱送的。
  回到家,妈妈高兴的掉了眼泪,九十多岁时常糊涂的老太也拄着拐杖挪下床,对妈说,人有好心,天有感应,这都是你们的孝心感动了老天爷哦。
  一九八八年的那场雪,就这样,带着冷、带着暖、带着穷苦中的希冀与欢乐,唱响了一个诗意的天空,丰盈我一段纯洁的生命历程。
  怀念一场雪,怀念雪里的一切人与事!
上一篇: 《长相忆》     下一篇: 《听雨(同题)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402次 | 联系作者
对《怀念一场雪(同题)》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