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花朝拾》--白云山高度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4-07-04   共 0 篇   访问量:727
山高度的刑事判决书
发布日期:2014-07-04 字数:1699字 阅读:727次

  我带学生们去竹林寺的河滩玩,捉回来十几只螃蟹,放在一个大脸盆里。螃蟹大的比饮料瓶盖还大许多,小的跟小米粒差不多。学生们眼可真“尖”,那些小的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见。刚开始,我对这些山沟小溪的陌生来客一点也不了解,每天上班下班也顾不上多看它们。只是习惯性地隔三差五看看先前养的一条小金鱼。后来,中午、晚上稍微有点空了坐下来,明显听到从脸盆那儿传来嚓嚓嚓的声响。起初我不在意,后来仔细观察了一下,哦,原来是大螃蟹在塑料脸盆里跑呀。是在小河里跑惯了闲不住锻炼身体吗?又仔细看原来是大螃蟹在追赶比它小的螃蟹。再后来,当我有意再去发现那些小得几乎瞅不见的螃蟹时,我才确信盆里的螃蟹是越来越少了,一直到最后只剩下两三只个头大的,还有螃蟹的零碎片甲。这时,它们还是大的继续追赶小的,小的被追赶得几乎跑不动然后转回身来舞起大钳摆开架势示威。看来都是因饥饿造成的。我终于意识到把这些小生命从它们大自然的家请到这个人类的三居室里来是个天大的错误。
  错误还在继续,而且很低级。一天晚上,我不知道想哪儿了,忽然觉得应该给小金鱼换换水,于是随手把它暂时放到了大脸盆里,可紧接着却慌忙去街上买东西。回来刚到家门口还没开门就听见女儿喊“小金鱼不见了!”。“哎呀,坏了。”一种预感跳上心头,赶紧跑过去一看,脸盆里只剩下螃蟹,也不再拼命奔跑追逐了,十分安静。唉,又结束了一条小金鱼的生命。“看你办的好事!”“脑子进水了。”妻子的数落在我耳旁炸响,我的大脑已不能够过滤出这些话的意思,只感觉耳朵里、脑子里都是“嗡嗡”的。静下心来想想,当看到一只只小螃蟹被比它大得多的同类当作解除饥饿的食物时,我还痛斥那些向同类大开杀戒的螃蟹是罪犯,可现在看来,杀害螃蟹和小金鱼的恰恰是自己。
  有什么才能让自己有所宽慰?我只有在精神上把自己象命案犯那样同时戴上手铐和脚镣。
  一场关于山高度的刑事审判在动物王国展开。螃蟹和金鱼两个族群的代表分别请到了重量级的律师。螃蟹一方的观点倒也简单,只是金鱼一方的观点在内部就出现了明显的分歧。一种认为由于山高度的疏忽大意,将小金鱼错放入盛有螃蟹的脸盆内,致使一条鲜活的生命转眼成为饥饿状态下螃蟹的饕餮大餐,后果十分严重,应判极刑。另一种观点认为,山高度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他只是为了给小金鱼换水而不小心把它放到了盛螃蟹的脸盆里,他并不是故意要置小金鱼于死口。并且,山高度平时对小金鱼换水喂食照顾得无微不至,有时在上班离家时还不忘打电话给他的妻子问“这几天大暑时节天太热,小金鱼活得怎么样”之类,以至于他妻子发牢骚“惦记小金鱼比惦记人还周到”。而且,山高度的很多行为都充分表明了他是人世里为数不多的一个对小动物十分疼惜爱护的人。好多人都去捉狗,然后做成狗肉火锅吃,而他从来没有;好多人都在秋天抓蝉,然后以高价卖到酒楼饭店做美食,而他没有,并且在他看到别人争相品尝油炸香蝉时,他还在一旁感觉难以下咽。这里还有一个真实的事例,在山高度还是一个初中生时,他曾经看到一个贩卖小动物的人在乡镇集市上对着一圈人高声叫卖他手中提溜的一只小松鼠,而那只头朝下的小松鼠腾空的四只小爪拼命挣扎,这时,山高度难过得差点落泪。这难道不能充分说明山高度是一个对小动物充满爱心的人国人士吗?如果这个事例还不足以说明问题的话,那么下面这个事例就更有必要说给大家听。同样是在山高度的学生时期,上初二时,有一次,和山高度住同院的一个老人不知从哪儿捉到一只麻雀,好心送给山高度玩,山高度接过手不到五分钟,就松开手把小麻雀放了。后来他在一篇作文中还这样描写他放小麻雀时的情形:当我看到小麻雀那双充满期盼和恐惧的黑幽幽的小眼睛时,我忽然觉得这个小生灵是多么希望我把它放归蓝天。当我捧起手昂起脸把小麻雀放飞的一刹那,我忽然感觉那天的天空云朵好白,好高好蓝。……这位辩护律师“胳膊肘往外拐”的辩护竟然还博得了审判大庭里的一片掌声。最后,动物王国最高法厅的啄木鸟法官落槌宣判:山高度犯组织、领导捕杀野生动物罪、过失致动物死亡罪,根据动物王国刑法第一一四条判处山高度终身监禁,并列入“不受动物欢迎人名单”。
上一篇: 《从老年公寓到大街》     下一篇: 《陆浑钓鱼乐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727次 | 联系作者
对《山高度的刑事判决书》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