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4-07-02   共 130 篇   访问量:727
梦(7-2扫花网同题赛)
发布日期:2014-07-02 字数:1840字 阅读:727次

  
  “不知忆我因何事,昨夜三回梦见君。”
  
  梦里,衣衣是混沌的,梦外,亦是混沌的,为何那个俊朗的少年突然那么落魄?为什么守得人生相对时,竟变得萤火生烟草化灰?
  
  到底是梦吧,何必细究?
  
  梦里,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怀抱一床薄丝被,欢快地走在校园的小径上。她的眼睛随意掠过青青的草,嫣然的花,露出了少女纯洁的欢愉。想着就可以和两天未见的朋友去校园的后山上玩,就可以在稀稀疏疏的林子里捉虫子,吓唬胆小的潘多多,她简直要跳起来,只觉得脚下的小石子个个都是含笑的小可爱了。
  
  转过一个篱笆的小园,突然看到松叔叔坐在石阶上。
  
  “衣衣,抱个被子去哪啊?”
  
  “去上学呀”,她现出一个小酒窝。
  
  “你知道吗?杜白也来这里了,他在重机室看电影,那里好冷,他在瑟瑟发抖。”
  
  “怎么会是他呢?”她吃惊的变了脸色。
  
  “去把被子给他吧”,她没回答松叔叔的话,已经飞快地跑向重机室。心里迷惑不已,他怎么会来这里?他不是很忙吗?他不是已经是个机关厉举足轻重的人物了吗?那么,我,我怎么和他相识的?我是现在的我还是长大的我?
  
  她急急来到重机室,推开房门,猛一下,一片漆黑,那里实在太昏暗了。衣衣焦急地叫“杜白,杜白------”偌大的房间,隐约可见几个影子,却都躲在墙角。
  
  “衣衣,你来了?”一个黑影问到。
  
  “是的,你看你,你怎么这个样子?怎么会冻成这样?”。
  
  她握着他的手,那是一双冰冷的手,她的眼泪随即涌出,她又迷惑了,十三四岁的我,可以这样爱他吗?她无心思考为什么春天了,他还这样冷。
  
  “给,被子,快把腿包起来”衣衣说。
  
  杜白没有说话,迅速把身体裹起来,只露出两只眼睛,惊恐的眼睛。衣衣这时候应该是孩子,她很快忘记害怕,和他一起仰头看起电影。
  
  电影似乎很动人,因为,她感觉很愉快。奇怪的是,什么也没有,没有放映机,没有影布,没有声音,没有画面,只有偌大的房间,和漫无边际的暗影。
  
  什么时间结束的,她记不得了。当他们走出房间,才蓦地发现,原来已是百花开,原来这里是人间。那么,刚才,难道是地狱?
  
  人间阳光温暖,有三五成群的学生挤在一水管前洗衣服,说说笑笑,很是活泼。这时候,她仿佛魂魄回归,知道这就是它的初中——舞钢市杨庄一中,而那个水管,她几乎是天天在那里洗碗。
  
  她又怀抱起那个丝被,欢快地跳下一级级台阶,向简陋的宿舍走去。她清楚地记得,她住在哪个宿舍,宿舍前有一棵高大的杨树她把头靠在树上,向高处张望。不可思议的事出现了,刚才的一切都消失了,所有人、房间、水管、花园、还有杜白。是的,刚才,杜白去了哪里?他还冷吗?他怎么可以那么苍老?
  
  无论如何,现在,天地间只剩下孤零零的她,站在低陋的宿舍前,她的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流。
  
  “杜白------杜白------”她大声叫,然而,哪里还有他的影子?她惶恐地站在原地,不敢动弹,怕动一下,连她自己也会消失。
  
  叹息一声,想起庄周,想起刚才不过是一梦而已,梦里的自己,居然可以那么年轻?实际上,现在的衣衣,已是三十多岁沧桑不已的女人了,现实的杜白,也绝不是那么落魄可怕。
  
  很想给杜白打个电话,告诉他,衣衣梦见他了,可是,说梦中的他的孤单无助吗?那样,岂不残忍?而自己,绝不要那样的结果!
  
  宁愿伤心,绝不惊扰,能够梦着就是安慰,怕只怕,夜深花睡去,流年暗惊换,又恐怕,孤心独处时,怜君君不知。
  
  无法,只在心中暗暗祈求:爱我的和我爱的,请你们都在,请让我们抓住彼此的手,不要丢弃!
  
  杜白知道,衣衣最喜欢被人握住那双温软的手。
  
  2014-7-2
上一篇: 《初恋》     下一篇: 《家乡那轮月(同题)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727次 | 联系作者
对《梦(7-2扫花网同题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