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爱霞文集》--赵爱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4-06-27   共 175 篇   访问量:602
擦肩而过
发布日期:2014-06-27 字数:4760字 阅读:602次
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是耶?非耶?
  ——题记


  每当看到“擦肩而过”这个词,云就会想到杨。
  那时,云还是个刚刚二十岁的女孩。
  云是个单纯的女孩,单纯得如天上的白云,线条简洁而明快。云是个浪漫的女孩,闲暇时会一个人在伊水之滨的夏风中轻拂六弦琴,吟唱心中的诗与梦。
  云很年青,和所有年青的女孩子一样,云常常幻想自己未来的爱情。云爱读文学作品。李清照和赵明诚的志趣相投、心心相印令她钦慕神往,想入非非;陆游和唐婉的凄美爱情令她感叹唏嘘,潸然泪下;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悲剧更令她荡气回肠,柔肠百结。那时,云心目中的爱情是圣洁美好的,是理想化的,是两情相悦、志趣相投、心心相印,是毫无功利色彩的,是纯粹柏拉图式的,是唯美的。
  但心目中的他应该是怎样一个人?她却没有想过。她几乎没有和同龄的男孩真正交往过,因而她勾画出的他的形象总是模糊的,不断变幻的,明显地带着文学作品中人物的烙印。
  工作两年后,女伴们一个个相继名花有主了,只有她还是独来独往,孑然一身。提亲的人也很多,但她都一一回绝了,连对方的面也不肯见。母亲和姐姐误以为她心中有谱,外人都误以为她要求的条件高、目中无人、自命清高。只有她知道,她是在逃避。因为上学期间缺乏和男同学交往,她觉得自己已经丧失了和异性交往的能力。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去了解一个人,甚至不知道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见面时说些什么。如何才能了解一个人的性格、爱好和品质,是她最大的困惑。
  她在一个乡村中学教书,来往的就那么几个人。而她又对提亲这种形式很有看法。她固执地认为,两个素不相识的人被人生拉硬扯地介绍见面,人为地拉近两个陌生人的距离,并且一开始就怀着某种世俗的功利的目的去交往,这简直对人就是一种侮辱。再加上一开始交往互相了解的阶段也被外人称之为“谈朋友”,明明没有过渡段嘛!她渴望自己的爱情能像小说中写的那样,在不经意中自然而然地产生,轰轰烈烈地相爱,然后,甜甜蜜蜜地步入婚姻的殿堂。当然最后一步她始终以为那应是很遥远的事。
  然而,现实条件的限制,社交面的狭窄致使云理想中的故事始终没有发生。女伴们都接受提亲这种方式,渐渐地一个个出双入对,无意中疏远了她,她又不好意思夹在他们中间。日久天长,她感到了形单影只。
  那个春天,女伴馨向她提及了一位男孩——杨。破天荒地,她竟答应去见见。
  那晚,当她和馨出现在馨男朋友的房间时,她看到一个衣着整洁大方,英俊挺拔的男孩和馨的男友并排站立。看到她们推开虚掩的门,他们竟鼓起掌来。显然,这是他们事先的约定,为了表示对她的尊重。但对她而言,这掌声似乎还意味着对她迈出这艰难的第一步的肯定。
  馨与男友和他们寒暄几句后就借故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了云和杨。不知怎的,云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紧张。他们谈了很多,她觉得自己很自然,也能畅所欲言。
  临别时,两位男士把她们送到她俩教书的学校门口。健谈的馨随口开了云一个玩笑,还没等云应答,杨居然立刻幽默地还击,帮云摆脱了尴尬的局面。
  几天后,学校派云到杨所在的城里听优质课。杨得到消息后,到车站接云,并把她送到听课地点。傍晚,听课结束后,云来到杨的工作单位。杨打开门后,云看到了一个洁净的房间,简直一尘不染。桌上的书籍码得整整齐齐,床上的被子叠得方方正正,上面搭着一片洁白精致的针织方巾。雪白的墙壁上还恰到好处地挂着一轴字幅。
  云隐隐觉得杨是个很爱整洁的人,连自己一个女孩也自愧弗如。又想到杨在城里工作而自己在农村教书,两人之间肯定会有差距。云心头掠过了一丝淡淡的自卑。她觉得坐在这样整齐的环境,举手投足都很不自在,于是就提出到外面走走的建议。
  杨带云到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云一直都心不在焉,不知都看了什么。走出电影院,夜幕已经降临。他们散步到伊河桥畔,又聊了很久。夜色朦胧,云觉得对面这个男孩给她的感觉也正如这夜色,很不明朗。这不能怪杨,完全是她自己缺乏经验所致。她想到十天前他们还素昧平生,现在却在这桥头仿佛很熟悉地聊着。那一刻,她仿佛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杨送云到云白天报到的地方。挥手告别后,云觉得心中很茫然。已经见过两次了,她还看不出他的特点,更确切地说,是看不出他的缺点。他本人在她心目中的形象简直很完美,然而正是这完美,让她产生不真实的感觉,难以捉摸的感觉。因为以前从没有这样近距离地和别的男孩交往,她甚至没有想到有意识地通过他的言行去总结他的特点。云心中很矛盾:如果想对他有进一步地了解,就必须交往下去,但对方会不会误以为自己现在就已经是愿意和他谈朋友了?如果交往下去,一旦发觉对方不合适再中断交往,别人肯定会误以为自己谈过一个告吹了。因为社会环境就是如此。
  凭直觉,她感到心中有了困惑:工作地点相距较远,又有城乡的差别,这个问题如何解决?生活习惯好像也不相同,杨很讲究细节,生活环境很整洁,而自己却有点随随便便大大咧咧。他以后会不会嫌弃这一点?云不知自己心中的困惑该如何解决,又不好意思问别人。更不愿把心事向杨透露,那样岂不显得自己太世俗了吗?
  二十年后,云想起当年的困惑,感到很好笑。当年,真是太年轻太幼稚了。那么简单的问题,却困扰了年轻时的自己。
  又过了一段时间,也许是杨的特意要求,也许是上天的安排,杨下乡的地点正好分在了云教书所在的乡镇。杨刚到,云就要去上课了。云下课回来,看到杨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看到云进来,杨很羞涩地看了云一眼,然后略带慌乱地说自己该走了,要赶到下乡的村里报到。然后匆匆离去了。
  云坐到刚才杨端坐的办公桌前,一方素笺赫然映入眼帘。雪白的信笺上是杨认真背默的那首有名的乐府诗《上邪》,流畅、遒劲的字迹一如杨本人那般潇洒。她这才明白他刚才为何那般羞涩地看自己,然后匆匆离去。显然,这首诗是杨有意抄录下来用来向她表白心迹的。
  天性浪漫的云,心湖里荡起了层层涟漪,甜蜜的感觉也渐渐弥漫开去。云甚至产生了马上就了解对方一切的冲动,但苦于没有途径。几天过去了,杨音讯全无。云心中竟产生了淡淡的思念之情。独自一人沉思默想时,杨的形象就会浮现在眼前。他此刻在忙些什么呢?她甚至略带嗔意地想,他下乡的村子离这里又不太远,就不会来看看自己吗?
  那天,云信步来到馨的房间。闲聊中,云装作若无其事地提到了杨。没想到馨冷不丁地却又意味深长地笑道,我觉得你们两人很像!馨此语一出,云就想问个明白。馨却咯咯笑个不停,云穷追不舍,馨却在笑后喘息的时候反复强调,不对你说,不对你说。
  回到自己房间,云觉得一堆乌云迅速飘过,笼在了自己心头。云知道自己涉世不深,很单纯很幼稚,遇事不知道如何应对,自认为这是自己最大的缺点。馨既然不愿意说出,云武断地猜想一定是两人的缺点相似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两个同样单纯幼稚的人如何去面对这个复杂而世俗的社会?这个问句像夏日暴雨将至时的雷鸣,在云的心空不断回响。本来看了杨留下的那首诗后,云已经不再想上次心中的困惑了,现在云又想起了自己心中的那些“疑难问题”。云认为既然这样,就没有交往的必要了。云心一横,决定快刀斩乱麻。云对杨的感觉不错,既然不合适,云不想让杨陷得太深。云以为快刀斩乱麻就是对杨的尊重,对杨的负责。
  通过和杨的交往,云深感自己这方面太缺乏经验了,根本不知如何去了解对方。云决定今后无论谁再提亲,云都要去见见了,目的就是积累经验。但究竟怎样不引起对方和他人误会又能积累经验呢?究竟怎样在没有充分了解对方的时候不使自己陷进去呢?云没有想。当年简单如一张白纸的云竟然忽视了这些最最重要的问题。
  又过了几天,杨下乡归来,来到了云这儿。云自然是横眉冷对,冷冷地宣布了断绝来往的决定。杨一定很突然,以往脸上始终荡漾着的暖暖的笑意消失了,急忙追问原因。云自然绝口不提。杨说如果自己哪些地方做的不好,让云明确提出来,他会改正的。但云又如何说呢?自己根本看不出人家一点缺点。二十年后,云想,如果当年杨能显露出自己的一些缺点倒好了,那样云反而可以充分展示自己母性的一面。就像后来云和自己丈夫刚开始的交往那样。云本打算和他交往只是为了积累经验,根本没抱什么诚意。然而云却觉得他像一个孩子,桌面总是乱糟糟的,需要云去反复随手整理。无形中拉近了两人的距离,自然产生了亲近感,树立了云的自信心。而杨,却让骨子里很自卑的云感到很完美,总是产生一中距离感,感到杨是那样的可望而不可及。和杨交往云是诚恳的,正是认真诚恳让她选择了分手,选择了逃避。因为她不想拖得时间长,怕以后证实了这一切所谓的不合适反而伤他太深。
  杨走时是怎样的心情,云没有想。
  几天后,杨的一个同乡来找云,说杨在路边等云,想再见云一面。云不情愿地走出校门,走上长长的通往公路边的过道。远远地,云看到杨推着单车站在公路边,正向这个方向眺望。修长的身影显得有点瘦弱,以前怎么没有这个感觉呢?走到杨跟前,云还是冷若冰霜的样子,杨说找个地方向云解释一下,云说没有必要。杨说就占用云几分钟时间。云说没时间,自己马上就要上课了,你走吧!然后云甩甩头发,头也不回地走了,把杨一个人孤零零地晾在了那里。这个云啊,简直有点可恶了!你没有看到杨憔悴了许多吗?你没有看到杨骑着单车远道而来吗?他想解开心中的困惑啊!可你,竟然不给他哪怕几分钟的说话机会。
  谁又知道,云高傲的外表下包藏着一颗极度自卑的心。正是自卑,云才会对杨的真情视而不见,才会无法接受杨的“完美”;正是自卑,云才会那么在意自己的单纯幼稚,不容许对方像自己。也正是云极端的单纯幼稚,才会使她采取这种简单伤人的方式去回绝杨。
  杨走时是怎样的心情,云没有想。
  杨让别人叫出云,而不径直去找她。这分明是对内心单纯浪漫行动却封建保守的云的一种尊重,怕别人蜚短流长议论她。这也体现了杨的细心。可当年懵懂的云,又如何能体会呢?
  几天后,杨写来一封长信,云仍然置之不理。云曾听一位女伴议论别人时说,不愿意就要态度坚决,不要态度暧昧,那样对对方也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云认为很有道理。因此,云对杨的回绝就是对这一理论的认真贯彻。
  就这样,他们二人在茫茫人海中稀里糊涂地擦肩而过。宛如两条相交线,离开交点后两人沿着各自的人生轨道向不同的方向渐行渐远,直至再也看不到对方的背影。
  有人说,有缘就是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遇见合适的人,然后结伴同行。那么,是他们相遇的时间不对了。对云而言,杨出现的似乎早了点,这也许就是没有缘分。
  云平生只伤过这么一个人。岁月匆匆,云已步入沧桑在脸百味在心的中年。回想年轻时的这一幕,云很为当年简单粗暴的处事方式而愧悔。不过,也许因了云的伤害,杨会对他的妻子更加温柔体贴,从而拥有了和谐美满的家庭;也许因了云的伤害,杨会在工作上更加勤奋努力,从而拥有了一份硕果累累的事业;也许只是云的简单粗暴的处事方式伤害了杨的自尊而已。毕竟两人仅只见过几面,双方可以称得上不甚了解。那么对杨来说,这份伤害只是皮肉伤而已。所谓伤害了他,仅只是云的自作多情罢了:云常常这样自我安慰地想。但云还是暗暗地祈求上苍保佑杨,祝愿他好人一生平安,希望他过的比自己好,那样,云才心安。  
上一篇: 《怀念父亲》     下一篇: 《两株桃树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602次 | 联系作者
对《擦肩而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