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树临风》--李清竹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4-03-20   共 104 篇   访问量:2953
荆紫关古镇
发布日期:2014-03-20 字数:5590字 阅读:2953次

 

  
  三月,豫西一带的迎春花开的正艳,而接近湖北的豫东平原的油菜花却已经盛开,从车窗里放眼望去,田野里满是绿油油的麦苗,黄澄澄的油菜花,杏花,桃花,梨花,掩映着山脚下葱葱郁郁的人家,近山青,远山黛,扑面而来的是温润的春风,澄静而丰美的画卷。淅川县城往西的75公里间,车子就是在这缤纷色彩的天然织锦中穿行,沿连绵起伏的古道驶向荆紫关。

 

    荆紫关位于鄂、豫、陕三省交界的群山之间,最早的地理书籍《禹贡》记载:荆紫关早在战国以前就是“西接秦川,南通鄂渚”的交通要塞。最早听说荆紫关这个名字,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读了贾平凹的散文《白浪街》,在这篇散文中作者是这样描述的:丹江流经竹林关,向东南而去,便进入了商南县境。一百十一里到徐家店,九十里到梳洗楼,五里到月亮湾,再一十八里拐出沿江第四个大湾川就到了荆紫关。古时为关隘,流传至今就成了有三省风韵的紫荆关古镇 。荆紫关西2.5公里接陕西省商南县白浪镇,南去2.5公里接湖北郧县白浪镇,三省结合处为河南省淅川县荆紫关古镇政府所在地,一镇跨三省,据说全国独此一处。

   

    荆紫关最有名的是号称“三省一条街”的白浪街,这条不足百米的街道,居民不过百户,却有豫、鄂、陕三省的人在此居住,小小的一条白浪街,这头能看到那头,走过去,似乎并不感觉这是条街道,只是两排屋舍对面开门,门一律是装板门的:门窗用土漆刷黑,凝重、锃亮,俨然如铁门钢窗,家里的一切家什,大到柜子、箱子,小到罐子、盆子,土漆使其光明如镜,墙壁是用白灰搪抹,屋脊也是白灰抹的,站在老街往远处江南望去,太阳升起空间一片迷离之时,远远看那山根儿,村舍不甚清楚,那错错落落的屋脊就明显出对等的白直线段。远处的白浪河,其实并无波浪,更非白色,只是一条浅浅的满河黑色碎石的沙河而已。白浪街是三省的交会点,于是这里便有了颇为有趣的风土人情——明明是街坊邻居,可收听的戏曲各不相同,有听豫剧的,有听秦腔的,有听汉剧的。走在街上,能同时听到三种方言。据说:当地有一个老者,三个女儿找了三个省的女婿,过寿时一家人相聚,南腔北调,好不热闹。白浪街虽杂,却杂而不乱,各自有各省的电视、电话和广播。隔了一条街或是一堵墙﹑一条小溪,打个电话就成为出省了,于是,为了方便,这里的人家基本上都安三部电话,往哪个省打电话就用哪个省的电话。
  
  在这条小街上,三省的地界犬牙交错,屋舍相连,很难说清确切的分界线。单看那些民房,可以看到不同地域文化的特色。湖北人把房子盖成马鞍形,陕西人的房子是前低后高,河南人则将房子建成了平面屋顶。居民的衣着打扮也不相同,有陕西的,有湖北的,河南的,五花八门,各具特色,白浪街上有一牌坊,气势雄伟,这个牌坊分两个省份,平时只有好奇的游人在两省间转悠,两边人居民很少来往。最有意思的是在商店买东西,这边卖的是河南的产品,那边卖的是陕西的。这里的居民大都讲三省的口语,有时甚至一句话就能有三种不同的腔调,真是:三省四方客,十雨五风时。 白浪街面十分单薄,两排房子,北边的沿河堤筑起,南边的房后就一片田地,一直到山根。街道三步宽,中间却要流一道溪水,一半有石条棚,一半没有棚,清清亮亮,无声无息,水岸边是大片大片的金黄色的油菜花,背着孩子的妇女们说说笑笑的在花海中穿行,一棵柳树,弯腰扭身,一副媚态。风一吹,万千柔枝,一会打在北边木板门上,一会刷在南边方格窗上,东西南北风向,在街上是无法以树判断的。三省交结,界牌就是这一块仄石,小小的仄石竟如泰山一样举足轻重,神圣不可侵犯。以这怪石东西直线上下,南边的是湖北地面,以这怪石南北直线上下,北边的街上是陕西,下是河南。因为街道不直,所以街西头一家,三间上屋属湖北,院子却属陕西,据说解放以前,地界清楚,人居杂乱,湖北人住在陕西地上,年年给陕西纳粮,陕西人住在河南地上,年年给河南纳粮。如今人随地走,那世世代代杂居的人就只得改其籍贯了。但若查起籍贯,陕西的为白浪村,河南的也是白浪村,湖北的也是白浪村,大凡找白浪某某之人,一定需要强凋某某省名方可。这是听饭店老板说的,只是在牌坊的两边,看到了两个牌子,湖北省郧县白浪镇白浪村治安室,和陕西省商南县白浪镇白浪村治安室, 一步之遥,两省之分。


  步入荆紫关镇,印象最深的当属那些保存完好的老街古巷和完美建筑,丹江河自西向东绕过荆紫关镇奔流而下,在这里形成了商业重镇,东南沿海的丝绸,瓷器,秦岭,伏牛山的桐油,生漆多在此集散,渐渐的这里成了商贾云集之地,最兴旺的清朝中期,荆紫关镇有3大公司,8大帮会,10大骡马店,24家商号,康衢数里,居室千家,各地客商纷纷在此修宫建馆,在毗邻河道的有一条弯弯的长街,在这,条长街的两侧,整齐地排列着砖瓦结构的店铺,这是荆紫关镇有名的清代商业一条街。
  
  老街的门楼是石雕的,故称“花城门”中间是拱门,门楣上书“荆紫关”进入关门就是古街,这条狭窄的古街长长的,当地人称五里长街,街道铺就,两侧门面后是几进院落,对称厢房,结构严谨,里里外外都透出古色古香。街是旧街,低矮、弯曲、狭窄。街道两旁,肩并肩地排列着数百间前店后屋的两层砖木结构瓦房,雕梁画栋,古雅清幽。临街的房门,都是由漆成黑色的一块块木板组成,昼抽夜闭,十分方便。由于所有店铺都是连在一起,相邻店铺之间的屋顶,都建有两米长的封火墙,高低错落又相互了重叠。建于清代道光年间的山陕会馆,坐东向西,面临丹江,大门楼、戏楼、过道楼、钟楼、春秋楼(中殿)、后殿等古建筑,气势宏大,由此可以看出两省商人的富有,山陕会馆的狮子,木雕的、石刻的,栩栩如生。房柱的柱顶石上有,门楣的两侧有,房角的基石上有,檩条上有,柱子上有,屋檐上有……每一个石刻都是街繁华褪尽的记忆。平浪宫,万寿宫,马饮桥,漫步古街老巷,时不时的可看到商铺门前挂的大红灯笼,挑出一个斗大的“酒”字招牌,飘荡着香味的店面前摇曳,颇有江南酒肆的风韵。踏着街上厚厚的青石板,看着街道两边斑驳的老店,仿佛时光在倒流,恍如隔世一般。

    荆紫关镇的饮食风味也是丰盛的,一街两行,河南胡辣汤,湖北三合汤,米粉,陕西羊肉泡馍,陕西人开的羊肉馆一般都清真的,门口支一大锅,火旺旺熬着老汤,说着一口回回腔,而最有味的当属陕西皮带面,拉面用各种料拌着吃,红红的一层油,满嘴的余香还有老板地道有陕西腔,那味,那景,那面,真真的回味无穷。湖北人在古镇里经商的人数最多。“天有九头鸟,地有湖北佬”,他们待人和气,处事机灵。所开的饭店餐具干净,桌椅整洁,男人的卫生帽是雪白雪白,老板娘的头上也是丝纹不乱。若是有客稍稍在门口向里一张望,就热情出迎,介绍饭菜,帮拿行李,你不得不进去吃喝,似乎你不是来给他“送”钱的,倒是来享他的福的。在一张八仙桌前坐下,先喝茶,再吸烟,问起这白浪街的历史,他一边叮叮咣咣刀随案板响,一边说了三朝,道了五代,还忍不住又自夸这里男人义气,女人好看,一声呐喊,对门的窗子里就探出一个俊脸儿,不一会,腰身细软,眉眼俏丽的老板娘就会端上几碟拿手的湖北小菜:东坡豆腐,黄陂豆丝,家常茄子,地三鲜,还有一碗油旺旺的“云梦鱼面”色香味美,抿尝一口,酸辣悠长。
  
  要说吃最热闹的是夜色笼罩中的荆紫关古镇老街,一街两行大排档,卖面的,炒菜的,招揽生意的,鄂菜、豫菜,陕西拉面,香味,辣味,烟味,吵闹声,飘荡在古街老巷。吃,在老街也很有特色,南来北往的吃客,品尝小吃的游人,而最多的食客还是老街坊里的人和传统的习俗,这里的人在黄道吉日里,不论是娶妻,嫁女都喜欢在晚上待客,张灯结彩,欢聚一堂,也许是白天下地太忙,总之是传下来的古风老规矩,宴席就摆在老街上,长板凳一条连着一条,排满了整个古巷,大锅里热腾腾的炖着红肉,酥肉,排骨,豆腐,白菜,长长的桌面上放着小菜,烧鸡、凤爪、皮蛋、花生米,外加一条条黄澄澄的烤鱼.上盘拌料,打开一瓶当地产的“白河老酒”顿时异香入鼻,老老少少围桌对坐举杯相饮,响器声,弦索声,大小炮仗声,划拳歌呼声,点缀着水席热闹,兴奋而又有浓趣.好不惬意,温馨的游人驻足观看。而街的那边,陕西人,固有的风俗使他们永远处于一种中不溜的地位。勤劳是他们的本分,保守是他们的性格。对于河南、湖北人的大吃大喝,他们并不馋眼,一碗生日长寿面照样吃的满脸油汗。待酒酣耳热,月上林稍,抬头仰望,一轮明月当空,看着这眼前尽情的享受的太平生活荆紫关人,真有些感慨,这么多年,人们所追求的不就是这样一个古风古俗,清香袭人,高朋满坐的快乐生活吗。不知不觉的自已也酒足饭饱,一个人在古镇街巷徘徊,独自留恋着这里的古老风情,羡慕荆紫关人淳朴平静的心态,还有那种无损坏,无忧无虑的生活习俗,早耕晚息,随遇而安,大家都似躲在一个桃花乐园中,在老街古巷,邻里之间,悠闲的生存着。
  
  第二天,当醒来时,荆紫关古街老巷里静静的,喧嚷了一夜的人们似乎还体味在昨晚喜悦的梦呓中,只有沿街叫卖豆腐的小贩吆喝声在街巷回荡着:卖豆腐了!又鲜又嫩的老豆腐了!细听,那长长的叫卖声中有着河南人的老腔,还带有一点湖北调的味道。这就是荆紫关古镇:三省一街,一调三腔的韵味。

 

上一篇: 《故乡的云》     下一篇: 《庆安禅寺
责任编辑: | 已阅读2953次 | 联系作者
对《荆紫关古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