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栽一次,才发现并不孤单》--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8-14   共 0 篇   访问量:1203
第八十六章 栽一次,才发现并不孤单
发布日期:2020-08-14 字数:11562字 阅读:1203次


高林是第一个醒的,他睡在客厅被重重的砸门声吵醒。他迷离着双眼开门一看,秘书蒋襟玉正在门口瞪眼睛,连忙往房子里让。她没有对高林说什么,直接上楼到卧室找帅小泽,结果看到的是衡信和高大铭。转身刚要大声喊,看到帅小泽抱着被褥从对面书房出来,没好气地过去接过他手里的东西撇到床上,拉着他胳膊就走。嘴里也开始唠叨:“老板,你可真能睡,都十点多了还不开手机,梁主任都急得要发飙了!”

“小蒋,你先别急,起码得让我洗把脸换个衣裳吧?”帅小泽下到楼梯一半了,停住对蒋襟玉说。

蒋襟玉一看,也对,他还裹着浴巾呢。不好意思地说道:“啊,对不起,我急昏头了,你赶紧换吧,我在客厅等你!”

帅小泽回到卫生间洗漱,接着换衣服剃胡须。收拾完下楼,衡信、高大铭、高林也已经收拾好在楼下等他了。五个人出公寓坐公司的车,几个人这时才发现昨晚只顾得聊天喝酒,手机都没充电。

车子到太白路科技路路口时,帅小泽让衡信到报刊亭买各种报纸。他要知道前晚的事情有没有淡化,昨天见的记者会怎么抹黑他。几个人看到报纸只有面面相觑的份,因为各家报纸头条位置还是被帅小泽占着:“地产界奇才坦诚风流韵事称被坑!”“风流总裁低调受访,默认与二女同居却否认发生关系!”“年轻富豪一男二女开房门升温!”“富商当众喊冤,两名女子目的不纯!”细节内容写的更是乱七八糟,真正认为帅小泽冤枉的连一成都没有。大部分还是不怕事大的态度,指责他前卫的做法不受欢迎。

看到这些新闻,吃早饭的心情都没有了。到鹏科公司楼下时居然又发现几名记者,司机把太阳镜和大头帽借都给帅小泽戴上。虽然看起来不怎么顺眼,却遮住大半个脸,几个人簇拥着快步进公司大门。

梁甜早在大门口等着,见到帅小泽后告诉他事情不对劲。美国总部今早打过来几个电话催办公室组织紧急会议,总公司董事要代表董事会跟帅小泽通过视频进行对话。威廉、戴维斯、艾琳、曼妮等十几个公司部门总经理都到了,唯独不见帅小泽。梁甜打他和衡信手机都是关机,才让秘书蒋襟玉到他公寓找。

上午十一点,会议正式开始。梁甜接通qq视频,电脑屏幕在大会议室投影布上显示出来,公司二十几个部门领导看着屏幕。一个不认识的中年男人用纯正的美式英语说:“Ladies and gentlemen! First of all, on behalf of my company in China to  Mr Shuaixiaoze misfortune expressed sympathy and condolences. Considering the more influence things, companies have to make proper personnel adjustment, Authorized by the board of directors of the company, I will announce the following appointments: Irene·Thomas, Temporarily serving as chief executive! Terminate all handsome Mr Ozawa position, the company will be paid within five days after Mr Handsome salary! In this way!(女士们,先生们!首先,我代表公司对帅小泽先生在中国的不幸表示同情和慰问。考虑到事情影响比较大,公司不得不做出适当的人员调整。受公司董事会委托,我将宣布以下人事任命:终止帅小泽先生一切职务。艾琳·托马斯暂时担任行政总裁职务。公司将在五日后付清帅先生薪酬。就这样、)”

那人说完以后就切断了视频,会议室出现一阵躁动。帅小泽一直听着梁甜在旁边的翻译,对于这样的结果也不是很意外。毕竟这件事只是自己的私事,被开除也正常,只是没想到事情来的这么快。站起来轻轻笑一下,对大家说:“各位,谢谢大家一年来对我的支持,我愿意辞去这个职位,祝大家新年快乐!”说完就往会议室门外走。

高大铭一直在门口看着,见帅小泽要出来,也想走过去安慰他几句。还没等他开口就听见一个外国女人说:“Mr Shuai, you can take away personal items today? I'm going to understand the company overall situ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帅先生,今天你可以带走个人物品吗?我将尽快了解公司整体情况)”

帅小泽转身看,说这话的正是艾琳。他又看梁甜,因为听不懂艾琳说的话。

梁甜心情本来就不太好,没想到催他过来就听了这么个消息。再听艾琳说的这没人情味的话,立刻就生气了,把文件夹往会议桌一扔。直接看着艾琳说:“Irene, you've gone too far? Mr Shuai do so much results for the company, you will take his seat in such a hurry? I  instead  of Mr Shuai tell you, won't give you leave any personal belongings, me too! I quit!(艾琳,你太过分了吧?帅先生为公司做了很多业绩,你就这么急着坐他位置吗?我代替帅先生告诉你,不会给你留下任何个人物品,我也是,我不干了。)”说完后直接来到帅小泽身边,挽着他胳膊往外面走。

“And me, I also quit!(还有我,我也不干了)”曼妮也大声说,走到帅小泽和梁甜身边。

梁甜悄声告诉帅小泽,曼妮也辞职了。他停下来看看她又看曼妮,已经猜到她刚才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显得有些抹不开。还没等他表示什么,衡信也提出辞职,来到帅小泽跟前站住。高大铭知道了这几个人的意思,也站在帅小泽后面。紧接着是办公室的几个秘书,总裁秘书蒋襟玉,车辆主管小聪,还有几个部门副总纷纷站过去了。会议桌跟前就剩下美国来的十几个人。戴维斯和威廉也在小声的埋怨艾琳事情做得太激进了,但不管怎么说他们得拥护艾琳,那也是加州总公司的决定。

“小泽,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一个声音来自他们身后的门口。

大家不约而同转身看,门口站的是贾艺。只见她伸手拉掉了头上的黑灰色假发,眼光迷离地看着帅小泽。

“啊!”“佳佳!”“王易佳!”“佳佳姐!”

所有人都吃惊,包括衡信都没想到。因为王易佳昨天还不愿意跟他相认,今天竟然主动出现,这也说明了她愿意跟他同甘共苦。

“佳佳,你,佳佳,你终于肯见我了!佳。”帅小泽笑了,眼里也泛起点点的泪光。发自内心的高兴,几步过去拉着她的手,激动地说,“只要有你在,帅小泽什么都没有了也不要紧。”

“嗯,我也是!”王易佳也紧紧握住帅小泽的手掌,“离开鹏科没关系,咱们重新开始,打咱自己的天下!”

“说的好,佳佳说得对!小泽,我们都支持你!凭你的本事足够开咱自己的公司!”衡信第一个赞成。

“对!”“我支持!”“我也支持!”“……”身边的人纷纷响应,帅小泽的心里也暖和起来。

“这么热闹的事儿咋能不算我一份儿?”门口又有人说话。

“就是,我也认为三哥是时候发展自己的事业了!”说话的不止一个人。

“还有我咧!老板干吗,我都得跟着!咱妈让我看着你的!”嗡里嗡气的声音,“哎,三嫂,你头发啥时候又染黑了?”

大家又看向门外,马子祥、李青、高林并肩站在门口。旁边还有不少的鹏科员工,都表示要跟帅小泽离开。

“三哥,用不着犹豫,咱们弟兄都支持你!”话音未落有人挤近人群,是一身军装的刘烨刚。

“好,小刚来得好,咱们六贱又聚一块儿了,加上高林还是七贱!”马子祥高兴地看着帅小泽,“三哥,天时、地利、人和,咱都有,是时候干自己的事业了!”
    “我不是七贱,但我也支持你。何况你没有做错,是被人家陷害的。既然有人想撵你走,干脆给自己干。反正资金有,人也有,宝鸡市委的项目也大有希望。”一个温和甜美的声音从外圈来到门口,是袁欣敏。她来到帅小泽跟前看着他,也冲牵着他手的王易佳微笑。
    这些人的到来并不是偶然,先说马子祥,昨天接到高大铭电话的时候,就想立刻回来。可当时正带着准岳母和尤玉娇二婶在凤城选家具,直到天擦黑才回到家。跟老爸一说帅小泽出事了,老爸也支持他赶回去陪着好兄弟。老妈说天冷夜黑路面湿滑,坚持让他第二天再走。马子祥这才强忍着在家过个夜,天不亮就开车往西安跑。
    刘烨刚是昨天下午出单位时,忽然想起三个人很多年没有在一起滑雪了。给帅小泽打电话是关机,他又马上打给马子祥,马子祥还在开车回北河的路上。告诉他帅小泽出事了,他在老家对于实际情况不太了解,说回家后就打算回西安。刘烨刚回宿舍洗涑换了套干净衣服,晚饭都没吃就到火车站买票。想买快车票却没想到元旦期间很多车都客满,最后弄了张凌晨一点半的站票。
    在军人专用候车室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刘烨刚始终没心情吃东西。喝了会儿茶,又给马子祥打电话,马子祥说如果到的早了就在火车站接他。将近十点的时候他试着给袁欣敏发了条消息,问她最近过得怎样。她直接就回复说打算坐第二天早班汽车到西安,说帅小泽遇到麻烦事情,高大铭下午已经过去。他就发消息告诉她买过了火车票,明天一起安慰帅小泽。
    过饭点儿到列车餐车蹭座位,是每个做过火车的人都能想到的事,刘烨刚也不例外。到十号车厢餐车刚坐下就看到穿工作服的李青,两人坐下来叫了两个小菜喝起酒。原来这趟广州开往兰州的列车,正是李青最近值班的车次。刘烨刚自然就把到西安去的原因告诉李青,李青更是不假思索要一起前往,无形中把六贱给凑齐了。

到西安下火车后,马子祥果然已经在车站等着了。三个人随便吃了点东西往高新赶,想给帅小泽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可他手机还是关着的。就在接近鹏科楼下停车场时,袁欣敏坐出租到了高新四路。于是,刘烨刚去路边接她,李青和马子祥先上楼,在楼梯口碰到高林。三人先到会议室去,那两个随后也就跟上了。
    “对,帅先生,你发话吧,大家都愿意跟着你干!”人群中有人接话。门外面的人大多跟着起哄:“不错,老板说吧,让咱们干吗都行!”“帅总,再办个鹏科地产出来,反正鹏科都是你一手创立的!”“对,老板做什么都不会错!”门里门外都挤满了人。
    到这个时候,七贱除了离世的高大林已经聚齐,憨厚耿直的高林也已经被几兄弟默认为七贱一分子。而帅小泽最牵绊的两个女人也不约而同地回到他身边,这无疑是最心齐的时刻。所以他心里很高兴,甚至有点感激崔正玲和秦欣颖。但脸上没有太大起伏,他知道要另起炉灶不难,但要做到像鹏科这样没这么容易。搞房地产,凭他手里的几亿还太单薄。微笑着朝袁欣敏点头,然后向门口走了几步。看着外面的同事大声说:“各位,各位,请静一下。各位的心情我理解,非常感谢各位的支持。我日后要真搞了地产公司,一定双手欢迎大家。但是,我现在需要的是冷静,是休息。希望大家都不要过激,该忙啥还忙啥,各位的好意帅小泽都记下了。”
    “怎么了小泽?你不打算搞自己的公司?”王易佳右手和他左手十指相扣,左手扶住他的胳膊,并没有因为袁欣敏的到来而做丝毫的回避。
    “就是啊,贱头儿,打铁要趁热!”高大铭也不解帅小泽忽然安抚大家。
    帅小泽当然知道她是全心全意跟自己,也明白高大铭的意思。低声说:“等一会儿回公寓再说,先不能跟美国人弄僵,我还有几亿帐没结算清楚呢!”于此同时,也迅速看身边几个人,话也是说给他们听的。
    “小泽说得对,大家别急,荷院新家园已经卖完,该算账了!刚才美国的董事也说会在五天后付清所有报酬。”梁甜也小声对身旁王易佳、衡信等人说。
    “I don't care, Shuaixiaoze is not in Pengke, I'm quitting! (我不在乎,反正帅小泽不在鹏科,我就辞职)”曼妮紧挨着梁甜,蒋襟玉、小文几个也点头赞成。
    梁甜把曼妮的意思小声告诉帅小泽,他苦笑一下,点点头。随后让她简单收拾办公室的东西,让大家到楼下等着,他要跟戴维斯说几句话。
    衡信和马子祥出门劝外面的同事各自回去工作。然后和刘烨刚、高林、李青、高大铭,以及几个秘书和副总往楼下走。袁欣敏也跟着大家往楼下走,到楼梯口还回头看看王易佳,她仍然和帅小泽依偎着,手还紧扣在一起。

梁甜和曼妮各自回办公室收拾随身物品,顺便也拿了帅小泽的东西。

帅小泽看大家都渐渐散了,扭头对王易佳淡淡一笑。拉着她来到会议桌前,看一遍这些共事过的美国朋友。无奈地苦笑着到戴维斯近前说:“戴维斯先生,请代我向总公司解释一下,这次的事情我确实是被陷害的。但无论如何,我会尊重公司的决定,从明天开始不再参与任何鹏科有关的工作,以后若有什么需要我出力的地方,随时可以打给我。”
    “Sorry,这次的事情真是抱歉。帅总放心,公司早晚会明白你的苦衷。请相信我仍然是你忠实的朋友,今后你要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也尽管开口,我一定会全力以赴。”戴维斯向前走了几步,握住帅小泽的右手低声说。其实他不需要顾忌,因为他旁边那些,没几个听得懂汉语的。
    “那好,谢谢戴维斯先生,我走了。”帅小泽说完,冲戴维斯身后的几个人也点头微笑,然后转身拉着王易佳走出会议室。边走边向左右仔细看,这次走真的可能再也不回来了,而这里熟悉的一切,都是他用心做的。

慢慢地下楼梯,看看大堂,沙盘,最后走到那副黄金樟木木雕跟前用手轻轻抚摸。这是柯家英大哥为了庆祝他的鹏科开业,专程从缅甸运来的木雕,为此他们还专门去了趟云南瑞丽。如今要离开了,真想把它装口袋带走。前台接待员、保安、司机都在门里面站成两排,亲切地看着帅小泽和王易佳走出大厅。
    等他两出了一楼门口,马子祥他们都在外面站着。帅小泽跟大家打招呼,意思是先找个地方吃午饭,吃饭的时候再讨论以后的问题。梁甜用眼神向他身后示意,他匆忙转身看。戴维斯、威廉、兰达等三十几个美国同事,还有一些本地的各部门同事,都已经送到门口来了。帅小泽再一次感到心潮澎湃,既然去意已定也不好再说别的,笑着向他们挥手,算是留下最后的印象。又看了几眼门头,他亲手打造的鹏科地产招牌,跟大家一起离开。

还没走出鹏科停车场就被几个记者堵住了,帅小泽这次一点都没逃避。坦荡地说为了这次被冤枉,已经被公司扫地出门,已经没有面子可以再丢。相信陷害他的人已经心满意足了,也希望记者朋友不要再纠缠下去,因为已经没有再恶化的可能。
    一行十几个人在高新路金鹰国际附近的湘菜馆吃午饭,热热闹闹地边吃边聊,谁也没有难过的情绪,反而多了些对未来的憧憬。饭后,帅小泽让几个秘书和副总回鹏科正式辞职,然后提前回家过春节,因为他就算成立新公司也需要过程,起码也要等农历年后正式开业,到时候再提前电话联系。梁甜和曼妮不想回家,她们一个在广东一个在美国,对过春节也没什么特别大兴趣,王易佳说可以暂时住她房子。

随后,十一个人回到帅小泽公寓,商量下一步计划。

就在元月三号这天晚上吃夜宵以前,帅小泽新的发展计划出来了。根据大家的建议,新公司是一个像鹏程那样的实业公司。从建筑装饰工程做起,先承接别人的工程,逐步推出属于自己的楼盘。而宝鸡高新区这个项目,就成了他们成立公司后最应该拿下来的项目。新公司仍然立足于西高新,名字定为陕西北斗星实业有限公司。取北斗七星携手并进的寓意,更进一步也有七贱兄弟情深的意思。因为新公司核心还是七个人,高大铭、李青、刘烨刚虽然有本职的工作,但心还是跟几个人贴近的,何况三人的工作位置有王易佳、梁甜、曼妮顶着,仍然是七个人。
    元月四号早上,马子祥开车送刘烨刚、李青、高大铭、袁欣敏到火车站,四个人回各自单位上班了。回高新时,马子祥刻意买了几分报纸,发现关于帅小泽的新闻已经淡出了首页,甚至有同情他的内容。回去后见帅小泽、王易佳他们,七人聊了几句报纸的事情,到斗篷姐菜盒店不紧不慢地吃了次早点。王易佳向老赵夫妇介绍了他们,衡信向大家建议,以后分公司开到哪里,斗篷姐菜盒店就开到哪里。帅小泽也觉得这建议靠谱,实业公司以后往餐饮方面发展也不是不可以。

吃完饭,七个人分两拨开始在高新找房子。帅小泽、王易佳、衡信一路开法拉利在东半边,以高新路为主线。马子祥、高林、梁甜、曼妮一路开奥迪A3在西半边,以高新四路和唐延路为主线。他们要尽快找到合适的房子做新公司办公室,还要赶农历春节前后完成装修。说是有两个半月时间,装修工人在农历年总要有休息时间。

西去的列车一路轰鸣,袁欣敏在靠窗位置坐着,左手拖着下巴,一言不发看着窗外,脑子里想着过去的一天一夜发生的事情。高大铭在她旁边坐着,本来打算靠在椅背上睡会儿。火车厢摇晃的厉害,坐稳都不容易,更别提睡了。不由得把目光落在她身上,为她和帅小泽的未来揪心不已。

“大铭,高新那个项目开标时间定了吗?”袁欣敏忽然扭过头看着高大铭。

“还没有,领导说上面意思让再往后压一段时间,春节后再开。标开早了怕有些钻营的人上蹿下跳。况且这季节开工会影响工程质量,所以等万事俱备了再开,一鼓作气地把各项工作跟紧。”高大铭明白她还是操心帅小泽能不能中标,做为他来说也很希望帅小泽可以揽下这个项目,刚好成为新公司的起点。

“哦,”袁欣敏沉吟了一下说,“大铭,你有没有想过?小泽现在被鹏科给扫地出门儿,听意思跟鹏程也已经闹僵。如果项目是其中一家中标,接下来你打算怎么操作?”

“事情应该不是很困难吧?以他们之前的主顾关系,难道小泽再用他们的公司的资质,给他们交管理费也不行吗?”高大铭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他一直认为帅小泽跟鹏程老总陶锦鹏,两人是莫逆之交。

“不太有可能。听梁甜意思,现在接替小泽的新总裁是大老板的女儿,打从到中国来就对他有诸多意见。”袁欣敏昨晚跟王易佳、梁甜、曼妮几个人一起住,对于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已经了解个大概,“还有,这次搞陷害的其中一个女人叫秦欣颖,是鹏程老板陶锦鹏的前妻。出事儿那天一大早,陶锦鹏就跟小泽打电话,在电话里绝交了。”

“这样啊?那真挺麻烦的,我们领导是个杠头,肯定没机会在他那儿通融。唉,小泽这次真是点儿背到家了!”听袁欣敏的分析,高大铭真觉得事情糟糕透顶,说不定到手的鸭子也能飞掉。

“嗯——目前只有两个办法。要么让小泽找美国那边的大老板,直接要个授权书。再有,大铭,你看这样行不?开标以前你再找找彭叔叔,让他安排人主持开标。这样以来,小泽的机会就大得多。”袁欣敏平淡地看着高大铭,语气说的也相当温和。

“小敏,你的意思是——?”高大铭瞬间就明白了,这句才是她要说的重点。其实在说这些话之前她早已经想好这一步计划,之所以跟他商量纯粹就是照顾他情绪,避免太直接令他难堪罢了。

“彭叔叔肯定会问吴姐或我给意见,甚至就让我们其中一个配合你们主任,我到时候会主动跟吴姐要这个差事。”袁欣敏说的轻描淡写,之前可是做过很大思想挣扎。这么做或许会成为她从政的一个污点,但她愿意为他背负,因为这个项目对他来说真的太重要了,说直接点就那是只准成功不能失败。

“明白了,我过几天就找彭叔叔聊聊。”高大铭根本就不能拒绝,说完轻轻一笑。看着她说,“小敏,小泽有没有说啥时间带佳佳看脸?有没有说你俩的事儿?”

“他昨天的状态你不是也看到了?老实说,能不能过这关还很难说。大伙都知道不管咋他都得硬撑,打掉牙只能往肚里咽,哪有时间说别的?”袁欣敏说着眼神浮现些许哀怨,瞬间恢复到平静,“只要大家没灾没难的,我倒觉得俺俩有没有进展也不要紧。佳佳在他身边儿,一样能照顾他。”

“你可不要这么想,你们俩才是最般配。我听衡信说了,佳佳以前躲在资料室改名叫贾艺,就是不愿意跟小泽相认。昨天出事儿以后才出来的,跟他靠一块儿只是为了支持工作!”高大铭听出来袁欣敏语气里的忧伤。说的越不在乎,心里反而越较真,这才是女人该有的性格。而他能做的除了安慰几句,就是给她增加信心。

“呵呵,放心吧。大铭,我不会吃佳佳的醋,小泽对佳佳好点儿也是应该的。她真的吃了很多苦,处处都是为了他着想。”袁欣敏轻声一笑,想起昨晚梁甜跟她们说的那些话,“昨天从鹏科出来时看到斜对面的斗篷姐菜盒店了吗?那是佳佳为小泽开的,就为了让他吃上满意的薄皮火烧夹韭菜盒子。还有,前些天她们都去美国……”

高大铭目不转睛看着袁欣敏说话,说的都是帅小泽和王易佳这段时间有过的误解和重逢。也不知道该安慰她几句,还是赞扬她的坦荡。因为她像是在说好姐妹之间的悄悄话,又像是别人的浪漫故事。说的很随意,也很认真,完全不像在说自己心爱的男人跟情敌发生的曲折。

经过几天的寻找和比较,帅小泽他们定下了高新路和科技路十字不远的科技大厦顶楼两层,做为陕西北斗星实业有限公司的办公区。于是,联系了几家内装公司,让他们根据要求做出装修方案和报价。而帅小泽、衡信、马子祥他们几个也按自己的想法,同时设计另一套方案,并根据市场材料和工费价格合出理想预算。

与此同时,帅小泽和王易佳、梁甜着手注册公司。拿着房屋租赁合同、房产证副本相关资料,跑了很多遍工商局,终于搞定所有手续。公司定名为陕西北斗星实业集团公司,注册资本三个亿,经营范围覆盖了房地产开发、工程建设、建筑装饰、商贸投资运营。帅小泽是公司法人任董事长,其他六人都是董事,王易佳主管财务、梁甜主管行政、曼妮主管人事、马子祥主管销售和售后、衡信主管工程、高林主管运输和安保。

全面装修开始了,他们从几家公司当中找实力最强的嘉华装饰单包工,采用北斗星自己的图纸施工。衡信负责图纸和质量监督,整天就是现场和帅小泽公寓两边跑,一丝不苟地按进度推行。马子祥负责买材料,跑遍各大建材市场,预定好每种材料数量和进工地日期,确保工程如期完成。高林负责看现场,认真程度比在鹏科时高的不是一星半点,有时候还跟施工负责人聊现场管理经验。梁甜和曼妮联系了小文和蒋襟玉,让蒋襟玉做办公室主任,小文负责内勤部,开始准备员工管理细则和开业计划。帅小泽跟那几个已经辞职的鹏科副总联系了,他们回来担任部门总经理。主题结构没问题,他开始跑人才市场,赶春节放假前招收够新公司各部门主要员工。开业时间定在三月一日,农历正月十八。

大家都紧张忙碌着,帅小泽却在元月十号带着王易佳出国了。这趟是去韩国首尔,他们不是抛开大家旅行,而是为王易佳治疗脸上的疤。这是他的心病,也是两人共同的愿望——还她一张美丽如初的脸颊,为此他选择了报价最贵的AD公司。就在他们上飞机那天,加州科思特总部把他所有利润分成部分的最后一笔,转到他指定的卡上。截止这天,荷院新家园的所有分成六点五亿人民币全部入了他的帐,他跟科思特合作这一年来,总共分了十一点三亿。科思特公司从中国拿走的却是一百多亿,而最关键的是一年来鹏科已经在中国十五个城市扎稳根基,这里面帅小泽的贡献可以说居功至伟。


上一篇: 《第八十五章 元旦险些完蛋》     下一篇: 《七夕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203次 | 联系作者
对《第八十六章 栽一次,才发现并不孤单》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