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元旦险些完蛋》--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8-14   共 0 篇   访问量:1189
第八十五章 元旦险些完蛋
发布日期:2020-08-14 字数:13918字 阅读:1189次


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了帅小泽,他睁开蒙松的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窗外是大太阳,至少超过中午十二点。再一闻自己满身酒气,感觉头还有点隐隐作痛。爬到床头柜拿起手机,翻开电话接通。

“喂!帅小泽!你搞什么鬼?咋老半天不接电话?”是梁甜的声音,听语气就知道她此刻焦虑中带着气愤,因为她从没有叫过他的全名。

“我刚睡醒,大概是没听到电话响。哎,小甜,我头有点儿疼,你帮我买点——”帅小泽从床上下来,脑袋还有些昏沉沉。

“不许叫我名字!恶心!你快点儿回来!办公室都快让记者拆了!”梁甜说完就挂了。

帅小泽起身进卫生间刷牙洗脸,发觉自己穿着三角裤。诧异昨晚睡觉怎么没裸睡,脑子还在想梁甜刚才的反应:“这小甜今天不对劲呀!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怎么会有记者?难道是卖出去的房子出问题了?怎么还恶心了呢?难道吃我找佳佳的醋了?不该啊!”

简单的洗漱后,帅小泽拿着外套出门往外走。忽然想到昨天跟秦欣颖见面,还有崔正玲,她们用药把他迷晕后做了些什么,会不会让他在某些文件上摁指印。电梯口碰到两个服务员看着他掩口偷笑,他还以为衣服或发型那里不对,对着电梯内侧的不锈钢影子仔细看看,没什么太夸张的地方。到前台付房钱时发现有人结过账,他还在想那两个女人究竟搞什么鬼,连前台女服务员的诧异眼光也没有留意。

劳动路路口等红灯的时候,一个卖报纸的黄马甲站在那盯着帅小泽,眼神挺奇怪的。他认为那人只是想卖报纸,就掏出一块钱买了份华商报。拿到手把他看傻了,封面最醒目地方刊登着他半裸着上半身的照片,眼睛是闭着的。旁边还有两个半露酥胸的女人,伸着手掌像是阻止拍照,可根本没有挡住脸。他一眼就看出是崔正玲和秦欣颖。黑色标题写着:“地产奇才尽显风流,左拥右抱艳福无边!”下面内容则主要强调帅小泽风流成性,竟然同时勾搭前秘书和前大嫂,思想前卫到不知廉耻。

他觉得气血翻腾,顿时明白了秦欣颖和崔正玲的真正用意。不仅打击了他和鹏科地产,让他声名扫地的同时也让陶锦鹏对他产生怨恨,从此不再与他和鹏科合作。这样既为吕庆丰报了仇,还有机会趁机抢鹏程的单子。

“同志,不可以把车停在马路中间,请出示您的驾证行驶证!”一个声音打乱了帅小泽已经乱七八糟的思绪。

“啊?”帅小泽吓一跳,抬头一看旁边,朝他伸手的是位交警。赶忙解释:“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我刚发现被人下套了,这就走!”慌忙把报纸扔到副车座,并没有从置物盒取证件。

“哟,呵呵,这不是地产奇才帅先生吗?”交警歪着头看他,“驾证,行驶证。”

帅小泽脸腾就红了,再次诚恳解释:“交警同志,我真不是故意的。让我走吧!我是发现被人坑了才耽误一个红灯!”

“这样呀——帅先生,下次可不敢在马路中间逗留。你看这条路总共就俩车道。”交警迟疑了一下,伸出的右手也缩了回去。

“好的,下次一定不会。同志,谢谢你啊!”帅小泽说着车子向前慢慢滑动一个车位,贴近白线跟前,红灯还有十几秒。

“不客气。”交警挨着车子向前走,忽然朝帅小泽一笑,“帅先生,真人比照片文气多了!呵呵呵呵……”笑着慢慢向十字中间走去。

过了红绿灯继续向南行驶,帅小泽心里别扭劲儿难以形容。这种新闻以前虽然见过,那都是出现在文娱新闻的演艺圈为了宣传搞的噱头,万万没想到现在轮到自己时却成了被利用者。

手机响了,屏幕显示陶锦鹏的号码。帅小泽的心不由得提到嗓子眼儿,知道一定不是好事,可也不能逃避。接通电话,弱弱地说:“喂,陶哥。”

“别叫我陶哥!”电话里陶锦鹏的声音非常严肃,“小泽,今天的报纸看了没?你到底搞什么鬼?”

“陶哥,你先别急,听我给你解释一下。”帅小泽赶忙接话,就知道陶锦鹏是冲着报纸上的新闻来的。

“你想解释什么?不会告诉我那照片是拼接的吧?”陶锦鹏火药味十足。

“不不不,陶哥,照片是真的,可那是她们俩挖的坑,故意离间咱们弟兄的感情。昨天小崔叫我过——”帅小泽不敢有丝毫怠慢。

“瞎扯!吕庆丰再傻也不会把小颖搭进去!你咋不说照片不是你咧?”陶锦鹏直接打断帅小泽的解释,认为他说的太荒诞。

“我要说照片不是我你信吗?”帅小泽幽幽地问,就没想过死不认账这一招。

“帅小泽,你要点儿脸行不行啊?几十岁了还真要顺杆儿爬?”陶锦鹏直接就把他的话掀翻了,“就算你一百多斤豁出去,你让人小颖以后咋做人?让我这老脸往哪儿搁啊?”。

“陶哥,你别急呀,我敢发誓昨晚真的啥都没做过,今早上我起床短裤还穿着呢!”帅小泽正儿八经的说,知道陶锦鹏的性格一旦忍不住,那就是真的气到极点了。

“你发誓有个鸟用啊?全陕西的人都看到你们三个人拍的照片了,你发誓能了事儿吗?”陶锦鹏已经气冲顶梁门,“哎,我不了解别人还能不了解小颖?还有你小子,前脚说着跟佳佳怎么好,后脚就想娶那个叫小敏的,你敢说你管得住裆里的东西?”

“陶哥,我说的是真的。我以前睡觉都是裸睡,可今儿早上醒来穿着裤头呢。再说我昨天下午喝她们一杯茶就昏倒了,才醒来不大会儿,怎么可能发生别的事情。”帅小泽肯定昨晚没有做过越轨行为。

“越说越离谱了!小颖会用药迷倒你?荒谬!瞎扯淡!再怎么说小颖也是我前妻,就算你怎么,你也不该——哎,禽兽,禽兽不如!”陶锦鹏越听越气,如果人在当面,肯定得给帅小泽来两个大嘴巴。

“哎呀!陶哥,我真是冤枉的!我根本就没碰过那俩女人!”帅小泽千真万确没有半点关于昨晚的记忆。

“行了行了,我算看透你了!本想着给你打个电话,要是你态度诚恳一块儿开个记者兴许扳回点儿声誉。可你这,无药可救了!”陶锦鹏情绪依然很激动,“从今儿起陶锦鹏跟你再没有任何的瓜葛,你这风流总裁以后是死是活都跟我没关系!还有,别在我面前出现,免得我忍不住揍你!”

“陶哥,你听我——”帅小泽听陶锦鹏话说的这么决绝,心里头就咯噔一下。刚要接着解释,电话就被挂断了。

帅小泽心情一落千丈,懊恼地开着车。到公司楼下没下车,先给柯家英打电话,想让他出面跟陶锦鹏聊聊。不管咋说今天之前三个人关系是最近的,即使事业受到这件事打击,也不该把和陶锦鹏之间这段亦师亦友的关系给断送掉。无法接通,柯家英的电话竟然无法接通。在这么重要的时候他怎么能没信号呢?难道是在飞机上?唉!晚一会儿再打吧!他想着下车,迎面看到个似曾相识的面孔——一个身材高挑模样斯文的年轻男人,嘴角还挂着几丝猜不透的笑容。

“呵呵呵,风流总裁帅小泽,咱们总算是见面了!”那人挑衅似的眼神看着帅小泽,语气更是带着嘲笑。

“你,你哪位?不是在这儿等我吧?”帅小泽真没心情跟陌生人搭讪,斜了他几眼就往公司大门走,两个保安看到帅小泽后正襟站好。

“嘿嘿嘿嘿,算是,也算不是!”那人脸上的笑容有讥笑还有得意,“帅小泽,我是岳洋,你大概不记得了吧?不过没关系,我今天来不是为你。要说跟你有点儿关系吧——那就是看你怎么在员工面前出丑。嘿嘿,要说不是嘛——因为我今天是来追求王易佳的!”说着扬了扬手里的一大束玫瑰花。

“你,你是岳洋?”帅小泽对岳洋印象不深,上学时关系很一般。何况以前相貌和个子都不出众,现在比马子祥还猛,文质彬彬的模样真有些文艺青年的感觉。他最感兴趣的还是岳洋说要追求王易佳,而且很明显是到鹏科公司去。心想她不是离开很久了吗?

“嘿嘿,咋样?奇怪吗?”岳洋表情还是诙谐,“没有你风流总裁富有,但比你高!比你白!嘿嘿嘿,我也不屑跟你比,至少我比衡信要帅些,也比他有钱,这就够了!”

帅小泽有些不明白他说的话,忍不住问:“哎,岳洋,你刚说来追王易佳?她在哪儿?”

“啊?哈哈哈……”岳洋忽然大声笑,“你小子光顾在外面儿风流了,有个漂亮属下都不知道?那你不会连好兄弟衡信都不了解吧?佳佳就是衡信女朋友贾艺呀!看来你是风流过头,眼神儿也不行了!”

“贾艺是佳佳?佳佳是衡信女朋友?”帅小泽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确定自己没有搞错?”

“呵呵,怎么了风流总裁?自己蠢还埋怨别人太聪明!”岳洋说着指了指对面的“斗篷姐菜盒店”,“哎,你不会连斗篷姐是谁都不知道吧?那可真是蠢到家门口了!”

岳洋说完没等帅小泽回应,径直笑着朝公司大堂走去。

帅小泽霎时间就明白了,贾艺倒过来读就是易佳的谐音。她之所以用贾艺的身份在公司上班,那就是为了在他身边,就跟在斜对面开菜盒店一样道理。岳洋之所以认为衡信是她男朋友,肯定是见到两个人走的比较近。有那样的错觉完全是因为衡信帮助她隐瞒他和其他同事,而衡信之所以这么长时间隐忍不说,肯定也是王易佳要求他那么做的。

“帅总,你怎么在这儿?快出去躲躲吧!来了很多记者,你办公室都被围满了!”秘书小文忽然从门口走出来,嚷嚷着跑到帅小泽跟前拉他,“快出去避一下吧,梁主任和威廉先生在跟那些记者解释呢!”

“啊?这么夸张?对了小文,贾艺在公司吗?”帅小泽想赶紧找到贾艺,确定她就是王易佳,再跟她好好的谈谈。

“你也找她?”小文有些诧异,刚进去那人就是要找贾艺。可这紧要关头帅小泽可不该惦记着资料员,“帅总,你还是先上车,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别让那帮记者给堵住!”

“我找她真有急事儿,要么你帮我叫她好不?”帅小泽真的想立刻见到王易佳,他明白即使所有人都不再相信他,她也会坚定地站在他身旁。

“千万别上去,主任他们好不容易才缠着记者,你赶紧离开!”小文很不理解此时的帅小泽。

“干吗离开?没必要怕记者呀?我是冤枉的,我昨晚啥都没做过!”帅小泽坚信身正不怕影子斜这个道理。

“帅总,你这话我信,可记者不会听你解释对吧?”小文说着拉帅小泽胳膊往车跟前,“俗话说的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可咱也不能知道鞋会湿还往水边……”边走边耐心劝。

岳洋上了二楼刚好看到一堆人拿着相机和话筒涌在一个大房子门口。知道是找帅小泽麻烦的,笑着冲他们喊:“嗨,你们是找帅小泽吗?楼下停车场呢!”

那帮人听到这话,顺着楼梯往下跑。岳洋这个乐啊,哈哈大笑。巴不得看帅小泽出丑,谁让他上学时就爱出风头的,做个房地产公司CEO还时不时上报纸露一小脸,这会让他出够风头。

梁甜和副总裁威廉正带着几个秘书费劲儿解释,就被岳洋搅合乱了。不由得狠狠瞪他一眼,也跟着人群往楼下跑,到楼梯口还对吧台边的蒋襟玉说:“你别来了,赶紧打电话给保安部,全部人下来帮老板!”

“哦,好的。”蒋襟玉答应着,还伸头向下面看,没见到帅小泽。

岳洋压根儿不在乎这些人怎么乱,仍旧笑着顺通道向里面走。迎面看到灰头发的贾艺在通道中间站着,兴冲冲走过去,还把花捧到手里。

令岳洋没想到的是贾艺根本没理他,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快步走到楼梯口向下望望,对正发呆的办公室秘书蒋襟玉说:“发啥呆?赶紧打电话给衡工,高林,让他们下楼帮忙!”

“好的,马上!”蒋襟玉转身往前台走。心里还在犯嘀咕:“怎么资料室的阿姨也管起办公室的事了?唉,算了,都是为老板好,保安部,衡工、高林,先打谁的电话呢?”

“呵呵呵,佳佳,你还好吧?今天元旦你们不放假吗?出去逛街好不?”岳洋跟在贾艺身后温和地说着,语气变得相当谦和文气。

“岳洋?你来这儿干吗?是你刚喊的帅小泽在楼下?”贾艺忽然扭过头看着他,眼神就快冒出火。

“是我喊的,那是跟帅小泽开玩笑。”岳洋脸色变了几变,没想到被她撞个正着,竟然有些难为情地看着她。

“开玩笑?给人家添乱还说的这么轻松?你在家也跟父母这么开玩笑吗?”贾艺靠近楼梯口斜着身往门外面看,看不见刚下去那些人。又四下望了望,二楼所有办公室,只有总裁办和助理办,以及梁甜的主任办落地窗正对着楼下停车场方向。

“佳佳,今天元旦呢,咱们出去转转吧?钟楼南大街附近热闹的很!”岳洋凑近贾艺,温和地说。

“你爱上哪转就转去呀!跟我有什么关系?没看我们公司今天有这么多麻烦?”贾艺朝通道走几步侧头看,帅小泽的总裁办双扇门关的严严实实。

“多麻烦是那流氓总裁自己惹出来的,活该他头疼!”岳洋对帅小泽一直就没当过朋友。上初中时加入兴趣小组也是顺大流,毕竟他帅小泽当时的影响确实挺大,只有跟他站一个队伍才算是好学生。可对于他跟那些女生之间的绯闻,真是一百八十个不服气。凭什么贱到那程度还有人喜欢,凭什么帅气又稳重的自己就得望其项背。

“说人家流氓?你自己好!跟踪女员工,对同学落井下石,一点儿都不觉得龌龊?”贾艺看到梁甜办公室门开着缝,快步进去往办公桌后面的玻璃窗走,办公室的窗子刚好可以看整个停车场。
    “佳佳,别这样好不好?我是真心实意对你好的!以前跟踪你都是为多了解你,关心你的生活。”岳洋跟仍然在她身后,两手捧着玫瑰花,“坦白说,衡信根本配不上你!”
    “跟衡信比?哼,那你可差太多了!”贾艺站在窗边看着外面。
    帅小泽跟秘书小文正被十几个记者围住,梁甜、威廉,还有两个秘书,三个保安往外挡着。他神情憔悴,正手忙脚乱地跟记者解释,散漫的眼光无奈地四处看,这情景看的贾艺非常同情。
    “嘿嘿,我怎么可能比衡信还差啊?那个子往我跟前一站简直就算三级残废。论长相一眼就能看出来,论能耐,他一破技术工一个月能挣几个——”岳洋也看着窗外。脸上的表情是万分的不忿,对于帅小泽他们所谓的七贱,一个都看不入眼。
    “衡信对人诚恳,不会背后使坏落井下石,衡信不会靠贬低同学抬高自己,更不会自命不凡追别人女朋友。”贾艺仍然注视着下面,衡信和高林正从门口跑向帅小泽。
    “佳佳,你误解了。我没有贬低衡信的意思,就是说他不适合你,不能给你更好地照顾。”岳洋扭头看着贾艺温和地解释。
    “谁说我要让衡信照顾?”贾艺的眼光还停留在楼下焦急的帅小泽脸上。他正耐心地跟谁解释,满面的愁容。她眼里也掠过些许淡淡的忧伤,冷冰冰地对岳洋说,“即使没有任何人照顾,我也能过的很好!但愿他能撑过这一关!”最后一句话是为帅小泽说的。
    “佳佳,你意思没跟衡信在一起?那干吗还要拒人千里呢?”岳洋觉得贾艺太冷酷了。
    “跟谁在一起是我的事儿,最起码跟你没可能!”贾艺的语气还是冷冰冰的,从在楼道见到他嘲笑帅小泽的时候,就感觉很讨厌,“你走吧,现在走以后见面还能打个招呼。”
    “佳佳,咱们可以试着先交往一段时间,好不?你会发现我比你周围的男人都优越!”岳洋还不死心。
    “你确定不走?”贾艺猛然扭头看他,眼神像刀子一样刺向岳洋的脸。
    “好吧好吧,我走,别生气,走就是了!”岳洋真没想到她还是那么高傲。把花放在办公桌上,悻悻地往楼梯走去,垂头丧气的模样跟来时的朝气蓬勃形成鲜明对比。
    岳洋走了,耳根清净了。贾艺仍然看着窗外,那些记者的情绪依然高涨。梁甜和威廉、衡信、高林他们伸着胳膊挡住不让靠近帅小泽,但那些人并没有妥协,高举着相机,话筒伸到圈里面。真想冲过去拉着他离开这里,可她也明白他不会选择逃避,他一定会积极面对。只有主动解决,才能让问题最小化,才能让公司上下一如既往的支持他,他和鹏科一定能度过这一关。
    “各位,各位大哥大姐!求你们别逼我了,我说的都是实话。”帅小泽被这些敬业的记者围了将近两个小时,反反复复解释,可他们还是刨根问底的提怪问题。他嗓子都喊哑了,“我真的跟那两个女人没关系,连朋友都不算是。我到喜来登是以为女朋友在那,结果见到她们被茶弄晕了!”
    “帅先生能不能说一下,她们为什么要找你?”
    “两位女士有没有逼你做什么?”
    “帅先生说自己没有意识,怎么肯定跟她们没发生关系?”

“……”
    又是几个记者的追问,对于帅小泽之前的解释跟没听见似的。
    “没有,我不知道,我昏迷了,啥都不知道!啊——!”帅小泽懊恼地说完,抱着头蹲在地上,不再说话。感觉脑袋已经大了好几圈,昨晚的事情真没印象。秦欣颖的目的大概就是害他,他想的王易佳是不是真的在公司里,袁欣敏看到这条新闻会怎样想,老妈要看到报纸上的照片会不会被气着。
   “各位记者朋友,你们看,帅先生身体不适,改天再约时间好不好?”梁甜趁机对记者喊,衡信他们也紧着说好话。
    过了几分钟,帅小泽仍然蹲着不起来。有些记者不往前挤了,还有的开始往后退,并跟同伴低头商量。时间不大,有人离开了,停车场各媒体的新闻采访车一个个离开。最后剩下梁甜、衡信他们,扶起帅小泽往公司大门里面走。大家都安慰他,包括秘书和保安都表示相信他的话,都会支持他面对困难。

宝鸡市市委行政办公楼里,一秘书处的黄文静趁着给刘副市长送文件的空,下楼转了一圈儿。在一楼大厅咨询台看到几个姑娘挤在一起聊,凑过去一看。她们正在看当天的晚报,头条就是:“商界奇葩难耐寂寞,一男两女酒店大玩3P!”下面就是帅小泽裸露上身的照片。黄文静心里一惊,也没跟那几个打招呼,拿起报纸往办公室走。他关心的不是帅小泽,而是她前几天看好的那套西安鹏科荷院新家园的房子,听说房子还没封顶,因为帅小泽住院的事情几乎卖光。她找了几次才发现有个75平米房子没交订,正合计着过完元旦联系帅小泽给优惠呢,他又出事儿,不知道这回是涨价还是卖断。

回到座位先仔细研究了一遍这篇新闻,心里越发没底。也不知道这位三天两头上报纸的年轻总裁是故意炒作,还是真正的花心大少。决定向副主任袁欣敏打听一下,早听说他们是老同学,传闻帅小泽上次住院跟袁副主任还有关系。

“领导,呵呵,忙着吗?给你打听个事儿呗?”黄文静敲副主任办公室门,听里面应了以后才推开半边,侧身站在门口试探地看袁欣敏脸色。

“哦?什么事儿?进来说吧!”袁欣敏微笑着合起文件夹,朝黄文静摆摆手示意她做椅子上说。

“嘿嘿嘿,领导,我八卦一下你不会生气对吧?”黄文静慢吞吞地坐到椅子上,探着头看袁欣敏。

“跟我有关?说吧,是不是有人在下面说我闲话了?”袁欣敏不觉得吃惊,平淡地看着黄文静的眼睛。

“呵呵,跟领导没关系,是你那个搞地产的同学帅小泽!又上封面儿了,不知道这会是炒作还是真有其事?会不会影响他们公司的房价?”黄文静低声说,眼睛和她四目相对。

“他?他又怎么了?报纸在哪?”袁欣敏心里不由得一紧张,看向黄文静背后的手。

黄文静慢慢地把报纸递给袁欣敏,她扫了一眼报纸首页的图片和标题,腾就站起来了。一把将报纸拍在桌子上大声说:“荒唐!”
    这一声把黄文静吓一跳,慌忙站起来,弱弱地看着袁欣敏。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大反应,也不敢问。
看到黄文静的表情,袁欣敏也发觉自己动作有点儿大了,却又不想解释。压制一下情绪说:“你先出去忙吧,有事儿叫你。”
    黄文静轻声应一下,向外面走去,顺便把门带上,也不敢问帅小泽的事情了。
    袁欣敏又坐下来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新闻,脑子也乱了。按道理照片不该是拼接的,可帅小泽确实不该跟这两个女人开房。而且照片里的一个女人是他前秘书崔正玲,另一个女人不认识但很明显不年轻,他就算风流也看不上这种货色,更不至于拍这种照片给记者。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被竞争对手设计了?
她胡思乱想了十几分钟,才拿出手机打给帅小泽。至少应该表示对他的关心,因为这样的负面新闻一出,他肯定平静不了。可连续打了五个,提示都是暂时无人接听。这下她坐不住了,桌上的文件都没看完就匆匆下楼,来到西楼裙发改委大办公室,悄悄的示意高大铭出来。
    两人到电梯间背后的楼梯间说话,高大铭听完非常吃惊。当场表示里面肯定有误会,让她别往心里去,他完全相信帅小泽的人品,绝对不会乱来的。她悄声说现在担心的是他人有没有事,电话打不通,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高大铭随即拿出手机打给帅小泽,结果也是无人接听,随后又打给马子祥。马子祥在凤城老家,听了高大铭的话情绪很激动,声称马上就往西安赶。高大铭又打给衡信,衡信正在停车场帮帅小泽应付记者呢,简单说了几句大概情况就挂断了。
    “衡信说小泽被崔正玲陷害了,现在正被很多记者围住乱问,估计是一时半会儿脱不了身!”高大铭把手机装进裤子口袋,看着袁欣敏,“不过小敏你别担心,小泽一定不会有事的!”
    “我要去趟西安。”袁欣敏平静地说,转身往电梯间走去。
    “那好吧,我跟你一起去!”高大铭紧跟过去,明白她担心帅小泽。作为好兄弟他更是责无旁贷地要在最困难的时候出现。
    “嗯,我先回去办公室安排一下,你等一下好了过来。”袁欣敏脚步没有停,直接过去按“下”键。
    “知道,我去跟主任请个假,马上过去找你!”高大铭说着转身出电梯间,朝魏主任办公室走去。
    发改委魏主任今天也看到这条消息了,对这件事有些不理解。虽然他与帅小泽只是见过一面,凭直觉认为那人还是比较朴实的,不该出这么严重作风问题。高大铭进去请假,刚好顺便问问,高大铭毫不犹豫的告诉他帅小泽是被人设局陷害。他连连点头,让高大铭到西安后代替他表示慰问。
    高大铭回办公室拿了手包,来到主楼袁欣敏办公室。她正在发愁。原因是下午有个市委书记参加的会议,她是主持,那会儿一激动把这茬给忘了。见高大铭进来后无奈地看看他,并大概说了会议的重要性。这些他自然理解,劝她安心准备会议。他先一个人去西安,帅小泽那边有什么变化随时再打给她。
    袁欣敏一想也只好这样,看着他形色匆匆的离开办公室,又站在窗边看他步行离开市委大院。知道他不打算占公家的便宜,一准是坐班车到西安。心里不由得一阵难过:“大铭多好的人,无论是为国、为家、为朋友,都是满腔热忱。尤其是对我,牺牲实在太大了!而我却不得不辜负他,因为我的心也装不下第二个人。说起来小泽算是幸福的,可他偏偏把感情的事搞得不清不楚,害得我和佳佳跟着他难过。这难道就是宿命吗?唉,无论如何,亏欠大铭这份情,这辈子怕是还不上了。

帅小泽跟梁甜、衡信、高林几个人在办公室一合计,打算给自己放个假,在公寓躲几天。工程进度由戴维斯和衡信盯着,公司行政工作由梁甜处理,销售工作更是不用操心,因为五个城市的荷院新家园都基本售馨。四月份以前都不用忙,下边的计划还没有开始规划,目前的工作就是看好施工,顺利交房。
    事情安排好,已经接近下午四点。帅小泽这才想起手机还在车里,笑着把钥匙递给梁甜,让她下去拿,因为他此时越少露面越安全。梁甜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碍于衡信和高林在,什么也没说,转身下楼。
    帅小泽想起王易佳是贾艺的事,求衡信说实话。衡信苦笑摆手,还没说话手机就响了,是高大铭。他走出去接电话,把帅小泽问王易佳的茬顺便就绕过去了。等衡信再进来时,身边带着高大铭,两人往沙发跟前和高林坐一起。梁甜进来与高大铭打招呼又叫秘书倒茶。这时候帅小泽又在逐个的回电话,半天时间有七十多个未接电话。袁欣敏的电话关机,不知道是生气还是不方便接电话。陶乐乐听了帅小泽的解释愿意相信他,可要让她说服父亲陶锦鹏,她没有半点信心。高玉笙听了他的解释,也相信他是无辜的,安慰他耐心等候,西安人很健忘,事情很快会淡化。还有些各地销售主管,供应商,承包商的电话,几乎都是说对他有信心,表示对他的关心和慰问。
    看到高大铭,帅小泽很高兴,至少知道好兄弟是支持他的。再有也从他口中知道了袁欣敏对这件事很紧张,不是开会走不开肯定一起来了。
    几个人在房间聊到天黑,才一起下楼开车到西斜七路偏僻的湖北菜馆吃饭。梁甜早早吃完开车回自己公寓休息。高大铭、帅小泽、衡信、高林四个一直喝到深夜,才晕晕乎乎回到帅小泽的公寓。高林又从冰箱取出啤酒,就着零食坐在沙发上喝。高大铭和衡信直接到卧室,歪歪斜斜躺在大床上。帅小泽洗了个热水澡,拿被褥到书房睡钢丝床。脑子里乱七八糟想着白天的事,理很久才稍微清晰几件事:一个是,只有人到低谷的时候才发觉身边有几个过命的朋友是多么幸运;再一个,袁欣敏和王易佳还是一如既往的爱他,因为无论到什么时候,都能发现她们的心离他很近,偶尔的逃离就像是捉迷藏;最后,就是发现高林不仅块头大,而且热心肠,酒量也很好。


上一篇: 《第八十四章 阳历年前犯女人》     下一篇: 《第八十六章 栽一次,才发现并不孤单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189次 | 联系作者
对《第八十五章 元旦险些完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