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阳历年前犯女人》--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8-14   共 0 篇   访问量:1186
第八十四章 阳历年前犯女人
发布日期:2020-08-14 字数:13231字 阅读:1186次


帅小泽二十六号下午回到西安,第一件事就是找王易佳。先打电话问衡信最后一次见她时有没有留下地址,衡信直接说时间太紧没问。再打她手机,打了几十个都是无人接听,短信发了十多条,也不见任何的回应。

无计可施的帅小泽,又到斗篷姐菜盒店来找。老赵头夫妇是一问三不知,再翻查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等证件,都是赵长生的名字,最后只好失望地回到公寓休息。

经过一夜的考虑,他决定从头开始找起,大早上开车回凤城。家都没回直接在凤城人民医院附近宾馆、招待所逐个打听,还请何义强以公安的名义出面帮忙。可找来找去,只有医院斜对面一家招待所前台接待员认出他手里的照片。翻查记录,七月中旬的确有王易佳在这住过十七天,到住过的房间看,什么蛛丝马迹也没发现。

临近擦黑帅小泽又想起味道独特的火烧夹韭菜盒子,两人又开车全城找卖菜盒的小贩,找了半个城市也没找到几个卖菜盒的,而且味道还差得老远。他们经过第一集贸市场的时候,那里的小贩说人们一般都拿菜盒当早点,晚上卖菜盒的本就没几个。他又决定先找酒店住下,第二天早上接茬找。

于是,在何义强住的小区附近找了家酒店登记了,两人一起回何义强家吃饭。帅小泽这才想起只顾得找人,除了刚尝那几口不对味的菜盒,整天没有吃过饭。

第一次去何义强家不好意思空着手,就在小区门口趁何义强买头肉、烧鸡的空挡。帅小泽进小超市买些一般孩子爱吃的零食、几样水果,到他家后又给孩子一千块见面礼。何义强的老婆正在厨房做饭,见两人进门并不觉得陌生。热情地招呼帅小泽坐到餐厅,紧接着端出几个菜,让二人坐下喝酒,又转身进厨房忙。

酒过三巡,何义强放下酒杯,看着帅小泽说:“兄弟,明天你打算怎么个寻法?”

“老何,是这样的。我想明早先从卖菜盒的入手,只要找到以前那个味儿,就准能找到佳佳的消息。”帅小泽只要提到王易佳心里就阵阵愧疚,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还有一节你想了吗?人找到了是不是就能跟你走咧?”何义强疑惑地看看帅小泽,想起上次他离开时的情景。两个女人都是决绝地留下几行字,恐怕没那么容易复合。“依我说,你该把事情考虑周全,先想好以后咋办,见到人才不会手忙脚乱。”

“这我倒是想了,这辈子必须娶小敏进门。可最大的问题是我妈她们都不认可,上次还没刚一提娶小敏就被我妈打了个嘴巴。”帅小泽稳了稳心神,在宝鸡中心医院时老妈的态度,让他不得不顾虑。

“兄弟呀,嫂子给你出个主意。”何义强老婆把最后一个菜放在餐桌,先给帅小泽夹菜,又给孩子夹菜。然后在对面坐下看老公两眼,目光转向帅小泽幽幽地说,“哪个老人不心疼自己孩儿?尤其是孙子辈儿!你只要拉着你的小敏回去往阿姨跟前一跪,就说有孕了,看阿姨还倔不?肯定马上张罗给你俩办事儿!”

“你懂啥嘛?兄弟这么孝顺的,咋能用那种伎俩伤咱姨的心?别瞎出主意!”何义强平日在家也是大男人主义。

“哎,老何,还别说,嫂子这办法没准还可行!我奶盼重孙可长时间了。”帅小泽眼睛一亮,看着何义强说。

“就是嘛!不行就从咱奶那儿下手!她老人家肯定舍不得让孙媳妇儿大着肚子跪地上!”何义强老婆不以为然地说。

“算了,不说了,先吃饭,明儿再说吧。”何义强桌底下用脚踢了一下帅小泽的腿,脸上仍然平和,举起杯子说,“来,咱哥俩见一面儿也挺不容易,走一个!”

“好,来。”帅小泽拿起杯子轻轻和何义强碰一下仰起头喝干,放下杯子又是长叹,“唉,我现在最头痛的还是佳佳,她对我死心塌地,而我却——唉!”

何义强的老婆听这话眼神立刻有点不对劲,把筷子放下看着帅小泽说:“兄弟,你刚不是说小敏?咋又跳出来个佳佳呀?”

“这小敏是我想娶的,可佳佳对我——”帅小泽失落地说,脚下又被何义强踢了一下,一时没搞懂他意思接着说,“佳佳也是个好女孩儿,对我不是一般的好,为了跟我在一起自杀过,脸上还落了疤!”说着脚下又被踢了两下,猛然发现何义强老婆已经站了起来。

“咦——你是北河东村的泽妞啊?你心里既然已经有个小敏了,干吗还要跟佳佳纠缠不清呢?”何义强老婆的脸色已经变成铁青色,用筷子指着帅小泽。

“嫂子,你听说过我?”帅小泽吃了一惊,看着何义强老婆的眼睛像要冒火,顿时有些举手无措。

而何义强在旁边只是唉声叹气,暗自埋怨帅小泽没搞懂暗示。

“我问的话你还没说咧!你说呀!泽妞,你明知道佳佳对你那么好,为啥还脚踏两只船?”何义强老婆再次用筷子点指帅小泽。

帅小泽觉得何义强老婆这脾气发的有点莫名奇妙,再看旁边的何义强,脸色也有些不对劲。赶忙站起来劝:“嫂子,你先坐下慢慢儿说。”

“我不坐!你现在就说!”何义强老婆把脖子一挺,怒目圆睁。

“是这样的,我上学时候就跟小敏好,后来意外分开了。佳佳一直对我很好,去年我们俩开始发展,可小敏又出现——”帅小泽不知道怎么说合适,就简单的解释。

“你这就是见异思迁,现实版的陈世美!既然你决定要小敏了!还找佳佳干吗?嫌她不够伤心吗?”何义强老婆打断帅小泽,既想让他解释清楚事情,还恨他说的连番借口。

“嫂子,我急着找佳佳就是想照顾她,起码得把她脸上的疤先治好了,再好好跟她谈。绝不是为了伤她的心。”帅小泽逐渐明白何义强老婆是为了王易佳抱不平。

“说的好听!不是为伤她的心!哦,把脸上疤治好,再往心口上桶一刀!这么厚颜无耻的话都能说得出来?”何义强老婆激动地喊,眼睛里早充满仇恨。

何义强哀怨地看了看帅小泽,低声对斜对面的儿子说:“小虎,你吃饱了吗?回房睡觉去吧。”

小家伙弱弱地答应着,从盘子里撕了只鸡腿,乖乖回房间关上门。

帅小泽这个内疚呀,本就是来蹭个饭,跟好朋友喝个闷酒。没想到弄得人家老婆发脾气,孩子也吃不安稳饭。这才想到方才何义强在桌子下面踢他的意思,脸瞬间红到脖子根儿。

“算了。燕,坐下吃饭吧,”何义强见孩子进房间关了门,帅小泽的脸也红成了紫茄子,柔声劝妻子,“兄弟为这事儿已经够头疼了!”

“没良心的东西!咱三姨一家对你不好吗?你明知道他陈世美要欺负咱妹,就该把他给毙了!竟还昧着良心跟他跑前跑后地帮忙?还在我家好吃好喝好招待?坏血良心!滚!你俩都给我滚!我宁愿把这东西拿去喂狗!”何义强老婆直接把矛头对准丈夫。

何义强无奈地劝着妻子:“燕,别吵吵了好不?你这大晚上的折腾,左邻右舍咋想?你看,兄弟来一次不容易——”

“这还不是你惹得?还不是你交这陈世美兄弟?”何义强老婆说着,直接伸出胳膊把桌子上的盘子筷子“哗啦”拨到地上,“吃里扒外的东西,我妹不是你妹?咱姨伤心你等着看热闹吗?滚!陈世美!你也滚!我一秒钟都不想看到你们!滚!”

“嫂子,我这——我——”帅小泽张口结舌,到现在都不知道她跟王易佳什么关系。

“唉,别说了,兄弟,走咱出去再找地方——”何义强只好劝帅小泽先离开,但还是被打断。

“快滚!噎死你个没良心的!喝水呛死你个陈世美!麻利儿滚!”何义强老婆恼怒地指着门口。

看着满地的碎碟子、碗、筷、菜叶,何义强心里也挺不好受。不能怪妻子,也不能怨兄弟,只能自责不适时宜带帅小泽回来。拉着帅小泽往出走,两人出门以后,隔着门传来何义强老婆的哭声。他再次叹气,拉着帅小泽胳膊往楼梯间按电梯。

帅小泽心里越发堵得慌,本来就烦乱的情绪,如同内涝又逢连阴雨。走在街上连脑袋都直不起来。更没心情吃东西了,两人回到酒店又分了瓶“衡水老白干”,倒头便睡。

天不亮,两人就起床洗漱,然后开车在城里找。一直找到下午两点半,跑遍了四城,连犄角旮旯能打听到的卖菜盒摊子,都试了个遍。一张口都是韭菜味儿,也没找到想要的那个味道。何义强问他接着怎么办,他往路边树跟前一蹲,可怜巴巴地望着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何义强站在帅小泽旁边抽了几根烟,忽然告诉他。最好的办法就是找西安斗篷姐菜盒店两个老人逼供,只要叫几个戴大沿帽的过去一阵吓唬,老人必定能交代出王易佳的下落。帅小泽觉得这办法可行,立即开车送何义强回公安局。马上告辞并让他代替向嫂子赔不是,他拍拍帅小泽肩膀,让他再三斟酌,千万不要再惹更大麻烦。

帅小泽开着车子火急火燎的回到西安,到“斗篷姐菜盒店”门口时已经将近晚上九点。餐馆早关门了,蹲在地上给自己生闷气。

就在这时,母亲关爱红用家里座机打来电话,开口就骂:“小没良心的!你在哪儿?你是不是回凤城了?是不是非要跟我的佳佳拉倒?”

“啊?妈,我,我在西安,我,我还没,没找到佳佳。”帅小泽弱弱地说着,舌头有点打不过弯,在母亲面前永远都像一只温顺的小绵羊。

“坏良心的东西!你说,是不是要跟我的佳佳拉倒?”关爱红语气强硬,提到王易佳名字时又是千般疼爱。

“我还没想好,妈,等我找到佳佳再说好不?起码也得把她脸上疤治好再说别的。”帅小泽声音尽量放低,生怕不小心惹老妈发更大脾气,他绝不希望母亲因为自己的事难过。

“哼!我先给你打个预防针!治脸可以,要是你胆敢再欺负我的佳佳,你就不是我关爱红的儿子!不是老帅家子孙!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有胆就试试!”关爱红说的话斩钉截铁,似乎已经在家庭会议全票通过。

“妈妈妈,你别生气,我不敢,借我仨胆儿都不敢。我就是想先找找佳佳,给她把脸治好,然后带回去让你做主。好吧妈?”帅小泽连半点悖逆的意思都没敢表现出来,一则对于母亲劳碌半生拉扯兄弟俩那份感情的敬畏。另一方面,他也很清楚母亲在帅、关两家的地位,只要她一句话,无论哪边,至少有半个村子男女老少冲他吹胡子瞪眼。

“你自己掂量着办,没良心的东西!”关爱红一个劲地谴责连带施压,“你给我记住,这边儿几大家子盯着你看!找着佳佳马上给我来电话!”

“知道了妈,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儿休息吧!”帅小泽看看手表,肚子有点饿了,关键得弄点东西压压肚子里乱窜的那股韭菜味。

“咋啦?嫌妈唠叨了?那就麻利儿把媳妇给我找回来!”关爱红情绪高涨。

“没,没,没有,是这,我得回去再想想明天接着找佳佳。”帅小泽赶忙回话,生怕回晚了气着母亲。

“那就行!挂了吧!”关爱红说着要收线。帅小泽长出一口气,又听电话里面说道:“泽妞,跑了一整天,吃晚饭了吗?”

帅小泽激动的差点流下眼泪,心想老妈无论啥时候还是最心疼儿子,欣慰地说:“妈,还没顾上。”

“哼!那就对了!下次再欺负我的好媳妇儿,就饿死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关爱红再次埋怨,随后柔声说,“去吧,吃碗面,赶明儿给我好好找人!”

“嗯,知道了。”帅小泽阵阵心悸,这正是世上最严厉最温柔的母亲。

跟母亲通完电话,帅小泽立即开车回公寓旁边,把车停在永松路夜市南头第一家。要了碗油泼面,坐在那里继续发呆。点菜的伙计嘟囔着走开,大概是看这个开着跑车来吃碗油泼面的客人很不理解。

十二月二十九号早上起床,帅小泽先问梁甜有没有重要安排,确定没事后急匆匆离开。开车到高新路派出所,请求他们帮忙到“斗篷姐菜盒店”找人。人家说不能随便浪费警力,除非他先报人口失踪,四十八小时后可以立案。但他要拿出失踪者户口簿,并详细陈述失踪经过。万般无奈之下他又打电话给鹏程罗律师。过了大约一小时,罗律师给他带来三个做法警的朋友。几个人先声明只是帮忙站脚助威,决不可以违法乱纪。

尽管这样帅小泽已经很高兴了,带着几个人进了餐馆,直接嚷着让老板出来说话。吓的有些正在吃饭的客人匆忙打包走了,本来要买早餐的人也不敢进门,站在门口围成半弧形。老赵头可分不出什么警察,也不敢问原因,颤抖着拿出个旧手机,在角落战战克克打电话。帅小泽一看觉得有门儿,如果老头自己是老板就不用跺旁边打电话,眼睛紧盯着他表情。老赵头打完电话,惊慌的站在门口四处观望。帅小泽更觉得王易佳马上就能出现,脸上不禁现出几分喜色。

没过几分钟,就听见一阵加重脚步声,人没到嗡嗡的叫喊声到了:“混账王羔子!谁敢在俺三嫂店里捣乱,我TM弄死他!”

听声音就知道是高林,帅小泽赶紧出来挡住他。生怕这小子坏事,出门就摆手让他往旁边走。

高林先是一怔,大声嚷:“哎,老板,你咋在自家店里捣乱?”

“嘘!”帅小泽赶忙制止他,尽管如此还是慢了点。那几个法警诧异地看看帅小泽背影,又看罗律师。罗律师尴尬地浅笑一下,冲老赵头斜斜眼,他们才没做声,继续站在那里。

糊弄走高林,帅小泽又进入餐馆阴沉着脸说:“怎么回事儿?你们老板的面子也忒大了吧?啊?怎么还不出现?这马上——”说着低头看手表,打着官腔,“马上九分钟!是不是打算让我们到被窝里拉人?”

此话一出,差点没把那几个人逗笑了。罗律师都背过脸去,怕万一笑出来帅小泽抹不开,心说哪有执行公务这么说话的,传出去都是笑话。

“不,不要!”老赵头慌忙摆手,“公安同志,这时间她上班了,肯定没在太白小区。”

“哦——?是吗?他在哪个单位上班儿?叫什么名字?”帅小泽一听,居然在他的别墅对面住着,可他从来都没碰见过。继续虎着脸,“手机号多少?要说实话!不然,哼!”

“这个我真不知道,她也从来没说过全名叫啥,手机号就是这个,你看。”老赵头说着颤抖着翻出王易佳号码,递给帅小泽看。

帅小泽直接先按了拨出键,接过来放在耳边,老赵头没敢拦就呆呆地在旁边看着。

电话通了,电话里传出王易佳的声音:“喂,赵叔,你别害怕,那个人不会把你咋样。你该干吗还干吗,不要理他。”

“佳佳,那个人只是想见见你!有那么难吗?”帅小泽马上变成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屋里的人除了罗律师都是一惊。

“你,你,你,我,我,我还没想好见你!你不要为难人,也不要吓赵叔!”王易佳虽然隔着玻璃窗看到他进了餐馆,却还是没想到跟他通话,心里难免有些慌乱。

“我没有故意为难你,也没有吓赵叔。”帅小泽说着朝罗律师努努嘴,罗律师使了个眼色,四人一起出去。帅小泽又拉了把凳子坐在门口,“佳佳,求你出来好不好?咱俩好好谈谈。妈为这事儿都跟我急眼了,我这几天到处找你。求你了,出来吧,咱俩马上出国去给你看脸。”

老赵头夫妇听到了帅小泽打电话的语气,猜想他俩的关系不一般。也长出口气,招呼门外面的人进来买东西。

“不,阿姨那边,我会给她打电话,也会找时间看她。咱俩的事儿,你让我再想想吧。最近,我觉得好怕,我不知道该咋办。再给我点儿时间,求你了!”王易佳说着几乎要哭了,声音有些颤抖。

以她坚强的性格有这样的声音,的确是难受到极点。帅小泽听了都有些害怕,赶忙安慰:“佳佳,别难过好吗?有什么话咱们都能好好说——”

“嘟嘟…嘟嘟…嘟嘟……”王易佳挂了电话,无力地靠着窗边。

衡信从桌子后面站起来,轻声说:“三嫂,非要让俩人都为难吗?跟他好好谈谈呗,那天他当着记者面前呼唤你,你也看见了,他对你是真心的!”

“小信,别叫我三嫂。”王易佳慢慢滑坐在窗台,“你不了解他这个人,我看到他眼里的彷徨,我知道要换了小敏,他也会那样呼唤!”

“我就认你这一个三嫂,祥子,小林也一样。三嫂,你知不知道?二姑为你俩这事儿有多伤心?在宝鸡就打了他耳瓜,回家后还专门打电话,说让我无论如何帮他照顾好你,宁可不要这个儿子也要留住你这媳妇儿!你说,这样的婆婆到哪找啊?既然他愿意认错了,就给他个机会好不好?”衡信说着走到窗边,正看到帅小泽从斜对面餐馆出来,拿拳头猛砸墙壁,“你看他现在难过的样子,于心何忍?”

王易佳匆忙回头,正看到罗律师拉着帅小泽胳膊往旁边拽。高高扬起的左手背已经砸烂了,鲜红一片。她脱口而出:“哎呀,他手烂了!你去带他把手包包,快去!”

衡信无奈地往外走,搞不懂女人的心思,走到门口又回头看着她说:“他要的是你!”真希望她去见他。

“快去呀!别跟他说我的事儿!”王易佳走到门口推了衡信一把,然后用手拨弄几下假发转身向资料室走去。

衡信陪帅小泽包扎过手,劝他不要操之过急。最好暂时先回公司办公,说不定她过几天会想通回来。他又缠着衡信,逼问她的下落。衡信两手一摊,说关于她,知道的还没有他多。

帅小泽让衡信自己先回公司,有事电话里联系。他要马上到太白小区门口蹲点,势必要见到王易佳才肯罢休。衡信无奈地摇头,走出来老远了才拿出手机,边打电话边走向公司。

帅小泽先把车开回公寓的车库。出来买了份报纸就坐在对面太白小区门旁边,一坐就是整整一天。半口饭都没吃,滴水未沾。除了遭到保安的白眼就是路人奇怪眼神,直到天黑都没看到王易佳的影子。对面枫叶别苑认识帅小泽的人不少,笑着跟他打招呼,包括隔壁遛狗的曹太太。帅小泽没心情跟任何人解释什么,眼睛紧盯着大门口,眼神都不带错。连灰头发的贾艺小心翼翼从马路对面绕了个大圈跑进去都没错过,自然也没心情跟她打招呼了。正烦着,再说那位阿姨本就奇奇怪怪。

深夜十一点过后,帅小泽冷的受不了才哆嗦着回公寓。洗个热水澡才把身子暖热,心想第二天晚上必须回来加个厚外套。

第二天十二月三十号,后天就是阳历新年初一。天不亮,帅小泽就穿着皮衣到对面门口坐着。卖早餐的过来就买杯热豆浆,眼睛始终不离开大门口。可是直到深夜十一点,还是没见到王易佳影子。今天没有人问他,保安都已经习惯了。高林中午来给他送份盒饭,是他喜欢吃的火烧夹韭菜盒子。他看了都想哭,这些天就围着韭菜盒子纠结了。可既然送了就别浪费,大口吃完,因为味道对口,也实在饿。下午,马子祥特意过来找他请几天假,说家里订好农历腊月二十结婚典礼,让他回去送好,顺便确定个家具颜色。这事帅小泽自然支持,从钱包拿出张卡交给他。让他回去好好的布置,花钱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七贱第一个成亲的,必须隆重些。结婚典礼前,帅小泽会跟其他哥们一起回去帮忙。

三十一号,也是2001年最后一天。帅小泽还是天不亮就到太白小区门口蹲点。天空阴沉沉的,他穿了件明黄羽绒服,是去年王易佳为他买的,还加了条围脖。保安居然客气地给他搬把椅子,坐椅子上喝着热豆浆,心情好了不少。可这样都无济于事,大半天过去还是没有任何收获。值得欣慰的就算高林又送盒饭,除了火烧夹韭菜盒子之外还增加杯热稀饭。他苦笑着谢谢高林,高林咧着嘴笑了笑回公司上班。

十六点十三分,帅小泽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是陌生号码发的,内容很简单:喜来登酒店1806房间。

帅小泽心里一动:“咦——?这是啥情况?谁在喜来登?难道是佳佳?她被我感动了?可他为啥不用自己手机呢?不是她还会有谁?管她呢!过去看看不就真相大白了!万一是她呢,不能错过这个好机会!”打定主意就起身回公寓车库开车。心情相当的激动,连续闯几个红灯都没当回事,十几分钟就到了喜来登的停车场。

帅小泽到1806门口敲了几下,等了足有三分钟门才打开。他“噌”就进了房间,这才注意看。这是个商务套间,靠窗边茶几两边摆着两个小沙发。右面沙发坐着位中年女人,朗目疏眉温润如玉,身穿着奶白色棉麻居士服,画着淡妆。论相貌算的上颇有姿色,说仪态称得上端庄大方。刚开门的是个年轻姑娘,一身棉质长裙。他一眼就认出是鹏程时的秘书小崔——崔正玲。心想她们这是干吗?小崔早被鹏程扫地出门,这把我诳过来有什么企图呢?

“咯咯咯,你好啊!帅总,你这么盯着人家看倒把人看的不好意思了。”小崔清脆一笑,站到中年女人旁边对着另一张沙发做了个请的手势,“我给你介绍一下吧?这是——”

“小玲,给小泽倒茶。”中年女人开口,声音温和带着亲切,“小泽,坐吧,坐下慢慢聊。”

帅小泽觉得这女人有点眼熟,但也不能确定有没有见过。他所熟识的女人当中,没有她这种年龄还谈吐优雅的。但他并没有说话,慢慢在她对面小沙发落座,诧异地打量完又把眼光瞄向小崔。她倒完茶小心地放在帅小泽面前,仍然站在中年女人斜后方,看情景是很尊重。这情景他心里完全找不着脉,不知道她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小泽,我自我介绍一下,”中年女人轻启樱口,每个字都说的清新饱满,“你是锦鹏的好兄弟,应该知道他前妻秦欣颖吧?我就是秦欣颖。你要不介意,可以叫我颖姐。是我让小崔约你出来谈谈。”

“呵呵呵呵,秦女士,你现在是吕庆丰吕总的妻子了。我不方便叫你别的,我跟你之间好像也没什么好谈的。”帅小泽轻声一笑,立刻把刚刚那点好印象统统的推翻。他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不守妇道的女人,越漂亮就越是反感。

“呵呵,称呼什么都没关系。听你口气是不是挺讨厌我?觉得我对不起你陶大哥?”秦欣颖仍然和颜悦色看着帅小泽,似乎早看透他的心思。

帅小泽并没有搭话,等于默认她说的正确。

“你可以在心里骂我,当面骂也没关系,因为我自己也骂过自己好多回。”秦欣颖淡淡地看着帅小泽,“跟你陶大哥离婚以前我也内疚过,可后来我就想通了。谁是真心对你好,谁在乎你过的幸不幸福,千方百计让你开心,那才是真的爱你!你有没有想过一个女人真正需要什么?一日三餐不缺?零花钱不断?名牌服饰?名牌包?穿金戴玉?漂亮车子?宽敞房子?老实说你要也是这么肤浅,将来你也很难留住妻子。女人真正想要的其实就是个简单的家,丈夫、孩子、热炕头,有人知冷暖,有人陪伴。即使每天粗茶淡饭,只要开不开心都能说说话,隔三差五遛个弯儿,偶尔撒个娇,笑的时候有人捧,哭的时候有人怜!”

帅小泽心里一沉,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或许就是因为这样,她才狠心离开陶锦鹏。不由得想起守寡多年的母亲,秦欣颖提到那些,母亲仅仅拥有两个孩子。那才是真正的万般辛酸一人独守,那种伟大真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出来的。

秦欣颖见帅小泽仍然默不作声,继续说:“你觉得一个女人每天对着冷冰冰的墙壁,除了伺候孩子就是独守空房。好不容易盼丈夫回家,却又在书房不出来。一个月说不上三句半,三句都是关心孩子,心里会舒坦?好不容易有个关心她的人出现,你忍心把他打压走?你会——”

“行了!”帅小泽“唰”一下就把身子站直了,不想听她说没用的废话。母亲过的日子比她苦何止十倍,也没见有半句怨言。冷冷的说:“秦女士,跟我讲这些没有任何用,我可不是十几年前实诚的陶大哥,更不是专门挖人墙角的卑鄙小人。有事儿就直截了当的说,要没事儿我先告辞了!”

“好,既然你不愿意聊家常,咱就直接点儿说。我在北京有个大点儿的项目,中关村知道吧?后期有个计划正在进行,秦鹏自己做有点儿吃力,想找你合作。投资我占大头,技术方面你做骨干,利润平分。前提是不能跟鹏程有关系,原因我就不多说了。”秦欣颖说着端起茶杯,仍然是不温不火的从容,“要愿意,就坐下慢慢儿谈。要不愿意就喝口茶走吧,以后再不要见面。”

“呵呵,真好笑!凭个北京的破项目就想离间我跟陶大哥的关系?用句北京话回你,姥——姥!”帅小泽说着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别说还真口渴,在太白小区十几小时就喝了杯豆浆和稀饭,感觉这茶还真香。完了放下茶杯就走,没半分犹豫。

秦欣颖坐在那里看着帅小泽,既不阻拦,也没有客气话。

“帅总!”小崔倒是叫住了帅小泽,“你就一点儿不好奇我为啥出卖你吗?”

帅小泽听后随即停住脚步,要拉门的手也缩了回来,转身看小崔。她身后的秦欣颖,自顾自在沙发坐着喝茶,好像根本不在乎他的去留,看都不看一眼。

“还记得上初中时被你奚落小面条吗?几次三番被你当众侮辱!应该多少还有点儿印象,是不是?”小崔微笑着说,跟以前在鹏程时那种机械地笑容判若两人。

“你,你是——你是崔正玲?”帅小泽立刻就想起那个身材瘦弱面黄肌瘦,头发枯黄的倔强小丫头。印象里还都是哭泣的样子,跟眼前这个长相清秀身材凸显的前秘书完全对不上号。

“呵呵呵,帅总好记性!”崔正玲竟然举起手掌拍了几下,“那你更应该记得不久前骗吕总捐给慈善机构那五千万!”

“哼,什么五千万?没听说过!你跟我讲过吗?”帅小泽说着摇摇头。忽然觉得有点犯困,上下眼皮要打架,他试图用力瞪大眼睛。

“怎么?帅总是不是觉得开始犯困?那就好好睡一觉吧。喏,床在那儿,要不要我这个前秘书替你脱衣服呀?咯咯咯咯咯……”小崔竟然发出一阵清脆地笑声。

“你,崔正玲,您们,竟然卑鄙到下药!秦,秦欣颖——”帅小泽瞬间明白过来,叫他来是个圈套。说着话用手点指她们,却无力的摔倒在地,连几句后悔的话都没有说出来。


上一篇: 《“亚洲第一巨炮”原来是只“纸老虎”》     下一篇: 《第八十五章 元旦险些完蛋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186次 | 联系作者
对《第八十四章 阳历年前犯女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