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张金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7-02   共 0 篇   访问量:118
第九十章
发布日期:2020-07-02 字数:1978字 阅读:118次

两人说着话,上到五楼走近一看门开着,李明去叫门。

苏桂兰瞅瞅,李副局长真来了,果然跟着任医生,斜眼笑笑说:“两个小孩报过信,只开门,没迎接,就像老话里讲的,‘家有贵客到,不迎是痴人。’我家一窝全是呆痴,只是千万别生闲气。”同时白了李明一眼,又自顾去擦抹家具。

任红就冲李明伸舌,见正皱眉指嘴示意,李明没猜出,因怕冷场尴尬地笑:“新家新气象,可以进来吗?” 苏桂兰转身,盯着李明问:“你们商量好的吧?书记刚走你又来?今天局领导,屈尊好几位,还有谁驾到?” 李明心想这么巧?局里没有安排呀?难道想法都一样?一时找不到解释,重新说:“新家新气象,来看看。”一脸地难堪。苏桂兰气说:“我家没有新气象,倒是该把环卫局,干脆改成天气局,一时雨,一时晴,变化实在太多了。” 李明以为苏桂兰生分房气,只好嘿嘿笑着敷衍。

任红思忖问:“郑书记也来过啦?” 苏桂兰嗤笑:“这位神仙刚刚走,也说只是来看看,顺便提醒我,明天老苗和小妖精一起赶回来,劝我不要想别的。呸呸呸!我就当面骂,局里真坏啊?为啥把狐狸精派过去?在芝兰县野够了,又一起要疯回来?郑书记就说,这归李副局长管。”苏桂兰于是责问:“李明龟儿子!我要问问你,劝我时你咋说的?转身就把妖精送去芝兰县,你算啥人呀?缺德不缺德?”

李明又开始忧愁了,站在门外后悔不该答应来。

任红暗骂郑泽容是阴险人。

僵了一会儿,李明又笑了,哈哈扬头说:“苏大姐,那的确是因工作,真的没有乱掺杂。” 苏桂兰不悦说:“当着郑书记,我把该骂的,都骂痛快了。”这才侧身请进屋。

任红进去后,见儿子赵东兴奋道:“妈,好大呀!屋子真多呀!可以随便跑,可以随便跳。”说完进去了。苏桂兰就缓和道:“我从不装假,有啥就说啥,李局不要怪。” 任红和李明,相视没接话,不知该站还是坐,忽听背后说:“我也不怕挨骂来了,苏桂兰你没想到吧?“ 三人一看是周涛,提着东西微笑站在门外面,全都大吃了一惊。

周涛说:“我在楼梯上,听见骂人了。苏桂兰这人是面锣,一敲准就响。”笑问道:“李局你们也来了?真巧了。” 苏桂兰斜眼问周涛:“你不姓周了?变了一个人?串起我家的门了?” 周涛笑嘻嘻地说:“还真的是变化了,自己都不敢相信,进屋再解释行吗?”说完也不等苏桂兰请进了屋,把东西放在墙角边,刚伸直了腰,见两小孩出来瞧,忙又弯身拿东西说:“过来快过来?正好是买给孩子的。” 两个孩子望着自己的妈妈,没敢上前拿。

任红去看苏桂兰。

周涛拿出几样来,硬塞给孩子,挥手愉快说:“进屋里玩去,大人要说事。”打发了。

李明半天没说话,他在想,周涛怎么会来呢?一时猜不出,也便不多问,心想他自己会说。

任红也在想,这位周涛当了副局烧包吧?忘了自己是这家的死对头?虽然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因此他就高兴傻了?这位即将的副局座,最近有点奇奇怪怪,突然穿起西装来,头发刚整过,眼里有了尊者之光,跟人说话总先假笑,模样像个假的‘圣人’,像谁偏给照相似的,装模作样看着累人,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啦?原先那张清水黄脸,真真切切寻不见了。现在是,微显红润,初现光彩,气色好的太多了。他老婆那对怀疑一切的虚飘眼,变得也能容人了,动不动就说‘我可不替老周表态。’突然也有局太范了。任红因此想,这人要是当了官,肚里又没真东西,加上有个孬老婆,世上不多出对活宝才怪呢?便也不想说话。

都像不认识,周涛笑笑说:“怎么了?不该来?其实我是最该来。苏桂兰,咋不请我们坐下呢?”他的神情很自若。苏桂兰沉脸说:“一把椅子算什么?这楼都是你们的,想不给谁就不给,想给就又给。按说我该带孩子,去你庙里磕头作揖大拜大谢才对吧?说!你来想宣布什么事?”说完只请任红李局坐下了,张罗好茶水,冷冰冰等着周涛回话。


上一篇: 《新农堰高坎 第十章》     下一篇: 《第五章 百盛宾馆案(下)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18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九十章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