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张金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6-25   共 0 篇   访问量:142
第八十八章
发布日期:2020-06-25 字数:1769字 阅读:142次

张贵柱瞧她俩,前后低头穿客厅进卫生间,并且表情很怪异,忙扯孙大志袖子:“哎,哎哎哎!见没有,见没有?她们很伤心,八成是哭过。” 孙大志跟刘小川俩,掏心掏肺相互拍打,彼此投机怒上怒下,因惜江水扁人祖宗,便不耐烦甩开手道:“刚才还说她俩打闹,喜得争天又夺地的,不知笑狠了,也会流泪吗?呆子别打岔,我们讨论半天了,你却留意俩姑娘?心理算不健康吧?” 张贵柱争辩:“不信等出来再看!” 孙大志就鼓眼说:“盯着卫生间的门?只因她们是女的?”转头接着再论,又是‘宏大叙事’。

吴珍出来察看茶杯,拿暖瓶来挨个续水。

张贵柱等她到跟前,揭开杯盖小心地问:“你为啥哭了?” 吴珍续好水,看着别处说:“是高兴。” 张贵柱盯实她哭过,心想到底猜对了,就听梁艳梅招呼。四人忙回头,见她沉脸说:“我宣布件事。” 等安静了梁艳梅说:“吴珍你过来。”

大家就纳闷。

吴珍羞答答,笑微微,去站到梁艳梅身边,缩脖低头直搓手,盯住自己脚,哪也不张望,没了平日那爽俏,另外显副可怜样。“张贵柱诧问:“吴珍,你做错什么事了吗?“梁艳梅接过话:“是做对了一件事。从今往后吴珍就是我妹妹,和亲生的一摸一样!”把吴珍磕头拜姐姐,从头到尾细说了,拥着她悯道:“额头还疼吗?”轻轻替她揉。吴珍说:“还正疼。” 张贵柱拍手赞,恍然大悟道:“认得很可以,梁工不嫌贫。”

孙大志楞了,不以为然瞧吴珍,不屑地指着阳台说:“梁艳梅!你出来。”起身先去了阳台,等梁艳梅跟来就关门。孙大志质问:“这算怎么一回事?你们躲屋里,半天谈了啥?”

因是女子私房话,梁艳梅哪能告诉他,因此略微的笑了,双手撑住阳台护栏,远望一会儿悠然地说:“这里原来可以观山?真的希望今后自己,在芝兰县生活一段。你望山恋重叠连绵,巍峨之下县城显得那么矮。记得那年在陕西的蓝田县,相照秦岭县城也是这么矮,顿时有了悠悠感,神与古人交。到时我也会远去,化进自然与山川,飞云驾雾回想生前些许多事,也仅掸袖一笑之。”言毕她怅然。

孙大志就严厉说:“请你正面回答我。” 梁艳梅探问:“你在担心什么呢?” 孙大志提醒:“你的身份很特殊,哪能随便认干妹?市长平白成干爹?防人之心不可无。” 梁艳梅就生气说:“孙大志,你也太世故!好好一件事,被生生猜到阴谋上。我要个妹妹,她要个姐姐,难道不行吗?先不说,你把吴珍往坏处想,起码是污辱我的智商,你太自作聪明了!”孙大志见她横眉怒目动了气,一时胆怯又不愿输口,因此苦笑道:“直人直言别见怪。”

稍顷梁艳梅缓和说:“你的好意我领了,不过还真想帮她。”上去替他理衣领,邀他一同转身眺,极目山中说:“吴珍是个苦孩子,是从大山出来的,很不容易啊?山里很有人,今生出不来。”讲些吴珍为适应这新环境,付的努力和难处,感知道德丧于困境,生存权衡高于一切,显出同情貌,两人相视叹。孙大志理亏难为情道:“我把人往坏处猜,这是不善良,但是不能枉善良。” 梁艳梅只说:“你想保护朋友,只是不知情况。” 孙大志笑问:“你常常敢轻易善良?” 梁艳梅接说:“盲目善良确实蠢,还是要有同情心。”孙大志点头:“对,善良是人最高境界,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两人相视, 以诚释怀。

这时刘小川出来说:“不早了,快去吧?”


上一篇: 《“醉 眼”看 诗》     下一篇: 《致青春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42次 | 联系作者
对《第八十八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