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张金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6-15   共 0 篇   访问量:169
第八十五章
发布日期:2020-06-15 字数:1633字 阅读:169次

吴珍累惯了,提重物上楼,一点不会喘。倒是小伙张贵柱,虽说打小在农村,可是爹妈痛幺儿,小学到现在,没干力气活,跟在后面气喘嘘嘘地喊太累。 梁艳梅感叹:“谁能赛过咱吴珍?操持起来不费劲。” 话中含那意。吴珍羞笑说:“梁阿姨,我是山里长大的,被狗日的县城人,日他妈的看不起,开口闭口称猴子,说习惯爬山该背时,腿粗命却细,贼精贼精的。” 梁艳梅笑出单酒窝,上去轻打正色道:“有谁不是猴变的?他就道貌岸然了?装人非人伏魔人间!说对了,还就真的只是狗。但狗有忠心,这些无良心,其实不如条狗。” 吴珍不好意思道:“梁阿姨,眼神咋就那怪呢?活像镇上李大仙,看人一瞄一瞄的,因为我烫头发了?”于是凑近她耳边说:“是老东西活逼的,不答应就不能行,他狗日的可怪了,是个老骚种。” 梁艳梅再看连连道歉:“哎呀对不起,这么多天不见面,只觉得更漂亮了,没有注意到别的。嗯,嗯……! 烫得很好,浑然天成,不扎眼睛。” 吴珍埋头低声羞道:“什么浑然天成,不懂不懂不懂,我是不管不顾,烫来丑死你们。” 梁艳梅咦道:“哦?听起来,你懂了,抬头我看看,上过几年学?“吴珍说:“赖完初中,学不起了。”

进屋放下东西吴珍说:“还有几包,是你们的,我放在了东一楼的服务台。” 梁艳梅问咋回事?张贵柱就抢着说:“‘小官怕大官,活人怕神仙。’因为你爸是市长,县里送给我们的,你有大功劳。”梁艳梅就问吴珍:“谁安排你做这些事?” 吴珍说:“是马秘书长,昨天通知的,说苗副县长要回省城去开会,让先搞好住房卫生,然后去趟县供销社。其实我每星期来清洁。” 梁艳梅又问:“为什么要送东西?” 吴珍嘿嘿道:“本来只为苗副县长回省准备,我刚才去又加三份,要我负责交给你们。县里开的供销社,给了你们就快拿!管毬那么多做啥?” 梁艳梅把吴珍拉进卧室里,关好房间门,转身探问道:“要问你点事?” 吴珍说:“梁阿姨先听我的,刚才在外面,当着不能讲。马秘书长昨天专门到后勤科,说苗副县长要把他爱人接来,吩咐我把毛巾牙刷都拿来,今后你们俩咋办?” 梁艳梅愣了许久说:“什么咋办呀?我从不上这里来。”脸色一下不好了。吴珍察在眼里问:“总不会很高兴吧?” 梁艳梅心里很难受,嘴上却轻声嗤笑道:“哼,谁不高兴了?”想起今天见苗清泉,难怪他说不生气,又不愿意我到哭江楼。又想县里在做安排,说明他早就想好了,自己真是又痴又傻,闷了半天不讲话。少顷自怜自叹道:“‘桃花何处扑水流,无情岸边空怨愁。’活该!” 吴珍不解问:“还背诗?有屁用,我倒想了个好办法,想听吗?” 梁艳梅的眼神飘忽没听见,半晌了才说:“想起那年三月,同苗清泉春游,在条小溪旁歇,忽见数朵桃花,困在回荡打旋,就是出不去了,相伴而来的水,已是无情远去。一时伤感念这两句,不想今日有感再念,怕是要成真的了。”说完把持不住,凄凄淌下泪来。吴珍问:“想不想听好办法? ”梁艳梅叹息点头道:“那就说说吧。‘从古祸事袭来时,这训那谶枉增愁。’” 吴珍说:“他睡了你,不能白睡,当官要面子,和他哭,和他闹,就怕你这贵小姐,使不出来这手段?”说完瞪眼狠巴巴的望着怂恿。

梁艳梅含泪骂:“你是这种人?是真野猴子?” 吴珍点头说:“对,很对很对!从来就不吃暗亏。”梁艳梅摇头:“吴珍,我俩情况不同,讲说不到一块。”又嘱咐:“不许到外面去胡说?” 吴珍就点头,拉起梁艳梅的手,心酸安慰道:“梁阿姨,别难过,人是动物,会那样的。我知道讲得不深刻,可我心里有,讲不出来呀?文化太浅了。”自己难过起来,稍后低头探问:“梁阿姨,我爱上一个人,不知该咋办?” 梁艳梅惊问他是谁?吴珍只不说。


上一篇: 《五十知天命》     下一篇: 《第九十章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69次 | 联系作者
对《第八十五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