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张金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6-01   共 0 篇   访问量:182
第八十一章
发布日期:2020-06-01 字数:2462字 阅读:182次

苏桂兰的调动,经局里研究压下来,安排李明副局长上门找她家人做工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总算暂时说服了。

这天下午天阴下雨,冷风飕飕,局长高明月找苏桂兰来办公室谈话。苏桂兰说:“离婚是早晚的事,离了留在局里干啥?” 高明月说:“你都这个数岁了,好赖是有编制的,公务员去当工人?没技术能干啥嘛?先不提离婚,我尽快抽时间,去芝兰县找苗清泉,当面问他想不想要这个家。如果他不痛改前非,我也不劝不管了,组织出面联系一处好单位,你就带着孩子走吧!从此夫妻各奔东西,把十几年的情分忘光,今生今世不再相见。时下那句话,怎么说来的?对了对了想起来了,‘过去只是个传说,转身相忘于江湖。’”微笑等她答。

这时一声闷雷,继而向着遥远天空深处响去。

高明月望着窗外阴云说:“要下大雨了,雷声不是好兆头。” 苏桂兰打个寒颤望天空,见天阴云暗无比凄凉。想到苗爽,记起他书包藏的小东西,想到原先本一家人,就要从此天各一方,本来也没全放下,心烦意乱道:“相忘?是谁忘了?是他!你是局长还迷信?你不想散他想散,有了花心留的住?”到底说出想说的,只是愁眉紧锁着。

此后苏桂兰,没再提离婚,一心扑在五楼那套新房上,局里又派人帮忙,十多天,竟大致有了个模样。苏桂兰脸上渐渐多了些笑容。听说苗清泉汇报工作要回省城,暗里加快装修进度。

梁艳梅的商调函也压下了,但这不算局里决定。开会研究时,谁都不表态,最后郑泽容就说:“这件事该怎么办?反正我的心里没底,这样吧?如果再催就开绿灯,不催说明不用办。”

众赞同。

会后郑泽容,觉得很不妥,忙给高秘书,打电话请示。高小川用背书似的语气说:“这事我可不乱掺和,更不会向市长请示,有话我会告诉你的。惶惶不可终日吧?揣摩上意你活该。” 郑泽容因不得要领,深责自己在会上,出言极其不慎重,怎么能说不催不办?应该主动靖示呀?全被认为故意拖。可又不知咋办才好,终日不安最后想到任红父母也住市府的大院,但托她打听仍无果,又安排人从侧面了解梁艳梅是啥态度。得到回答是,‘想开除局里定,调走决不行。’ 他便退避三舍,干脆甩开不理。

芝兰县忙撤社建乡,县里机关干部差不多都下去了。

这天上午在县招待所,孙大志对梁艳梅和张贵柱说:“全县都在分田分地,谁也顾不上我们。来的时间不短了,不然先回去,过了年再说?” 张贵柱望梁艳梅,那是征求的眼神。孙大志又说:“以后情况更困难,一天一天会冷了。我问服务台丫头,为啥不供暖气呢?她说有会议才烧。你们看,有谁还住在这里,餐厅师付说,‘县政府通知,虽说只剩两叁位了,必须保证吃饭问题。’你们这叫闲吃闲住,我们只图领个奖金。” 张贵柱点点头,又再去瞧梁艳梅。孙大志就对张贵柱嚷:“你别总看她,自己先表态,少数服从多数,快,表态!” 张贵柱笑着说:“梁工你看前期工作大致有个谱了吧?“ 孙大志等了等,没听见下文,不耐烦催他:“继续说,一口气说完。” 梁艳梅问:“孙大炮,嚷什么,你就这样对同志?大张旗鼓来,什么没干成,怎能悄悄就走呢?我不反对大家回去,不同意这种灰溜溜走法。” 孙大志质问:“这么多日子,还没看出来,你推他躲冷处理,连苗清泉也不露面,有谁理过我们吗?” 最后这番生气话,触动到了梁艳梅,心想仅在孙大志他们被打后,匆匆见过一他面,这个苗清泉,消失在群山,再没回县城,莫非在躲谁?他易激动把持不住,一旦误会犯起倔来九头牛都拉不回。她这些天回味不止一次,‘一起表个态,省得来回不放心。’苗清泉怨气冲天分明是怨,不然不会说出恨话。他以为我在冷淡他,远着他,误恨我绝情。话又说回来,他要没了情,恨我做什么?恨人无情说明他是有情的,是他心里放不下。再想自己其实也很放不下,因为误会才对他说了冷淡话。感叹情到深处,变得古怪固执,受不得冷落,因此才会闹。每想到此梁艳梅恨不得马上见到苗清泉。

孙大志见她呆头呆脑眼神飘悠,心思不知去了哪里,于是就问道:“梁艳梅,你愣啥?还有什么可想的?黄书记不是说过吗?‘中心工作压倒一切。’县长吴广忠也说过,‘从没正式接到上级治理芝兰江的文件,县里也没钱,你们请回吧。’逐客令都下了,住在这里不可笑?” 梁艳梅收回了思绪,回到眼前说:“一时冲动来得仓促咱把事情想简单了。这样吧,把这阶段的工作,向县委县府做汇报,但必须见到县里主要负责人,否则就是不重视,然后再回去,等做好准备再回来。需要明确告诉他们,芝兰江不仅是一个县的芝兰江,治与不治,啥时候治,他们说了不能算。我看谁敢封地建邦!” 张贵柱探问:“汇报?咱是市里下来的,反向县里去汇报?” 孙大志发牢骚说:“咱几位没级别,又不是正式的工作组,只是市里环卫局,来出差的工作人员。你小子对社会了解还太少,有人在官场打交道,爱用狗眼看人。”叹口气又发挥说:“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自以为是,凭空抒个小情怀,发个狂想呀,半吊子货,浅薄得很,根本没有读懂社会,差得很远啊。” 张贵柱不高兴说:“讲些不相干的。” 梁艳梅思索说:“我负责联系汇报工作,你俩做准备,把重点放在无法开展的项目上,放在市里省里和北京,对这件事的关注上,多给点压力。”说完出了门。


上一篇: 《第七十六章》     下一篇: 《第七十七章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82次 | 联系作者
对《第八十一章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