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风云难测》--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5-20   共 0 篇   访问量:88
第六十二章 风云难测
发布日期:2020-05-20 字数:13745字 阅读:88次


回到西安三天了,帅小泽只顾着忙工作。晚上到家不是看资料就是对着电脑,还有一如既往地跟王易佳在电话里聊天。有时还跟衡信或马子祥用QQ聊一会儿桩基测量的事,他们还没核算出最后结果。只有吃饭时间,或者到洗澡睡觉时才和袁欣敏随便聊一会儿。

袁欣敏这几天比较郁闷,她一直想催他跟王易佳说清楚,又不好意思开口。除了怕他笑话,还担心将来事情传开了,有人会怪她鸠占鹊巢。

星期四这天下午没什么课,她提前出了学校。到小区附近的菜市场买条鲈鱼,还有几个蔬菜,打算下厨坐顿饭。给他个惊喜,顺便暗示一下他和王易佳的问题。恰巧在门口碰到高大铭,他说约了帅小泽晚上喝酒,她也赶紧说是帅小泽叫她来凑热闹的。

高大铭把自行车往小区后面车棚推,袁欣敏先进门后把鱼和菜放到厨房。忽然听到楼上有动静,她担心家里来贼,随手抄起笤帚把蹑手蹑脚的顺楼梯往上走。刚走上楼梯就听到里面有人打电话,还是个女的:“吕总,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我现在就在他家,电脑上的图纸也是有几个问号,书房都找遍了也没找到类似图纸,可能他自己都没确定。是啊,对,他那人平时就优柔寡断。对,好的,好的吕总,我这边儿一有消息立马打给你。好的,拜拜吕总。”

咦,这声音怎么有点儿耳熟?她刚在小泽书房找什么?为什么不直接问他要呢?袁欣敏心里一边嘀咕着一边往书房门口凑。

“小敏?小敏?小敏?你在哪儿呢?”高大铭忽然在楼下大声叫。

袁欣敏吓一跳连忙到楼梯口喊:“在这儿,我帮小泽打扫卫生,你先替我杀鱼吧!”

“袁小姐?您过来了?”书房的女人走出来,正是帅小泽的秘书小崔。她惊讶之后笑着说,“袁小姐今天来这么早呀?我正帮帅先生找资料呢。您接着打扫,我先走了。”

“崔小姐是吗?我刚才好像听到你不是跟帅小泽打电话,你不会打算背着拿他东西吧?”袁欣敏不假思索地说。

“呵呵,袁小姐,您多心了。我是帅先生的秘书,只会帮他做事。”小崔本打算离开书房下楼,一看袁欣敏穿着围裙手里拿着笤帚,俨然把自己当成这里的女主人。不由得轻轻哼一下说,“就算我和帅先生在生活上有点儿亲密接触,也轮不到你一个外人干涉吧?”

“既然你也会说是小泽的秘书,那就该做好本职的事情。如果有人把他的商业秘密偷去倒卖,我一定不会坐视不管!”这时袁欣敏几乎可以笃定她对帅小泽不怀好意。

小崔忽然收起满脸笑容,凑近袁欣敏几步说:“袁欣敏,你到底听到什么?”

袁欣敏这一惊不小,诧异她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不由得看着她问:“你怎么知道我叫袁欣敏?”

“我不仅知道你叫袁欣敏,还知道你家在凤城北郊的幸福小区,还知道你打小就爱招蜂引蝶的品行!”小崔冷冷地说,“不管你刚才听到什么,最好是嘴巴闭严。要不然我就告诉帅先生你上高中时堕过胎,还有你在他房子和男人私会!到时候不知道他是信你?还是信我?”

这几句话像针一样刺在袁欣敏的心上,她倒退几步靠在墙上思量:这女人究竟是谁?她怎么会了解我?尤其是堕胎那件事,那是小泽走后不久的事,只有我和嘉嘉知道。那也是个私人开的诊所,没挂号没预约的,除了医生不该有第四个人知道。这个远在千里以外的女人是怎么知道的?

“哼,坦白说这个男人我也看上过,但现在已经不在乎。只要你不多嘴我也担保不会影响你做帅太太的美梦。”小崔用鼻子重重哼了一下,说完往楼梯跟前走,眼睛还不屑地扫视呆住的袁欣敏。

听着小崔高跟鞋踩地板的声声音走下楼梯,还跟楼下的高大铭寒暄了几句,随后传来大门关闭的声音。袁欣敏才渐渐缓过神,仍猜不透这女人到底是谁,她跟帅小泽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又是从哪了解来的几年前的消息。

帅小泽下班回到家,小崔和司机老吴跟他一起。两人笑着跟袁欣敏、高大铭打了招呼,然后各自回家。帅小泽一直夸她做的菜色香味俱全,有做家庭厨神的潜力,高大铭也跟着打呵呵。饭菜摆上桌,两人喝啤酒,她喝健力宝。喝到九点多,她已经吃饱了,也知道王易佳即将打电话给帅小泽,就一直想找机会提醒他一下。正在想着,高大铭的传呼响了,笑着说到楼上书房用座机回个电话。帅小泽见他不用手机猜想大概有私事,就笑了笑继续喝酒。

她给他盛碗紫菜蛋花汤,放在他跟前。轻声说:“少喝酒,喝点儿汤吧,是不是佳佳快打电话了?”

“哦,谢谢。我,我今天试着给她说说咱俩的事儿。”他放下酒杯,心里知道她最近最关心的就是那件事。

“嗯,也不着急,今天你跟大铭好好喝酒聊天吧?”她嘴里虽然这么说,脸上已经浮现出甜甜的笑容。

“该说的早晚都是说,唉——”他长长叹口气摇了摇空酒罐。起身从冰箱取出两罐啤酒,打开一个给自己倒满,“小敏,要不你也喝两杯?”

“才不!”她甜甜地说,“其实看你们喝啤酒也挺辛苦,味道一点儿也不好,干吗还要喝?不如喝点汽水儿、可乐的多好!”

“呵呵呵呵,啤酒味道是不怎么地,大概男人都喜欢自讨苦吃吧?”他说着又仰起脖子喝了半杯,可叹自己心里的苦没地方诉。

桌子上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看来电显示。名字是他写的简单一个“佳”字,还有那个他亲自选的电话号码。他的手伸到手机旁边又缩回去,第一次害怕接电话。再看旁边的袁欣敏正瞪大眼睛看着他,只好拿起电话。站起来向门口走了几步又回头坐在椅子上,接通了电话。

“泽,在干吗呢?吃饭了吗?”电话里王易佳的声音依然柔美。

他楞了一下说:“我正在吃饭,你,你在干吗?”

“咯咯咯,我当然躺在宿舍床上啊,”她的笑声清脆带着淡淡的甜蜜,“你旁边还有别人?”

“没,没有。对了,大铭,大铭今天来了,正喝酒,刚才到楼上回传呼,呵呵呵,你的电话就来了,”他说话有点不自然,言语间无法自控的吞吞吐吐。

“咯咯咯……”她报以一阵清脆的笑。

接着两人都陷入沉默,听筒里来回传着两人的呼吸声。

“泽,我有话想跟你好好说说!”“我想给你说个事儿,行吗?”两人几乎同时说。

“啊,佳,你说吧?”他连忙接话,已经感觉得到她的语气里有些不高兴,有点开始后悔刚才那句话。

“泽,我——我对不起你!对不起阿姨!对不起你们家人!”她说着竟然在电话那端抽泣起来,听起来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佳,你别哭。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你快说!”他忽然觉得她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情,不然她不会说的这么严肃,整个心都快被她揪起来了。

“泽,我,呜呜,我,真对不起。呜呜呜……”她哭了起来,和一两分钟前甜美的笑声判若两人。

“佳,你先别哭好吗?到底怎么了?”他心里忽悠忽悠地打颤,“佳,你别怕,我马上就买机票,今晚就飞过来,别哭了啊?”

此时袁欣敏的心也早乱成麻了,也坐不住了。站起来到他旁边呆呆地站着,不敢作声,却又担心电话那头的王易佳有什么事情发生。两个人认识七八年,争夺一个男人是一回事,除此之外更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

王易佳听得出他语气里的激动情绪,也相信他是说到就能做到的人。连忙止住悲声哽咽着说:“泽,你,你别,别过来。我,我害,害怕,怕见见,到你!”语句被她身子的抽动震的断断续续。

“佳,你先别难过。”他的心乱作一团,也顾不得旁边的袁欣敏。深情地说,“叫我不过去也行,那你得告诉到底咋了?”

“我,我,我害,害死了,你的孩子。我们的,我们的孩子,被我害,害,呜呜呜……”她又哭起来,哭得比之前更大声,更难过。

“佳,快别哭了。就算我死了也不要你伤心,更何况什么孩——”他被她哭的心更乱。忽然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那定是他上次去大连,后来又一起去沈阳,还在她宿舍过夜。

“佳,别难过了好吗?我们都还很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要孩子。别哭了,哦?”他除了劝她别无选择,心里乱的不可名状。接电话前想的那些怎么跟她坦白,怎么任凭她打骂,怎么说明对袁欣敏的真心,统统抛到九霄云外。

“佳,要不然你请几天假好好休息,我马上买票飞过来,在你身边伺候你几天。”他听话筒那边仍在哭泣,心也像要碎了似得。

“不要,泽,我没事儿,真的没事儿了。”她总算是止住悲声,情绪却非常激动,“我今天回来后,越想越觉得对不住你们家,我好怕万一你没有后人,我怎么有脸见你妈呀?”

王易佳想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自从那年在他家厨房偷听到他母亲和三婶的对话,那个念头就一直在她心底压着。真怕他刚结婚或者没结婚就发生意外,应了那句“还有十来年的命”。如此以来,她的这次意外怀孕,就很有可能成了他唯一的后代。

“佳,别说傻话,我帅某人龙精虎猛,咋能没后人呢?”他赶忙安慰,“等咱事业有成了,非让你给咱生个足球队,别哭了哦?”

“泽,我真的好怕,”她努力抑制住悲戚幽幽地说,“我真的害怕有个万一,到时候就算你家里不埋怨我!我也会恨自己!”

“别怕,哦?没事儿的。就算没有足球队,三五成群应该没问题吧?”他柔声说,“别乱想了,好好休息吧,我明天寄一只老母鸡过去给你炖汤。”

“噗呲,傻样!哪有寄老母鸡的?”她破涕为笑。哭了一阵,又听了他的安慰,心里的郁结没有了。她声音又逐渐恢复清甜,“你继续跟大铭喝酒吧,别喝太多,对身体不好。”

“嗯,好的,你别乱想了,早点儿休息,知道吗?”他听见她声音的变化,心里也缓和一些。

“嗯,那我挂了。晚安,爱你!”她甜甜地说。

“晚安,我也是!”他说着挂了电话。拿起旁边的啤酒罐,“咕咚咚”一口气喝了个干净。又接着查找手机电话簿,拨通电话:“小聪,是我,帅小泽!”

电话那边的小聪语气有些吃惊:“帅先生?你怎么大晚上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

“哦,是这样,”帅小泽迟疑了一下说:“你给我帮个忙,还记得我东大的朋友吗?”

“是啊,你女朋友,王小姐对吧?”小聪马上接道。

“是的,就是她。小聪,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从明天中午开始,连续七天每天用保温饭盒给她送一砂锅老母鸡炖汤。我会打电话给藏总,让他给你两千块钱。记住了,从明天开始,谢谢了!”帅小泽一口气说完,也不是求人办事的口气。

“哎,好嘞。帅先生放心,别说是七天,十天都没问题。”小聪爽快地答应了。

“那好,再见!”帅小泽说着挂断了电话。抬头刚要喊高大铭继续喝酒,忽然看到袁欣敏站在餐厅边的墙跟前,满脸的泪花。一下子把他刚刚平静的心又揪起来,这才想到刚刚打电话时她就在旁边。

帅小泽惭愧地站起来,慢慢走到她跟前站住。低声说:“小敏,对不起,我刚才——”

“不要说话,我什么都不想听,不想听!不想听!”袁欣敏撕心裂肺地喊,脸上的泪还在不停往下流。

这时,高大铭正从楼梯往下走。忽然听到袁欣敏的喊声几步跑下来,看着泪眼迷离的袁欣敏吓了一跳。赶忙关切的说:“小敏,你这是怎么了?”

“要你管?呜呜呜……”袁欣敏对着高大铭喊。接着哭了起来,转身蹒跚着走出客厅,走向大门。

高大铭看到袁欣敏的眼泪,心也要碎了。转身看着帅小泽说:“小泽,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大铭,别问了。赶快跟上她,别让她有事儿!”帅小泽无奈地看看门口,她已经出去了。

“那好吧。”高大铭匆匆地走出去,到门口还发出一声叹息。

帅小泽看着两人先后出去,脑子又乱成了一锅粥。几步走到客厅沙发旁边,往沙发上一躺,看着天花板发呆。脑子里快速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分不清什么时候开始高兴,什么时候开始忧伤。种种欢喜和种种的伤悲之间竟没有明显的界限,也没有过渡期。

小聪真的从第二天开始给王易佳送鸡汤,还刻意的让王易佳当面打给帅小泽,对他表扬了一番。

袁欣敏搬走了,走的那天就直接回的宿舍。第二天中午来拿的行李,连个纸条都没给帅小泽留下,还是高大铭打电话告诉他的。连续几天,他打几次她宿舍楼下商店的公用电话,她一直不肯接。几天后他买了一部摩托罗拉手机,让高大铭给她送过去。可她仍然不接也不回,连短信都没有。

鹏程集团成功晋级世界五百强,国内的项目越来越多。帅小泽也越来越忙,一个月有半数以上时间都在出差,还有一部分时间用来计划出差,周末休息也就成了奢侈。

放暑假了,王易佳先到的西安。碰巧他有事耽搁回不去,就派总裁办的秘书陪她转了几天,她觉得没意思只好先回家。回老家后和季心怡、袁欣敏、李嘉她们倒是经常见面,也和其他几个姊妹聚过几次,可总是觉得缺些什么。关键是明显感觉到袁欣敏在躲着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帅小泽的原因。还有几个高中时的男生过去找她,都被她找借口推脱不见。最好的姐妹季心怡开始冲刺考研了,所以她们玩的时间也不是很多。到了即将开学的时候,她先给他打通电话说好时间,才过去见他。两人总算在一起呆了三天半,第四天大早上他又飞去海南。

马子祥和尤玉娇回老家后,他就找人到她家提亲,除了她二叔保留意见其他人都赞同。于是,双方家长决定,等他们毕业分配工作后,再举行订婚仪式。得到默许的他,隔三差五就往她家里跑。虽然只是见面随便聊聊连小手都不敢牵,他仍旧乐此不疲。李青暑假回去呆了几天就走了,他大三开始到广州铁路上实习,提前去当临时工适应环境了。衡信在北京打暑期工,没有回老家,从慕容媛媛那里打听到李佩娟家的地址,前后寄了两封信都没有回音。

袁欣敏这个暑假过的极其无聊,本来和高大铭、马子祥他们说好暑假一起玩,由于帅小泽时间定不下来,就各自回家了。高大铭到幸福小区来过两次,他们在楼下走着随便聊聊,和高中时代差不多,基本都聊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刘烨刚也到表姑家串过几次门,目的是看看袁欣敏,可她总是顾左右而言他。直到有次碰到一个开着黑色桑塔纳2000的人,手里提着两大包东西。旁边还跟着个媒婆似得妇女,就忽然觉得自卑起来。暑假没结束,就提前到学校报名了。

其实她想过至少一百个理由,想给帅小泽打个电话。总是在拿起电话拨号的瞬间,想起他跟王易佳通话时的表情,脑袋里不断闪过他说的那些温柔贴心的词汇,他紧张的要立即飞去找她的呼喊声,一次次放弃了拨号。她也清楚,他之所以买手机给她,还在 “1”键的位置设置了他的快速拨号,都可以证明他是爱她的。她也去北河滩看过他那一堆红砖,那本就是他对她爱的表示,可是最终她还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虽然她跟王易佳一样爱他,甚至超过王易佳,也同样为他坠过胎。可那天晚上的画面,成了她奔向他的最大障碍。

俗话说秋天是夏天的尾巴,对于北方来说,更短的像兔子尾巴似得。这个冬天似乎也特别短,帅小泽根本就没见过雪,关于雪的词语都是王易佳在电话里描述的。因为他很忙,整天到处飞,和她通电话也不是很准时,有时一个星期都没机会。虽然很忙他却学会了开车,不久前还拿到了驾照。为此陶锦鹏为他买了一辆崭新奥迪A3,可他一直到过农历年也没时间试一试。

农历腊月二十,公司打算放假了。他也打算好了回老家过年,提前几天就给外婆打过电话。王易佳也很高兴,还说老家下大雪了,他回去可以一起到北河滩滑雪。他也给袁欣敏寄了封挂号信,因为她还是不接他的电话。信里告诉她想见面聊聊,即使做不成情侣也可以见面说说话。

“咣咣咣”小崔敲门,接着推门进了帅小泽办公室。说陶总、张副总裁、石副总裁、梁主任在小会议室等着他开会。他答应着往出走,边走边纳闷:临放假还开什么会?不是发年终红包吧?

“呵呵,小泽,坐。”石副总裁没等他进房就打招呼,“小崔,你也挨着你老板坐吧。”

“哦,好勒。陶总,各位,今天不要放假吗?还开什么会?怎么?晚上的总结会有变化吗?”帅小泽笑呵呵地坐下,却带出了一连串的疑问。

“嗯——小泽啊,总结会没有什么变化,”陶锦鹏迟疑了一下,看着帅小泽说,“你的假期可能得暂缓一下了!”

“啊?不是吧?那我二十几放假?陶哥,我可给家里人打过电话说好回家过年了!”帅小泽疑惑地看着陶锦鹏,他仍是平静如水。

“这个——只怕得延迟个把月!梁主任,你把情况给小泽说说吧。”陶锦鹏说这话时倒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帅小泽是他的员工,也是被他当做兄弟来看的得力助手。可每逢佳节倍思亲这话他懂,更何况他知道帅小泽自从出门打工还没在家过一次年。

帅小泽张大嘴巴没说话。延迟个把月?那就刚好把农历年给错过去!再一想陶锦鹏确实把他当兄弟看的,他还不好意思说不乐意之类的话。可给家里和王易佳以及那几个好哥们儿都把话撂出去了,他们还等着他一起喝酒,一起看他的新车。

“呵呵,帅副总裁。别着急,听梁姐给你长话短说。”梁主任微笑着看帅小泽,“是这样的,咱们之前和加州科思特公司谈的合作定下来了。合作的第一个项目就是你自己设计那张独体别墅,地皮已经基本谈妥,不是浐灞半岛就是曲江池附近。但是具体跟项目有关的数据,还要跟对方的高层仔细解释分析,他们还要进一步求证和协商,才能做出最后的决定。这个跟对方沟通解释的人,在咱们公司只有你最合适。所以陶总刚刚跟我们几个说定,由你担任公司新的副总裁,负责跟加州方面谈合作的一切事宜。你的新秘书梁甜已经在香港等你,西安的工作暂时交给小崔处理,她可以随时向陶总汇报工作。喏,这是你明早上飞香港的机票、护照、银联卡。那边的联系方式和梁甜的号码一会儿给你发短信,后面的事情就得靠你自己。还有啊,梁甜是我侄女,她只是在负责你的日常工作,翻译。对洛杉矶也不熟,还需要你多照顾。”

“梁姐,等一下,你刚说的加州是哪个省?我有必要去住一个月?还需要翻译吗?还得拿护照?还有这落什么机怎么有点儿耳熟?”帅小泽越听越觉得心里没底。

“帅老弟,加州就是加利福尼亚州,在美国太平洋沿岸。不在中国三十四个省和直辖市以内。呵呵,你要出国了!”张副总裁平时爱跟帅小泽开玩笑,这次却笑的十分认真。

“啊?美国,我滴乖乖!”帅小泽惊住了,“陶哥,我不会美国话呀!也不认识路!”

“我也不会!”陶锦鹏仍然很平静,“放心去吧,这趟差出完回来,你将会有很大转变。多好的学习机会?嗯?好好发挥吧,陶哥和在座几位是你坚实的后盾。”

帅小泽脑袋里还是空的,幽幽地说:“坚实的后盾是没错,可这盾也太远了点儿,陶哥,我——”

“就这样吧。小泽,明天早点儿起床,我们几个就不送你飞机啦!”石副总裁微笑着站起身,“陶总,咱该准备去总结会了。”

几个人都站起身子,陶锦鹏拍拍帅小泽的肩膀走了。帅小泽也恍恍惚惚地往外走,到门口还听梁主任说:“小泽呀,总结会你就不用参加了。回去洗个澡,好好出去吃碗儿泡馍,接下来有段时间你吃不到咱这儿的饭!这顿梁姐请了!咯咯咯……”

几个人消失在过道里,连小崔都走了。帅小泽悻悻地回到办公室,拿起外套和手提电脑下楼。他还真的回家洗了个澡,接着给王易佳打电话,给外婆打电话,给高大铭那几个打传呼,告诉他们这个意外的消息。然后走出家门,真的找到同盛祥泡馍馆,要了碗优质羊肉泡馍,两个小菜,失魂落魄地吃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小崔和老吴很早就过来叫帅小泽。他洗涑完早饭都没吃,几个人就往机场走。一路上心情都是乱的,包括昨天夜里,他都在想这个突发性行程。甚至都想找陶锦鹏推掉,可一想到陶锦鹏像柯大哥那样把他当亲兄弟般的照顾,就犹豫了。
    临近安检口的时候,帅小泽扭头看看小崔说:“小崔,要不然你替我走这趟吧?”
    “帅副总裁,您别开玩笑了。”小崔赶紧接着说。表情仍然像在公司里一样,机械地微笑,机械地恭敬,“您忘了机票上有身份证号了?再说我也没护照啊?到香港一下飞机就得被遣返!”
    “唉,我咋就这么命苦咧,人都回家过年,我却被流放海外!”帅小泽抱怨着,向安检口走。走几步又回来,“小崔,我想吃肉丸儿胡辣汤了!”
    “我的帅先生,您快进去吧,登机就剩二十多分钟了。”小崔仍然是微笑着。
    “老板,你当是旅行呗,出去看看洋房,看看洋妞,试试美国大餐。要见到一尺长的大龙虾给咱也带一条!”老吴笑呵呵的说。
    “你说的倒轻巧,要是外国那么好,八国联军干吗还进北京?”帅小泽心里从来就没认为那些金发碧眼的女人漂亮过,洋车、洋房也只能证明西方国家技术先进些,思想灵活些。要是中国的皇帝不那么自私,以华夏五千年积攒下来的经验,肯定是第一强国。
    “老板,这你就不懂了,中国姑娘对人老外来说,也是洋妞呀!”老吴解释道。
    小崔忽然瞪了老吴一眼说:“吴哥,别教帅总这些歪门邪道!”又扭头对帅小泽说,“帅先生,快进去吧?搞不好一会儿广播又该叫您了!”
    帅小泽再次叹气,拉着行李箱快速走向安检口。
    飞机在香港赤鱲角国际机场降落后,是中午一点。帅小泽轻易找到举着:“西安帅先生”纸牌子的梁甜,说了几句客气话往出口走。帅小泽边走边打量梁甜,只见她一米六五左右的个子,搭眼看腿长胳膊长,穿着浅灰色修身职业装。皮肤白皙,发髻高挽着。圆脸盘,柳眉杏眼,嘴角左上方有个芝麻大小的黑砂。看来看去,总觉得她跟香港电影里的浓妆艳抹,说话嗲声嗲气的香港女孩儿完全不一样。
    “老板,咱们下一趟飞机起飞时间是晚上的十点五十分。我可以先带你到南区吃个饭,然后陪你到处转转,晚上九点左右来机场。”梁甜文静地说着眼睛平视帅小泽,“你看行吗?”
    “啊?好啊,到你地头了就听你安排,”帅小泽还在打量着她,“听说香港的馄饨面很出名,可以带我尝尝吗?”
    两人说着上了一辆出租车,她用粤语跟司机说了个地名。接着她轻轻一笑,压低声音说:“老板,你是看城市猎人听的吧?馄饨面在这里很普通,随便一个茶餐厅,车仔面都有!”
    “啊?”他又是一惊,也顾不得考虑她身上没有香港味道了,睁大眼睛看着她的脸,“你咋知道?”
    “咯咯咯……”她低头笑完抿抿嘴柔声说,“很多人都是从港台电影里了解香港,我刚来也想过这样的问题。”
    “哦,呵呵,梁小姐,你不是香港人吗?”他笑着问。
    “不是,我家在广东佛山。在港大上的学,去年毕业的,今年实习了一年。前天正式进入鹏程集团。”她仍微笑着说。
    “哦——佛山无影脚对吧?真有黄飞鸿这人吗?”他说着恍然大悟,难怪她身上没有香港人的气质,原来半个香港人都不算。调皮地说,“哎,你是刚毕业的学生娃嘛!”
    “老板,我看你也挺年轻的,是六十年代末的?还是七十年代初的?”她靠近他轻声试探。
    他略微迟疑喃喃地说:“我是七九年十月的!”
    “啊?”这下该她吃惊了,再次上下打量一番说,“你——你才是个学生娃呢!我比你大两岁多,私下里你得管我叫姐!”
    “嘿嘿,想得美吧你!”他随即否定她的想法,“梁主任是你亲姑不?我跟她就姐弟相称的,你也想跟她论姊妹吗?”
    “老板,出门儿在外各认各的关系,你咋这么老土啊?”她心里着实有点不服这个比自己还小的副总裁,逐渐对他产生好感。
    “呵呵呵,既然你也叫我老板,就该知道我叫你姐不合适。”他笑着说,眼睛瞄一眼她认真的大眼睛,“要不然咱扯俩平好不好?工作以外你叫我小泽,我就叫你小甜。”
    “嗯,这也行,你就叫我甜甜吧?”她说完轻轻一笑。
    “行。”他答应着开始看车外的楼房,形形色色的路人。
    两人在南区吃了烧鹅、云吞面、牛腩面、叉烧包,又坐地铁到最繁华的中环广场转。天擦黑在旺角吃的海鲜,时间差不多才赶往机场。
    飞机起飞了,帅小泽这次感觉真的跟以往不同。特别是那种强烈的背井离乡感觉,想想下飞机后将置身于世界的另一端,心情说不出的茫然。本想着回老家好好跟哥们儿几个玩玩,再见袁欣敏聊一下,成与不成都该死心。过年后带王易佳回去让老妈看看,同意的话就订亲,也给她吃个定心丸,毕业后好名正言顺地带着她打拼事业。可如今这一走,美国的事情能否办好还在两可,原本计划好的一切都成了泡影。


上一篇: 《真爱的力量》     下一篇: 《第六十三章 情迷Blue Bird
责任编辑: | 已阅读88次 | 联系作者
对《第六十二章 风云难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