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谷》--何美鸿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4-28   共 0 篇   访问量:296
生活
发布日期:2020-04-28 字数:5117字 阅读:296次

timg.jpg 

晚上八点半,他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向小区的北门口。小区门口这会只有一位保安在。保安坐在岗哨亭里,戴着口罩,双手趴在桌前,用只露着两只眼睛的略带慵懒的眼神乜了他一眼。尽管他也戴了口罩,但从那双眼神里他断定保安认出了自己。他的脚步略停顿了一下,不见保安拿出气温枪出来,于是就径直走了进去。

两个来月前,小区门口不是这样的情形。这个保安那时显得有些威风凛凛,手里握着气温枪,随时准备着对出入小区的住户脑门来上一枪。当然,一个月前,小区门口也不止这保安在。小区物业的保安队长、保安队长领导下的好几位保安,还有社区服务站的主任、干事员,和主动报名参与进来的几名小区志愿者,每天全副武装戴着口罩和手套,齐刷刷在小区门口立两排,仔细检查着进出的行人和车辆。

两个多月前,他还呆在外地没能回家。一场疫情影响了全国上下百姓的居家生活与工作。他原本常年在外地打工,总是挨到年关才回到家来,和妻子女儿一起过个年,顶多团聚上十来天,又不得不返回到外地去。然而今年,他提前了半个多月好容易抢到了大年三十当天的票,不料几天后却发现开往家乡的火车停止了运营。他不得不和几个同样不得回家的工友在上班的厂宿舍里度过了一个焦心煎肺的春节。好在现在通信发达,他每天可以和妻子女儿一起用手机视频,一年辛苦攒下的钱也可直接转账给家里。可是不能实地面见,他心里总有点空落落的。妻子原在小区附近一家小店给人帮工,因为疫情的影响,店门关了,只好干坐家里。女儿已经高二了,学校开不了学,寒假过后只有在家里上网课。

他想着自己已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既然春节都没能回家,干脆年后就直接在厂里上班吧。可是厂里迟迟不能复工,一开始厂里还勉强给他们发了点生活费,不久厂子便宣布无限期放假。好在这个时候各地疫情已基本控制,通往家乡的火车恢复运营了。他辗转了大半个夜晚,最后决定回家乡来找过份工作。

一个多月前他风尘仆仆出现在小区门口的时候,这名乜着眼神的保安就站在几米开外,径自就拿气温枪对着他的额头喷了一下。体温正常。可是当盘查到来自外地,他还是被人强行带走在指定地点进行了为期两周的隔离。被带去的是一家简陋的旅舍,房间狭窄阴暗,卫生间的马桶总是按不出来水。伙食也不太好,送餐的伙计每次都是到饭点把餐盒放在门外,敲敲门后等不及他去开门便已转身离开,他从未见过送餐人是男是女。而且隔离期间食宿费用都得自理,这对原本就已失去工作的他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那两周的隔离令他如度牢狱。他忧心忡忡着尚没有着落的工作。他头次深感到随时可能面临的生活困顿远比这场尚未完全结束的疫情更令人窘迫。

幸运的是隔离结束返家后没几天,他通过一位熟人觅得了一份仓库货物搬运的工作。薪水比以前少了近三分之一,也比以前更辛苦些,每晚挨到近八点下班,路上还要耗费半个来小时,可好歹能每天能回到家里见到妻女。他文化不高,也没别的技术,只能凭力气干活。搬运货物的时候,藏在口罩里的呼吸明显有些急促,于是他索性便摘了口罩干活。老板看见也不多说,因为后来老板本人也几乎不戴口罩了。他也每天只在上下班的时候戴口罩。他的一只口罩要戴好几天才舍得扔掉。

小区家家户户的窗户里亮着晕黄的灯。他穿过小区广场。记得早先这个时候尽是跳广场舞的老人。可此刻这里一片阒静。他走进单元楼。他迈步上楼的时候才感觉自己的双腿双臂都很有些酸。他不记得自己一整天里来来回回搬运了多少趟货物了。他记得自己单身那会对做搬运是非常抵触的。要是换在早年,他可能干一天就会撂挑子。可是现在,一份更沉甸甸的家的责任令他感到自己有了把一切都扛上肩头的勇气。

他回到家里,妻子正在客厅里等她。饭菜正在桌上散着热气。他在家门口把口罩摘下。他检查了下口罩,准备明天继续戴。虽然现在店里已经可以买到口罩,可是他想着能省一天是一天。

“圆圆呢?”他下意识地左右张望着。早上他出门的时候,女儿还在酣睡里,而头天他回家更晚,他回来的时候女儿都躺下了。

“我让她先吃过了,晚上有网课呢。你每天这么晚回来,总不能让她天天也这么晚吃饭。她说吃得太晚容易增肥哩。”妻子说。

“小孩子家的,增点肥要什么紧!”他随口说,然后朝女儿的卧室门口走去。

卧室的门是关着的,他还没来得及去推开那扇门看看女儿,被妻子赶过来拦住了。

“别去打扰她,她上课呢!赶紧吃饭吧,你不饿,我肚子可饿了。”

他“哦”了一声,坐到桌前来,妻子给她盛好饭。他大口地扒了起来。

“我过几天也准备上班。”妻子说,还是在店里上班,不过不是先前那家,离得还要过去一点,也不算太远。薪水没原先这家高,可是现在这情形,也不由得自己挑了。

他又“哦”了一声。

“其它倒没什么,就是我有时也下班比较晚,圆圆以前在学校能吃食堂,现在一个人在家不会做饭。”

“都这么大孩子了,你别宠着她,得教她做饭菜。”他夹了口菜,边吃边说。

“我啥时宠过她?以前还不是你这个做爸爸的宠来着?以前我说让她多做点家务活,你是怎么护着她的?你说只要她好好读书就成了。现在她功课忙得很,哪里一下两下学得了做饭菜?”

他于是只吃饭,不吭声。他本来是个着话不多的人,在对待孩子的问题上,夫妻两人也比较容易达成一致见解。而况,女儿学习成绩一直不错,这是他一直引以为傲的。孩子是他和妻子最终的希望。只不过有时,他会觉得自己无能,如果自己薪水足够高,他就可以果断对妻子说,不用她去上班,在家照顾好孩子就行了。可显然,以自己一个人的薪水,他根本不能支撑得起这个家。从前不行,现在更不行。而况,等到女儿考上大学,更是需要用钱的时候。

吃完饭,他坐到沙发上去看一会电视。怕吵着卧室上网课的孩子,他把电视音量调得很小。妻子收拾完碗筷也坐到沙发边来陪他一起看。

看了一会,他嘟哝了一句:圆圆的网课怎么还没上完?

“上完了不得写作业吗?”

他“哦”了一声,继续看电视。可看着看着,他就躺沙发上打起了呼噜。

他醒来时,已快凌晨了,客厅的灯熄灭了。他的身上不知什么时候搭了一床被子。他抱着被子摸索着到了自己卧室里。

妻子被他的动静吵醒,说:睡得那么死,我跟孩子怎么都叫不醒你,还以为你要到沙发上睡到天亮呢。

次日一早,他醒来后妻子还在酣睡里。他轻轻走出卧室,去盥洗室刷牙洗脸。他想起自己每天都回家,却居然好几天没见着女儿,便甚觉荒唐。临出门前他回头望了女儿卧室一眼,心想今晚无论如何,要早点下班回到家来。


上一篇: 《妈妈在天上》     下一篇: 《无》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296次 | 联系作者
对《生活》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