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计划的行程,意外的收获》--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4-22   共 0 篇   访问量:107
第五十七章 计划的行程,意外的收获
发布日期:2020-04-22 字数:12283字 阅读:107次


车子在街道走着,帅小泽和丁副总分别看着左右两边,看有没有旅行社。

“丁哥,附近有没有外语学校或者明牌大学?”帅小泽幽幽地说。

“帅先生,前面延安路有个外国语学院。”司机小聪接着帅小泽的话说。

“那好,往学校门口开。”帅小泽兴奋地说,已经不再往路两侧看了。

“小帅,那些学生蛋子能行吗?”丁副总疑惑地说。

“呵呵呵,不好说,至少比我强。”帅小泽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

车子在外国语学院门前十几米停住,帅小泽和丁副总下车往学校大门走,被学校门口的保安拦住。

帅小泽笑着把一个保安拉到一边,掏出一百块钱塞给他说:“同志,我从外地来的。老板下午要跟日本客户谈事儿,想在这边儿找个日语翻译,请你给帮个忙。”

“哦——这样啊?”保安迟疑了一下说,“小伙子,是不是还得给人学生开工钱?”

“那是自然,如果你找的同学能帮上忙,回头我还会酬谢你!”帅小泽不加思索。

“那好,请你在这里等会儿,我去去就来。”保安说着转身往学校走。

帅小泽还紧跟了几步说:“谢谢!非常感谢!”

那名保安跟门口另外一个保安嘀咕几句,又扭头看一看帅小泽,进去了。

过了二十多分钟保安也没出来,丁副总在门口来回度步,一会儿又看着帅小泽摇头。帅小泽心里也有些担心,怕那保安一去不回,表情却没表示出来,只是轻轻一笑。

又过了十几分钟,保安才从里面匆匆走来。身后还跟着一个身材消瘦的女学生,看年龄也就二十岁上下。保安出了大门直接来到帅小泽跟前,对帅小泽说:“先生,这位安同学在日本长大的,应该可以帮到你。怎么开工钱,你们自己当面谈,说好就可以跟你走,不行了,我再进去给你找。”
    “哦,好,谢谢!非常感谢!”帅小泽客气地说。
    丁副总早在上下打量着女学生,嘲弄似的说:“小帅,你看这瘦肌旮旯的女孩儿能行吗?”
    女学生恭恭敬敬弯腰施礼,细声细语地说:“两位先生,我虽然只是在读学生,相貌也不算出众,但我的日语说得绝对是纯正东京口音!我可以不要你们工钱,只希望给我这个机会,让我能接触更多行业,锻炼自己!”说完又是深施一礼。
    “嗯,好吧,就你了。工钱不会少,只要你按我们的要求做!”帅小泽没有和丁副总商量,微笑着答应。

“谢谢,谢谢先生!”女学生再次躬身施礼。

三人来到车跟前上车,帅小泽告诉小聪往设计院走。接着打开笔记本电脑,搜索出日本富士山株式会社的简介页面,放在女孩儿面前,让她先了解一下。

走了一段路程,丁副总在副驾驶位置扭回头问女学生:“姑娘,你旁边的是帅先生,我姓丁,你叫什么名字?

女学生马上正襟坐好,甜甜地说:“帅先生好!丁先生好!我叫安小惠,两位先生可以叫我小惠。”

帅小泽微笑点头。丁副总又问:“请问安小姐学的什么专业?”

“经济与管理。”安小惠认真地看着丁副总说。

“我地妈呀!”丁副总惊讶地叫起来,看着帅小泽说,“小帅,整个学经济的去冒充日本人?这,这也太离谱了点儿!”

“等等!”帅小泽朝丁副总摆摆手,心里也不踏实。看着安小惠说:“不说你日语说的好吗?怎么学的经济管理呀?要不行,我们还送你回去吧?”

“我的日语是没问题,我是在日本长大的呀!”安小惠连忙搭话,看着帅小泽疑惑地说,“你们不说找翻译吗?怎么又要让我冒充日本人?那不是骗人吗?要做坏事情我可不干!”

“安小姐,听我说,不是做坏事,保证不是坏事!跟翻译也差不多,”帅小泽看她表情带着慌张,也有点紧张,害怕这没见过世面的大学生把事情搞砸。紧张地说,“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客户的股东是富士山株式会社,他们要求修改的建筑图纸某些地方不符合咱们国内标准,所以设计院不同意改。我们公司是施工方,为了不拖延工期,尽量让三方面都少受损失,专程来调解这件事。但是日本方面和设计院态度都很强硬,所以呢,打算让你代表日方说几句客气话,况且你是做善事,绝不是做坏事!明白吗?我们的目标是让大家和睦相处,实现共赢!”

“哦——这样还凑合!”安小惠面色回复正常。

“小帅,我觉得咱不能叫个学经济的去说日本话,办砸了可连累一片人啊!”丁副总在副驾驶插话。

“已经到这一步,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走了。再说咱要的是能说日语的,管她学不学经济管理?”帅小泽淡淡一笑,对安小惠说,“你一会儿到那儿只要代表富士山株式会社说几句客气话,其他不要多讲——”

“哎,小帅,你不要以为你是总裁助理就目空一切了啊?如果连累公司损失你来承担吗?”丁副总已经显得很不高兴了。

“事情是我在陶总跟前应承的,我自然会尽心办,出问题我也一肩承担,行了吧?”帅小泽倔劲儿也来了,他最不喜欢别人说他依仗跟陶锦鹏的关系。

“两位先生,请不要为小惠伤和气,让小惠在这里下车,自己回学校好了。”安小惠弱弱地说。

“你安心做你的事好了,别的不用管。这些是富士山株式会社的简介,你要大概记一下,万一人家问起来,不至于啥都不知道!”帅小泽又指着笔记本电脑页面的资料说,注意观察她的表情变化,“听着,你帮我们也不是义务帮忙,我可以给你几百块买学习用品,好吗?”

丁副总把脸扭向正前方,不再说话。

“那好吧,既然不是做坏事儿,我就跟着你们干。”安小惠说完眨巴眨巴修长的睫毛,低头看电脑屏幕。

一行四人来到设计院,见到院长。院长上午才见过帅小泽跟林局长在一起,所以比较热情。客气地沏茶让座,并且很快叫人找来了总工程师。

安小惠没等帅小泽介绍,直接站起来冲院长鞠了一躬说:“院长先生您好,我是富士山株式会社的代表!”

院长刚要站起来说话,那位总工站了起来。也向安小惠深施一礼,用熟练的日语说:“こんにちは、いらっしゃいませ!(你好,欢迎光临!)”

帅小泽和丁副总根本就听不懂,心里不免一紧张。都把目光投在安小惠脸上,希望她能应付。

只见安小惠面带微笑,又是一躬说:“ありがとう、父なら、私は次郎の安田安田は、あの阁下どう呼ん恵子?(非常感谢,家父安田应次郎,我叫安田从惠子,请问阁下怎么称呼?)”

“恵子さん、光栄宗林あなたに会って、私の名前は、大阪の研修した建築工事!(惠子小姐,很荣幸见到你,我叫宗林,曾在大阪进修过建筑工程)”总工跟着还礼,也是一口流利的日语。

“宗さんに会い、光栄です,(宗先生,很荣幸见到您)”安小惠再次施礼,“私と婚约者かっこいいさん担当、ここのことを希望以降谢拉!(我与未婚夫帅先生负责这里的事情,希望您以后多多照顾)”

这句话说出来,丁副总身后的司机小聪立马把目光投向帅小泽。总工也快步走到帅小泽身边一躬说:“かっこいいさん怠慢!(帅先生怠慢了)”

帅小泽吓一跳,也只好站起来还礼,他不懂日语只好瞄向安小惠。只见她对总工说:“宗さん、申し訳ありませんが、私は日本语を婚约者!(宗先生,很抱歉,我未婚夫不懂日文)”

“ああ、わかりました(哦,明白了)”总工说完,快步走到院长身边。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又回到自己位置坐下。

安小惠再次把目光看向帅小泽,却说得是日语:“闻いてかっこいいさん、図面おす相当不満足、谨んで代表富士山株式会社おわびする!(听帅先生说您们对图纸相当不满意,我谨代表富士山株式会社深表歉意)”说着对着院长又深深一躬。

总工也站起来施礼,又过去跟院长咬耳朵后,对安小惠说:“これは完全に誤解からには、恵子さんが直接来た、満天の雲も晴れた、さあ、以降はすべて良い友达です,(这完全是误会,既然惠子小姐亲自来了,满天云彩也就散了,咱们以后都是好朋友)”

“その図面の事、私やかっこいいさん何时が取りに来て?(那图纸的事,我和帅先生什么时候可以来取?)”安小惠一直保持微笑。

总工又过去和院子耳语,然后看着安小惠和帅小泽说:“なあにあなたとかっこいいさんが走って、図面を私たちは3日間、章子改正を運ば施工会社である。(不用麻烦您和帅先生亲自跑,图纸我们三天内修改好,盖好章子送到施工方)”

安小惠扭头看着帅小泽一笑,再次对着院子和总工鞠躬,甜甜地说:“そうなれば、迷惑した位だ,(如此一来,麻烦二位了)谢谢院长!”说完走到帅小泽身边,小声说,“可以走了。”

帅小泽从见她和总工对话到最后,能听懂的就是这句和开头那句!连忙站起身向院长告辞。

离开设计院以后,安小惠才告诉帅小泽和丁副总,院方已经同意修改图纸,并且在三天内送到施工方。帅小泽一高兴,连忙拿出手机。往旁边走了几步,向陶锦鹏汇报大概情况,陶锦鹏高兴地夸帅小泽办事效率高,让他们回酒店等着。

把安小惠送到延安路的外国语学院门口,帅小泽从口袋抽出五百块递到安小惠面前说:“安小姐,谢谢你的帮忙。这是你的工钱,希望下次还有机会见到你。”

安小惠打开车门下车,没有伸手接钱。而是看着帅小泽,脸上已经没有刚才的微笑,淡淡地说:“帅先生,能和你单独聊几句吗?”

“啊?单独聊?”帅小泽犹豫了一下。心想她可能是想多要点钱,又不好意思当着三个人说,就点头答应,“那好吧。”说着下车跟她往前走了十几步。

“帅先生,我能和你成为朋友吗?很好的那种!”安小惠脸上几乎没有表情。

帅小泽立刻就明白她的意思,他已经不敢含糊回答。这几天她就在纠结王易佳和袁欣敏的事情,怎敢再横生枝节。犹豫了一下说:“安小姐,做朋友完全没问题。如果是男女朋友的话,我只能说抱歉,因为我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我在大连待不了几天,最迟周一就要回西安,如果下次有机会见面,我可以请你吃饭,好吗?”

“请问你结婚了吗?”安小惠接着问,脸色平静如水。

“没有,可能还要过几年吧。我还没有实现梦想,事业也没有。呵呵,不说这个了吧,你的工钱,回去上学吧。”帅小泽说着又从口袋抽出几张钱,跟之前的五百凑在一起递给她。

安小惠仍然没有接钱,盯着帅小泽的眼睛说:“既然你没有结婚,咱们可以先从朋友做起,给我你的手机号码好吗?”

帅小泽又是一愣,犹豫着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名片给她说:“随你吧,反正我大后天就走了。喏,钱你收下,买些书籍或者学习用品的。”他再次把钱递到她面前。

安小惠先接过名片看了看装进口袋,又从帅小泽手里抽走一百元。从身上的小包里去取出支笔,在钱上面写了一行字。又把钱递给他说:“帅小泽,这个就是我的工钱,麻烦你替我保存。如果你偶尔会想起我的话,可以打上面的手机号码找我。不过,我猜你不会打,但没关系,我会打给你!因为我一定会想你!”

“可是,安小姐,我不能——”帅小泽有些不知所措。

“帅小泽,我们很快会再见的,拜拜!”安小惠打断他的话,快速向学校大门走去。

帅小泽呆呆地站了好几分钟才无奈地回到车上,三个人开车回酒店。

回到酒店以后,陶锦鹏和杨总不在。帅小泽带丁副总和司机小聪到他房间坐,他进卫生间冲了个澡换套干净衣服,三个人喝茶聊天。小聪总是时不时诡秘地看帅小泽,却没有说什么特别的话。帅小泽也没有在意,只是喝茶,跟二人聊些本地景点、特色小吃之类的话。

陶锦鹏回来后没有直接到酒店,而是去了斜对面不远的一间韩国料理,打电话叫三人过去。下楼以后,帅小泽想起要把今天花剩下的钱还给陶锦鹏。就独自回房间从西服口袋取出钱,把那张安小惠写了名字和电话号码的那张钱折叠起来装进钱包,下楼去对面。

到了二楼一个包间,陶锦鹏、杨总、丁副总、小聪正在说话,杨总招呼帅小泽在旁边坐下。刚才正说话的丁副总见帅小泽进来就沉默了,自己倒茶喝起来,小聪仍然用不自在的眼神斜看帅小泽。

“小聪,把你刚才的话再跟帅助理说一遍吧。”杨总微笑说,目光在小聪和帅小泽脸上脸上游走。

小聪脸色显得有点慌张,看看丁副总喃喃地说:“是,杨总,总裁。我听到那个叫安小惠的大学生,在设计院跟总工程师说她叫安田从惠子,是安田应次郎的女儿,还说帅助理是她的未婚夫,其他的我不太听得懂!”

听这话帅小泽立马站了起来,心里当时就翻了个儿:哎呦,难怪这小子一路上都鬼鬼祟祟,原来是有事瞒着。可是,这安小惠干吗要说是日本人呢?难道是为了蒙骗院长和总工?可为啥还要说我是她未婚夫?哎呀,这相当于当着外人承认她喜欢我,我也喜欢她。这要传到佳佳和小敏耳朵,还真不好解释!

杨总看帅小泽站起来表情木纳,也没有解释,就以为他不好意思。轻轻一笑说:“小帅,没想到你小子藏的还够深啊?呵呵,有个那么厉害的未来老丈人还不跟我们讲,早知道我们就不用虚惊一场了,啊?”

“啊,杨总,这是误会,我今天也是第一次见这个安小惠。他在设计院说啥我一点儿不知道,还有那安田什么我也没听过,”帅小泽说着看向丁副总,“哎,丁哥,你可以给我作证呀?咱们仨是一块儿找的那个学校,一起跟安小惠说怎么见总工的!”

“帅助理,我可不知道你跟保安说啥,而且在车上我知道她是学经济的还反对过,可你坚持要用她!”丁副总来个一推二六五。

“你们不信那就算了,总之我没有半句谎话。”帅小泽说着,伸手从裤子口袋取出那些钱,弯腰放在陶锦鹏面前桌子上,“陶总,花了一百给学校门口的保安,还有一百被安小惠写了电话号码,在我钱包放着,这是剩下的钱。”

“这钱你装上,归你了。既然是把事情交给你办,钱怎么花就用不着解释。事情办得很好,回公司后我会再给你另行奖励,坐下吃饭。”陶锦鹏脸上仍旧是平静如水,似乎刚才几个人的对话他根本没听见。

帅小泽犹豫了一下,把钱收起来,在杨总身边坐下。陶锦鹏说的话他向来不敢反对。杨总摆手让小聪也坐下,大家继续说话。时间不大,饭菜上来了,是地道的韩国菜。大家还喝了些清酒,边谈边吃着。说了工地即将开工的一些开心话题,还安排了第二天去建筑展览会的行程。

吃过饭回酒店的时候,王易佳打来了电话。帅小泽跟陶锦鹏几人打了招呼,边讲电话边回自己房间去了。电话仍然打了很长时间,大部分都是彼此诉说衷肠。她忽然问他想不想见她,他说想的不得了,恨不得立刻就跟她一起去海滨漫步,她笑得合不拢嘴。

深夜,他真的一个人来到海边,听着潮水冲洗海岸,吹着海风。不禁又想起高育红,想起在椰岛时的浪漫,想起和她走过的路程,想起三十八中门口她的决绝,想起袁欣敏说那件毛衣,想起高育笙临别说过的那段话。他逐渐明白了她对他的爱,是那么的浓厚,又疑惑她究竟为了什么样的苦衷,非要跟自己分开。

星海会展中心位于大连市星海广场北侧,这几天展示的是来自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不同风格设计理念。再有就是各大建筑公司用来宣传自身实力的广告,还有不少卖建筑材料和与建筑有关的软件。鹏程公司的展位在展厅2号门进门显眼位置,负责人是发展部副总许晓,其他人则是沈阳公司派来的,因为沈阳到大连直线距离三百公里多点。
    陶锦鹏一行五人,在本公司展位坐了一会儿,开始在大厅浏览。杨总边走边向陶锦鹏介绍,哪些公司在国际上享有盛名,著名建筑有哪些,设计特点是什么。陶锦鹏只是微笑点头,帅小泽却听的十分认真。见到感兴趣的设计模型他还围着仔细看,常常跟不上。司机小葱年纪不大,所以就成了催促他跟上领导的通讯员,偶尔还和他说笑。
    十一点十分,帅小泽电话响了。他一看是王易佳向旁边走了几步接通电话:“佳,怎么?没到中午就想我啦?呵呵。”
    “嗯,是啊,你能半个小时到汽车站接我吗?”王易佳柔声说。
    “汽车站?哪个汽车站?我在大连,不是在沈阳。佳,你不是饿晕了吧?快叫个外卖送到宿舍,别心疼钱,花完了告诉我,我打给你!”帅小泽亲昵的说。
    “咯咯咯,傻样,”她轻轻一笑,“我就快到大连了,司机说再有二十几分钟进汽车站!”
    “啊?你昨晚咋不告诉我?”他大吃一惊。
    “你不说想跟人家海滨漫步吗?所以人家才给你个惊喜,怎么?又不喜欢了?”她看着汽车进入城市,窗外的的建筑向身后跑去。
    “喜欢喜欢,当然喜欢,我现在就往汽车站走。呵呵,一会儿见!”帅小泽高兴的说。
    “嗯,一会儿见!挂了!”她甜甜地合起电话。
    帅小泽挂了电话,来到陶总跟前腼腆地说:“陶总,打断你们一下。我想请个假,女朋友忽然从沈阳过来,刚打电话说快到汽车站了。”
    “哦,那就去吧。陪女朋友好好转转,小葱现在就跟你开车了。”陶锦鹏说着又从包里取出一捆百元钞票,“什么好吃、好玩儿的、好看的衣服,别吝惜钱,能花才能挣。玩儿够了你们开车把人送回去,觉得时间不够飞机可以改签,呵呵。”
    帅小泽连忙摆手,高兴地说:“谢谢陶总,我身上钱还多着。”

“拿着,听陶哥的话,不花完不许回来。呵呵,臭小子,去吧,别让人家女孩子等。”陶总说着把钱放在帅小泽手里,拍拍他右肩膀,往旁边走几步继续听卖家讲解。
    帅小泽把钱装口袋,向门口走去。小聪紧跟在他后面,不停地问他女朋友是哪儿的人,漂不漂亮,有没有漂亮的好姐妹等等。
    十几分钟后,他们的车子在汽车站门口停住。帅小泽打电话给王易佳,她说车还没进站。他说不着急,在大门口一辆白色商务车跟前等她。
    过了一会儿,王易佳从车站大门里面往外走。戴着黑框眼镜,马尾辫甩在脑后,穿着浅绿色羊毛衫,卡其色长裙,背着双肩包。帅小泽一眼就看她,连忙跑过去拉住她的手,亲昵的说:“佳,坐几个小时车?累不?”
    “四个多小时,不累,你今天没有陪老板吗?事情办完了吗?”她轻声细语的声音温柔甜美。
    “我心爱的佳来了,当然有事情也不办了,老板也不陪了。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老板,行吗?”说着几步跑到车跟前,拉开侧后门做了个请的动作,“老板,请上车!”
    “咯咯咯咯,我这老板可不会挣钱,只会花钱——”她笑的十分甜美,高兴地坐上车。

 “漂亮嫂子,你好!我是小聪,沈阳分公司的,帅先生的临时司机。”小聪忽然探出头,把王易佳吓了一跳。

“啊?你好,不要叫嫂子,听着怪怪的。”她连忙摆手。

“遵命,漂亮嫂子!”小聪笑着答应,还做了个滑稽的敬礼姿势。却又一本真经地说,“那你要把好姊妹给我介绍一个。”

“呵呵,小聪爱开玩笑,你别介意。”帅小泽在她旁边坐下,笑着关上车门。

“满东大都是我的好姊妹,你有本事自己挑去吧!咯咯咯咯……”她说完又是一阵银铃般的笑。

小聪吐了一下舌头,发动车子。车子缓缓走着,他又回头说:“嫂子你可真逗,东大的姑娘能看上我这根小葱?”

“谁说不能?小葱蘸酱是东北人的一道菜,大姑娘小媳妇儿都爱!咯咯。”她调侃说。

“大姑娘就可以,小媳妇儿我可不敢惹,”小聪也开起了玩笑,“害怕帅先生不高兴了抽我!呵呵呵……”

“佳,饿不饿?咱是先吃饭呢?还是先逛街?”帅小泽轻声说着,伸手替她把包卸下来放在后排车座。

“哥,我饿!”小聪又回头调侃似得笑着说。

“你饿?先忍着!”帅小泽故意说。

“既然小聪饿,咱就先吃饭吧?其实我倒不怎么饿。”王易佳斜靠在帅小泽身上幽幽地说。

“还是漂亮嫂子疼我!”小聪仍然卖弄着嘴皮子,“嫂子喜欢吃海鲜还是喜欢日本料理?小聪知道最地道的地儿。”

“啊?我不知道,还是吃点儿便宜的吧?我真的不怎么饿,就是有点儿口渴。”王易佳把脸靠在帅小泽肩头,看着他的脸说。

“那就在大连商场附近吃点儿啥,完了方便逛街。”帅小泽侧脸在她额头吻一下,猜得出她只是一心想节约钱。对着小聪说:“小聪,大连商场附近有什么好吃的?味道要好,价格还要实惠的,你给咱找吧!”

“帅先生,其实你可以吃过饭带嫂子去老虎滩玩儿,晚上再逛商场。”小聪边开车边说。

“老虎滩有什么好玩儿的?”王易佳好奇地问。

“哎呀,那好玩儿的可多了去,保证你玩儿个够本儿!”小聪高兴地说。

王易佳没说话,扭头看着帅小泽。他笑了笑说:“好吧,先找地儿好好搓一顿,攒足精神。”

“好嘞!”小聪答应着,脚底下加大油门。

小聪还是把车子开到二七广场旁边旁边一个吃海鲜的地方,叫“品海楼”的海鲜酒楼。三个人点了九个菜,基本都是海鲜,能叫上名的就有金牌脆皮虾、海螺饺子、生海胆、品海香肴肉、小巴蛸,还有个翡翠蚬肉汤。王易佳吃不了生海胆,嫌害怕,也不吃蚬肉汤,说看着怪。帅小泽倒是无所谓,什么都能吃,不但吃的津津有味,还听小聪的话喝了半瓶当地的雄蚕蛾养生酒。

 到老虎滩下午两点,小聪在前面带路,帅小泽和王易佳手牵手慢慢晃悠。一会儿陪她玩激流探险,一会儿给她买雪糕,逛了两个小时后来到游轮的地方。在游轮上看大连又是另一种感觉,帅小泽在甲板上站着,王易佳挽着他的胳膊头靠着他的肩。

两人看着茫茫的东海,有着不同的感受。王易佳是第一次看海,也是第一次坐游轮,脑海里除了好奇和新鲜,就是满满的浪漫。她期盼了很多年,没想到在一个月里面得到全面发展,他不仅承认她是他的女人,还给她买衣服,买手机。如今又可以一起看海,这恐怕是她的情敌们连想都不敢想的画面。帅小泽起初也挺兴奋,可逐渐想起高育红。那也是在海面上飞驰,也是一样的蓝天。可不同的是一个在南一个在东,一个离他而去还带走他的思念,身边这个温柔美丽女孩儿虽然情投意合,却并不是他最爱的阿莲。

人生或许就是这样,吃着碗里惦记着锅里,还总是不经意的跟以前比较。然而,海风继续撩动发梢,游轮继续踏浪而行。明天是距离梦想近些,还是继续偏离?谁也不敢笃定。


上一篇: 《第五十六章 再见心怦怦》     下一篇: 《第七章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07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五十七章 计划的行程,意外的收获》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