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是“第五纵队”吗?》--辽宁王忠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4-12   共 0 篇   访问量:1228
方方是“第五纵队”吗?
发布日期:2020-04-12 字数:31499字 阅读:1228次

方方是“第五纵队”吗?

必须将“方方们”“写上历史的耻辱柱”!

 

   作为前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是正厅级官员和作家,应该算个文化官员,自打“武汉防疫保卫战”打响,她写的低级、阴暗、粗糙、失实、双标,选择性的《方方日记》,突然走红西方。这本日记竟然成西方反华势力攻击中国的石头,这让人不由质疑:难不成方方是“第五纵队”?

一、《方方日记》在西方走红的大背景

阅读任何一篇有影响力的作品,一个绝对的前提,就是要将其置入大时代的背景。那么,《方方日记》的写作与发表,并在西方走红的大背景,无疑是新冠病毒疫情的爆发!要认识这个大背景,就应知晓这疫情产生的严重恶果,已远远超出善良百姓的想象。

1. 二战后人类面临最严重的全球危机。3月31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说,新冠肺炎大流行是二战以来人类面临的最严重全球危机,可能在世界各地引发冲突。这场危机是全球性的,因为这种疾病对世界上所有人都构成威胁,随之而来的还有经济衰退,而这在可能过去的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出现过。他对大流行可能引发世界各地的冲突表示担忧。

4月5日基辛格在华尔街日报上发文:《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基辛格说:“只要这次抗疫失败——疫情失控,国际新秩序不成功,就会‘万劫不复’”。

4月6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发声:新冠病毒是欧盟成立以来,面临的最大危机。

2.美股市破天荒10天出现4次熔断。股市是经济变化的晴雨表,股市的反映如何?近期集中爆发的美国疫情,引发美国股市出现了历史上史无前例的震荡,10天4次熔断。1997年10月27日,30多年前这天美股曾发生第一次熔断,道琼斯工业指数暴跌7.18?收于7161.15点,这也是美股历史上唯一的一次熔断。而在今年开始的3月9日、3月12日、3月16日和3月19日,美股史上却连续出现第二次至第五次熔断。即使美国启动数万亿美元投资,开动机器印钞搞量化宽松,可股市就不买账,这说明股市极敏感地表现了对疫情的后果的担忧和判断。

3. 人类千年积累的一半财富灰飞。有专家说,这是工业革命260年以来,发生最严重的危机。而《凤凰财经》4月5日报道:“一战约1500万人死亡,2000万人受伤,财产损失约2700亿美元。二战约5500-6000万人死亡,1.3亿人受伤,财产损失约4万亿美元。新冠病毒冲击下,全球195国总资产320万亿美元,1个月跌去了140万亿美元,几乎是千年来人类所积累财富的一半;在生命威胁上,若按目前每日新增感染速度增长,不排除“新冠病毒”数十天内可感染全球40亿人口,进而导致4000万-8000万人死亡的可能性。(”。

这场疫情全球灾难性后果,有些还不可知,有些还很难预料,有些还需要观察,但灾难的后果极其严重,则远远超出善良百姓的想象。

二、《方方日记》正给“甩锅”中国的强盗递刀

面对如此巨大灾难,人们对新冠病毒“来源”的愤怒,可想而知。而追查新冠病毒的“源头”,正成为重大国际政治,《方方日记》正给“甩锅”中国的强盗递刀。

1.追查新冠病毒“源头”成国际政治焦点。48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待疫情结束,将对新冠状病毒起源全面调查,以给世人一个交代。普京电视讲话发誓要追查元凶,默克尔提到追查病毒源头时表示:如果证明病毒是人工合成,将会以反人类战犯论处。法国多家民间团体联名要求政府对病毒源头展开独立调查。英国舆情追查病毒元凶不绝于耳。

美国牵头欲将病毒“起源”强加中国白宫专发密电要求上下统一口径,美国从总统、国务卿、官员到媒体,污名“中国病毒”调门越来越高。不仅美国有律师团状告中国要索赔数十亿美金,并将于5月1日开庭!还有5名议员联署议案,要中国用1万多亿美债赔偿。

英国前副首相写信给首相,要求通过国际法庭向中国追讨3510亿英镑的冠状病毒赔偿金;英国亨利·杰克逊学会将起诉中国赔偿6.5万亿美元。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宣称:中国应为澳大利亚防疫支付5088亿元人民币。甚至印度国际司法协会和全印律师协会都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诉状,要求中国赔偿20万亿美元,他们起诉的理由:中国秘密发展大规模杀伤性生物武器新冠病毒,才造成全球灾难。

这些要求中国赔偿因新冠疫情造成的损失,数倍大于“庚子赔款”! 中国也强势反击,外交新闻发言人前所未有的强硬质问,是否美国军运会运动员带来病毒?中国共产党同世界100多国家230多政党联合呼吁,“反对将公共卫生问题政治化,抵制借疫情对他国搞污名化”,更声势浩大、义正词严、前所未有。

2.《方方日记》如何成西方热捧。就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方方的照片和消息登上美国《洛杉矶时报》的头版头条,《方方日记》并被《洛杉矶时报》定义为“武汉的真理之声”。另有《美国之音》等400多家西方媒体的电台有声、报纸有名、视频有影。

也应获方方授权,英文版将由世界最大的出版社之一,哈珀柯林斯出版社出版,而一本外文书,从写作到翻译再校对、审核到上架中间,没有一年半载难以上架。可该出版社竟罕见地提前于今年8月18日出版。并将《方方日记》改名为《武汉日记》,以让《方方日记》更具有“史实性”。《武汉日记》的德文版,也由霍夫曼坎普出版社出版。

原以为这样出版《武汉日记》就够神速了,可令人万万没想到的,现在《方方日记》的英文版和德文版已同步上线啦!一本日记的出版,得到了破天荒的待遇,在短短几天就能完成翻译、校对等一系列程序,还能英文版和德文版同步上线,这怎么看都有点特别的用意。

方方的《武汉日记》,可否在国外成“洛阳纸贵”,还不得知,但方方已成美国炙手可热的人物,却非虚言。

3. 《方方日记》同追查新冠病毒“源头”。就在美国疫情近乎失控情况下,歇斯底里地抹黑中国,指责中国隐瞒疫情导致疫情全世界爆发,并四处搜罗证据,准备起诉中国时。低级、阴暗、粗糙、失实、双标,选择性的《方方日记》,却在美国主流媒体和西方出版社一路走红,似乎离诺贝尔文学奖都为期不远。

可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特别的需要,才有特别的爱。《方方日记》最可被利用之处,就在于方方的身份增加了砝码;《方方日记》所以走红西方,恰因符合西方世界污蔑“中国病毒”的特别需要;《方方日记》的“最大价值”,就是为美国起诉中国能提供大量第一手证据!

《方方日记》说政府 “20天的延误,20天的隐瞒,带来的灾难当然不止是死亡一件事”,“政府,请你们收起傲慢,谦卑地向你们的主人——以百万而计的武汉人民感恩”。“接下来,政府还要尽快向人民谢罪……是多少个人,多少双手,导致了这场灾难。” 《方方日记》一直把这场灾难定义“中国人祸”、“中国制造”、“中国源头”、“中国政府”。还咬牙切齿地发誓:“就是一个字一个字写,也要把他们写上历史的耻辱柱。”这还不令西方敌视中国的垄断资本集团大喜过望。

4.《武汉日记》的英文版和德国版简介《武汉日记》的英文版简介:《武汉日记》说明了社会不公、腐败、滥用职权、系统性政治问题阻碍了对传染病的反应(social injustice, corruption, abuse, and the systemic political problems which impeded the response to the epidemic)。

《武汉日记》德国版简介:《武汉日记》是一个独特的证据,证明了这场在短时间内蔓延到世界各地的灾难的起源。

看清楚没?英文版《武汉日记》简介强调的是中国“阻碍了对传染病的反应”,也就是没及时处置疫情造成世界扩散;德国版《武汉日记》简介强调的是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证据,证明了这场在短时间内蔓延到世界各地的灾难的起源”。这样的日记出版,不是将方方钉死在历史的耻辱桩上了吗?方方不害怕千夫所指吗?

三、《方方日记》的胡编乱造与妄下定义

就在《方方日记》咬定新冠病毒是中国“人祸”时,鈡南山则坚持“华南海鲜市场并非新冠病毒源头”。科学家没认定,并反复排除的东西,方方芳枯坐家中,咋就先知先觉地认定疫情是“中国人祸”?国家工程院院士鈡南山,这在中国无疑是大科学家,可他都深知确定疫情源头事关重大不可轻言,而方方如何就敢口出狂言妄下定论?就西方疫情开始失控,特朗普都语无伦次,应对无力时,方方咋就视而不见,咋就一言不发?咋就一点没脾气?咋就不写“纽约日记”?咋就不“把他们写上历史的耻辱柱”?

1.枯井观天必然胡编乱造。《方方日记》无疑是带有新闻性的写作,那么,至少要坚持四条原则:一是“七分采访三分写”;二是要有时间、地点、人物和关键证据;三是表述的重大事实和重要数据,要反复进行有权威出处的核对;四是要跳出浅薄的窠臼,写新闻后面的新闻,写故事背后的故事,写常人虽看却没看到的东西。

可在“武汉防疫保卫战”期间,方方连家门都没出,更遑论到防疫一线去采访,整天枯坐家中,如井底之蛙,就凭道听途说,写出60篇《方方日记》,怎能不是胡编乱造?

或许,开始应对疫情,有些许失当,可这也并非无其情可原。对一个新出现的病毒,总有个认知过程,一下就“封城”闭关,这毕竟事关重大,这毕竟牵扯全局的经济运行和民生安定。

即便前期有些应对不妥,方方有些许不满,这也算情理之中,可当总书记亲自指挥的“武汉疫情保卫战”打响,4万多医护召之即来,都是24小时内集结出发,这不是人类医疗史上的奇迹?10万多医护征战武汉疫情舍生忘死,有多少可歌可泣?上千万武汉人民居家隔离,那不是一种自觉的历史主动精神?神速建起的火神山、雷神山医院、方舱医院等,不令世人震惊?无数的基层干部日夜奋战在防疫第一线,冒多大疫情感染的风险?而那陆海空并进的举国驰援武汉,不令山河动容?中国迅速将疫情控制住,这不是伟大的胜利?中国摸索创造的防疫情经验,不是对世界的重大贡献?

对于这些气壮山河,方方为什么选择性地失明?为什么只字不提?而一个宏大的事件,若失去宏观判断,这新闻体日记能有正确的方向感?这日记能会真实?

有个伟人曾说过一句话:在生活中随便举出一打例子,来证明一个事物是对的,还是错的,这很容易,但事物毕竟有其本质的规定性,这不能被随心所欲地改变。方方只专注道听途说一些枝微末节,甚至是瞪眼说瞎话,借机宣泄绝对是骨子里对政府的不满,这种情绪化的写作,能有什么客观性?

2. 对比一张图片看方方人格低下。上世纪90年代苏丹大饥荒加战乱,摄影记者凯文·卡特看到瘦成皮包骨头的小女孩,背后一只秃鹫目不转睛盯着她。凯文·卡特站着等待秃鹫扇动翅膀抓走小女孩那一刻,拍下那震撼人心的场景。等了20分钟终于于心不忍,他拍下当时画面,赶走了秃鹫。这张照片名叫《饥饿的苏丹》,1994年获普利策新闻特写摄影奖。可批判他冷漠的声音随之而起,认为他最应直接将孩子抱走,他的大奖是踩在小女孩尸体拿的。很快,凯文·卡特自杀了,那场谴责无疑是他自杀的助推剂。

从这张图片的拍摄,联想《方方日记》,退一万步讲,即使武汉的疫情,就如当年非洲大饥荒,方方作为一个正厅级的官员和作家,是专等写老鹰抓走小孩的凄惨,还是直接去救孩子?也有一个武汉女作家,她写到一个小女孩追送葬的车,哭喊着要“妈妈”时,重墨写到有医护冲上去抱住孩子,说“我们就是你的妈妈”!在“武汉防疫保卫战”激烈进行时,方方安居家中,津津有味地品味着“沾血的馒头”,她可曾奋力去抱起哪一个失去亲人的孩子?

俗话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就改,善莫大焉!而《方方日记》不仅品格低下,文如其人的方方,面对批评还十分霸道,随意扣帽子,什么“极左”、文革余虐、新纳粹、义和团等,随口就来。相比毫无凯文·卡特的自责与反省,足见方方其人的品格,近乎无耻!台湾主持人、作家黄智贤评价方方:“這是血馒头。”“人品是一切。是起始,也是论定。”

四、方方干的就是“第五纵队”的勾当

《第五纵队》是美国作家海明威创作的剧本,剧本描述当马德里正遭弗朗哥叛军四路纵队进攻时,马德里城内暗藏的破坏分子不断搞破坏活动,对马德里造成一定的威胁,被称作是叛军的“第五纵队”。方方是不是“第五纵队”?

1.美国不遗余力培养中国“第五纵队”。自改开以来,不讲“和平演变”了,可“和平演变”就不存在了?美国培养中国的“第五纵队”,又哪一天停止过?美国培育第五纵队的执行机构,包括中央情报局及“福特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卡耐基基金会”等大牌基金会。中央情报局将经费拨到这些基金会帐上,再由这些基金会以自己的名义把钱“捐助”给中央情报局指定的对象。通过安排留学,赠与资金、发放绿卡,提供庇护,窝藏赃款等各种手段,在中国各界安插间谍,培植代理人,拿着他们的犯罪证据和窝藏赃款逼其就范,在长期培育潜伏中国内部的“第五纵队”中,且重点培育中国的无良文人当吹鼓手,这不是地球人都知道的秘密?

已有文章质问:《国内为美帝恶行洗地的4700个帐号都是些什么人?》,中国内部第五纵队的力量,现在已经强大到足以让美国“凭借”的程度。美国商务部长称:“叫停中国制造2025必须成功,而且,我们有内部力量帮助。” 尤其,“我们要用中国内部的力量扳倒中国”,这是美国政要讲出的最有底气的一句话!


2.方方是不是“第五纵队”?从伤痕文学的恶意揭露和歪曲,到历史虚无主义泛滥,到《方方日记》的出现,这个脉络清晰!自改开以来,极端重要的意识形态领域,怎么一直都是公知精英垄断话语权?方方否定埋葬封建经济制度的伟大土地革命的《软埋》等作品,怎么就能连连获中国文学的大奖?方方这样骨子里仇恨共产党的人,怎么就能当上正厅级的省作协主席?

一个方方并不可怕,让人惊恐的是方方代表的利益集团。有粗略统计:报道《方方日记》内容的海外媒体,含美国之音等在内,共计有417家,方方的背后有境外媒体、境外资本媒体在支持,有西方资本集团在鼎力相助。中国国内的大牌公知精英,也纷纷不失时机地跳出来击鼓,甚至联名支持。更有甚者,易中天竟公开叫嚣站在方方这一边,就是站在这一边。可这群高贵者,都是人吗?中国的主流媒体在《方方日记》遭到多方批判时,竟然专访方方为其洗地,中国作协也一直是默默的情怀,让人匪夷所思?

至于方方有没有资金来源上和组织上加入了“第五纵队”,姑且不论,但当《方方日记》成了西方围堵中国的独门暗器时,《方方日记》干的不就是“第五纵队”的勾当?!

好在历史是人民所写,好在人民在奋力进行阻击!对于《方方日记》,绝不能任其混淆视听,必须彻底揭露,必须将“方方们”“写上历史的耻辱柱”!

(文中配图,选自网络。)



上一篇: 《感驰援男护求婚成功》     下一篇: 《我们是谁?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228次 | 联系作者
对《方方是“第五纵队”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