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洋文集》--王海洋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3-24   共 112 篇   访问量:209
人生有多长
发布日期:2020-03-24 字数:2310字 阅读:209次

  长这么大,我至少亲耳听到过三位耄耋老人说:“我咋不会死呢?”听那语气,如此直率坦诚,对“死”字没有一丁点儿忌讳,显然真有活够了的意思;看其神态,绝对是一派温和、自然、轻松和从容淡定的样子。这让我感到震惊。


  印象深刻的,一位是我的妻子的爷爷,高高的个头,红光满面,精神好得很,89岁寿终。逝世前几年曾有几次笑着对我说:“俺村里和我一样大年纪的差不多都死了好些年了,我咋还不会死呢?”我说:“可别这样说,爷爷你身体好,算是有福了,再多活几年吧,最好活到一百岁。”听我如是说,他似有所思,半晌笑而不言。还有一位是新近刚认识的,今年春节因新型冠状肺炎病毒肆虐不敢外出,常到楼顶上透透气,看到一位白发老奶奶每天都坐在楼顶晒太阳,她是随儿子住在城市的,85岁,矮矮的,满脸皱纹,拄着拐杖,右腿走起来不方便。有一天与之闲谈,她说:“我腿有毛病,不好走,整天就是吃吃饭闲坐着,哪儿也去不了,啥也干不了,活着没意思,不知咋的,就是不会死啊!”我说:“您老有福了,现在生活好了,好好活着多好啊!”闻听此言,她面无表情,沉默不语。


  想想这些老人,如果把生命也划分四季,他们无疑都走进了人生的深冬。可风烛残年之际,他们似乎并不留恋这个世界,可能人真要活到这么大的岁数,就真的不再怕死,就能面不改色、平平静静、潇潇洒洒地谈论生死,漫话死亡。说实在我真羡慕这些老人,无论有多少生存的苦恼,无论人生的暮年有多艰难,我还是要说上天太眷顾和恩宠他们了。想象一个人的生命能够走过将近一个世纪的漫漫路程,经历了多少日落日出,阅历了多少人间世事,惯看了几多秋月春风,能不令人艳羡吗?


  可相反,我又想到多少可怜的人们,他们因患上绝症而短命夭殂,英年早逝,撇下泪花花的孤儿寡妻,其情其景真让人感到凄楚、心痛。


  记忆最深刻的是我的老师周海军老师,2003年冬天他病逝,学校让我给他写悼词,问及年龄,我大吃一惊,仅仅37岁呀!夜深人静,台灯下我再也写不下去了,脑子里全是他活着时每每见面那温和谦卑的微笑,还有做学生时课堂上他不温不火、儒雅潇洒的授课风格,有条不紊、思路清晰的数学演绎推理,循循善诱的和蔼教态。还有,在学生面前他永远不会发脾气,永远有耐心,就像那种诗意的描述,作为老师他永远能以清醒理智之心静待栀子花开。周老师病逝前夕精神的支柱已经垮塌,病危关头不愿任何人再去看望,弥留之际拒绝同事和领导的探访,你能猜测那一颗年轻的敏感的心该有多绝望,该有多悲痛,该有多脆弱!绝症面前,他能不留恋这个世界吗?我清楚地知道发病之初他是寄希望于医院和医生的,当倾尽家资负债累累也难挽生命时他彻底陷入了人生的沉默,直至病逝他也只是眼含热泪,再也没有开口说话。我的亲爱的老师就这样在生命的青葱季节猝然凋零,唯留下妻子的恸哭和一双年幼的儿女的悲啼,还有所有老师和同事的扼腕叹息。


  还有,我曾经的同事召明说,他同族哥哥当年是嵩县一高高三年级的物理骨干老师,我在那里复读时曾见过并认识。召明说他知识娴熟,教法灵活,人品纯正。讲台上常常是激情淋漓,兴头足时,大冬天也往往脱下棉袄,旁边一扔,摩拳擦掌,拼尽全力为学生在黑板上演算物理难题,深得一届届学子崇拜仰慕。他四十岁罹患绝症,手术后坚持打乒乓球锻炼身体,日不间断,他可能想着要用持之不懈的体育锻炼与疾病抗衡,从而留住年轻的生命吧。但无情的病魔还是紧紧扼住了他生命的咽喉,垂危之际,召明前去探望,他紧紧攥住召明的手说:“兄弟,哥不想死啊!”就这一句,两人已是四目泪流;就这一句,你能想象他对这个世界该有多留恋,他大概还深深眷念着他的讲台,他的学生,他的事业啊。没多久,他就永远离开了这个让他深深爱着的世界。


  还有我身边曾经熟识的,我都亲历了他们年轻的萎谢:赵军芳老师42岁早逝,费献超老师44岁病逝,我的同龄人卫兴强老师44岁暴病而亡,我的二姨41岁如花凋萎,我的同族哥哥和嫂子分别47岁、42岁病亡。他们得的都是绝症或突发性疾病,纵然华佗再世,恐也难妙手回春。这种不幸的事无论发生在谁身上,说到底都是一场生命的悲剧。


  这些人都是我的老师、同事和近亲,我与他们之间都有人世间最珍贵的感情的因素存在,他们的英年而别都让我情感的世界分外沉重。我对他们都太了解太熟悉了,以至于当他们分明死了很久,我常常以为他们还活着。如果没有病或不遭意外,他们现在都还应该好好地活着;他们都正值人生的壮年,如日中天,如月圆满,如花盛开,若按生命的季节划分,他们都夭亡于生命的盛夏,能不让人惋惜和心痛吗?我常常叹息,上天对这些善良敦厚的人们太刻薄了。若按迷信的说法,司命之神为什么对他们过于残酷和无情,非得让他们半途夭殂,非得让他们的朋友、同事、亲人遭受生离死别的悲痛?


  人生有多长?人生也没有多长,区区几十年而已,这就是生命的珍贵之处。在这短暂的生命中,往往还总是有不幸者年纪轻轻就横遭风雨,猝然离去,从而把生命的里程缩得更短,更短,这就是人生的悲情之处。现实生活中活到八九十岁或将近一百岁者,总还是少的,谁不渴盼活得更长久一些?于是当听到耄耋老人“我咋不会死呢”这句话,震惊之余,我总觉得其奢侈程度在这个世界上无与伦比,其奢侈的意味也值得深深思索和玩味。难道你不觉得这句话是人世间最大的奢侈吗?


上一篇: 《斜挎吉他的少年》     下一篇: 《三舅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09次 | 联系作者
对《人生有多长》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