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树临风》--李清竹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3-14   共 104 篇   访问量:261
串亲戚
发布日期:2020-03-14 字数:1096字 阅读:261次

一场小雪,给新年带来了静寂。

窗外雪花飞舞,品尝着暖暖的红茶,让我想起了小时候过年串亲戚的事儿。

大年初二,第一个串的亲戚就是去瞧外婆。在我们这里串的亲戚也叫瞧亲戚。我早早起床换上新衣服,穿上母亲做的新棉衣。匆匆吃过饺子,母亲就开始挑麻糖装篮子,盖上红纸。直到母亲收拾完毕,我就跟着母亲挎着麻糖装篮出门瞧外婆去。外婆家在老城南街村。顺着老大街,过两个干沟河,拐到书院街,就到了二道街。


一路上人来人往,相互的打着招呼,穿着新衣服的小孩子不时的放着鞭炮,路边的树木,早已“脱去”了身上的一切。只有那小小的麻雀,还在灵活地在树枝上跳跃着,留下一串清脆的音律。进了街,母亲和婶子大娘们打招呼,问好。辈分高的大声问道:“莲回来了?(母亲的小名叫莲),这是你家娃子,都这么大了?”辈分低的该叫啥就叫啥,有叫姐的,有叫姨的,有叫婶的。母亲一一应着。

我们说着,笑着,不知不觉到了外婆家门口。只见外婆穿着崭新的黑蓝大襟布衫,打着绑腿,拄着拐杖,花白的头发挽了个不大的髻,套进发网里,踮着小脚站在门口东张西望。猛然瞥见我们,外婆慌忙拄着拐杖,小脚碎步走过来牵起我的手。

进屋,落座。外婆慌忙从里屋端出一个小筐,抓一把红枣塞给我,又从大襟布衫里掏出一个扎个结的手帕,小心翼翼地解开手帕,抽出一毛钱递给我。母亲催促着我磕头拜年,外婆拉起刚要下跪的我。

外婆系上围裙,转身去厨房点火。母亲慌忙搬个凳子坐在风箱前,“呼呼”地推拉着风箱。我不安生地站在凳子上,看外婆切肉,切萝卜菜做饭。

“哧啦”“咣当咣当”,厨房一阵交响曲。不一会儿,热腾腾四碗荤菜就做好了,有红烧肉,饨豆腐,萝卜白菜,还有粉条,因为在一口锅里做的,四样菜一个味。一大盘子白白胖胖的热蒸馍,摆到桌上。香味溢满了整个屋子,全家人围坐下来,津津有味地吃着,说着话,笑语喧哗。

多年过去,儿时去外婆家那浓浓的年味,至今还让我难忘。


上一篇: 《灾年忆往事》     下一篇: 《顺娃脱贫记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61次 | 联系作者
对《串亲戚》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