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又见高老师》--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2-15   共 0 篇   访问量:203
第三十七章 又见高老师
发布日期:2020-02-15 字数:14155字 阅读:203次


夕阳下的柏油马路上,四个影子由远及近。帅小泽、马子祥、刘烨刚、刘素霞四个人四辆自行车,说笑着驶向北河社区。

马子祥一边玩儿大撒把,一边对帅小泽说:“贱头儿,你今天真跟刘老师说暗恋高育红了?她不会像大喇叭一样吧?”

“应该不会,她看起来虽然扣点儿,还不像是个大舌头。”帅小泽扭头看着马子祥认真地说,“再说,他说真心当我是朋友!”

“女人的话你也信?高育红的话你这么快就忘了?”刘烨刚把车子凑近了一点说。

“小刚,别乱说人家是非!她人其实挺不错!”刘素霞本来在三人后面,听到刘烨刚的话,也跟他们骑一排,望着帅小泽,“小泽,你真喜欢她?她可大的多!”

“她大不大现在已经跟咱贱头儿没任何关系了,以后都不要再提她!”马子祥怕说多了帅小泽又会不开心。

“不提也好!我觉得还是趁竞赛多赚点儿钱,你们说对不对?今年为了这件事儿已经推掉好多场球赛,竞赛再错过去,今年就算没进步。”刘烨刚明白马子祥的意思,直接转移话题。

“哦,其实试卷的事儿也定的差不离儿了,让那些女生继续抄就行。”帅小泽淡淡地说着,“我打算明天开始住校,把几门儿课再攻一下,尤其是物理,人家既然给这个机会,咱不能辜负人家。小组的事儿你们几个商量着办吧。其实可以把大部分任务交给李青和大林他们俩,让他俩再跑趟高级中学和二中,找他们老同学试试,在外面倒试卷比在自己地盘安全。”

“那样也好,用知识填满脑子有助于忘记不开心的事儿。”马子祥接着他的话说,以为帅小泽还在努力忘记高育红。

“行,倒试卷的事儿你不用管了,我明天找他们几个商量。”刘烨刚也赞成。扭头对刘素霞说:“素霞——姐,明天开始上晚自习了,你给咱好好抄试卷儿,哦?”每次叫她名字时都觉得会被她瞪,干脆主动加个姐字在后面。

“嗯,这就对了!呵呵呵……”刘素霞得意地笑出声来。

“贱头儿,唱歌吧?”马子祥也逐渐喜欢上那种纵情歌唱的感觉,不用管唱的好坏,也不需要掌声,要的就是那种肆无忌惮的感觉。

帅小泽先咳嗽了一下,说:“好,咱们一起。

天地我笑一笑,古今我照一照

喔人间路迢迢

天要我趁早把烦恼甩掉……”

唱到第二句,刘烨刚和马子祥就跟着一起唱了。三人又开始摇头晃脑,眉开眼笑地唱了起来,很少唱歌的刘素霞也跟着一起哼唱。

夜幕悄然拉开,最后一抹霞光在天边淡化,继而被黑夜吞没。四个人四辆车向北行驶着,马子祥一边唱着又开始玩大撒把了,爽朗的歌声随着黑暗同时蔓延开。

连续好几个晚上,帅小泽晚自习以后仍然在教室里做题。熄灯铃响过再用蜡烛照明,将近十一点才回宿舍睡觉。前两晚马子祥和刘烨刚还陪着他,后来因为他们都有了更重要的事,就各忙各的了。冬季天冷夜黑,李嘉吃饭时提到晚上回家有点害怕,意思想让帅小泽送她们。可他想都没想就把微型手电筒给了她,气得她翻白眼。这事情被有心人刘烨刚看在眼里,每天放晚自习送她们到小区门口,虽然李青也在旁边。马子祥比刘烨刚要直接的多了,章凤巧告诉他每晚九点半广播里有个点歌台节目,他吃晚饭就从衡信床头拿了王易佳的收录机。拉章凤巧到篮球场边静静听广播,还晓有兴致地给广播台寄信。

“这位同学!熄灯时间早过了,快回宿舍睡觉!”

帅小泽正在做物理题,忽然听到旁边有人说话。赶忙扭头望,不知什么时候旁边已经站了个四十岁左右女老师,而且是个生面孔。她脸上的轮廓清晰白净,剪发头,带着方框眼镜,身材高挑衣着素淡,在他桌子旁边不足五十厘米地方挺拔地站着。虽然他不知道这个老师姓字名谁,可心里明白这些值班老师都比较严厉。所以赶忙回话:“哦,老师好,我马上走,差几道题就完了。”

“行了,明天再写!”这位老师阴沉着脸说,“平时不好好学,期中考试被批评了才知道熬夜,这种学习方法本身就是错误!你叫什么名字?再不回宿舍睡觉,就把你通报给教导处!”

帅小泽被她这几句话说的心里特不舒服,还没办法反驳,因为他违反作息制度在前。最关键连人是谁还不知道,索性把书和试卷一起塞进桌兜,吹了蜡烛走出教室,一阵风似得跑向五号宿舍楼。

吃午饭时,帅小泽跟大家说起昨晚那个严厉的女老师。高大林说那是他们是本门同姓近枝,全名高映月,按辈分还要管她叫声堂姐。她婆家也在他们本村,以前常见。她本是二中的优秀教师,因为过于严厉被学生家长投诉,刚调到这里代替贾淑红,做一班的班主任,兼一、二、三班的语文,也就是帅小泽他们的语文老师。她还有个漂亮女儿也刚刚转到二班,名叫孙晓雨。平时爱穿绿军装,系红围脖。据说才上课没几天,已经把二班班长陈乐凯祸殃的飘飘然了。

李青让帅小泽晚上跟他一起回家,想学多晚都没人催。帅小泽求之不得,说竞赛结束以前暂住他家。刘烨刚也想去,李青乐呵呵说只要不嫌床挤,他乐意之至。

下午第二节课是语文,新来的高老师高映月是绷着脸进三班教室的,和同学们相互问候都是十分严肃。

“同学们,我是你们的语文老师,我姓高。今天是咱们第一次上课,希望从今天开始咱们能够很好地合作。咱们今天开始讲第十六课,请大家翻开课本。”高老师仍然冷冰冰的说,然后转身在黑板上写了“16.孔乙己”几个字,语气和“小龙女”尤玉娇倒是有几分相似。写完用右手指着第二排的“坏水儿三李”李炳学说:“你,读一下前三自然段。”

“哦。”李炳学感觉头皮发麻,还是立即站起来,双手捧着课本,生硬地读起来,“ 鲁镇的酒店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柜里面预备着热水,可以随时温酒。做工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工,每每花四文铜钱,买一碗酒,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

“停!坐下!”高老师皱着眉头看李炳学,冷峻的脸色现出几丝不耐烦,随后又指第一排的贾以香,“你,接着读!”

贾以香站起来接着读,她也没预习过,张口就显得有些生疏,没读完一段就被高老师喊停:“行了!你坐下!语文课代表是谁?你们都没有预习下一课的习惯吗?”

袁欣敏连忙站起来举着右手,弱弱地说:“报告高老师,贾老师还没让预习呢。说等参加完五项全能再讲新课!”

“五项全能?半个月后的竞赛?”高老师诧异地扫视一下全班不解地说,“每门课一个学校十几个班才抽十个学生,平均一个班还不到一个。你们贾老师就让整个班等那一半个学生?这不误人子弟嘛?这个班有几个人参加竞赛?各科都算,先站起来!”

袁欣敏扭头看看帅小泽,他站了起来,接着是旁边的王易佳,马子祥、李青、衡信、李嘉、季心怡、章凤巧都站了起来。

高老师看着这些人怔了一下,不高兴地说:“一个业余竞赛就把你们祸害成这样了,正常的文化课都敢耽误!算是什么教育体制?我不反对你们利用课余时间准备竞赛,但正常的课程决不能受影响。这节课你们先预习,明天早课正式讲课文!”说完拿起课本径直走出了教室。

“哇塞!这是个什么老师呀?太屌了!”李炳学第一个发牢骚。

“同样是姓高的老师,做人的差别也忒大了!简直一个天使一个魔鬼!”

“就是就是,整个一冰疙瘩嘛!比小龙女还冷!”

“……”有人敢带头议论,就有人跟着起哄,声音越来越大了。

“人家小龙女漂亮呀!那叫冷艳照人,这算啥?鼻子窟窿儿插大葱——装象!”说话的人越来越多,逐渐开始说难听话。

大家七嘴八舌嚷嚷,说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赞扬高映月的。

“大家别吵吵,预习课文儿吧!安静!大家都安静好不好?”作为语文课代表,袁欣敏不得不维持秩序,可她的小声音被淹没了。无奈之下来到帅小泽和王易佳跟前说:“小泽,快管管呗,这帮人快把房抬起来了!”

“呵呵,这是咱的好老师引起的。”帅小泽先是笑呵呵地说,随后对着大家喊,“安静!大家都安静!”效果不大,只有周围几个听到了,中规中矩地坐好看书,大部分还在吵,班级乱的简直像蛤蟆坑。

于是他走到讲台上,在高映月写的“16.孔乙己”前面写了“预习”两个大字,拿起黑板擦在课桌上拍了几下,班上立刻静了下来。他这才说:“高老师让咱预习,就该好好预习,说那些不打粮食的话干吗?下节课叫着你们哪个读课文还是解释段意,有把握吗?想给咱三班丢人?都预习!”

帅小泽说完,班里肃静起来。他刚要回座位,门口有人进来,上了讲台。正是语文老师高映月,吓得他赶忙回到位子坐下。

高映月环视一下班里,同学们都开始翻课本预习。她拿起黑板擦转身把黑板上的字都擦了,把黑板擦撂在课桌上。看着下面同学说:“好好预习,尽自己的本分!分析一下孔乙己是什么样的人?是不是自以为是不知上进的穷酸?戳里莽!”说完再次转身离开教室,而她后面半句话,似乎就是对帅小泽说的。

这下,班里的四贱和王易佳等人都不高兴了。马子祥悄悄来到帅小泽和王易佳跟前,悄声说:“贱头儿,这B货有病吧!你替她维持课堂秩序,倒还被她捋顿胡子?”

“先回去,放学再说!”帅小泽此时也有些生气,也想骂人,但此时顾及小组面子颇为重要。

马子祥回座位了,大家都继续预习,而且都很认真。所有人都看到这位老师不仅严肃的要命,而且不按常规出牌,所以没人敢在她面前露出小辫子。

晚自习放学铃声刚响过,刘烨刚已经在三(三)班门口等着。与其说等帅小泽、李青,不如说等袁欣敏更恰当。因为自从他到门口以后,眼睛就没离开过她的脸。直到七个人走出教学楼,外面的光线暗下来了,才和李青、帅小泽二人说话。

“语文老师太过分了,咋能不分青红皂白就说你戳里莽呢?还跟孔乙己摆一起!”季心怡想起下午的事心里还阵阵不忿。

“咋了贱头儿?我们新班主任整你了?”刘烨刚挤到帅小泽身边说。

“说起来也不算个事儿,可那丫也有点儿故意!她一上课就叫两个同学读《孔乙己》,读得不好又埋怨贾老师,嫌我们没预习。又数叨教育制度不好,最后干脆走了,让大家预习。同学们都在乱糟糟地议论,我就上讲台让大家安静地预习。大家安静了她却来了,竟然含沙射影地说我跟孔乙己一样穷酸,戳里莽!你说是不是老子犯贱?还是那丫她妈有病?”帅小泽想起高映月就满肚子的火。

“贱头儿,你这话我就不赞成了。”李青忽然把脑袋一拨楞说。此言一出惹得几个人瞪着他,然后他又换个狡黠的口气:“嘿嘿,本来就是嘛!有病的不是她妈,是那个臭婆娘有病该吃药了!”

“哈哈哈哈……”大伙笑了起来。

“哈哈,说的好,说的太好了!”李嘉笑着凑过来对李青说。

帅小泽坏心眼儿也冒出来了:“那好吧,咱就把给臭婆娘喂药的艰巨任务交个李青负责!谁赞成?”说着自己先举起手。

“说的好!”“赞成!”“同意,极贱好像还没做过扬名露脸的事儿呢!”“对对对,李青可以借此一举成名!”“……”大家纷纷发言。

“这个功劳应该是咱小贱贱的,我不能抢。他亲自伺候新班主任理所当然的!不管是喂点敌敌畏呀、灭鼠灵啦、蟑螂药啦,都可以!”李青又把话题引导到刘烨刚身上。

“呵呵呵,我可没你这么好的创意,还是你自己动手吧。”刘烨刚笑着说。

几个人又开始拿刘烨刚玩儿,连平时不爱玩笑的王易佳和袁欣敏都加入调侃队伍,七个人嬉笑着沿路向东走去。

高映月做事真的很认真,早上第一节早读课就给三(三)班讲完第十六课《孔乙己》,赶上一班和二班的课程进度。她的课讲得非常透彻,对任何一个疑点难点都详细地讲解,连作者鲁迅的写作背景都分析的通透详尽。当然,她对学生要求也严。当堂讲得课,同学们必须当堂理解透彻,有任何疑问都必须当场解决,连课后题、课外作业都逐一分析完了,刚刚好响下课铃。

课间休息时,四贱和王易佳、季心怡六个人倚在小操场的墙上,看着同学们戏耍。有的跳皮筋,有的追逐嬉闹,他们悄悄议论着刚才上的那堂课,还有语文老师其人和行事作风。

陈乐凯慢慢走到几人跟前,乐呵呵地对他们说:“组长,各位领导,我想给咱小组引荐个人。她学习可好了,也热爱体育活动。关键是她性格开朗乐于助人,以后也可以跟大家一样为低年级补课。”

“咦,老陈,你说的是不是雷锋同志?”马子祥歪头笑着逗陈乐凯。

李青也调侃似得说:“这么优秀啊?是不是还身材伟岸,相貌不凡?这种高人别给小组引荐了,赶紧上报国家博物馆吧,让他们赶紧做成活体标本,让全国人民参观学习!呵呵呵呵……”

帅小泽和王易佳对视一笑,跟着李青一起笑。几个人都在笑,他们早就猜到陈乐凯心思,他想引荐的肯定是他们班插班生孙晓雨。这家伙喜欢人家新来的女同学也太明目张胆了,要是这消息传到严厉的语文老师耳朵里,不知道会不会跳起来。

“各位,好哥哥们,别开玩笑了,我是认真的。”陈乐凯仍旧笑呵呵地看大家。还用手指着小操场对面墙边窗户下站的绿衣服女孩儿,“喏,你们看看,这么好的姑娘,缺少组织关心,一个人傻呆呆地站着多可怜!”

“哎,老陈,她要是长得跟东施似得你还引荐不?”一向不开玩笑的衡信居然说出这么句话,大家都没看出来是玩笑还是认真的。

“飞贱哥这话说的好,别嫌小弟肤浅,难看的人来咱兴趣小组不是污染环境?这美人儿就不同了,既让咱们弟兄看着养眼,也能提高人气!”陈乐凯倒是坦白,出的话也有一定道理。

“操!老陈你意思是咱小组的女生不漂亮喽?”马子祥眼睛紧踅摸着对面的女孩儿。虽然有几分姿色,但要跟小龙女比可差一大截,听陈乐凯的话有点不爽,不由得再次逗他。

此言一出,王易佳和季心怡的眼睛可就瞪圆了。先斜一眼挑衅的马子祥,又把目光落在陈乐凯脸上。衡信和李青的眼神也带着几分不悦,盯着陈乐凯的脸不说话。帅小泽也是始终笑呵呵地看着,他的脸从黄变红再变白再变红。

“神贱哥,你可别拿我开玩笑了。就她那小模样,咋敢跟咱小组的姐姐们比呢?嘿嘿,刚才一时口误,嘿嘿嘿。”陈乐凯可被吓一跳,他赶忙满脸赔笑的说,完了还傻笑冲着王易佳和季心怡点头作揖。

“老陈,别装了,全年级都差不多知道你喜欢那妮子了!”帅小泽笑呵呵地说。忽然又想到语文老师,收起笑容认真对陈乐凯说:“哎,别说哥们儿不给你面子,要是你能让她哄语文老师当着大伙面笑笑。加入小组的事儿,我打包票。”

“组长,这话不是开玩笑吧?只要语文老师笑了,不管什么原因都行?”陈乐凯乐了,这个比较容易,不用孙晓雨出面,他自己都能搞定。

“君子一言!”马子祥接着陈乐凯的话把说,替帅小泽答应了。

“驷马难追!好嘞,各位请好吧!”陈乐凯笑嘻嘻地走了。

这时上课铃响了,六个人向教室走。王易佳扭头问帅小泽:“真打算收孙晓雨进小组?那以后咱的事情,很轻易就传进高老师耳朵了。”

“当然不是真的了,贱头儿又不傻!再说咱贱头儿也不是君子呀!”马子祥又替帅小泽回话。

“哎,神贱,你能不能说点儿好听的?谁说人贱就不是君子了?”帅小泽瞪马子祥一眼,随后压低声音,“说话当然得算话!我只是想试试那臭婆娘是不是面部僵硬!”

几个人低声笑了笑,快步走进教室准备上课。

吃午饭时间,十六个人围在一起兴高采烈地吃着聊着,喝着汽水。

陈乐凯慌里慌张跑了过来,没到餐桌跟前就喊:“组长,快躲躲!有人来找你麻烦了!”

“老陈,你慌啥嘞?粮仓失火啦?”刘烨刚在最边坐着,见陈乐凯的狼狈像,猜着准没好事。

“让组长赶紧躲一下,孙晓雨来找事儿了!”陈乐凯紧张的说。

“开玩笑!帅某人有躲人的先例吗?”帅小泽不屑一顾的挑了挑眉,接着扫视众人。

“老陈一边玩儿去,让她尽管放马过来,堂堂七贱会怕个黄毛丫头?”高大铭也是不嫌麻烦大的主。

“陈乐凯!你怎么在这儿?”人随声到,一个穿着绿军装宝蓝色筒子裤的女生站到陈乐凯身旁。脖子上的红围脖盖住了半边八一领章,一条油黑的马尾辫垂在脑后,正瞪着大眼睛等他给个说法。

“啊?晓雨,哦——哦——我知道你要找帅小泽,就提前过来看住他,不让他跑!”陈乐凯先是一惊,又随机应变,悄悄向帅小泽眨眼睛。

“操!老陈你变得倒挺快!”马子祥拿筷子指指陈乐凯,这小子简直让人啼笑皆非。

“你是帅小泽?你凭啥说我不能把语文老师逗笑了?你凭啥要做对老师不尊重的事儿?你凭啥指使我做事儿?”孙晓雨瞪完陈乐凯直接把目光转移到马子祥脸上。眼睛瞪得溜圆,虽是一副兴师问罪的气势,眼睛里却满是纯真。

“嘿嘿嘿嘿!”马子祥先是抱着臂膀玩世不恭地看着她笑。然后用筷子指着她,学着她的语气说,“你是孙晓雨?你凭啥对着我这么说话?你凭啥说我让你逗语文老师笑?你凭啥说有能力把语文老师逗笑了?你凭啥说我指使你做事儿?你凭啥说我不尊重老师?”

“你,你,你不是好人!”孙晓雨被马子祥气得结巴起来!

“你,你,你凭啥说我不是好人?”马子祥歪着脑袋,继续学她的语气,引起众人哈哈大笑。

孙晓雨气得顺手抄起刘烨刚的米饭碗,嘴嘟嘟着,急的就要砸马子祥。碗在手里举举又停住,既不敢砸又不愿意放弃,僵在那里了。

刘烨刚慢悠悠站起来,玩笑似得说:“姑娘,要饿了就坐下来吃饭吧!酒足饭饱再接茬跟这人算账!”

“哼,吃就吃!谁怕谁?”孙晓雨竟直接坐在刘烨刚位置上,若无其事地吃了起来。又是夹菜又是扒饭,把刘烨刚的米饭、筷子、汽水都占用了。

这以来完全出乎大伙的意料,包括陈乐凯在内的十七双眼睛都疑惑地相互看。没人相信这么戏剧性的变化发生在这样的女孩儿身上,也没见过这么没心没肺的女生。

刘烨刚碗筷都没了,无奈地摇摇头,小声叫陈乐凯去点饭口买了两份饭和汽水,两个人分别挤到李青和高大林旁边。大伙继续坐下吃饭,帅小泽还故意拿语文老师当话题,说她多么认真谨慎,严师出高徒之类的话。大伙笑呵呵跟着附和,装作不知道孙晓雨是高映月的女儿,热热闹闹吃着聊着。

吃完饭大伙往宿舍走。刚走到楼梯口,孙晓雨又把马子祥给堵住了,一脸严肃地看着他说:“帅小泽,你还没回答我,为啥要逗高老师笑呢?”

马子祥先冲帅小泽歪歪嘴,王易佳笑着迅速拉帅小泽下楼。他仍然笑呵呵的抱着肩膀,歪着头看孙晓雨说:“嘿嘿嘿嘿,孙晓雨,你还没回答我,为啥说我让你逗高老师笑呢?”

“你,你能不能不要学人家说话啊?”孙晓雨眼睛怒视的瞬间又平静了些许。眼神里散发出淡淡地不忍,语气也略微缓和,“放心,我不为难你,只要你告诉我为什么要逗高老师笑!”

“好吧,不学就不学!”马子祥说完停了一会儿。估计帅小泽已经快走到半路了,换个语气说:“坦白说我也不愿意学你说话,而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逗高老师笑!呵呵呵……”

马子祥笑着顺楼梯往下走,其他人也笑呵呵地跟着。

“你骗人,为啥你会不知道?是你让陈乐凯告诉——”孙晓雨这才感觉到事情不对,茫然地望着马子祥的背影,喃喃地喊。

“姑娘,我告诉你为什么他不知道吧?”刘烨刚停住转身打断她的话。猛然觉得这丫头挺单纯的,居然不忍心看马子祥继续耍她,站在楼梯第三个台阶看着她,“其实他是马子祥,帅小泽这时候只怕快回到宿舍了。”

“啊?咋会这样啊?你为什么不早说啊?”孙晓雨三两步走到刘烨刚跟前,黝黑的双眸注视着他,语气里已经没有半丝的埋怨,“你要早说,我也不用现眼了!”她开始觉得眼前这个瘦子是个好人,只少比刚才那帮看她被耍也不言语的人好。甚至比陈乐凯还要好出许多,因为他老半天都没提醒她半个字。

“这不能怪马子祥,要不是你气势汹汹来找帅小泽麻烦,他也用不着强出头。也是你先把他当成帅小泽当头质问的,他才顺着你的话逗你玩儿,其实都没有什么恶意。你事先也该打听一下,人人都知道我们七贱不是好欺负的。”刘烨刚一边解释一边顺楼梯往下走。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帅小泽在哪个宿舍?要么你带我去找他好不好?”孙晓雨还想着找帅小泽理论,她哪里想过刘烨刚根本不可能帮着她找他麻烦。

“其实你没必要找帅小泽,他也不会给你说什么理由。大家随口说着玩儿呢,你不要太认真。你是不了解,我们这些人虽然爱闹着玩儿,但都没坏心眼儿。就拿帅小泽来说吧……”刘烨刚边走边和她介绍兴趣小组的核心十几个人。两个人并肩聊着,孙晓雨有时认真地点头,有时还报以甜甜的微笑。

身后五六米外还跟着一个陈乐凯,看前面仰慕的人和别的男生聊得如此投机,而他既插不上话也不舍得离开,并且还不敢靠太近。只好这么不紧不慢地保持几米远的距离,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五项全能竞赛开始了,帅小泽、王易佳、李嘉、章凤巧被分到第一中学的考场。马子祥、季心怡、李青、慕容媛媛、尤玉娇去了鹿港二中。高大铭、刘烨刚分到城关的第四中学,衡信、陈乐凯分到高级中学。还有几个同学分到九中和十六中。

唯独袁欣敏被分到偏僻的三十八中,她心情糟糕透了。帅小泽竟然和王易佳分到一起,还有闺蜜李嘉。而自己孤身上路不说,连个陪同老师都没有。还好她老爸够体贴,天不亮就起床帮她收拾好应用文具,骑着他的幸福摩托车送她。到考场时间还早,她让老爸回去又吃了个早点,才进三十八中大门。

碰巧在学校门口遇见高育红,寒暄几句以后,告诉袁欣敏上午考完试到办公室找她,两人一起吃午饭。

吃饭的时候,袁欣敏才仔细地打量高育红。小半年没见她似乎变胖了不少,一身粉白色相间休闲运动装几乎撑得满满的,白色平底软鞋。脸还是那么清秀,白皙透着粉红,虽然不怎么笑,却仍然那么漂亮。

“高老师,真想不到会在这儿遇见你,你最近还好吧?”袁欣敏吃饱了。微笑着看高育红,发自肺腑的希望见到她也感激她的招待。

“凑合吧!我结婚了,男人也是这个学校的,叫石忠。他是我同学,你以前应该也见过!”高育红柔声说着,还在继续吃饭,饭量也比以前大多了。

“哦,我记得石老师。真羡慕你,能和喜欢自己的人结婚,还一起做理想的工作。”袁欣敏确实很羡慕她,不是所有人都能跟喜欢的在人一起生活,还有共同理想共同工作。就拿袁欣敏自己来说,明明仰慕政府工作,却还要顺着帅小泽的理想把考中专当第一志愿,最惨的还是两个人未来非常渺茫。

“没什么好羡慕的,两个人窝在偏远学校里好啥?没理想,没前途,一辈子碌碌无为有什么好?还是你们年轻人有前途!”高育红停下手里的筷子,幽幽地看着袁欣敏,眼睛里闪烁着些许不易看懂的哀怨。

袁欣敏心里一沉,没想到以前语气悠扬饱满的高老师,居然带出这么消极的语气。忍不住想安慰她:“高老师,其实做教师挺好的,帅小泽我们都很羡慕做教师,还不止一次说过以后考中专。”

“哦?是不是?”高育红略微迟疑了一下,语气仍然平淡如水,“你们真的这么想吗?做教师一个月才几百块工资,养家都难!”

“是啊,如果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吃糠咽菜也是幸福的。”袁欣敏眨巴着眼睛说。她确实憧憬过跟他做一对平淡夫妻,一起教书、种田。像荷塘边遇见的老奶奶那样春播秋收,闲暇时和老伴儿拣垃圾赏荷花,生活既有意义又充实,如果他能活到老的话。

“哦,你们都还年轻,有的是大把大把机会。”高育红淡淡的说。忽然站起身子,看着袁欣敏,“袁欣敏,跟我到宿舍去休息一下吧?刚好我前段时间给大铭打了件儿毛衣,一不小心给打小了,你顺便试试能穿不?”

“啊?”袁欣敏乍一听给高大铭织的毛衣,心里就觉得怪怪的。寻思着男孩儿穿的毛衣不是黑就是蓝,自己一年轻小姑娘怎么穿的出去?可一想人家高老师毕竟是一番好意,连忙说:“那好吧,谢谢高老师!”

“别客气!走吧!”高育红说着转身向外走。袁欣敏紧赶几步跟她并肩走出食堂,顺着林荫小道向宿舍区走去。

高育红住的双职工宿舍不算大,但很简洁。门口靠窗户是一张摆满各种书籍的桌子,桌角有两个相框面朝下扣着,上面摞几本书。一把陈旧的罗圈儿椅挨桌子放着,旁边就是双人床。白色蚊帐卷起来挂在两边,粗布的彩色条纹床单,一条大红被子叠放得整整齐齐,一个枕头蒙着蓝白条纹枕巾在靠窗的床头放着。枕头正上面墙壁贴着一副铅笔素描画,画中是花海中间的高坡上一对年轻男女背靠背偎依着。女的娇俏可人像极了高育红,男的虽是侧脸也算得上俊朗清秀,袁欣敏甚至觉得这画面和这人都眼熟。

袁欣敏没来得及扫视其他地方,高育红就拿起旁边高低柜上整齐叠放的白毛衣,让她穿上试试看。她略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当着高育红的面脱掉外套。毛衣穿在她身上实在不合适,虽然花色很漂亮,质地也很舒服,可偏偏肩也宽袖也长,就赶忙脱下来。

她弱弱地看着高育红说:“高老师,好看是好看,可我穿不成,感觉大的多!”

“哦,是啊。”高育红淡淡的说,似乎早知道这样的结果,“那就替我送给别人吧,刘烨刚或者谁穿咋样?”

“高老师,刘烨刚比我还瘦!帅小泽还差不多!”袁欣敏认真地说。刘烨刚那身材穿更撑不起来,随口提到帅小泽。

高育红似乎才想起有帅小泽这么个人,眼睛也亮了一些,看着袁欣敏慢慢漫不经心的说,“哦,是吗?既然这样,那就送他算了。”说着从旁边拿起一个纸盒子,将毛衣整齐叠好装进袋子,递给袁欣敏,“别跟任何人说是我打的,就说是你自己或者你妈打的吧,这种四平针混合元宝针谁都会。”

“啊?那好吧。”袁欣敏答应了。心想高老师大概怕高大铭知道,原本打给他的毛衣穿别人身上,肯定不高兴。

“你躺我床上休息一会儿吧,下午还要考试。”高育红说着在椅子坐下,拿起桌上一本《远处的星光》认真看了起来。

袁欣敏点头答应,和衣躺在床上小憩了一会儿。集合铃声响了才向高育红告辞,拿着装毛衣的袋子走向考场。


上一篇: 《这个情人节我不想说爱你》     下一篇: 《念奴娇 春雷
责任编辑: | 已阅读203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三十七章 又见高老师》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