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撞不倒的青春》--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2-11   共 0 篇   访问量:126
第三十六章 撞不倒的青春
发布日期:2020-02-11 字数:15865字 阅读:126次


十月一号国庆节,举国同庆。学校也放假一天,许多同学结伴到城区看升国旗了。帅小泽、马子祥、刘烨刚三人却在学校打篮球,原因是帅小泽心情很糟糕。正应了那句:“女朋友结婚了,新郎不是我!”如今只有借助打球来宣泄心中的不快。

中午三个人在学校东边常聚会的餐厅吃饭,喝了整件“北极”啤酒。晕晕乎乎地回到篮球场,仰天趟在球篮板后面的硬土地上,上半身并排在篮板的阴影里。

     “哎,我说二位贱客!我觉得咱今天喝的刚刚好,感觉晕晕乎乎迷迷瞪瞪的,很舒服。上次在麻辣烫喝的有点儿高,趴桌子睡着了,嘿嘿!”马子祥迷离地看着天空说。

    “那是因为上次四川人没要酒钱!今天你咋不喝七八瓶啦?呵呵呵。”刘烨刚幽幽地说。

    “今天不行,今天主要是陪贱头儿,要不然得喝十瓶!不就六块钱吗?”马子祥拿帅小泽做借口。

    “吹吧你!”刘烨刚说着脸上洋溢淡淡的笑,在他们看来喝酒和打屁本就连着。

“不对,我觉得喝酒得凭心情!平时吧,喝五瓶也不上头,今天才三瓶都是晕的,刚回来都站不稳了!”帅小泽觉得脑子清醒,身体醉了。

“贱头儿这话我信!心情一不好功力至少减三成,尿倒是增加两成!呵呵呵,我尿去呀!”马子祥说着站起来,往旁边走几步就解皮带。

    “嗨!神贱,尿远点儿!”帅小泽坐起来举起篮球,在空中晃了晃,马子祥笑着跑向墙边。

     “不知道今天她家人多不?”帅小泽忽然就伤感起来。其实也不突然,这些日子他就没有真正的平静过。

     “下一句是不是说她今天穿的红嫁妆漂亮不?我告诉你,不漂亮!半丁点儿都不漂亮!”刘烨刚狠狠地说,似乎很懂帅小泽的想法。

     “可我还是想不通!她竟然嫌我穷,她怎么可以嫌我穷呢?”帅小泽确实无法理解,总觉得那不是她的秉性,就翻来覆去地问刘烨刚,“我们好的时候我家不穷吗?要嫌早该嫌了?何必要等到现在?”他甚至隐隐觉得她有苦衷,似乎错的还是他自己。

    “错!大错特错!一旦女人变了心,肯定要找个借口,好使自己心里平衡点儿,鸡蛋里都能挑出骨头来。”刘烨刚认真地分析,“就像咱不想吃食堂饭的时候,不是嫌米硬就是嫌太黏,不还是有几千人在吃?”

    “理儿是这个理儿!我咋就觉得哪地方不对劲儿?”帅小泽始终认为高育红不是那种人。

    “贱头儿!不要为她耿耿于怀!这种嫌贫爱富的人不会有真正幸福!就倔驴那熊样,怎么可能守得住那么漂亮的媳妇儿?说不定还会跟旁人跑!”马子祥回来了,仍然躺在地上,接着帅小泽的话说。

    “不,她该拥有自己的幸福。虽然已经跟我没关系,我还是该祝福她。老天哥,你听到了吗?帅小泽衷心祝福高育红过的幸福!”帅小泽大声对着天空喊,声音在空荡的篮球场空带着回音。

    “别相信你的天哥!就是他的疏忽大意,才造成今天的局面!这就是天意弄人!”刘烨刚从新定义了天意弄人的概念。

    “老天哥!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是不是你在捉弄我?”帅小泽再次大喊,略嘶哑的声音有些沧桑感,得到的只有嗡嗡回音。

    “哎,我说,那一次小树林见的黑老鸹,算不算报信儿的!”刘烨刚忽然想到乌鸦。

    “操,那黑老鸹咋不把小石忠给整死?就是那头白毛犟驴抢了你的对象!”马子祥狠狠地说,把罪过推到石忠身上。

    “该被整死的人是我。”帅小泽又开始难过,大声叫着:“黑老鸹,你在哪儿呢?过来吃肉啦!这儿有新鲜的贱肉一百来斤儿!”

    “黑老鸹,过来吧!这儿有二百斤新鲜肉!小块儿的不怎么贱!”刘烨刚也陪他玩,借以扰乱他难过的思想。

    “不对!一共三百多斤——哎,大贱?你咋也过来了?”马子祥正喊的起劲儿,看到高大铭忽然出现在他眼前,噌就坐起来了。

    “你们三个贱货,鬼叫啥?寻死的节奏?”高大铭淡淡的说,脸上表情木然,说不出是嘲弄还是伤怀。

    “大铭?”帅小泽忽悠坐了起来,看着高大铭说:“你姑今天不结婚吗?这么快吃完酒席了?”

    “你不是找到她了?没问她为啥偏看上那个倔——石忠?”高大铭不仅没有回答,还反问帅小泽。紧接着一屁股坐到帅小泽跟前,脸上浮现些许伤感,语气里大多是对石忠的不屑,同时也带出对高育红的埋怨。

    “你家里反对这门儿婚事?”刘烨刚也没想到这一点。

    “何止是反对?我爷前几天都犯高血压了!就是因为我姑说走就走,说结婚就结婚,跟家里谁都没言语一声!我爷放话不让任何人参加她的结婚典礼,奶奶为这哭了一整晚上。早上听到我爸给二叔打电话,好像让他偷偷去。”高大铭脸色阴沉的说,“我就搞不懂,她为啥要找个那么难看的男人!”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一朵鲜花儿插在牛粪上!”马子祥又躺下幽幽地说,“现在她算是众叛亲离了!”

    “我想,她现在一定很难受。大喜的日子只有一个娘家人,还是偷偷跑去的,她才是最难过的人。”帅小泽逐渐觉得高育红更可怜,她那么聪明怎么会没有预料到这一点?要知道会有这结果又何必选择石忠呢?

   “是她自找的!怪不得别人!她要是等着跟你将来结婚,咱学校就有几百个乐意参加典礼的!”刘烨刚想起高育红撵帅小泽走时的表情,气就不打一处来。

    “贱头儿,其实我早就猜到你暗恋小姑了。今天她结婚了,你想哭不?我现在想哭,咱俩一块儿哭吧?”高大铭脸色越来越难看。

    “哭啥哭?值不?还不如去饭馆继续喝酒痛快点儿。喝醉了倒头睡一觉,屁事儿都没了!”马子祥打消高大铭的提议。

    “几个大男人家,为个女人又是哭又是酗酒,有意思吗?”一个浑厚的声音从几个人身后传来。

    四个人同时扭回头看,一个身材普通,长相普通,衣着普通的男生离他们一米远站着。唯一不普通的就是那一副鹰钩鼻,还有羊毛卷儿似得发型。几个人都认识他,因为他也是兴趣小组成员,三(七)班的回回海小宁。

    “海小宁,你咋知道我们喝酒是为女人?”刘烨刚斜着眼睛说。

    “太简单了!让男人痛苦成这熊样的原因无非就三个:女人,金钱,女人加金钱!组长和高大铭这年龄,还不是为钱烦恼的时候。”海小宁慢条斯理地说,眼睛盯着帅小泽和高大铭,“嘿嘿,你要敢说喜欢的是个男人,我立马就喝酒去!组长,哦?”

    “操,整的一套一套的!专家啊?”马子祥调侃似的看着海小宁。

    “专家就是专门儿坐家坐井观天挑刺儿的,我宁可在家搬砖。各位,为情烦恼不如狂歌一曲。我最近听了首新歌,播给你们听听?”海小宁煞有介事的说着,没等几个人说话就按了手里的单放机播放键,按了倒退又摁播放。一首欢快的歌声传了出来:

“天地我笑一笑,古今我照一照

   喔人间路迢迢

   天要我趁早把烦恼甩掉

   痴情的最无聊,几回哭几回笑

   喔哼首快乐调

   我不是神仙也懂得逍遥

   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笑得春风跟着用力摇

   摇呀摇摇呀

   我给你的爱有多好

   我将热情燃烧你可知道……”

    四个人从没听过这首歌,既欢快又带着豪情逸致。放到一半时海小宁也跟着唱,还扭动着身子,感觉他的心情也是潇洒奔放,思想里海阔天空,散发着年轻人该有的青春气息。

    一曲放完,帅小泽也觉得情绪躁动起来。海小宁再次重新播放,仍然唱着摇晃着。马子祥开始跟着哼哼,接着是刘烨刚。放第三遍的时候,五个人全站在篮板下摇晃。几乎听不到原唱的声音,海小宁的声音也被压下去了。因为这四个人记不住歌词,在跟着曲调喊:“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转眼又到了竞赛的季节,兴趣小组又忙了起来。除了自己学习还要找往年试题、抄卷子,组织会员们代卖,个个忙的不亦乐乎。数学帅小泽落选了,分数低于九十分,全年级排到三十名外,理所当然地被剔除竞赛名单。尽管如此,这次奥数竞赛和五项全能竞赛数学选手仍然被兴趣小组包圆,刘烨刚、王易佳、袁欣敏几人名列前茅。

    这天刘慧的心情可算糟糕透了!三天前收到高育红的信,除了叙姐妹情,还特别交代让她照顾帅小泽。可今天刚上班就看到桌子上三个班的物理期中试卷,还有年级前十名的名单。帅小泽居然才考了29分!从去年的全市第二名成绩一落到底,成为全年级倒数第一!这样的成绩要传到高育红耳朵里,她会不会单纯怪帅小泽退步呢?急得她眼圈儿都红了。

    刘慧决定找帅小泽谈谈,首先要了解他考29分的真正原因。然后哪怕补课也好,多练习也行,甚至手把手教,也要把他成绩提上去。

    刘慧先问了一下曾伟,他也说帅小泽退步非常厉害,数学成绩从年级第一直接跌到三十名以后。她往回走着,打算再问问他们语文代课老师贾淑红。经过三(三)班教室门口时,刚好听到三班主任智蕊宣布五项全能化学竞赛名单,帅小泽以年级第一的成绩被头一个点名!刘慧愣住了:咦,化学咋没退步呢?难道他是故意的?还在为去年拿名次没得到我的奖励怄气?她犹豫再三,又回到教办室考虑去了。

    第四节课时,刘慧找到智蕊,和她聊了帅小泽的情况,她也觉得非常意外。

    “刘老师,帅小泽同学平时学习态度还是比较积极的,以往也没有过成绩下滑的事情。虽然前段时间有点儿心不在焉,但绝不至于一落千丈!”智蕊稍微迟疑了一下说。她发现帅小泽刚开学一段时间状态不好,常常上课开小差,但学习还算比较认真。她仍然认为他考二十多分纯粹只是意外,今天她刚发了他的化学试卷,九十九分千真万确。

    “唉!我也觉得他不是真的退步。”刘慧叹了口气,幽幽地说,“他似乎在故意针对我,物理试卷连一半都没写完!你说他为啥不把卷子写完?前面答的几乎都是正确的,就算他后面不会,选择题总能冒蒙几个吧?”

     智蕊听了这句话一怔,茫然的说:“不会吧?他各方面表现都还不错,人也乖,会不会纯粹意外?还是你们中间有什么误会?”

    “我猜是故意的!你记得不?他去年在市里拿了三个第一名,还有一个第二名。我当时没有想到给他们什么当奖励,就暂时搁下了。”刘慧说着脸有点红,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今年我请他们那帮孩子吃过一顿麻辣烫,按说他不该记恨才是。”

    “应该不至于,那孩子不是特别古怪呀?要么一会儿放学我问问他,真有什么疙瘩解开就行了。”智蕊始终有所保留。

    “我看,还是我直接跟他谈谈吧!”刘慧也开始觉得有可能不单纯是针对,搞针对也该做做样子,起码要让老师发现点儿端倪。接着对智蕊说:“我来找你是想跟你商量一下,这次帅小泽的物理成绩先不要公开,你今天抽个时间找教导处冯主任,给他说还让帅小泽参加这次市里的竞赛。我下午也去找他说一下,人多力量大,必须给帅小泽个机会。我相信他只要肯用心,还是能考好!”

    “这样啊?”智蕊这次真是有些糊涂了,既然刘慧判定帅小泽有心针对她,干吗还要刻意隐瞒他的成绩?又何必多此一举联合她为他求情?但返回头一想,既然人家是为了她班上学生好,也没理由拒绝,连忙答应:“既然你决定了,我马上就去找冯主任!”

    刘慧迟疑了一下说:“那好,我也跟你一去起!你们班下午第一堂课是物理,我打算尽早把竞赛名单公布了,让他们早点儿做准备。”他见智蕊爽快答应,也来了精神。如果能让帅小泽尽快克服问题,再次取得好成绩,总算不辜负高育红的嘱托。

    “行,赶紧走,去迟他该吃饭了。”智蕊说着向外走,刘慧也跟她一起,两人向教导处办公室走去。

    吃午饭了,帅小泽他们到了食堂。十几个人先后打了饭菜,在老地方摆着碗筷准备开饭,还在议论这次竞赛的事。

    “小龙女”尤玉娇急匆匆地上了楼梯,直接来到帅小泽跟前低声说:“小泽,你的物理试卷怎么没写完?竟然才得了二十九分!”

    “啊?”帅小泽吓了一跳,赶忙拉她到旁边惊讶地问,“小娇,你怎么知道?”

    话音未落,马子祥就到了跟前,急切地说:“贱头儿,怎么了?”他早在暗中注意。大家都到食堂了,偏偏缺少尤玉娇,可当着章凤巧的面又不敢问。眼看她刚上楼梯就跟帅小泽低头嘀咕,还被他拉到旁边背着大家,怎么能耐住性子不跟来呢?

    李嘉、王易佳、高大铭、李青随即也围了上来,虽然没说话,脸上已经都写满了好奇。

“去去去!又不关你的事儿,瞎凑什么热闹?你们几个也——”尤玉娇说着就要轰五个人离开,却被帅小泽给拦住了:“小娇,算了吧,大家都是自己人,不必掖着藏着。”他心里明白,这件事根本捂不住。即使尤玉娇一个字不透露,只要刘慧在班上一念分数,或者当众把他给批评一顿,还不照样传开。横竖一个样,干脆大度一点得了。

    “那,那好吧!”尤玉娇看帅小泽不介意,就没刻意压低声音,淡淡地说,“我临放学抱着我们班作业本交给班主任的时候,她刚好没在。我看到她办公桌上放了一沓期中考试卷,最上面就是你的,29下面画了两条杠,比别人的字都写的大!而且卷儿背后一个字都没有写!”

    “小泽,你是不是故意的?”王易佳当时就想到去年竞赛完,帅小泽曾当众表示对刘慧的不满,猜想他有意不参加她的课目。

    其他几人先看看王易佳,又把目光投向帅小泽,都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二十九分的成绩,怎么可能是他的正常水平,在这个学校估计又是最低记录。

    “没有没有!纯粹是个意外,我帅小泽咋能那么小气呢?”帅小泽连忙接着说,“其实考物理和数学那天头晚上,心情有点儿不太美丽。到小卖部买了几瓶‘金星’喝,赶睡觉都到两三点以后了,还没睡好。考数学的时候就一直在打迷瞪,写物理就撑不住了。写一会儿就趴桌子上睡了,要不是交卷儿时心怡推醒我,差点儿连名字都忘写。心怡,来!”帅小泽说着喊季心怡,让她过来证明。

    “头儿,咋了?”季心怡早就在桌子跟前注意着他们,看到帅小泽叫,小跑着过来。

    “心怡,你跟他们说说,考物理的时候我是不是趴桌子睡着了?”帅小泽大声说,他发觉李嘉和高大铭表情是怀疑的。

    “睡觉这么小个事儿,你们还值得在这神神秘秘?”季心怡看着众人,没回答却反问。

    李青看其他人都不说话,就接过话茬幽幽地说:“神秘的不是睡觉,是咱贱头儿物理考了二十九分儿!”

    “啊?头儿,这次咋搞的?”季心怡乐了,低声说,“你是不是跟刘老师做——”

    “啰嗦!小泽叫你干吗来着?”王易佳不耐烦了,大声打断她的话,还狠狠瞪了她一眼。

    季心怡吐吐舌头,当然明白闺蜜王易佳是为了维护他的面子,连忙正儿八经地说:“头儿那天是睡着了,老师开始收卷子了他还趴在那。我推了他以后才坐好写名字,接着就收卷。”

    “那你可要小心了,刘老师那么小气,保不准正想办法给你小鞋穿呢!”李嘉说完,回餐桌跟前跟袁欣敏嘀咕去了。

    大家都回餐桌跟前了,王易佳又安慰帅小泽几句才接着吃饭。几个人都为他夹菜,他心里却开始系疙瘩。

    预备铃响过,袁欣敏她们九个女生从六号宿舍楼院子出来往教学楼方向走。这时候广场上各个班级的同学有上千名,都向着初中部教学楼和高中部教学楼两个方向走着。她们看到前面三十米左右的七贱,七个家伙正一字排开忌无肆惮地大声唱歌,还带扭动身子。他们唱的是《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唱到“腰”字时故意把腰扭得很斜,唱到“用力摇”时一起扭动几下屁股。大多时候又是左手掐腰,右胳膊前后摆。惹得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同学跟着捧腹大笑,袁欣敏她们则和大部分女生一样,掩口咯咯笑。

    进了教学楼,七贱并没有就此收手,而是变横队为纵队。仍然唱着扭着,如入无人之境。拐过通道弯,刘烨刚转身进教室,其他六贱继续扭着朝前走。唱到“笑得春风跟着用力摇,摇呀摇摇呀”的时候,忽然右边教办室门开了。刘慧从办公室走出来,差点跟用力摇的衡信撞到一起,她一惊之后立即掩口笑出声。

    衡信吱溜就跑进教室里了,李青和高大林也先后迅速地溜掉。帅小泽和马子祥见高大林跑的时候回头望,就知道有事情发生。马上收住身形定睛回头看,刚好看到刘慧扶着墙笑,还看着他们,也就贴墙站着没敢跑。高大铭却还在摇,喊高大林:“最贱,看把你吓得,还有几分钟才——”忽然看到马子祥和帅小泽正襟靠墙站立,才转身看到刘慧,“上课”两个字也硬生生咽回去了,脸变成紫茄子。低头弱弱的说:“刘,刘老师,我,我上课去了!嘿嘿!”笑声未落,箭一般射向通道另一头,把马子祥和帅小泽扔到墙边。

    刘慧没说话,仍旧用手掩着嘴笑,另一只手拿着一沓卷子。微低着头从二人旁边走过,还偷眼看两个人脸红脖子粗地站着那里,随即走近三(三)班教室。

    “咯咯咯,小泽,神贱,咯咯,你们俩,咯咯,在这儿干吗?咯咯咯!”袁欣敏笑的脸红扑扑的,她们刚拐过弯,恰好没看到刘慧进教室。想起他们刚才的滑稽样子和现在的腼腆更忍不住想笑,几个女生都在笑两人,现在的样子跟几分钟前边唱边扭的贱像可谓对比鲜明。

    二人尴尬地说不出话来,转身往教室走。章凤巧走到门口还推了一把马子祥,笑着说:“我说大神贱,你跟贱头儿怎么不继续犯贱了?不是还没上——”用力过猛,差点把马子祥推到刘慧讲台上。马子祥扭头瞪她的时候,她也看到了刘慧,后边的话也收住了,迅速低头回位子。其他人也强忍着笑回位子继续低头笑。

    王易佳拉着帅小泽回位子坐下,替他准备上课的钢笔和书本。帅小泽把头埋的更低,几乎跟桌面平。他担心的是接下来宣布分数,那二十九分还不知道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厄运。王易佳心领神会他为什么心里紧张,私底下抓住他的手用力握两下,朝他一笑算是给他鼓励。

    开始上课了,同学们和刘慧问候过以后安静下来。默默看讲桌上的厚厚一沓试卷,都想知道自己的试卷情况,名字会不会被老师提到,是褒扬还是批评。

    “同学们,这节课咱们分析一下其中试卷,在讲题之前我先宣布一下咱们班参加物理竞赛的名单。”刘慧用余光扫了一眼帅小泽,他仍然低头爬在桌子上。不知道他是因为刚才的事情尴尬还是怕点名,又环视了四周,平静地说:“咱们班参加物理竞赛的同学还是蛮多的,他们是帅小泽、马子祥、王易佳、章凤巧、袁欣敏、李嘉等六位同学。希望你们积极复习,争取考个好成绩!”

    帅小泽听到有他名字,简直傻了,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袁欣敏她们也听到了,都看向帅小泽,吃惊的不得了。开始怀疑中午的事情是他和尤玉娇、季心怡联合起来戏弄大家。

    这次刘慧没有逐个念分数,而是叫马子祥把试卷发给大家。试卷发完了,唯独没有帅小泽的试卷,他自然不敢问。刘慧并没有多说话,认真地开始讲题。

    王易佳心里始终觉得事情不对劲,忍不住悄悄趴帅小泽耳边说:“小泽,到底咋回事儿呀?我都被你们搞糊涂了!”

    “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儿!中午说的是真的,小龙女说的也应该不会错!心怡你总该信吧?”帅小泽趁没人主意附在王易佳耳边说,他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二十九分参加市里竞赛?说出去不成了笑话?”王易佳看他表情没有撒谎的意思,可仍觉得事情不可思议。

    “下课再说吧,这不我的试卷还没发呢,等拿到试卷就清楚了!”帅小泽说完又继续听刘慧讲题,她讲的题对他来说大部分没有印象。

    刘慧用半堂课时间讲了试卷的重点,让同学们利用余下的时间巩固。然后走到帅小泽桌子跟前,轻轻敲两下桌面,摆手示意他到外面去。随即转身缓缓出门,带着他顺楼梯上了天台。

    王易佳看着两人出去,招手叫袁欣敏坐到帅小泽位子,二人小声嘀咕起来。

    “帅小泽,今天之所以带你到这儿来呢,就是想以朋友的身份和你聊聊。希望你也像对朋友一样,能够开诚布公地说说你的心里话!”刘慧见帅小泽上楼以后头一直低着,就故作轻松地笑笑,看着他表情。希望可以借此打开他的心理防线,说出她想知道的话。

    “哦,刘老师,我知道您想问考试卷的事情,我老早就想找您道歉了。”帅小泽猜到她为了试卷的事,就算她不刻意绕圈子,他也打算找时间向她当面赔礼。更何况今天她没有在课堂上点名批评就已经是很给面子,哪还敢蹬鼻子上脸跟人家交朋友。

    刘慧把脸一沉,淡淡地说:“帅小泽,今天我是真心以朋友的身份和你谈话。你要么是好好的跟我说说,要么现在就转身下楼,今天的事儿当粉笔字擦掉!”很显然,她不相信他这么快会说实话,甚至认为他说的是早准备好的话。

    “那,刘老师,你说我要怎么证明自己是真心的?”帅小泽以退为进。

    刘慧想了想,看着他的眼睛说:“老实说,你是不是还记恨我去年没给你买奖品?”

    “没有!那事儿早都过去了,我干吗要记恨你?何况年底我得了学校的奖金!”上楼之前,帅小泽根本想都没想过。

    “那你说,为啥卷子答成那样子?其他科目咋都好着?还敢说不是故意针对我?”刘慧沉不住了,连续追问,看他怎么当面否认。

    “刘老师,我真不是故意的!考试那天前晚我心情不好,喝了点儿啤酒给喝醉了,结果没睡好!考数学时就不停栽嘴儿,考物理时就彻底困的不行,趴桌子上睡着了,最后临交卷儿还是季心怡推醒我的!”帅小泽赶紧解释,看刘慧表情仍是将信将疑,又补充,“你要不信可以问她。”

    “为啥心情不好?”刘慧当然不会完全相信,在他看来帅小泽表面老实巴交,实则相当狡猾。两年前他们戏耍了高大铭,后来还在高育红面前解释,被她看的清清楚楚。

    “那是为一点私事儿!”帅小泽幽幽地说,怎么敢告诉她还在为高育红抛弃他而耿耿于怀。

    “那就是说没把我当朋友喽?”刘慧嘴角轻扬。看似轻描淡写的说话,实则不然,帅小泽只要不肯回答或者回答的不够深刻,他刚才说的都等于白说。

    “我——”他还真没想到刘慧能继续追问,而且言语间透着拗劲儿。略微迟疑了一下,压低声音说:“那我说了你可别告诉旁的人!”

    刘慧意识到可能涉及他的小秘密,随即不以为然的扬扬眉说:“我是那种长舌头?”

    “其实——我一直偷偷喜欢高育红老师。她这学期忽然不教了,我以为她发现了才故意躲开,一时间想不通钻牛角尖儿了!不过,现在已经没事儿了,我最近跟那几个哥们儿学唱歌,把信心找回来了,以后不会再想她!”帅小泽说到最后,是真心希望能忘记高育红。

    听了这些话,刘慧反倒懵了。有心不相信这离奇的说法,可他表情又不像扯谎,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刘慧以前也不理解高育红好好地干吗要转走,没有打招呼也毫无征兆,直到看了她寄来的信提到结婚了,才明白她是调去找老同学。可她信里的确嘱托让照顾他,连侄子高大铭都没提。如今再听他一说,又觉得似乎就是那么回事儿,不由得犹豫了。不知道是该安慰他几句,还是直接告诉他,高老师其实还关心他。

    “刘老师,我能不能问您?为啥我没写完,你还让我参加五项全能?”帅小泽见她发呆,以为她已经不再责怪自己,反倒是仗着胆子想弄明白二十九分的事情。

    她考虑了一下,叹口气说:“唉,就是担心你因为怄气耽误学业,到最后落我个埋怨,才决定让你参加竞赛。我跟智老师和冯主任都商量过了,他们都认为你平时表现良好,应该给你这个机会。所以你一定要摒除杂念,加倍努力,不要辜负所有——关心你的人。”

    刘慧特别强调“所有”两个字,她已经决定不说高育红结婚以及嘱咐关照他的事。当然帅小泽也就无法明白她“所有”两个字想表达的真正意思。

    “嗯,刘老师放心,我一定认真学习,取得优异的成绩回报您和智老师,还有冯老师!”帅小泽重重点头,正儿八经地向刘慧许诺。

    “哦——关心你的不止我们几个!”刘慧忽然想点他一下,又觉得不好说,迟疑了半分钟说:“帅小泽,既然咱们是朋友,我就有必要提醒你几句。感情的事情不是单方面的,你可以尝试着换位思考,顾虑一下别人的感受,别再钻牛角尖儿!还要学会接受现实,不要记恨人家,等你长大了会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我知道了,谢谢刘老师!”帅小泽认真的说,他逐渐明白了刘慧话里的意思,由衷地冲她笑了笑,向楼梯口跑去。


上一篇: 《岁月的烙印》     下一篇: 《樱花 樱花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26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三十六章 撞不倒的青春》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