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时的那碗面》--黄宏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1-30   共 0 篇   访问量:346
关于大桥的记忆
发布日期:2020-01-30 字数:2755字 阅读:346次


2016年10月28日晚上10点,南京长江大桥正式开始封闭大修,消息传来,更多的南京人对相伴了48年的大桥有了难以描述的怀旧和不舍。

南京长江大桥是1968年建成通车的,和我同岁。据说,当初大桥修好后,为了试验桥体的质量,时为南京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将军带着他的部下,驾驶着一百多辆坦克,浩浩荡荡地开过大桥。想想那天的威风和壮观,真的是用华丽的语言也难以描写!南京长江大桥也从此成为南京一张最艳丽的名片。

在我小的时候,只在铅笔盒和课本的第一课上见过南京长江大桥的图片,那时的大桥,在我们心中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谜,是一个永久的期盼,更是一个很难到达的梦……在我七岁那年,春节的前几天,爸爸突然从街上买回一张带有南京长江大桥彩色图案的挂历,那副巨大又漂亮的图案一下子把我和姐姐都陶醉了,中午,饭还没吃饱,我就丢下碗筷、偷偷把那张彩画拿出去向邻居小朋友显摆,不料,他们在争抢观看的时候不幸给弄撕了,望着那张被撕成两段的挂历,恼羞成怒的我立马怒发冲冠,出口就大骂了起来,冲突中,还和那些发小还打了一架,因为那张画的纠纷,同伴们把我的鼻子都打成了血河,最后是对方的妈妈赔了一只老母鸡才算了却此事。

第一次见到大桥的真面目是在1985年,那一年,我已来南京读师范,国庆节的时候,学校附近的同学都回家了,我们宿舍里四位室友按捺不住寂寞,便以“自己与大桥的故事”为主题,说说我们的小时候,兴奋中,就相约去看南京长江大桥,我们还邀上班上的三位女生,一行七人坐公交来到建宁路,草草啃完几块面包后,从建宁路一路凯歌走到大桥的北堡,又从北堡一直走到建宁路,在路口的一家饺子店吃完一些水饺后,我们准备回学校,那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二十,大家个个都异常的激动,却也累得精疲力尽。没想到,这时候,班长姜海生、杨克法和张毅感觉还不过瘾,说我们走的太快,没有仔细看清长江里的轮船和桥上的浮雕,并且还想在玉兰灯下高歌一曲,他们非要拽着我们四位再走一次,等我们第二次走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一点,大街上非但空无一人,也是空无一车,没办法,又饥又累的我们只能再次徒步去雨花台外牛首山附近的学校,等我们像驴子一样赶到学校的时候,早起的农民已经出门干活了,而我们累得在床上睡了一天,最后才挪着满是血泡的双脚勉强下地。

妻是哈尔滨人,和她恋爱的时候,我带她玩的第一个景点也是南京长江大桥,这是应她的要求,因为在外乡人的眼里,大桥就是南京,南京就是大桥。在大桥北堡和柔和的白玉兰灯下,我第一次牵了她的手,第一次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第一次对她信誓旦旦地保证:“你放心,我这一辈子只会对你一个人好!只要你开心,我什么都愿意!”因为三十年前的那一句承诺,我和她一直相敬如宾,情同手足。三十年了,是北堡和白玉兰灯一直在见证我们俩的爱情,温暖着我们幸福的家!

2005年,因为工作调动,我再一次来到南京,也重新与南京长江大桥结缘。我住在市区,工作却在大厂,每天开车上下班,过南京长江大桥成了我的恐怖和心事。说起大桥的拥堵,那是南京的一大特色,也逐渐成为南京人出行的一大瓶颈。不过,几年前,大桥上废除了公交车站台,开辟了公交专用道,修建了行人专用栏杆,过桥后,也有了江北快速通道,还修建了地铁3号线和S8专用线,大桥的拥堵才慢慢得以缓解。尽管如此,大桥依然是力不从心,如今的大桥真是一言难尽的千疮百孔。有人说,南京长江大桥,是南京最累的一栋建筑!这话一点儿也不过分。

昨日闲聊,我们单位的吴主任也说起了她和大桥的一段情感,竟然感怀至深。二十年前,她的老公在南京工作,她独自在苏北,暑假中,他们相约来南京游玩,那时候,没有手机,她对南京又不熟悉,迷迷糊糊中,就在大桥南堡处下了车,望着人生地不熟的车辆和人流,她急得哭了,这时,正好遇到一位巡逻的警察,了解情况后,好心的警察立即用警车把她送到老公的身边。因为这,她深深地爱上了南京长江大桥;因为这,她毅然辞掉了苏北令人羡慕的工作,举家搬到南京!

正式封桥的前几天,尽管连日的大雨倾盆,可南京长江大桥的行人道上又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和我一样的性情中人络绎不绝地踏上大桥,纷纷寻找差点丢失的情絮。在桥上,我偶遇到一位86岁的老大爷,他让儿孙们推着轮椅,从南堡一直慢步推到北堡,一边走,还一边兴趣盎然地圈圈点点,我便和他攀谈起来,他告诉我说,“我家就住在桥边,每天坐在门口看着桥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就觉得自家的日子很踏实,这次大修,得要27个月,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等到那一天?”听了老人的话,我又不禁暗自伤感起来……

27个月,说长就很长,说短也很短。27个月以后,如果我还能和那位可敬的老爷子再次在南京长江大桥上邂逅,那一定是我最大的幸运!(作者简介:黄宏宣,男,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三级创作员,在各类刊物、网站上发表作品二千余篇,十多篇散文在各级评比中获奖,并出版散文集《我这十年》和长篇小说《深深叹息》)

 

                 南京育英第二外国语学校(大厂区育英路57号)

                          邮编:210044  电话:13057576807


上一篇: 《考试》     下一篇: 《记忆中的2020之春节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346次 | 联系作者
对《关于大桥的记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