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陪你到天涯》--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1-23   共 0 篇   访问量:158
第三十二章 陪你到天涯
发布日期:2020-01-23 字数:12327字 阅读:158次


期末考试的前几天,帅小泽约高育红周末吃麻辣烫,说是在大考之前放松心情。

星期六晚上,一家三口吃饭时,帅小泽告诉母亲要和同学进城玩,可能会很晚回来,让她和老弟不要等他吃晚饭。帅小源本来也想跟着哥哥玩,被训斥了一顿。理由是他近期成绩有些差,临近升学考试,让他在家好好复习功课。

星期天早上艳阳高照,九点钟刚过,帅小泽骑车子到了逸园小区门口。先在大门左侧十米远墙边扎好车子,然后十指交叉慢慢地度步,猜想她今天会先逛商场还是看电影。他今天早上特意洗了头,擦了身子,穿的是去年秋天高育红买的情侣套装,上身是嫩绿色体恤,袖口是三公分宽的多彩花边儿,下身是浅黄色喇叭口免熨长裤。唯一不搭调的就是脚上的白球鞋,虽然也是她买的,但搭配这身衣服不太合适,换成皮鞋的话,效果会比较好。

高育红出来了,果然穿的是那身套裙。上身是嫩绿色衬衣,领口和袖口都是多彩花边儿,下身是浅黄色棉绒长裙,裙边垂在脚面,露出棕色尖头皮鞋,还搭配了黄色小挎包。

“傻瓜,快骑车走!我妈她们在后面马上要出来!”高育红快步走到帅小泽跟前,没等他笑着打招呼,催他赶紧上车。他没敢怠慢,进走几步过去跨上了车座,她随即也斜坐在车子后椅座,左手搭他肩,右手搂着腰,车子迅速驶离逸园小区。

在集贸市场吃过早点以后,两人来到劳动公园。把车子寄存在车棚,在花草中间穿梭着拍照,欢声笑语洋溢在花间。兴致正浓时,天空忽然下起了太阳雨,两人慌忙跑到长廊里避雨。

坐在长廊的条形凳上,看太阳雨笼罩的荷花池又是另一番美景。廊檐下阳光里串串连起的水珠,晶莹剔透,闪闪发光,像是从高空垂下来的水晶帘子。好美的太阳雨,好美的水晶吊帘。连六月的微风也试图揭开帘子看一看,无形中成为帘子摇摆的动力,陪着水珠一起轻舞。水珠砸在碧绿的荷叶上“嘭嘭”作响,大珍珠摔碎成了很多小珍珠,到处翻滚;有的散落水面,有的汇集成大珍珠滚向荷叶中间凹处,形成小水坑,继而被上面砸落的水珠击得四处飞溅。有些稚嫩的荷叶被风雨吹打的东倒西歪,有的被砸弯了头,有的被摁进水面又挣扎起来,正努力适应着变幻莫测的世界。水面下的锦鲤似乎不为外界的风雨所动,仍然自在地游历,有三三两两的在嬉戏,还有的在荷叶下面捉迷藏。

雨逐渐停了,荷叶上的水珠缓缓滴落水面,激起层层的涟漪。

帅小泽先把手伸到廊外待了一会儿,扭头望着高育红说:“红姐,不下了!”见她额前有一缕被雨淋湿的头发在面前晃悠,伸手想帮她拢到耳后。却被她迅速用胳膊挡开,还瞪了他一眼,喃喃地说:“傻瓜!你手上刚刚淋过雨水的!不讲卫生!”

“哦!”他弱弱地应了声,赶忙把手缩回,头也扭向一边。转念一想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又看着她说:“红姐,我的手淋过雨,你的头发也同样淋过雨!”

她浅浅一笑,又故意绷起脸说:“怎么?说错你啦?这是公园儿!来来往往的人,要是碰见熟人呢?”

“哦,这倒也是!”他觉得她这个理由虽然牵强,但勉强是理由。心里还是淡淡的不舒服,不由得追问:“可是红姐,这刚下完雨,哪有那么多来来往往的人?”

“会犟嘴了啊?”她不解释了,睁大眼睛逼视着他的眼睛,眼角露出一丝特有的浅笑。可惜他不敢直视她,只听她继续说到:“我说咋样就咋样,心里不服吗?这是凤城,随时都有可能碰到熟识的人,看你那傻样,心眼儿小的跟麦芒似得!”后半句虽然带着埋怨,却温柔的不得了,只是他没有看到那深幽绝美的眼神。

他弱弱地把头低下去,总觉她不该这么小心,也不必摆起严肃的表情。那里知道她是故意逗着他玩,只晓得只要她说的话就该无条件服从,就算有些不乐意也得收起来,这或许就是女人的特权。

她忽然站起身子,站在他面前柔声说:“傻瓜,花都被淋湿了,也照不成像,咱走吧!”

“哦,好吧!就这样回家吗?”他心有不甘,本以为逛过花园儿可以看电影,脑子里还在猜想是不是刚才要动她头发惹她生气了。

“回家?你不是约我吃麻辣烫吗?”她露出一脸得意的笑,歪着头甜甜地看他,“因为没让你碰头发,就生气啦?”

“啊?哪有啊?”他慌忙抬起头碰到她笑意莹然的眼神,恍然大悟,“红姐,你故意呀?我还以为你嫌我毛手毛脚,要回家呢!呵呵呵呵。”说着尴尬地伸出右手挠耳根后的头发。

“傻瓜!走吧,去取车,到四川人那里美美搓一顿!”她说完挽起他的胳膊顺走廊往外走。

“红姐!不怕遇见熟人啦?”他笑呵呵地说,低头看着她挽着他胳膊的手臂。

“呵呵,我有分寸,你没有嘛!”她刻意扬起下巴,嘴角漾起的甜美笑容瞬间绚丽到了极至。

“那——那我就找个机会带你到天边儿去!找个没人地方为所欲为!”他犹豫了一下,算是放句狠话给自己找点面子。

“你敢!”她吃定了他腼腆的性格,笃定他是有嘴没心,脸上依然是微笑。

“谁说我不敢?”他也在笑,但语气十分强硬。

“呵呵,你不是那种随便的人!”她才不信,笑着摇摇头,看他弯腰开自行车上的链子锁。

“嘿,你还不信!我是心疼你才没在你面前犯贱!”他推着车子出来,脸红了,嘴巴依然像煮熟的鸭子,“敢说我不是随便的人?切!我要随便起来,不是人!”

“不害臊!是不是跟你们那六个贱家伙学坏了?”她掩着口笑。见他跨上车座,也在后面斜着坐上去。

“哪有?我们是闹着玩儿嘞!其实都是个儿顶个儿的正经人,比郑成功的儿子还正经!”他赶忙辩解,一用力将车子蹬动的起来,接着用力踩,缓缓地向门口行驶。

“郑成功的儿子?”她只听过郑成功,不由得顺口提出疑问,两只胳膊轻轻环抱他的腰。

“是啊,郑成功的儿子就叫郑经。”他温和地说,心里暗自有些高兴,终于有地方比她强了一点。

“真的假的?该不是瞎掰吧?”她把脸靠在他后背轻声说,心里早认定他历史知识学的扎实。

“历史书上是这样写的!至于他是真郑经还是假正经,那就不得而知了!”他一边骑车还故意打趣,惹得她阵阵娇笑,还抽出手来轻捶他的后背,两人说笑着向红旗路驶去。

川人王麻辣烫的王老板在门口站着招呼客人,一眼看到帅小泽和高育红向他走来,连忙迎过来。调侃了几句他们的情侣装,直接往一楼大厅里面让着坐下,非嚷嚷着要请客。两人客气了几句,仍旧在最里面角落坐下。王老板转身取啤酒去了,高育红就让帅小泽去菜台去取菜,再取酱碗。她坐在那里等,还不时望向门口和玻璃窗外面,在这吃饭什么都好,唯一缺点是容易遇到家人或认识的。

菜煮好了,帅小泽笑着敬王老板喝了两杯啤酒,他又出去招呼客人。剩下两人相互夹着菜,轻声说笑着吃了起来,他喝着啤酒,她喝汽水。

就在两人吃得将饱还没饱的时候,餐厅王老板又来了。手里还拿着两个椰子,放到二人面前,上面已经凿开了小口,插着塑料吸管。两人并不认识椰子,也没敢轻易尝试,只好再次举起杯子向王老板敬酒。

“小老弟儿,妹子儿,你两个不晓得这啥子?”王老板喝了两杯酒以后,见二人始终没喝椰汁,也就明白什么原因,“这是椰果儿,是海南岛地特产!我前些时领着我那堂客,到海边去耍了几天,那地方漂亮的了不得!”

“哦,红姐,这个叫野果?难怪浑身毛茸茸的,壳子这么硬!大概是野人吃的!敢情王老板两口子去体验野人的生活了!”帅小泽喃喃地说,跟这位王老板聊过几次,知道他说的堂客是指妻子。

“哎,啥子野果?椰果儿,椰子树!小老弟儿晓得不?”王老板立刻就给纠正,“有股子草味儿,喝几下就顺口了,还真不赖!”

“哦,是吗?”帅小泽歪着脑袋看看他,悠悠地说:“那我还是别喝的好,刚喝顺口就完了,该多悲催呀?呵呵呵……”

“那没得问题!我弄了好大麻袋回来,一哈走时给你揢几个,喝完再来揢!”王老板笑呵呵地说着,指着帅小泽跟前的椰子,“小老弟儿,先试一哈嘛!”

帅小泽轻轻吸了一口,觉得还行,冲高育红点点头。她也笑着试试,然后看着他笑。

“嘿嘿,得是巴适地紧?”王老板说着冲前台喊上了,“幺妹儿,幺妹儿,寻个袋子去楼上揢几个椰果儿来!”

就听前台旁边有个女生应了一声:“晓得!”

“这次去海南,最美的就是海边儿,好多的鱼儿吃!耍的地方老多了,有海水里面的爱情石,……”王老板坐下来,滔滔不绝地讲起了他们两口子的海南之行。又是三亚湾,又是白鹭公园,又是天涯,又是海角,说的唾沫星乱飞。

帅小泽和高育红本来就已经吃差不多,索性坐着边喝椰汁边听。王老板一直讲到餐厅午市下班了,服务员开始大面积收拾残席,才赶忙收住话题,意犹未尽地举起杯子敬了二人一杯啤酒。站起身送二人出门,还没忘记从前台拿起一个装着五个椰果的塑料袋,硬塞到帅小泽手里。

帅小泽推着车子走在街上,脑海里还在浮想着餐厅老板说过的美丽海景,活十四年了还没见过海长什么样子。高育红虽没有完全听懂王老板的四川话,什么白鹭、什么洞、鹿回头石像,所有的美丽风景都是一知半解。印象最深的就是天涯和海角,光听名字就知道有多浪漫。再加上王老板神采飞扬的神情,更引起她的浓厚兴趣。

看看手表已经过了下午三点,高育红告诉帅小泽,看电影怕是来不及了,她第二天早上还有课,要赶天黑回学校。于是,他在小区门口等着,她回家收拾几件衣服,时间不大就出来了。他仍然是双手扶着车把,她也轻轻环抱着他的腰,装衣服的袋子和装椰子袋子一边一个挂在车把两边。车子缓慢地向北郊行驶,两人一路说说笑笑,消磨着初夏的下午时光。

袁欣敏和李嘉吃过午饭在小区转悠,想去找王易佳她们玩又有些犹豫。恰巧碰到堂哥袁春富和两个伙伴,鬼鬼祟祟从四号楼出来。袁春富家就在四号楼,这副摸样必然是心怀不轨。袁欣敏上前搭话,有个偏胖的男生说他们要去打游戏机,游戏厅就在***大学附属中学的旁边集贸市场那里,问她们有没有兴趣。李嘉一听在她们学校旁边,拉拉袁欣敏,表示同意。可袁春富不乐意带两人,一个是不想带坏堂妹,再就是怕她向老爸打小报告。可当他听袁欣敏说一会儿去他家串门儿,万一大妈要是问起来他的话,就如实相告。袁春富瞪了胖子一眼立马改变主意,不但带着二人同去,还愿意出钱给她们玩一局游戏。

学校西面两个路口就是集贸市场,他们说的游戏厅就在集贸市场正对面。一个不大的门面房,墙上挂的招牌更是小的可怜,就三个字:“游戏厅”。里面是三间筒子房,三面靠墙摆着二十几台一人高的游戏机,还有简易凳子。大部分游戏都是时下流行的街头霸王、三国志、雷电、皇拳97、名将,还有赛车、美女麻将等。靠近门口的那面墙跟前放着个玻璃柜台,摆放着各种零食和游戏币。柜台旁边还有个冰柜,透明玻璃盖下面放满了冰棍儿、汽水。

简单的游戏机吸引力却很大,袁春富三人从进房间就开始疯狂玩,有时激动地在机器上“啪啪”地拍打,有时认真地操控方向杆。不但忘记了饥渴,还忘记了累,同时也忘记了旁边站的袁欣敏、李嘉两人。两个女生开始还觉得新奇,越看越觉得没什么意思,除了暴力就是打斗。角落的麻将机虽然不粗暴,但妖艳的明星穿着过于暴露,操作的人赢了后居然还要脱衣服。

直到太阳偏西时,袁春富他们身上带的钱差不多打完了,才想起用最后两个游戏币教袁欣敏和李嘉玩三国志。可袁欣敏根本没兴趣,两个回合没过去就挂了,李嘉倒是冷静地坚持完一局。

出了游戏厅,李嘉一眼看到斜对面有家蛋糕店,拉着袁欣敏穿过马路进店了。袁春富的两个同伴也高兴地跟着去,被袁春富伸手都给拉住,低声申斥:“谁敢打我妹的歪主意?给我小心点儿!”说着伸出右手的拳头,向街头霸王似得在空中挥了挥。

两人吐吐舌头,仍然穿过马路,但没敢进店。在店两侧像门神似得站着,却不住地勾头向里面窥视。袁春富不放心,也过了马路,站在两人几步远的马路道沿儿上。两只胳膊在胸前抱着,双手斜插,眼睛一会儿盯着门口两个色眯眯的家伙,一会儿没事儿人似得马路上乱踅摸。

袁春富正觉得无聊,忽然看见帅小泽,正顺着马路由西向东方向骑车子缓缓过来。他一眼就认出是篮球比赛时的那个人,当时不仅动作快而且嚣张冷酷,最关键伤了他面子。可就是一时想不起他叫什么名字,心里的仇疙瘩还结着。定睛看他一身扎眼的漂亮衣服,上身是嫩绿色体恤,袖口是三公分宽的多彩花边儿,下身是浅黄色喇叭腿儿长裤。实在太帅气了,不由得火气就涌了上来。等他走近了,又看到车后座还坐着个漂亮女生。那飘逸的黑头发,美丽的脸庞,绚丽的套裙,衣服颜色竟然和前面的帅小泽同一色调。不由得咽了口唾液,喃喃地溜出了句话:“真他妈太好看了,这小子还艳福不浅!”

“是啊!太漂亮了!”偏瘦的伙伴接过话茬,他正直勾勾盯着蛋糕店里的袁欣敏看。忽然觉得袁春富的话里不对劲儿,连忙追问:“小子?什么小子?你妹有主儿了?”

袁春富几步跨过来照他脑瓜就是“啪”“啪”两巴掌,嘴里骂道:“你妹才有主儿呢!王八蛋,叫你别打我妹主意,你丫没记性是吧?”伸手还要打。

“富哥,富哥,说着玩儿呢!别认真嘛!”瘦伙伴连忙打哈哈。门那边的胖伙伴一边劝着袁春富,一边往旁边闪,生怕把他连带打了。

“我让你看那个妞,你他妈偏看我妹!”袁春富没再追打,抬手指着刚从旁边路对面过去的帅小泽背影,“那就是去年暑假侮辱咱们学校篮球队的家伙!叫什么名字我还给忘了!”

“哇!太齐整啦!”胖伙伴眼睛都看直了,“小富,这,这妞你,认识?给我,搭个线儿呗?”舌头都不利索了。

“色鬼!我说的是那男的,谁让你看妞呢?”袁春富悻悻地说。

“哎,富哥,大头,我看到男的了,一个字帅!”瘦伙伴凑到他旁边说,“俩人还穿的时髦套装!”

“哎,哎,我忽然想起来了,他名字里好像就有个帅字,叫什么帅来着呢?”袁春富像是想起来了,可还是叫不出名字。

“春富哥,你们在门口咋呼啥呢?走吧!”袁欣敏说着和李嘉从蛋糕店里出来,手里拿着个最小号的六寸蛋糕。

“我们刚看到你们班那个叫什么帅的家伙!”袁春富想直接说脏话,又有点不好意思,上次就是堂妹介绍才打那场篮球,结果被集体侮辱了。

“哪有什么帅?帅小泽吧?你们是老花眼还是发癔症?今天星期天,他不是在家里看书,就是跟别的贱玩儿呢!”李嘉未加思索,就先认定是他的错。

“富哥说的是真话!刚是有个帅哥和一个齐整妞从这儿过去。”瘦伙伴赶紧附和袁春富的话,“俩人穿的可时髦啦!对,叫情人套装!”

“你也有病!小泽家在北河,咋会在这儿?还情人套装,他在学校吃饭都舍不得,十顿八顿都是葱油面!”袁欣敏打心眼儿里就不愿听到这样的话。虽然以前也听过他心里有别人的猜测,但要是大庭广众的穿情人套装在街上溜达,绝对没有这种可能。

袁春富还想仔细解释,却看到李嘉挽着袁欣敏的胳膊向前面走去,边走还在窃窃私语,根本就没打算听他说话。只好在后面隔着几米慢悠悠走着,向幸福小区走,脑子里又浮现出刚才帅小泽出现的画面,还有他后面坐的那个漂亮女生。怎么上次球赛就没注意,他们那伙人当中有这么标致的女孩儿呢?

考完期末考试,十几个人到食堂吃这学期最后一顿饭,因为吃完饭还有一场有益赛等着大家。帅小泽走到半道就拐弯不见了,其他人只好到食堂继续吃饭。就在快吃完的时候,他又跑了过来,拿着两个椰子笑呵呵地对大家说:“兄弟们,有没有试过这个?来,女生一个,男生一个!”

“噗”“噗”马子祥伸出食指敲两下,扭头看着帅小泽疑惑地说:“这还没弹性,砸身上疼死了!怎么玩儿?”

“这不是让你玩儿的,这是椰子,海南岛椰子树上的果实,能喝!看,顶上都钻过眼儿了!”帅小泽笑呵呵地介绍着目光落在刘烨刚身上,“小刚,给咱取两个吸管来!”

刘烨刚应了一声,站起身向饮料柜台走去。

“贱头儿,你刚说这是海南岛的椰子?你咋会有?从哪弄的?下次弄得时候能不能带咱哥们儿?”高大铭笑呵呵地站起来,歪着脑袋看帅小泽,还频频追问。

“一个朋友给弄了几个,我先想到的就是大伙,还有两个晚上拿回去给我妈和老弟尝尝!”转身看刘烨刚往回走着,迎过去几步接过吸管。回来插在椰子顶中间的小孔,招呼大家:“来吧,男的一个,女的一个,轮流试试,好喝了下次再找朋友弄几个。”

大伙晓有兴致地试着,逐渐淡忘了问帅小泽吃饭前去哪里,以及高大铭刚问的问题。

原来在他和众人往食堂走的时候,看到高育红在教办室通过玻璃窗摆手,连忙拐个弯过去见她。她没等他进房间,就出来关上门冲他朝外面努努嘴,示意他后面跟着,一前一后来到宿舍。

高育红早已经打好了两个人的饭菜,边吃边兴奋地告诉他一个好消息。她已经报好了两个人下月五号去三亚湾的七天六夜旅行团,两千二百块,往返火车票和食宿全包,到地方也可以发了景点门票自由行。她把钱都交过了,而他需要做的就是说服母亲同意,钱都不用带,到时候带几件换洗衣服跟着走就可以了。
    把他兴奋的半天说不出话,光是傻傻地看着她。自从川人王王老板说了海南风光以后,他偷偷想过好几回长大带高育红看海,如今梦想成真,而且是她带着他去,哪还有不高兴的。
    吃完饭,两个人又用同一根吸管喝了一个椰子汁。高育红让他把两个椰子塞进书包带回去给母亲和弟弟尝,剩下两个拿给那些哥们。他忍不住连声夸她孝顺,识大体,会心疼人,而且集美丽与贤惠于一身。她只是回以微笑,并且调皮地刮一下他鼻梁骨。
    晚上,帅小泽兄弟两和母亲一起吃饭,他一边吃一边观察母亲的表情,想找机会说出去旅游的事。但母亲和老弟帅小源都只顾着吃饭,整顿饭都没笑也没说好话,他也就一直忍着。
    “泽妞,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关爱红边收拾碗筷,看着吃完饭还在桌子跟前扭捏坐的帅小泽说。
    “啊,没,没有!”帅小泽赶忙回话。犹豫了一下,决定硬着头皮给母亲说,眼睛都不敢直视她,“妈,我们几个同学打算出去玩几天,我也想去可以吗?”他头压的很低,鼻尖儿几乎贴上桌面。
    “哦——要想去就去呗!”关爱红迟疑了一下说,“去的地方安全吗?有没有大人跟着?”虽然家里经济条件拮据,她还是愿意让孩子多出去见识见识,唯一担心的是他人身安全问题。
    “妈,我已经长大了!能够保护自己——还有身边儿的人!”他首先要让母亲明白,他已经到了可以照顾自己的年龄。
    “那好吧!啥时候去?出去几天?吃住要多少钱?”关爱红也知道儿子的自理能力比较强。可还是有些担心,尤其是他小时候杂毛老道那句:“此子天赋异禀,状元之才;一世风流,命殒两纪。”在她心里一直是个疙瘩。
    “妈,我不要钱!朋友已经买过车票了,我身上还有一百六十块。”他总觉得母亲照顾两兄弟已经很辛苦,不好意思向她要钱。他现在还不能挣钱,能做的只有尽量俭省节约。高育红之前也讲过,钱的事用不着他操心,只要说服母亲同意就可以。
    “傻泽妞,出门不能老占人便宜!要学着换位思考,多体谅别人的难处!”关爱红知道他的几个好朋友有的家里富裕,也有的跟他们家差不多。
    “哦,我知道了。那就再给我一百块吧?”他弱弱地说。始终没有看母亲,怕她问跟谁去呀,到什么地方呀,买没买门票以及晚上住哪,带不带毯子一类的细节话,那样就不知得撒多少谎。可也不能阻止她问,既然她同意了,干脆再应付几句回房睡觉,“妈,我五号走,玩几天就回来,你不要操心,哦?”
    “行了,去睡吧!妈有分寸!”关爱红说着,端着一盆子碗碟去了厨房。

帅小泽旅游的事情说好了,连平时爱找麻烦的老弟都没来捣乱,心情特别舒畅。躺下一会儿就呼呼睡着了,一觉睡到大天亮,醒来时枕边整齐地放着五百块钱。

七月五号天不亮,帅小泽就骑车到了逸园小区,高育红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两人又来到长途汽车站,把自行车寄存在车棚里,坐头班车到省城长途北客站。下车再走五分钟的路就是火车站,见到在那里集合的旅行社导游,还有其他游客。

经过导游的一番介绍,大家才知道本次旅行团连同导游共计二十三人,所有人的衣食住行旅行社早已经按特定标准安排过。到地方以后大家可以随团走,也可以领取景区票以后自由行动,前提是旅行社不退费,只要能够赶上第六天早上返程前集合。

听完这些很多人心里都不爽,往返要坐将近四十多小时的绿皮火车不说,还全是硬座票。下火车还有七八个小时的巴士,还有不确定具体时间的轮船。七天六夜的行程有三分之一都要在路上度过,而在这期间的三餐只提供盒饭。

大热天挤火车还真不是好事情,从进站口就挤满高矮胖瘦的男女老少。而且一开走谁都不让谁,都急着往前挤,生怕赶不上当次火车,因为改签后即使能上去,却一定没机会坐上座位。狡猾的女导游直接让大家各自上车,下火车时候在出站口集合,集合标志就是她头上戴的小红帽,还有一杆红底白字绣着“***旅行社”的小旗。大家在这边汗流浃背地排队,她自己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提前走后门溜进站台。

帅小泽是第一次坐火车,以前就从没想过这坐火车的人比看电影的要多得多。其实他还应该庆幸没经历过买火车票,寒暑假各地火车站排队买票的,已然有扛着被子在售票队伍中过夜的,更不要说让人闻之色变的春运。高育红有过几次坐火车的经历,所以出门时行李很简单,连同帅小泽带的几件衣服,都没装满一个行李箱。尽管如此也不能悠闲地拖着拉杆在通道走,人实在太多了,以至于到了站台挤不进车门的比比皆是。帅小泽热的满头汗,汗水湿透的短袖已经贴在了身上。干脆拉着她绕过人流,从一个开着的窗口爬进火车,先接了行李箱,又骑在车窗上把她拉进车厢里。在车子开动之前按着票号找到他们的位置,放好行李箱刚坐下,火车就徐徐开动,窗子外面仍有一些没挤上车的人在焦急地挥手。

绿皮火车晚点是常事,二十几个小时后大家下车集合,换乘渡轮过海,接着又坐七八个小时的巴士,第二天傍晚时分终于到了三亚湾度假村。安排好房间,导游带着大家在旁边吃了个所谓的海鲜大餐,就是把二十几个人分成两桌,吃了几盘炒哈利、田螺、圣子、海瓜子一类的硬壳子,还有几个淡而无味的炒菜芯、溜黄瓜片、秋葵、豆角,煮的稀烂的米饭,以及腥味很重的圣子汤!

地道的北方人怎么吃得了这些东西,却又舍不得另外花钱,只有嘟嘟囔囔的过个嘴瘾。高育红当即做了个英明的决定,既然出来旅游是为了有好的心情,就不能跟着这样埋汰的导游,再听一路的埋怨!立刻向导游要了两人应有的景点门票,第二天开始自由行。
    帅小泽自然是完全服从她的安排,两人在导游的指引下买了一张三亚市旅游地图,回到酒店对着门票细细研究。直到深夜,制定出了第二天的出行计划。几点出发几点吃饭,沿路有几个景区,坐哪路公交车,到哪站下车都做了详细规划。
    手表时针指向十一点,高育红在靠窗的床上睡着了,匀称的呼吸说明她这个旅途是比较累的。帅小泽半躺在另一张床上,盯着面前柜子上大彩电,里面播放的中央台节目,因为其他台都是听不懂的地方话。或许是第一次看大彩电的原因,他越看越没瞌睡,竟然觉得每个节目都好看。当然,最好看的仍然是隔壁床上睡着的仙女姐姐高育红,他也曾想过鼓鼓勇气就能过去,此时过去和之前在她宿舍挤一张床的意义大不相同。

尽管这宽不足三尺的床间距,要认真跨过去所需要的时间,在他任何一次百米速跑记录里,都少的可以被忽略不计。然而,这小小的距离,此时在他眼里,却变成了无法逾越的鸿沟!

电视屏幕闪烁着,屏幕画面定格在彩色条纹和“再见”两个字。他也恍恍惚惚瞌睡,下床关掉电视开关,斜着躺在床上沉睡过去。


上一篇: 《第三十一章 花开香四溢,月落情正浓》     下一篇: 《《冀灵石·心语记——画帝·建文》2020笔记画卷——1月24日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58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三十二章 陪你到天涯》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