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珍贵的签名》--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1-08   共 0 篇   访问量:190
第二十九章 珍贵的签名
发布日期:2020-01-08 字数:15327字 阅读:190次


初春的早上天还是很冷,七点半都过了,城区长途汽车站门口仍然没什么人。有热气的就是旁边摆的十几个早点摊子。其中一个小桌子坐着三个大男孩儿,个头最大的吃着油条胡辣汤,眼角眉梢带着几丝兴奋,他就是马子祥。旁边坐的是帅小泽,吃的仍然是他钟爱的胡辣汤和豆腐脑两搅,还有烧饼夹韭菜盒子。刘烨刚在帅小泽对面坐着,吃的是羊肉汤泡馍,眼睛不时留意着车站大门。卖早点的告诉他们,八点钟一准有车出来,在车上买票要比在车站买票每人省两块钱,早点钱也就有了。

“祥子,你确定能找到省城最大的书店?”帅小泽吃完最后一口汤,用小桌子上的纸擦着嘴,眼睛看着马子祥。

“当然能,我去过!我第一本小人书就在那买的,那个楼最高,可好找了!”马子祥确信记得那栋大楼的样子,“但我不敢保证那个台湾作家一定在那签名卖书!”

“那事儿好像你也保证不了,我跟小泽、衡信一起听的。经济广播说她就在省城最大,品种最全的叫花什么书店!”刘烨刚也吃完了,擦着手把纸丢在桌面上。

“就算不好找也不要紧,咱们鼻子下面有嘴巴,可以问嘛!那么出名的大作家到省城来,肯定很多人知道!”帅小泽此时很乐观。从昨天下午三人决定了去省城,他就处于亢奋中。席慕蓉可是高育红最喜欢的大作家,要是买到大作家亲笔签名的书送给高育红,她一定高兴的很。三人都带了五十块钱用来买书,另外还有三十块是往返路费和吃饭用。他还跟母亲说出去玩一天,要是天晚了就直接去学校,偶尔蹭学校一夜床还可以。

大客车出来了,硕大的字写着凤城至省城长途北站。三个人连忙起身拦住车,上车以后先确定票价是每人八块没问题,才在最后一排并肩坐下。因为只有最后一排才是五个座位连在一起,坐下以后又叽叽喳喳的聊了起来。帅小泽和刘烨刚都是第一次进省城,对什么都感到好奇,所以在憧憬着能看到什么。

客车在城区转悠了半个小时,才出城往高速方向开去。本来的空荡荡的车厢也差不多坐满了,最后面两个空位也坐了个漂亮姐姐和一个五十左右的老男人,大概是父女。

车子在高速上跑着,两边的风景很不错,远有蓝天白云,近有路边的黄色迎春花。更近还有个昏昏欲睡的漂亮姐姐,时不时把脑袋靠着马子祥肩头,把他兴奋的频频扬起嘴角。刘烨刚心情就没那么美了,早餐喝了一大碗羊肉汤,还没上高速时就有点憋尿,想让司机找个厕所,说了两遍都没停车。而且不漂亮的售票员阿姨还让他再忍忍,说一个来小时就能到省城,可一个小时过去了却还在高速上,把他憋得很不自然。

“小泽,你再给买票的说说,让我下车到路边赶紧排个水,快忍不住了!”刘烨刚附在帅小泽耳边说。

“我看还是别问了,他们说的也有点儿道理,高速上停车很危险。”帅小泽也小声说。

“第一遍说的时候还没上高速咧!”刘烨刚不高兴地说,身子已经有点发抖,脸色都有些发青,“我也很危险,再不尿就得把尿脬憋烂喽!”

“有办法!”帅小泽拍拍前排座位的靠背,再次附在他的耳边,“这椅背是海绵的,你慢慢儿的,明天干了一定不会有痕迹!”

“啊?你的意思是?”刘烨刚当即明白他的意思,可立即犹豫了,“这样行吗?旁边有女的!”

“你再憋行吗?”帅小泽反问道,扭头看看那漂亮姐姐还在马子祥肩膀靠着,而马子祥头靠在椅座上,正陶醉着。又附在刘烨刚耳边说:“她挤着眼呢!再说有我给你挡住,你只管掏出来挨着前座慢慢渗就行。就算真有问题也是司机逼的,对不对?麻利儿的!”说完就把身子向前倾斜,右胳膊肘放在前座上面,身子半侧着,像面墙似得把刘烨刚和马子祥隔开。

两三分钟以后,刘烨刚轻轻拍了一下帅小泽肩膀,两人都恢复原来的坐姿。帅小泽看了看刘烨刚前座驼灰色椅背,最下面五分之一部位以下颜色略深,不注意看不出来。知道他已经解决难题,冲他轻轻微笑一下,两人继续聊学校那些八卦事情。

省城比凤城漂亮的多,穿裙子的女孩儿也比凤城多,而且还要漂亮一些。二路电车也比较高级,一根电线搭在错综复杂的电线上就可以不用油,声音也比凤城的公交车好听。坐电车的人特别多,站满了穿着入时的男女老少,扶手和栏杆都有人扶。最特别的是城里女生很开放,衣服领拉的很低就不说了,有个漂亮女孩儿挺着丰满的身子在车厢里挤来挤去,可她并不是售票员。仅仅在帅小泽三人跟前就摇摆好几分钟,还看着马子祥微笑,他都能感觉到她玲珑身子的柔软部位在厮磨着后背。

“哇塞,省城的妞太开放了,弄得我都想问她家住址!”下了车往前走着,马子祥还有些小兴奋,感觉今天在走桃花运,一上午时间碰到两个漂亮姐姐。

“过过眼瘾算了吧,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危险!看纣王和吕布的下场就知道了,英雄难过美人关!”刘烨刚善于保持冷静的头脑。

“说的那么正经!那你刚才还把脸趴在人家奶瓶上,嘿嘿嘿!”马子祥马上指出刘烨刚言行不一的地方,“还有,你这么说意思是袁欣敏不够漂亮?”

“小敏比她们正经的多,没可比性!”刘烨刚提到袁欣敏毫不避讳,刘烨刚和高大铭喜欢袁欣敏的事情在七贱乃至兴趣小组核心不是秘密。

“哎,两位贱客别玩儿了,咱要找的到底是那栋大楼啊?”帅小泽本来也想插嘴说几句。忽然觉得眼前全是高楼大厦,而最关键的是没看到花什么的书店名字。

“咱刚才坐九站没错,应该就在这一块儿。咋有这么多的高楼啊?”马子祥仔细看着周围,别说花什么的书店,连个书店的招牌都没看到。

“等一等,我说神贱,你到底是哪年来的?那栋楼有没有名字?一点印象都没有吗?”刘烨刚没好气儿地说,“要不咱问问人吧?”

“就小泽丢大沿儿帽那年!那回分明只有一个可高的楼,这一下子咋都是高楼啊?”马子祥也感觉郁闷。

“我那个去!你以为是你们村儿呀?几年都没人盖房?”刘烨刚纵了纵肩,干脆到旁边问了几个路人。可人家不是远远绕开就是直接摇头,好像台湾大作家根本就没来似得。

“你们说是不是大城市打听路得给好处费?我再问问试试!”帅小泽说着往四处观望,在考虑问什么样的人保险,马子祥提醒他问穿制服的。

几分钟后,帅小泽还真找到一个穿制服的——保洁员!一打听最大的书店,还真给打听出来了。可半个小时以后才明白,还不如没打听出来。因为保洁阿姨说的新华书店虽然带个“华”字,可全城有几十家。还有人说几乎每个大商场附近都有新华书店,三个人懵住了。

后来三人还是采用刘烨刚的办法,到一家卖收录机的商店装作买东西,试听人家的能不能收到经济广播。终于从广告里再一次听到“华联图书大厦”的名字。于是,三个人一边向路人打听一边找,徒步找了好几条街,既不敢买饭吃,也不敢买水喝,害怕身上带的钱不够买书。

下午的两点一刻,三人终于来到华联图书大厦楼下。可到了里面大厅又傻眼了,台湾女作家签名卖书虽然是真的,可排队等候的人群排了好几百米长。而最最关键的是马子祥的裤子口袋空空如也,一个钢镚都没有,刘烨刚裤子口袋上也有个两寸长的整齐裂缝。这才逐步回忆,最可疑的就是电车上那个开放的漂亮妞!帅小泽的口袋倒是没破,里面的七十四块钱也都健在,可人家一本书要十八块,买三本就剩二十块,不够回去的车费。再看看太阳已经偏西,三人还没吃午饭呢。纠结了好一阵儿才决定书可以买两本,扣除三十块返程车票钱,还剩八块钱打算买完书买三碗饭。

“哎,小伙子,别排队了,活动再有一个小时就结束!”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烫发头女人,从队伍前面走过来,手里拿着一本《远处的星光》诗集,“还好我有熟人,给我弄了一本儿!”

“哦,那我们尽管试试,排不到明天再来呗!”刘烨刚故作轻松地说,心里已经很担心了,真怕拍到天黑都买不到书。

“嘿,你们连这都不知道啊?活动没了,今天是最后一天,一个小时以后这里大部分人都得失望地离开!”烫发头女人神秘地说,“我是看你们可怜才告诉你们的!”

“哄人嘞吧?要真是一个小时结束,干吗还这么多人排队?”马子祥经过丢钱的事情已经变得小心。

“看你这孩子说的,我哄你干吗?你排不排队跟我没一分钱关系!”烫发头女人一脸的不在乎,“世道变喽,好心当做驴肝肺啦!”说着向队伍后面走去。

“哎,小刚,我跟祥子继续在这儿占位置,你跑快到队伍前面打听一下。看是不是活动快结束了,再估算一下卖书速度,咱不能等到天黑,还得赶末班车回去呢!”烫发头女人走后,帅小泽跟两人商量,要实在没希望就干脆早点回。

刘烨刚答应着向队伍前面跑去,时间不大回来了。活动真是最后一天,而且看签字的速度,签不了多少就得天黑,排队买书八成是没指望。

三个人正在嘀咕着,烫发头女人又来了。走过三人近前时漫不经心地说:“我这人就是热心肠,转眼又把自己的书让给别人,这不又得让熟人帮我再弄一本儿,还有人不信赖我这号好人!”

不知道她是随意说还是故意说给帅小泽他们听,这句话完完全全传入三人的耳朵。再看她手里,过来时的书已经没有了。

没过多久,烫发头女人再次从三人旁边经过。手里多了一本书,仍然是《远处的星光》诗集。

帅小泽忍不住伸长脖子看,恰巧碰到那女人也看向他这边,就在他身边停住,淡淡地说:“喏,又弄了一本儿!还是有熟人好啊!”

“阿姨,你这书是在哪买的?咋这么快?”帅小泽好奇地问。

“小伙子,你一看就是个聪明娃,咋就不明白嘞?”烫发头女人压低声音说,“我有个老乡在商场干活,刚好就是主管签字售书的经理。我才多花五块钱就给我弄了一本儿,还没走出商场就让给一个女孩儿了,这不,又重新弄了一本儿!”

“啊,要多花钱呀?那还是算了。”帅小泽听说要加钱就没心思再问下去,他们的钱没有多余。

“不会吧?五块钱都舍不得?那还出来买书?”烫发头女人轻蔑地说。

“我们的钱刚好够两本书,没有多余的。”帅小泽脱口而出。转身和马子祥、刘烨刚商量,再等一会儿要是签名售书活动真结束了,就到书店把没签名的书买两本。

“嘿,小伙子,你们真没多余钱啦?”烫发头女人又走近低声问,见三人没说话就明白了,继续说:“唉,我这人就是热心肠,要么我带你们找我熟人试试?他要是愿意帮你们,你们就把钱给他,要是不愿意你们再排队或是回家都行!”

三人一听有门儿,低头商量一下。让刘烨刚继续排队,帅小泽和马子祥跟着烫发头女人去碰碰运气,不行就接着排队。二人跟着那女人到了签字售书的桌子跟前,她让二人在旁边等着,过去跟一个穿着整齐带着胸牌的男人说了几句话,有说有笑的,看起来还真像熟人。二人一边看着烫发头女人,一边看人群中间桌子跟前。女作家正在认真签名售书,没想到那么大名气的台湾著名作家,是个相貌普通书卷气颇重的青年女人。

几分钟后烫发头又挤出人群到外面对二人说,她的熟人勉强答应了,就当做一会雷锋,让他们把两本书的钱交个她,然后进去取书。两人没想到事情这么顺,给了钱怀着期待的心情在人群外等了十几分钟,却没等到烫发头女人出来。赶忙挤进人群,在桌子周围看了几分钟,也没能找到烫发头女人。这才意识到上当了,吓得跑到队伍中间告诉刘烨刚。三人又在签名售书的周围再找一遍,仍然找不到烫发头女人,急得额头冒汗。

“操,城里人怎么都这么坏啊?”马子祥急了,用手擦着脑门的汗,忍不住想爆粗口。

“不对啊!刚才明明看到烫发头跟那个穿西服的商量了,怎么会拿咱的钱跑了呢?”帅小泽还在反思刚才的过程,鼻洼鬓角的汗也顾不得擦拭。

“这叫双簧!”刘烨刚似乎也有所感悟,“那个人肯定跟她一伙,现在咱就找他算账!”

“可是他要是不承认呢?”帅小泽又觉得不妥当,“咱又没有直接把钱给他,他要不承认咱该咋办?”

“揍他个王八蛋!”马子祥眼睛都想冒火,恨不得把今天两次受的气都发泄出去。

“不行,在这里打架咱肯定吃亏,这种人肯定还有同伙!”刘烨刚有点胆怯,“要不然咱认了吧,趁早回去!”

“回去?栽这么大的跟头就夹着尾巴回去?会被当笑话的!”马子祥可咽不下这口恶气,“咱们三贱还有脸混吗?”

“不,就算不打架,也得讨个说法。走,咱进里面找那人和大作家论理。小刚,一会儿你要看我们准备打架,就赶紧到路口红绿灯那儿找个公安过来。”帅小泽也不甘心就此灰头土脸地会学校。

“哦!”“走!”两个人表示赞同。

挤进人群,帅小泽一眼就认出那个胸口带牌子的西装男。猛然一个健步冲过去,一把就拉住那人的衣领,还没等他反应,马子祥和刘烨就到了跟前直接把他掀翻在地。帅小泽把他双手倒背按在地上,用膝盖低着他腰眼。

 

周围的人都被这瞬间的变化惊住了,包括女作家和很多工作人员都看着他们。几个同样身着西服带胸牌的男人立刻围住几个人,纷纷质问什么情况,凭什么扣住商场工作人员。

“都别动!谁上前我先跺死他!你们是不是都跟他一伙?”马子祥剑眉倒立怒视几个工作人员,脚已经高高抬起,对准地上的西装男脑壳顶。

那几个工作人员还真被镇住了,相互对视着,没人敢再靠近。

“哎,小伙子,你们是干吗的?为啥把经理制住?”一个上年纪的工作人员问马子祥。

“干吗?”马子祥把脸扬起,对着四外躁动的人群喊,“这家伙是个坏人!刚跟他的同伙骗了我们三十六块钱!”

“啊?小伙子,你大概搞错了吧?我们经理一个月工资上千块,会骗你几十块钱?”上年纪的工作人员一脸的惊异,怎么会信这么滑稽的说法。

“绝对没搞错!我们两个四只眼睛看着烫发头女的跟他说话,然后拿走我们的钱!”帅小泽眼睛瞪得溜圆,“少说废话,要么给书,要么把钱还我们,要么——算了,钱不要了!小刚去叫公安,把这孙子先弄派出所再说!”

刘烨刚转身就要往外面走,就听见脚下的西装男说话:“几位兄弟,别着急,这是个误会!先让我起来再说行吗?”

“你他妈就老实趴着吧,敢动我就先跺你几脚!小刚,先看他能不能放出个豌豆花儿!”马子祥眼睛一看他就想发火。

“好,我说,我刚才是跟个烫发头大姐说话。可她就是问你我活动几点结束,今天是不是最后一天,还问商场的厕所有几个,都在哪!”西装男侧着脸大声说,真有点担心马子祥不分青红皂白就下脚。

“扯淡!爷们儿早就想到你会死不承认!问厕所,一老娘们儿找你问厕所?咋他妈不找你借卫生棉呢?小刚,叫公安去!”帅小泽膝盖仍然抵在西装男的后腰,气冲冲地说。这话一出竟还有围观的人起哄,大喊有道理,有人说地上的家伙在撒谎。

“我说的是真的,你们要不信咱找她对质!”西装男立刻辩解。

“原来你知道她在哪儿!还他妈不承认是一伙的?”马子祥说着弯腰在他头上拍了一下。

“我不认识,我是说假如!”西装男赶忙纠正。

“祥子,要么咱先要回咱得钱?走吧?”刘烨刚始终担心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吃亏。

“等一下,几位兄弟,我可以赔你们丢的几十块钱,但事先声明我不是那女人的——”西装男见他们为了区区几十块,干脆赔钱了事,以免在大庭广众继续被人摁着。

“操,还敢抵赖?”马子祥说着把巴掌举起来了,把他吓得赶紧住嘴。

“年轻人,我能说几句话吗?”说话的是女作家。

“啊,那,那你说吧!”马子祥没想到大作家会管这闲事,看看帅小泽答应了。

“你们看售书活动还在进行中,这样继续闹势必会影响整个活动。”女作家稳了一下鼻梁上的眼睛,温和地看着他们,“我觉得你们可能误会了这位商场经理,不过既然你们是被骗了买书的钱,如果我愿意把书送给你们,能不就此结束这件事情呢?”

“可以啊,我们本来就不是为了找麻烦,是他同伙搞的事情!”刘烨刚迅速接住她的话茬。

“那好,年轻人,请你们先放了这位经理。到这边来。”女作家说着转身到了桌子跟前坐下。唰唰唰签了三本书,递向旁边放了西服男走过来的马子祥,却被帅小泽伸手接住。

帅小泽把最上面一本书还给女作家:“阿姨,我们被骗走的钱只够买两本儿!”

“小泽,等一下。我们早上的一百多块也是他们城里人偷走的!”马子祥有些不解的说,明明人家愿意送干吗还要退还。

“祥子,一是一二是二!早上的小偷跟他们不是一伙的,不能混为一谈!”帅小泽一本正经的说着,“咱是被城里人欺负了,但咱是讲道理的。”

“说的对,祥子,咱听贱头儿的,不占人家便宜。”刘烨刚赞成帅小泽的做法,却把他外号给说了出来,弄得帅小泽瞪了瞪眼睛,却没有说什么。

“年轻人,这是我私人自愿送给你们的书,不算占便宜,收下吧。”女作家被这几个大男孩儿直白而单纯的对话触动了,逐渐对他们产生了好感,“要不要在扉页写上你们的名字?”

“好啊,我叫马子祥!孔子的子,吉祥的祥!”马子祥激动的大声说。

女作家接过帅小泽手里的两本书,三本一起放在桌子上,几开扉页在她的名字上面洒脱的写下“赠马子祥”几个字,笑着递给马子祥。

“阿姨,我叫刘烨刚,烨是火字旁加个中华的华,刚强的刚,谢谢!”刘烨刚笑呵呵地说,女作家挥笔在名字上面写下了“赠刘烨刚”几个字,笑着递给他,又望向帅小泽。

帅小泽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凑上前压低声音说:“阿姨,我想赠给高育红,可以吗?高山的高,教育的育,红旗的红。”

“当然!”女作家微笑着应了一下,用左手遮住写了几个字,把书合起来交给帅小泽,“这是你的书。”

“谢谢阿姨!非常感谢!”帅小泽翻开扉页,飘逸的字迹写着:“赠:漂亮的高育红!”连忙深深地鞠了个躬,不仅因为这几个字,更是因为她替三人解决了难题。

“不客气,快回家吧!”女作家轻轻一笑,然后转身继续签名售书。

下午四点半,省城的长途汽车站里面,帅小泽、马子祥、刘烨刚正在和卖票员论理。这儿的工作人员太不讲道理,早上过来付八元钱的车票,回程却要十四元一张,而且还不允许买站票。吵完架三个人只好悻悻地离开汽车站,他们本来还有三十八块,从图书大厦出来担心来不及没敢再乘坐电车,改坐小公交车到长途车站,结果用掉九块钱。剩下二十九块不够买回程票,而不争气的肚子还在咕咕叫。

“…微凉的风吹着我凌乱的头发,手中行囊折磨我沉重的步伐。

突然看见车站里熟悉的画面,装满游子的梦想, 还有莫名的忧伤。

回家的渴望……”旁边的音像店忽然传出一阵凄凉的歌声。

“你们想家不?”刘烨刚弱弱地说,感觉心里阵阵的慌。

帅小泽没说话,肚子里咕噜咕噜叫着,算是回答刘烨刚的话。

“他妈的,破卖磁带的都跟咱作对。发财了先买下他家隔壁店面儿,专卖戏曲!”马子祥无奈地探口气,然后冲着音乐方向放了句狠话。

一辆灰绿色面包车停在他们面前,一个胡子拉碴的司机探出头问他们:“小老弟儿,你们去哪儿?”

“我们回凤城,可是返程票涨价了,我们不够钱回去!”刘烨刚就像霜打的茄子,又累又饿。

“呀!那可老远了,要不这样,我送你们吧?我老娘常说人离乡贱,能帮一个算一个,我今儿就帮仨!”大胡子热情地说,还下车给他们打开侧面门。三人感动地说不出话,连连道谢,可刚坐稳了就听大胡子说:“几位小老弟儿,凤城那么远的,要不你们给我补贴点油钱吧?你们身上有多少钱?”

三人都是一惊,本以为遇到好人,怎么还是要钱!相互看看,又看着大胡子。

“别多想,我意思是你们给多少都行,我是想少赔点油钱,帮人是主要的。你们想想我要老白帮忙,我老娘和小孩儿在家可吃啥呢?”大胡子说的相当和气。

“我们就剩了二十九块,从早上到现在一个米粒儿还没吃呢!要么都给你吧!”帅小泽觉得这人说的也有道理,这面包车要跑到凤城去再回来,不知道要烧多少油。

“哎——咋能让你们饿着肚子会家呢?咱省城人哪能这么不地道?给我二十五,剩下的给你们买两块面包,买瓶纯净水!”大胡子说的满豪气的。接过帅小泽手的钱,把四块又还给他,其他仍在前面空座上,“前面街口有个大点儿的商店,咱过去先给你们买吃的,然后转弯几分钟就能上高速。”

“好的,那谢谢大哥了!”帅小泽感觉心里暖暖的,心想只有吃块面包喝点水,在车上打个盹也就能回到凤城。

小街口的商店都比凤城货全,什么都有,什么面包、火腿、各种零食应有尽有。三人看了几分钟,最终买了一大块面包,一大瓶纯净水,剩下一个钢镚仍旧装进口袋。可拿着东西出了商店门就吓傻了,刚刚在门外面抽烟的大胡子没了,路边的灰绿色面包车也没了。

“什么他妈说能帮一个算一个?什么人离乡贱?省城人都他妈贱!都他妈是骗子!”马子祥对着人来人往的大街吼到,嗓子有些沙哑。

“祥子,别喊了,喊破喉咙也没用,就是这么个破世道,咱仨又被骗了!”刘烨刚已经没有精神喊,干脆坐在道沿上打开纯净水喝了两口,递给马子祥,“先喝点儿吃点儿,然后再想办法。”

帅小泽没说话,脑子里乱糟糟的,长这么大还没遇到过今天这些事情,连想都没想过,一时间没了分寸。撕开手里的面包包装纸,给刘烨刚一块最大的,然后是马子祥,三人坐在路边吃着喝着。

“感觉咋样?能走吗?现在咱们必须先弄清凤城的方向和离这儿的距离,保不准就得用脚走回凤城!”帅小泽用手背擦了擦嘴,顺便看看手表。下午五点半,该动身了,估计一小时以后就会天黑,必须趁早弄清方向,找准线路,要不然人生地不熟的还能被困到省城里。

“好了,从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面包!将来发财了一定要开个这样的面包厂!”马子祥拍拍肚子,装作吃饱了。在这种恶劣的环境,必须提着心劲儿,“面包厂就开在汽车站对面儿!偏偏不买给车站上班的!”

“对!还要弄个面包车队!不为挣钱,就为了免费从省城往凤城拉人!而且司机不能要连绵胡(络腮胡)!还有车站哪家卖磁带的,把他赶回老家,还不让他搭车!”刘烨刚也站了起来,精神抖擞地吹牛,这是他们对待仇恨的一种发泄方法。

“还有还有,面包也不卖给发骚的漂亮女人,面包车坚决不拉烫发头!”帅小泽兴奋地补充,甚至些仇视烫发头。

“哈哈哈,好,干脆再办个养猪场,让那些骚包的和烫发头的老娘们儿都去给咱喂猪!”刘烨刚笑着说,迈步向前面走,前面不远就有高速路的路标。

“嘿嘿,对对对,还要把猪都养成波涛汹涌,也弄个烫发头,吃饱了在猪圈里扭呀扭呀!”马子祥接着调侃。

“哈哈哈哈……”三个人接着捧腹大笑,又恢复了三贱客往日的精气神儿。

六点半,黑幕完全笼罩下来。三个人在高速入口最边的大车道旁边蹲着,正等着有机会扒着大货车上高速呢。他们已经打听清楚,也计算过了,到凤城市区有一百八十多公里,靠步行至少需要三十六小时,还要是不累的情况。挂*H牌号的都是在凤城注册的车子,而这个高速口是到凤城的必经之路,所有的大货车都要停车过磅取卡,是扒车的好地方。能从这里上高速八成以上是回凤城去的,只要能蹭到凤城,就算是到了自己地盘,哪怕被发现打一顿也是值得的。

时间不大,一辆H牌照的拖挂车停在高速入口。三人迅速窜到车后面,拉着绑车绳子往上爬。车子缓缓启动时,他们已经小心翼翼地爬到拖挂车顶的油布上。三人并排着躺在几道绳子中间,头朝着车头方向,看着高速两边的树木越来越快向后面跑去,知道离家越来越近。

“今天的星星真亮啊!你们最多数过多少颗星星?”帅小泽在最左边躺着,两个胳膊从绳子下穿过往回勾着,脚也伸到绳子下面,几乎摆成个大字。

“上次数星星还是前年夏天在祥子家平方顶上,要是现在能来个薄被子盖着,就可以安心数星星了!”刘烨刚在中间躺着,双手也拉着绳子。感觉风从身上呼呼刮过去,把衣服吹得乱摆,肚皮和裤腿都是凉飕飕。那本在贴身秋衣里面藏着的女作家签名的书,倒是有几分温度。

“我不挑剔,不管薄厚,是被子都行!”马子祥接着说,胳膊穿在绳子下面,双手还绕过来紧握着绳子。

“对生活质量不能要求太低了!”帅小泽淡淡地说,脑海里充满着幻想,“我要躺在世界上最豪华的游艇上,游艇有三层楼。最下面是游乐设施,还有比华联书店品种还齐全的图书室,有三国杀游戏机。二楼全是吃的,各种好吃的都有,全世界顶级厨师整天在旁边伺候,想吃啥就现做!最上面是我的大床,从这头滚到那头要整整两天。身边躺着咱凤城最美的姑娘,比西施、杨玉环、王昭君、貂蝉四大美人都漂亮!”

“操,凤城最漂亮也算要求高啊?”马子祥立马推翻他的肤浅幻想理论,“就算找不到世界最漂亮的,也找个全中国最漂亮的凑合着嘛!”

“你咋就知道凤城最漂亮的不能是全国最漂亮的?咋知道不是全世界最漂亮的?我就喜欢凤城最漂亮的!咋了?”帅小泽固执地说,在他认为高育红就是世界最美的女人。

“这也行?难怪你是贱头儿!”马子祥歪头看帅小泽,却被中间高起来的刘烨刚完全挡住。

“哎,祥子,我想起来了!让咱们贱头儿几次重色轻友的可能就是他的凤城之最!”刘烨刚凭帅小泽语气猜他是这么想的,“说说,凤城之最是谁?”

“少瞎猜!不是那么回事儿!”帅小泽赶紧回避,“我上次数到一百六十颗星星,今天再接着数——”

“哦——哦——哦——被我说中了!”刘烨刚迅速喊。

“肯定害羞了!哦——哦——哦——”马子祥知道刘烨刚猜中帅小泽心事,跟着起哄“哦——哦——”

“小声点儿!小声点儿!小心被司机听到了!”帅小泽连忙阻止。

“哦——哦——哦……”两个人继续起哄,声音被淹没在汽车和风的噪音中。根本就不信司机听得见,因为汽车轰鸣声音非常大,再加上风很大。最关键的是他们声音被风吹着向后面飘呢,距离车头还有十来米,更重要的大冷天司机肯定紧闭着窗户玻璃。

“哎,到了到了!”正在他们瞌睡不敢睡的时候,马子祥忽然喊到,“我刚看到凤城什么供销社的牌子!”

“好,小贱贱!咱们往后面挪,准备下车!”帅小泽仔细看,货车果然在街道缓慢地走着,至于什么街道,天太黑看不清。

“走!”刘烨刚说完,已经向车后面爬。

下车后,三个人根本看不懂身在什么地方,无奈之下只好向一个亮着灯的小卖部问路。

原来这是三里镇,距离城区的南门还有三里,距离学校所在的城北还有足足二十公里。帅小泽看看表刚过十点半,和两人商量怎么办。最后三人咬咬牙,决定徒步走回去。于是,三人摸摸怀里的书,又紧紧裤腰带,一路正北走了下去。

走了不知道有多远,遇到一个地方播放露天电影,风中摆动的大屏幕演着一部《二子开店》的喜剧片。三人又困又累又饿,索性坐下来休息会,就在一片别人铺的稻草堆坐下,晓有兴致地看起电影。

朦胧中帅小泽忽然感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碰他胳膊,迅速坐起来。借着夜光看旁边草堆了有个黑洞洞的东西,把他吓得跳起来大声惊叫。马子祥和刘烨刚也赶紧站起来,仔细看是头猪,这才稍微平静。再看周围半个人影都没有,原来电影早播完散场了,他们因为太困竟在暖暖的稻草堆睡着了。相互拍拍身上粘的稻草芒刺,搞清方向后继续向北走。

天蒙蒙亮时候,他们走到北城立交,再走三四站路就可以到学校了。可都不敢松劲儿,害怕松了就再也提不起来,但酸痛的膝盖和麻木的脚令他们非常渴望休息。望着路边一排早点摊子,帅小泽摸出身上仅有的一枚钢镚。和马子祥、刘烨刚对视一眼,两人点点头,没有力气说话,而且嘴巴干裂的疼,意思是不管买啥都行。

一块钱买了四个白胖的花卷馍,三个人凳子都顾不得坐,蹲在道沿儿上大口吃起来。最后一个竟然谦让起来,都说自己吃饱了。最后仍然掰成三瓣,最大的依然给了个头最小的刘烨刚,三人都吃的特别香,脸上洋溢着天真的笑容。买早点的老奶奶,看三人可怜,端了一碗豆浆给三人。三人连胜道谢,感叹还是家乡人最实在,然后一替一口轮流喝。花卷馍和豆浆逐渐在身体里起了作用,三人感觉暖和好多,起身再次道谢,向学校走去。


上一篇: 《冬暖一盆火》     下一篇: 《君子梅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90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二十九章 珍贵的签名》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