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洋文集》--王海洋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1-04   共 112 篇   访问量:402
三旦
发布日期:2020-01-04 字数:4220字 阅读:402次

三旦是我的高中同学,他学名叫红飞,姓段,我们都习惯叫他的小名三旦。当然我们老同学们喊他小名的时候,是带着很浓郁的儿化音的,那种亲切深情的味道是自不必言的。

那时,在嵩县第三高中读书的同学中,会唱歌的人不多,能唱好的更少,而三旦却是唱歌最出色的,这是大家的一致好评。他识谱,精通乐理知识,属男中音,音质浑厚优美,沧桑大气,唱歌时调子特别准确,这在上世纪九十代初期的校园里是绝对难得的。记得那时三旦最爱唱的歌曲是《一年有三百六十五个日出》,我们外出散步或逛街时,常常伴着他美丽的歌声。他的歌声阳光而明媚,走在小路上,他总是右手上下打着有力的节拍,和着节奏点着头,迈着均匀而略带夸张的步伐,面含微微笑意,唱出音韵和谐的歌词,就这样动情而投入地唱着走着。听其歌声真如沐浴在冬日的暖阳里,让人心暖融融的。他的歌声深情而流畅,深情似陈年的老酒,流畅似涓涓的溪流。这首歌中有这样两句,“岁月像泉水悄悄地流,友谊像那星辰永久永久”,听起来特别享受。现在想来,在三旦的歌声里岁月真的渐渐远去,仿佛他已把岁月唱老,我们也不再年轻,而我们同学间的友谊却的确像那夜空的星辰一样,灿烂恒久,永盛不衰。

当然三旦唱得好的歌曲很多,还有如《渴望》《思念》《信天游》《涛声依旧》《都是一个爱》《掌声响起来》等等,每一首他都唱得那么娴熟,演绎得那么深情动听,调子那么准确。可以说他的歌声至今已经成为我们同学时代记忆里一个印象鲜明的符号,一抹灿烂温暖的阳光,一束燃烧跃动的火焰;岁月悄逝,而在我们耳畔永远回荡的还是当初他明丽婉转的歌唱。

说到唱歌,不得不承认某些人唱歌的天赋。像我,也很喜欢音乐,喜欢听歌,更痴爱抄写背诵那些内容积极向上、优美抒情的歌词,但从不敢唱,一唱就跑调;最要好的同学松强就曾经友好地笑称我为“跑调大王”,这一评价可谓恰当至极,我是绝不怪罪的。我一直认为自己空有一腔热爱,却缺乏音乐天赋,这不能不说是我人生的一大憾事。但三旦不一样,他不仅热爱音乐,每天都在吟唱,而且所有歌曲只要听几遍,他就能准确无误地唱下来,尤其难得的是他还唱得那么动听优美,韵味悠长,让人百听不厌。他的音乐感受能力和模仿能力特强,唱起歌来轻松自如,随意洒脱,自然流畅,不做作,不别扭;唱歌在他自己是一种享受,在听者是一种陶醉,这应该是一种令人羡慕的天赋。

三旦人缘很好,那时大家都说是因为他唱的好,我认为这没有内在的必然的因果关系。我的确见过能很好唱歌的同学,但人际交往很失败,人缘当然越混越差。三旦人缘之所以好,这源于他的人品纯正,为人热情,坦诚豪爽,这是我们大家无可置辩的。他身材魁梧,给人的整体印象是匀称,略微壮实,风格豁达而干练,潇洒而浪漫;面目清秀,目光柔和,时常面含笑意。相见时,他永远是未言先笑,以健硕的双臂攀住你的肩膀,凑近你的脸庞,娓娓细语,嘘寒问暖,如亲兄长一般,给你细腻的关怀和人情的温暖。还有,学生时代总不免因鸡毛蒜皮的小事彼此发生口角之争,闹得伤了和气;而我从没见过三旦与人争执不下,翻脸成仇。相反他总是善于化解同学之间的矛盾,从而让之握手言和,笑脸相迎。当同学有困难时,他总想法解决,乐于相助,哪怕是借给同学一支铅笔,一块橡皮,一顿餐票,一次路费,都足以彰显他实实在在的慷慨和地地道道的真诚。

三旦在我们同学之间最具有黏糊性,粘和性,亲和力,他是我们那一届高中同学之间友谊的纽带和桥梁,有他在,我们同学的相处就显得特别亲,特别热乎,同学间的感情就显得尤其浓稠和依依难舍。我们高中毕业已经二十五年,同学如大雁分飞,至今各在东西南北,于是总不免牵念旧情,相聚恨难。其间,有一次大型的聚会和几次小型的聚会就完全是由三旦促成的。每当见面时,不管见到谁,老是听到三旦说:“老同学们都老长时间不见面了,啥时候聚聚吧!”要么叹息:“唉,日子过得真快,咱都不再年轻,老同学是聚一次少一次啊!”听那声音,不徐不疾,无限感慨,流溢伤感,有点急切的样子,他对老同学饱含着多少深情厚谊啊;看他的眼神,无限真诚,满含挚爱,他对同学的聚会又怀着多少殷切的期待啊!

去年春节小聚,依然是三旦的盛情相邀,我们还请来了几位当年的老师,那天是腊月初六,外面阴沉得厉害,浓雾氤氲,天气肃寒,冷风割面,寒风中飘散着零星的冰凉的雪花。而坐在室内仿佛是春风温煦,只见三旦像宴会的主人一样,脱下外套,端着满满的酒杯,穿梭于饭桌之间,折返于同学老师之中,不停地说着祝福的话语,问候,寒暄,颔首,微笑,斟酒,劝酒,不停地仰头举杯,一饮而尽,其豪爽慷慨之意气,痛快淋漓之丰采,可谓潇洒至极。一瞬间,他就喝得满面通红,话语也随之多起来,忆往昔,说今朝,话未来,显得那样兴奋,那样尽兴,那样满足。我知道那天他喝多了,显然他对这次聚会满意至极。三旦永远是我们那一届师生同学间友谊的红线,有了他的牵连,无论岁月如何苍老,我们何惧友谊断线,我们何惧友谊失联!

在同学中间,三旦那时一直是大多男性同学和女性同学的追随者,这有他歌唱的魅力,更有他人格的魅力,是这双重魅力共同作用的结果。毕业后,三旦没有走复读考大学的道路,他直接步入了社会,踏上了自谋职业的人生旅途。这在我们同学看来很感惋惜和遗憾,因为我们清楚地知道毕业时他收到了齐鲁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我们确也看到了他的通知书,但隐约听说是家庭原因没能成行吧。这也值得可信,因为九十年代初期我们家家都穷呀。这就不由让我想起了卡耐基说过的一句话,“人生百分之七十的烦恼都与金钱有关”,唉,否则三旦凭借自己优越的天赋,完全应该进入人生音乐的最高殿堂,接受更加正规的音乐教育和训练,也许他真的就能因此实现人生华丽的转身。直至今日,我一直替他惋惜,总认为这一辈子在音乐上他没能施展自己的才华,无论在他自己还是别人,不能不说都是一种莫大的遗憾。

步入社会后,我们联系很少,但彼此从未忘记。近些年由于通讯方式的便捷,我们老同学方才联系渐密。我由此知道三旦毕业后辗转于矿山之间,折腾于市井之中,奔忙于务工城市,像所有家庭男主人公一样,建立家庭,结婚育子,操持家务,做工挣钱,描绘自己美好的生活。其间,他尝试过,成功过,失败过,出过苦力,流过汗水,忍受过生活的不易和艰辛;有过囊中羞涩的时候,也有过心烦意乱的日子,但更多的还是为理想生活而拼搏和奋斗的万丈豪情。

今年暑假,我和军建同学到三旦家小聚,一下车便望见洛栾快速通道边绿树掩映下一幢夺目的两层小洋楼,端庄气派,建筑精美,造价不菲,这便是三旦的新家。室内家居装饰简约大方,素美典雅,一落座,我的心中便升腾起强烈的快慰和喜悦。我为三旦高兴,多年的打拼和勤劳终于换来人生的踏实、富足、优裕、幸福和甜美。三旦面带微笑,那么乐观,好像从来就没有过什么忧虑,好像在这个世界上忧愁从来都与他无关,还一如当年阳光乐观的模样。他历经岁月的打磨,阅历渐深,也变得更加成熟和历练,过往的沧桑隐隐写在脸上,岁月的印痕隐约刻在面庞,但眉宇间隐藏的还是乐观,依然是青春的朝气和活力,依然那么豪放爽快,这不由让我从心底默默滋生出一种钦佩的感情。今日之三旦,让我想起了深秋的原野,虽然华丽不再,但明净的蓝天,平静的溪水,疏林远山,更让人感觉到一种繁华过后的恬静、平和、淡泊、豁达、深邃、简洁和含蓄之美。

他一杯杯沏茶,摆在我们面前,拿出家中的土特产,塞在我们手里,还是那么热情和实在。言谈之间,可窥知他对生活的满足,对老同学的惦念,对岁月流逝的慨叹,对老同学下一次聚首的殷殷渴盼。还有的就是不改对音乐的痴情,对生活的热爱,对美好理想的向往和追求,这也许才是最难得的。我在心底默默地向三旦致敬,并以此感召自己,激励自我。

会唱歌的人,我总认为是潇洒的,浪漫的,这是我一成难变的惯性思维。三旦尤其如此,在我心中无论岁月如何更改,他依然还是当初那个会唱歌的潇洒浪漫的帅小伙,老大哥,好兄长。

岁月悄逝,思念就如一缕扯不断的丝线,每每闲暇独坐或夜深人静时,总会想起三旦,也常常想起他唱过的歌曲《信天游》,至今难忘他演唱这首歌时那优美抒情的旋律,荡气回肠,酣畅淋漓。在我心中,那朴素深情的歌声是岁月流逝的见证,是青春回忆的凭借,是回味友谊的酵母。其中歌曲中有这样几句特别容易引发人美好的想象,“大雁听过我的歌,小河亲过我的脸,山丹丹花开花又落,一遍又一遍……”,尤其是“山丹丹花开花又落”一句,常让我遐思绵延:“三旦”,即“山丹”,他是山野里的一株野花,开放在春末夏初的碧绿丛中,昂首向天,无畏风雨,红艳夺目,他映红了青山绿水,映红了我青春时代的记忆和我人生道路的所有旅程。

啊,三旦,我心中的山丹。


上一篇: 《石头部落》     下一篇: 《似水流年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402次 | 联系作者
对《三旦》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