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七贱》--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12-25   共 0 篇   访问量:221
第二十七章 七贱
发布日期:2019-12-25 字数:13300字 阅读:221次


初中二年级第二学期的第一天,王易佳心情比较糟糕。因为帅小泽调到二(一)班了,跟他同时调过去的不是她,是二(四)的李嘉。班主任刘慧说这是教导处下的通知,同时还有个插班的新同学要调过来,刚好坐在她和芦建虹中间,原来帅小泽坐的位子。

王易佳觉得不服气,拉着帅小泽去去找“黑煞神”冯主任,告诉他把名字弄错了。可冯主任说事情已经定下了,这次调座位是帅小泽要求的,还是凑巧有插班生转学,已经不能再改。而且刚才已经来两个女生说要求调换,已经被他拒绝,最后安慰她回去好好学习,以后碰到合适的机会再帮她调过去。

无奈之下,王易佳只好回二(二)班上课。帅小泽回到了二(一)班。刚走进教室却发现帅小泽的位子上已经有个男生坐着,气冲冲地走过去说:“谁让你坐这里的?”

男生连忙抬头一看认识她,弱弱地说:“王易佳,是我,李青啊!你不认识我啦?”

“你——你不是在高级中学吗?怎么跑这儿了?”王易佳一看果然是李清。可这时心情正不好呢,也没等李清回话,转身对前面第二排的衡信说:“衡信,你坐到这边建虹的位置,让他坐你位置。建虹,你坐小泽位置!”似乎没管别人是不是愿意。

李清弱弱地站起身还没说话,就看到芦建虹把课本快速推到他面前,前面的衡信也在整理书包准备过来。只好抱起所有书走出来,仍然对王易佳说:“我家本来就是幸福小区的,春节前刚搬回来了,我也用了以前名字李青,青出于蓝的那个青。我先去前面了,中午咱们找小泽一起边吃饭边聊。”说着走到前面衡信身旁笑着和他打招呼。

衡信本来是不乐意换位置,经过一学期相处,他发觉同桌李佩娟是个很好相处的女生。尽管半年来没说过半句学习以外的话,可他始终相信一锅好烫需要小火慢熬,时间长了她总会感受到他的真情。可今天王易佳的心情实在是不好,身为好哥们儿,在这种情况下除了尽量迁就她,还有什么好做的呢?依依不舍地看了李佩娟几眼,又跟李青打了招呼,转身到芦建虹位置坐下。整理着书包,再看李佩娟,恰巧与她的眼神相碰,心里不禁打个激灵,无奈地笑了笑,她也回以微笑。

“你好,我叫李青,青出于蓝的青。刚从城区转过来的,和帅小泽、衡信、王易佳他们都是好哥们儿!”李青把书包放进桌兜,向旁边的李佩娟打招呼,顺便打量她。她是个瓜子脸,大眼睛,留着黑亮柔顺的剪发头,脸颊两个浅浅的酒窝。

“欢迎到二(二)班!联欢会见过你,武术练的很好!呵呵呵,我叫李佩娟,也是兴趣小组的。”李佩娟笑呵呵地说,笑声甜美爽朗,并且大方地伸出右手和李青握手。

这一点倒是出乎李青的意料,以至于握着她的手忘记松开。结果是她用力抽回去的,还向他幽幽一笑,那明亮的双眸和浅浅的酒窝深深地印在他心头。

“小敏,你好!”

袁欣敏脸掉的老长,因李嘉被调走了,和帅小泽一起被调到一班。李嘉和她一起去找冯主任,希望代替李嘉,却遭到严厉的拒绝。悻悻地回到位置上,准备课本,却听到前面有人叫,连忙看过去,说话的是第一排站的高大林,他右边隔一个女生就是刘烨刚。

“咦?大林?你怎么在这儿?”袁新敏虽然不想说话,但看到高大林还是有些意外。

“呵呵,我转学了,给你们个惊喜!今天第一天上课,小泽他们都还不知道呢。”高大林正兴奋地说着,上课铃响了,连忙说:“中午吃饭再聊!”完了坐下来准备书本。

“哦。”袁欣敏淡淡地答应,然后坐下翻开语文书先看第一课。

二(一)班教室里,帅小泽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终于回到高育红的班里,又可以天天见到她了,就算只是看她不经意的浅笑也是幸福的。

慕容媛媛从看他坐到位置就捧着空白练习本痴痴地笑,十几分钟过去了还在笑。心想,组长难道是跟王易佳分开受了刺激?要这样不停的笑,等一下班主任来上课时看到,还不把他叫出去批评一顿?忍不住悄声问:“帅小泽?你练习本是不是有问题?还是你的脑子坏了?”

“啊,媛媛,你叫我有事儿吗?”他停止痴笑,看着她轻声说,嘴角还是微微上扬着。

“呵呵,真逗,我没事儿,有事儿的是你,从坐到这地方就不停地笑。”慕容媛媛尽量压低声音说话,怕别人说闲话。

“哦,没什么,刚刚忽然想到一个老笑话。对了,新学期开始,咱们小组该聚聚,好好玩儿一下。星期天大家过来玩儿呢,你来不?”帅小泽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失态,连忙岔开话题。

“好啊,那是不是以后小组有什么事儿,你都能先告诉我?”她觉得有些意外:以前小组的事情都是季新怡通知我的,这次跟帅小泽坐同桌了,难道他会事先跟我商量?难道我也会成为核心成员?想着不由得脸上浮现出莫名地喜悦。

“行啊,如果你愿意,也可以跟我们一起吃饭,前提是不能把咱们之间的说话内容到处乱说。”帅小泽看她认真的样子,就猜到她很想进入小组核心。

“那当然,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听!我真的能跟你们一起吃饭啊?”慕容媛媛眼睛睁得很大认真地看着他,再次确定自己在他们中的地位。

“嗯,我爱吃鸡肉,但平时吃最多的,还是葱油面和白米饭。”他轻轻点头,微笑着看着她,算是回答她的话。

上课铃响了,班主任高育红轻快地走上讲台。后面有人喊“起立”,同学们站起来问候。帅小泽又现出一脸傻笑,看着讲台上的她和同学们打招呼,然后轻柔的声音讲课。虽然整堂课都没有刻意看他,但对他来说,她每个举手投足,每个绽放的微笑都和他息息相关。

午饭时,十五个人围在老地方那张桌子兴奋地吃着聊着。

“来大家干一杯!欢迎李青、大林、慕容媛媛加入我们的小组核心!”帅小泽没等大家全部做好就举起汽水瓶,笑呵呵地招呼大家,感觉整个上午都是春风拂面。

“好,大家一起来。真感谢大家的热情,这满桌的菜太丰盛了,看着就香。”李青站起来说,以前在高级中学食堂都是各吃各的,这样十几个人在一起吃十几个菜和外面餐厅一样。

“李青,别客气,坐下吃!虽然第一顿是兴趣小组请客,但咱以后每天都差不多。每个人买一个菜放在一起吃,小组参加比赛赢了就加餐!更丰富!”马子祥说完咕咚喝了一口汽水,笑着用眼角余光扫视“小龙女”尤玉娇。一阵子没见,这丫头更加明艳照人,只是冷峻的表情让人不敢遐想。

“不管怎么说,我是非常感谢你们这帮好朋友!”高大林正经百八的说,忽然又看着帅小泽,“小泽,小刚说你有本《七剑下天山》让我看几天。”

“你咋也喜欢看大本儿书啊?可不要像二班的张文军,都看入迷了,说话语气都是大侠。”刘烨刚不看小说,连故事会都不看,觉得那些纯属浪费时间。

“这你就不懂了,武侠世界虽然是虚幻的,但那里边形形色色的人都有。什么真小人,真君子,说一套做一套的,深藏不露的。多了解点儿,有利于以后在社会上混,还能树立正确的人生观!”高大林对武侠小说的理解还真独到,转身看着衡信继续说:“衡信,我给你介绍的评书《多情剑客无情剑》听了吗?是不是比历史老师讲的有意思?”

“咦?衡信,你也喜欢武侠?还没见过你看大本儿书!要我说,有利必有弊,侠肝义胆是可以提人心气儿,但不能痴迷!要到影响学习的地步就收不住了!”高大铭假期也看过一点,帅小泽的三国演义就被他拿去看了,但每次都是偷偷看,没敢让高育红发现。

“我几乎没看大本儿书,就是听了点儿评书。张少佐的多情剑客和单田芳的白眉大侠都是断断续续的,又不敢把收音机带学校来。”衡信淡淡地说,“小泽是班长,要是带收音机不是给他找麻烦吗?”

“现在好了,小泽到一班去了,佳佳的单放机带广播着呢,你可以拿去听。”芦建虹笑着说,“不过,好像还听不成,佳佳又当了班长,凤巧也在你前面,正副班长都管着,呵呵……”

“那没啥影响,评书是十二点一场,十二点半一场,咱吃过饭回到宿舍第一场都还没完呢!”高大林马上接着说,“佳佳,中午借给我们听呗?”

“听就听呗!小泽,行吗?”王易佳说着看向帅小泽,前几天一起玩的时候,把单放机借给他了。

“我去,你也听了?我咋不知道啊?”马子祥一脸吃惊的表情。帅小泽是最反对别人看课外书的,他家除了张文军送的那两本书,连个笑林或者读者文摘都没有。

“我没听评书,过年时候碰见海小宁,他听了个磁带不错,我借来听几天。呵呵,单放机在宿舍枕头下面放着,一会儿你们过去拿吧。”帅小泽连忙解释,表明自己的态度,要说看小说,上小学时借过四大名著看,其他的根本没兴趣。

“那一会儿吃完饭,咱们都回我们宿舍?听听看那个多情剑客?”刘烨刚也被他们说来了兴致。

“我听完了,我要看《七剑下天山》,小泽,书在吗?”高大林笑着说。

“在呢,在小泽床下的纸箱子里,我早上去把《三国演义》放进去时还在!”高大铭笑呵呵地说,“但我保证没动过其他东西!”

“里面都有啥?”李嘉笑着接过高大铭的话。

“没啥!呵呵呵……”高大铭嬉皮笑脸的看向帅小泽,他眼睛已经瞪的溜圆。其他人也好奇地竖起耳朵,高大铭凑近帅小泽耳朵却故意提高声音,“别怕,我不告诉他们里面就几本破书和一条红围脖。呵呵呵……还有双粉花花儿袜子,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十几个人哄堂大笑,引得四周的人扭头观看。

“你……”帅小泽的脸瞬间变成西红柿,腼腆的说不出话,迅速俯下身子快速往嘴里扒饭。

“我不喜欢武侠,但我也想去你们宿舍睡会儿。我不打算住校,以后中午就蹭小泽床铺。”李青一本正经地说,忽然狡黠地弯下腰说:“顺便参观一下你的漂亮袜子!哈哈……”

“呵呵,好了,都别再笑了,大家快吃饭吧!”袁欣敏强忍住笑容,站起来制止狂笑的大家。虽然很好奇红围脖和粉花花袜子的来历,但现在绝不是好时机。

“好,不笑了,再笑彩袜都凉——呵呵,不好意思,口误,再笑菜花都凉了!”刘素霞自己都没想到把菜花说成彩袜,连连摆手。

“其实咱可以跟你们宿舍那几个调换位置,咱六个占三个上下铺刚好,李青再来睡那个床都是咱的!”衡信连忙岔开话题,本来还想笑,但看着帅小泽把脸就快埋到米饭里面,实在不忍心。

大伙热闹地说笑着,又继续吃饭,笑声感染着半个食堂。

五号楼六楼西面的三号宿舍里,六个人躺在床上听着张少佐播讲的长篇评书《多情剑客无情剑》。高大铭、衡信、高大林都跟别人换了铺位,高大林边听评书边埋头看着《七剑下天山》,马子祥和刘烨刚躺在原来的靠窗位置。李青躺在帅小泽的下铺眨巴着眼睛,无心听评书,也不想睡觉。忽然一骨碌下床,到马子祥跟前悄声说:“子祥,小泽吃完饭干吗去了?不会专门把铺位让给我睡吧?”

“我要说是!你会不会感动得要以身相许?”马子祥扭回头笑着说,既不肯定也不否定。

“跟小泽一起玩儿,要学会多用眼睛,少用嘴巴,嘿嘿。”上铺的刘烨刚,探出脑袋幽幽地说。

“回床上眯着吧,睡不着就听评书。”衡信看着一脸茫然的李青,拍拍床铺,然后淡淡地说:“不用诧异,我以前也问过,可他俩啥都不会给你说。顶多告诉你‘好兄弟讲义气’心照吧!慢慢儿你就会习惯!”

“默契!这一点儿我挺佩服!不是所有的好兄弟都能做到这点儿,就为这个我才从二中转过来的!周末跑二十几里回家!”高大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到刘烨刚床上,也探出头看着李青。

“我那个去!你可别放豌豆花儿了!谁都看得出来你丫盯着芦建虹看的样子,跟长了勾眼似得!”刘烨刚立刻点破高大林,然后盯着他脸色变红。

“嘿嘿,”高大林一阵笑,把脑袋仰起来说,“那有啥?我还就为卿狂了,咋样?哎,小刚,豌豆花儿啥意思?”

“豌豆花儿屁啊!再漂亮也是个屁!”马子祥笑嘻嘻地说,“大林,又给你上一课!对吧?呵呵!”

“厉害!这词儿本身就够漂亮!”高大林说着忽然压低声音说:“祥子,芦建虹算不算咱们学校的四大美女?你看,袁欣敏,王易佳,芦建虹,再加上你一天老盯住的小龙女!”

“要说四大美女,小龙女勉强算一个,袁欣敏也差不多,王易佳要是不带眼镜也凑合。其实她们还太嫩了,真正说的上美女的是我们班主任智蕊,还有一班主任高育红——”马子祥躺在床上认真地悉数。

“祥子!”一直没说话的高大铭忽然制止马子祥,“你个神屌大侠!说你的小龙女和章凤巧就行了,不要拿我姑说事儿!”

“哎?大铭这话就不对了!”刘烨刚插话,“说说咱们敬——爱——的高老师有什么问题?再有一说,祥子要说她够不上四大美女,你是不是也不高兴?嘿嘿嘿嘿。”

“祥子这么说也对!咱们第一次在高级中学吃饭时,我看到高老师就觉得她特漂亮,漂亮的像仙女儿,高不可攀!”高大林吧嗒吧嗒嘴,口水就快流出来了。

“对你来说当然高不可攀!人家又高又红,你多高?”刘烨刚不失时机地讽刺了高大林一把。

“小刚!再说就翻脸啦?”高大铭总觉得拿他最尊敬的人当话题就是不好。

“哎,咱不说这了,还是再研究一下小泽箱子里的红围脖和花袜子吧?”高大林说着翻身下床,到帅小泽床边弯下腰。却迟疑一下,等大家说了赞成才要动手。

“你要想研究就自己研究去,我最多当作没看到,回头小泽要是弹你脑瓜崩,可别说没提醒过你!”马子祥又何尝不好奇,但作为好兄弟说过不乱打听就要坚持到底。

“对,大林,你最好去找二班的坏水儿三李打听一下!他们被小泽弹脑瓜崩的力度你能不能承受的了?”衡信也郑重提醒高大林。

“那也未必!大林是不知不怪嘛!大林,翻吧!哥支持你!呵呵呵。”高大铭忽然冒起了坏主意,觉得大林初来乍到,需要收拾一顿才比较乖。

“行,你出口我出手,大家给我们作证啊。”高大林说着真把小纸箱搬出来,嘴里嘟囔着:“这红围脖还真红,作文书,作文书,趣味数学,这袜子花成这怎能穿出去——咦——情书!爆料爆料!嘿嘿!”高大林说着把一个折了几折的纸举过头顶晃几晃。大伙都忽的围过来,但没人伸手,还是等着他打开。

高大林小心翼翼展开纸片,朗声念到:“我爱凤城,我爱凤城的麻辣烫!我爱凤城春天的微风,这啥呀?说信又没按格式,说歌词也不押韵!”

“大林你懂个毛尾!这叫散文诗!”刘烨刚在一旁说,“哎,麻辣汤是什么汤?羊肉还是牛肉?咱凤城有这东西吗?”

“这个我知道,麻辣烫是一种竹签串着煮的菜,煮熟蘸酱吃!我们小区门口就开了一家,听说是咱凤城第一家,生意可火了!前几天二叔从西安回来,说好带我们去吃呢,结果人多的要命,可多人排队等叫号!”高大铭说的麻辣烫就来兴致,从门口经过好多次还没机会尝试。

听高大铭说的津津乐道,衡信也动心了:“那么好?下午跟小泽商量一下,咱周末去试试吧?”

“吃的晚会儿说,接着念,下面说啥?”李青把头探过来看,却被高大林伸手盖住。

高大林又往前一递说:“给你来念,嘿嘿嘿!”

李青连忙把头又缩回去了。

“大林念吧!小泽打你时候我们帮忙拉着!”刘烨刚在床上躺着始终没动过。因为他发现马子祥一直躺着也没动,虽然也在竖起耳朵听。

“好,还是小刚讲义气!我爱凤城春天的微风,风里面裹着浓郁的菜花香,最撩人的还是那拂过脸颊,她的发梢,还有甜美的歌声!我爱凤城初夏的热浪……”高大林一本正经地读着,就像课堂上读课文。

几个人本是认真地听着,可等高大林读完,却发现只有李青在旁边看着。衡信已经面向墙侧躺认真地听《多情剑客无情剑》播讲完后的广告,好像根本没经历刚刚的事。高大铭也拿去高大林刚才看的《七剑下天山》故作认真地看着,而马子祥和刘烨刚好像在蒙头睡觉,而且看起来像睡了很久。把高大林吓坏了,赶紧把东西恢复原位,悄悄地来到刘烨刚床头小声说:“小刚,你们咋了?我不管,你刚才可是说过小泽打我时要帮忙拉的啊!”

马子祥当然要装睡,因为他听到一半就知道那首诗是帅小泽写给某人的。尤其是提到馍片和滑雪板,没人比他更了解帅小泽的习惯,所以宁愿什么都不知道,连感兴趣的麻辣烫也没心思再了解。刘烨刚差不多也是这想法,要是帅小泽知道有人看了他私人东西,而且他和马子祥都在旁边看着却没阻止,不知道会不会窝一肚子火。

高大林说完发现刘烨刚纹丝没动,又悻悻地回到自己床铺。发现李青也跟衡信躺在一起,不由得抽了口冷气,跳到高大铭床上跟他一起看书。

“喂,大铭,你说只是偷看一下私人物品,小泽会不会翻脸?”高大林还是不放心,忍不住问高大铭,“小刚说会帮忙拉着是真的吗?”

“拉,当然拉!他们会帮忙拉住,好让小泽揍你!”高大铭笑着落井下石,早就猜到刘烨刚话里有话。

“啊?我草!咋这样啊?那你呢?你说了支持我的!”高大林感觉这几个家伙也是两面三刀,心里忽悠一下。

“我?那当然是继续口头——支持你啦!”高大铭笑着,故意拉长口头两个字。

“你们——咋都是这样啊?”高大林感觉到事情不妙,难怪这些家伙没人亲自动手呢,原来都留着退路。再一想干脆来个先发制人后发制与人,主动找帅小泽陪个不是,再把始作俑者推给高大铭。拿定主意转身就往外走,先去找找看,实在不行就在教室等着。

那几个看着高大林垂头丧气地出去,才坐起来长出口气,让衡信把声音放大,接着听第二段评书白眉大侠。

下午预备铃响了,帅小泽从高育的红宿舍往教室走,和她聊了个把小时,心情还算不错。在五号楼外面碰到袁欣敏、李嘉、王易佳他们十来个女生,打了招呼一起说笑着进教学楼。

高大林在二(一)班门口等着帅小泽,急的团团转。马上就要上课了,才看见帅小泽和一帮女生说笑着顺通道过来。连忙走上去机关枪似得,把宿舍里发生的事仔仔细细说一遍,把高大铭还摆到主使者的位置。

帅小泽听着脸红一阵白一阵,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似得,朝高大林紧使眼色都不赶趟,只好听之任之。反正旁边十几个女生都侧着耳朵呢,就算掩饰也没用。等听完了上课铃也响了,淡淡地说了一句:“行了,小事情,快回教室上课吧!”

高大林发现帅小泽没有像想象那样发脾气,也没有像他们说的给他来几个脑瓜崩,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既然他说小事情,那就先会教室呗!悻悻地转身走了。

袁欣敏虽没有听得完全明白,但也听个七八成,对于红围脖、花袜子更加好奇!尤其是提到情诗和麻辣烫,再看帅小泽脸色变化就更是想搞明白,可上课铃响了,和王易佳、李嘉对视一眼,各自回教室了。

几天后的中午,六号楼六楼西三号宿舍里,高大铭躺在床上仔细地翻着《七剑下天山》小说,耳朵还听着隔壁床衡信播放的《白眉大侠》评书。李青躺在衡信床上,跟他一起听评书,眼睛不时扫向高大铭上铺的高大林。高大林那小子这几天坐卧不宁的,睡个午觉都翻过来滚过去,向刘烨刚用眼神求救好几次都没反应,好像他根本就没有接受信号。其实刘烨刚心里也蛮难过,因为他的好哥们儿帅小泽连续两天半没跟他们好好说过一句话,上下学路上只顾着埋头骑车,吃午饭也低着头,迅速吃完一份葱油面就跑回宿舍,蒙着头睡觉。袁欣敏她们几个女生也是一脸木然,向来爱说话的李嘉都没敢搭话,向刘烨刚和马子祥私下打听得到的分别是沉默和懊恼眼神。

高大林憋得实在难受,忍不住说:“小泽,你还好吧?我知道你还在恼我,要不你起来打我一顿行不?”说完人也下床来到帅小泽床边,可帅小泽就像睡着一样纹丝没动。

“小泽,都是我的错,你起来骂我呗?这样会憋坏自己的!”高大林不知道该怎样才能让帅小泽原谅他,可帅小泽依然没动。不由得望向马子祥上铺的刘烨刚,眼神里满是乞求。

“小泽,我承认是我的错。大林翻你东西的时候我没有及时阻止,你要记恨就冲我来吧,要打要骂随便选,闷坏身体划不来!”刘烨刚说完依然没有反应,其他人也凑过来了,但不知道说啥。都知道这帮人当中跟帅小泽关系最近的就是刘烨刚和马子祥,又把眼神投向窗户边的马子祥。

马子祥走过来幽幽的说:“小刚说的对,其实这件事错的是我俩,无论如何不该任由大林翻你东西。你起来,我让你解气!”这几天他也比较苦恼,要是那天大凡说几句阻止的话,也不至于成这局面。可是说完以后帅小泽的被子连动都没动一下,就更加沉不住气,“小泽,到底要咋样嘛?还是不是好兄——”马子祥说着伸手扯掉帅小泽的被子,惊的连“好兄弟”的“弟”字都硬憋了回去。

因为帅小泽正在床上看大本书,被子揭开的瞬间还一手按住《三国演义》第269页,另一只手拿着微型手电筒。一脸惊愕看着众人,不解地说:“怎么了?该上课了?”说着又看看左腕的手表,“十二点四十五,你们干吗?”

“靠,你别告诉我这几天都在床上干这事儿!”马子祥拿起床上的三国。
“我是在看书啊?你们围着我干吗?”帅小泽仍然是一脸茫然。
“啊?小泽,你意思是这几天你都在被窝里看书?那你还生我的气吗?还有大铭?”高大林满脸的疑惑,看帅小泽的表情又不象在玩。

“生什么气啊?那天不是跟你说小事情了?”帅小泽这才明白几个人围着他的真正用意,原来是打算给大林和大铭讲情。继续说:“你们以为我这几天是在跟你们怄气呀?咳,我是躲难,那天大林这小子当着十几个女生的面说箱子里有这个有那个,那些人都听的真真儿的。我是害怕她们追问,才深居简出,尤其是里面还有伍欣欣,那嘴巴跟小喇叭似的!”
    “我靠!你要跺难也给咱们打个招呼嘛?吓得都不敢找你说话!”马子祥总算是松了口气。
    “嘿嘿,我脑袋都是乱的,所以躲被窝里看三国,跟前几年看的感觉还真不一样!”帅小泽显得有些尴尬。
    “这都是大林惹得祸,你去帮小泽辟谣去!”刘烨刚看着帅小泽没事,把目光停在高大林身上。
    “行,都怪我嘴贱,我愿意补救!你说该怎么做?”高大林倒是没有推辞。
    “那你就去找那十几个女生逐一解释,替小泽澄清误会。”李青接着说。
    “不要这样,你们没听过解释就是掩饰的道理?招数的最高境界也就是无招胜有招!”衡信忽然站在刘烨刚身后,慢条斯理地说着,“只要咱几个拧成一股绳,说话口径一样!谁也挑不出小泽毛病!”
    “对,衡信说的有道理!咱们都一口咬定大铭那天什么都没看见,在食堂里只是闹着玩儿,大林也是跟着大铭人云亦云!”马子祥也支持衡信的观点。
    “不不不!到这时候你再说什么都没见,早就没说服力了,我都不信!”帅小泽说着从床下面取出纸箱子,“事实是这样的,大铭那天晌午开过玩笑以后,大林不信,又来翻一遍,确实看到这条围脖。而这条围脖根本就是大铭买的,给我开玩笑呢,现在就算送给我了!还有这首诗,其实就是在一个什么文学杂志抄的!大家明白了?”
    “赞成,大家就这么编。”高大铭笑着说。
    “编你个头,事实就是这样。”马子祥走过来拿起围脖看看,吧嗒吧嗒嘴,“这围脖挺漂亮!到底谁送的?借我围几天就没事儿了。”
    “你太健忘了,不大铭送的呀?”衡信拍了一下马子祥,幽幽地看着高大铭,“其实这事儿就该怪大铭挑的头,咱们都是好哥们儿,不能动不动就窝里反!看人阿飞和李寻欢,那才叫肝胆相照!”
    “我有个提议!干脆咱桃园三结义,拜把子!”李青大声说。
    “行!我同意!”刘烨刚赞成。
    “咱七个人,干脆叫凤城七剑客!跟天山七剑一样!”高大林认真地说。
    “你犯贱的贱吧?”马子祥冲口而出。
    “犯贱又咋了?我贱别人不贱自己!”高大林不以为然,“我还就是高大贱了!酷吧?”
    “这七贱还是七剑倒无所谓,关键是以后咱们七兄弟得齐心协力,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父母就是我父母,你孩子就是我孩子,这都不是开玩笑的!”李青一本正经的说。
    “七兄弟,是不是有点儿像金刚葫芦娃呀?”刘烨刚打趣,摸着高大林说,“嘿嘿,你大概就是小贱贱了!”

“小刚,别玩了,要大家都愿意,那咱就学古人天地为证搓土为香!冲北磕头吧?”帅小泽看大家都挺认真,当即在宿舍北墙边扫了小堆儿土,插三支笤帚芒。
    几个人并排跪在地上,相互报了出生年月。大家都差不多同龄,按出生先后,高大铭是老大,大剑客,被戏称为高大贱。李青是老二,太极剑,后来被戏称二贱。老三帅小泽在班上是班长,又是兴趣小组的组长, 被戏称为贱头儿。飞人衡信排老四,很自然的叫做飞剑,叫撰了就是非常贱。老五马子祥一向被叫“神雕大侠”,直接改成了神剑,被戏称为神贱。高大林是老六,自称醉剑,也就是最贱。刘烨刚没想到自己是最小的,就把戏称高大林的小贱贱给了自己。他们除了对天盟誓之外,还专门说了兄弟之间不能相互糟践,不能争女人,不能为见钱起义。


上一篇: 《上篇 商道》     下一篇: 《悼毛邓
责任编辑: | 已阅读221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二十七章 七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