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我爱凤城,我爱凤城的麻辣烫》--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12-18   共 0 篇   访问量:258
第二十六章 我爱凤城,我爱凤城的麻辣烫
发布日期:2019-12-18 字数:9483字 阅读:258次

  下午第二节是体育课,老师让同学们自由活动。帅小泽本打算回教室写作业,王易佳和芦建虹、章凤巧却想玩跳绳,于是让帅小泽和衡信摇绳子,三个女生跳。时间不大,张彩霞、李佩娟、贾以香还有另外几个女生也加入跳绳队伍,围观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

  “坏水儿三李”也来了,嬉笑着调侃帅小泽是妇女主任。帅小泽开始没理他们,可三个家伙轮番轰炸,大概是已经听伍欣欣说兴趣小组不收他们,这是存心挑衅。

  帅小泽气恼了,把绳头交给张洪涛继续摇,抽身去追三李。三个狡猾的家伙时而集中跑,时而分散开,然后又聚起来。帅小泽定了定神,选择逐个击破,先是专门抓李炳俊,不理会另外两个的纠缠,逮住后直接在额头上弹了三个响亮的“脑瓜崩”。李炳学和李学良也没能躲得过去,先后被狠狠弹了三下,噙着眼泪说要找老师告状。

  帅小泽擦着汗走了,回教室写作业去,根本不在乎他们找老师告状,说什么也是他们挑衅在先。

  高育红下午没课,备完课以后在办公桌前坐着发呆。忽然看到窗外王易佳她们跳绳,也想出去撒撒欢儿,可又担心这帮孩子看到她反而玩的不自在,就坐下来随意翻着桌上的杂志。过了一会儿,看到一篇提到北京夜市麻辣烫火爆场面的图文,不由得想起小区大门斜对面那家新开不久的麻辣烫,每次经过都闻到那香辣的味道。再转念一想,正好明天是星期天,不如叫帅小泽一起去尝尝。打定主意以后,走到窗外的小广场,却又没找见他,刚才隔窗户看时还明明在摇绳子。又到大操场、篮球场、高中部篮球场转了一圈,都没看见他的影子,只好悻悻地回教办室。

  路过二(二)班教室的时候,高育红习惯性往里面撇了一眼。意外地发现帅小泽在座位上写字,脸上立刻浮现出会心的笑容,因为整个班级就他一个人学习。轻轻走到他身边,柔声说:“傻瓜,你刚刚不是和她们玩跳绳吗?忽然这么用功啊?想考状元?”

  他站起来傻傻的一笑,不好意思地挠着头说:“呵呵,跳绳是女孩子玩的,我没什么兴趣,还不如多做几道题呢。”

  “那麻辣烫有没有兴趣?想不想跟我一起尝尝去?”她斜着脑袋幽幽地说,满脸稚气地微笑。

  “麻辣汤?行啊!只要你喜欢喝!”他满心欢喜地答应。中午还在发愁找不到方法向她赔不是呢,如今她既然满面笑容的过来,应该是不再生气了。

  “是麻辣烫,第四声,烫——傻样!”她笑着给他纠正发音,眼神传递着无限亲昵,“不是喝的汤,是竹签串着各种菜,在滚烫的调料锅里煮一会儿,拿出来蘸着酱吃。我还没吃过呢,从那门口过几次,看起来挺好吃。”

  “用竹签串着煮,还要蘸着酱吃?那倒是挺有意思。”他眨巴着眼睛看她,从没有听过这样的吃饭方法,觉得满新鲜的,嘴里开始渗酸水儿。

  她笑了笑,再次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人,才压低声音对他说:“呵呵,傻瓜,你明儿早上空着肚子来找我。咱俩先吃早点,然后去逛会儿街,晌午看电影。不吃午饭,下午再去多吃点儿,行不?”

  “太行了!”他高兴地差点跳起来。早上还想叫她看电影结果被批评一顿,如今一天没过去就梦想成真,哪能不高兴?兴奋地凑近她说:“红姐,我明早九点钟在小区门口等你。”

  “嗯!我先走了。”她说完迈着轻盈的步伐往后门走,走到门口还笑着回头叮嘱:“路上骑车慢点儿,嗯?”声音柔美到极致。

  “好的,明天见!”他高兴的就差手舞足蹈了,转身坐到凳子上快速的写题。

  放学后,帅小泽推着车子嘴里还在哼哼着小曲儿。马子祥、刘烨刚、衡信、刘素霞都推着车子,袁新敏她们四个在旁边走着。不用仔细听就知道是《恋曲1990》,这首歌最近在学校比较流行,很多人都会哼哼几句。

  “晚上的电影咱不看了?”马子祥看看几个人,把目光停在帅小泽脸上,觉得白白浪费一个看电影的机会。

  “你们要想去就去呗。”帅小泽淡淡地说,铁定了不去看露天电影,免得她知道了担心,“我昨晚没睡好,最需要的是补觉。”

  “小泽,今天中午你们把伍欣欣弄得有些难堪,下次能不能给我们点儿面子?她毕竟是我和小敏的闺蜜!”李嘉紧走两步跟帅小泽肩并肩。

  “哦,那简单,下次再叫她一起吃饭时候通知我一下,我回避。”帅小泽淡然说。正笑着的脸瞬间没了表情,提起伍欣欣就觉得不舒服,那丫头精明的过头。

  “小泽,有必要玩儿这么绝吗?”袁欣敏觉得帅小泽的话冰冷无情,显然是丝毫没顾及她和李嘉的面子,“她只不过是想帮助人,没有犯什么错啊?”

  “她没错!我有错!我退出兴趣小组,你们重新选个组长吧!”帅小泽忽然觉得袁新敏和李嘉被友情迷糊住了,完全没有理性分析伍欣欣收“坏水儿三李”严重后果。再怎么解释,她们也听不进去,干脆以退为进,先将住她们,以后有机会再慢慢解释。

  “开玩笑!兴趣小组是小泽提出的,谁要逼小泽退出就是想解散兴趣小组和篮球队!”马子祥不知道帅小泽的用意,直接就发火了。

  “干吗这样啊?咱们犯不着为了一个伍欣欣弄得自己人不和!”季新怡像是牢骚的话,实际是在提醒袁新敏,要她分清楚远近亲疏。

  “小泽,你知道我不是这意思,你要不愿意她在核心里面,直接说就行,你是组长嘛!”袁欣敏也有些不高兴,但更不希望因此跟他闹得不和。

  “小敏,你想想要是欣欣把三李弄进小组,那三个搅屎棍儿要万一管不住,兴趣小组将毁于一旦!再说,她什么不好玩,竟然骗小泽举手,这种小聪明要不得!”刘烨刚连忙解释,他清楚再争论下去,无论输赢最难过的都是袁新敏。

  “好了小敏,咱以后也跟欣欣保持距离,小聚会都不叫她。”李嘉说着把嘴巴贴近袁新敏,悄声嘀咕:“你傻啦?干吗为那臭丫头跟小泽闹别扭,那不是硬把他往人家那边推?”

  袁欣敏马上就明白李嘉的意思,脸一红,笑着对帅小泽说:“哦——那好吧!咱就当她今天什么都没说,小泽,行吗?”

  “这就对了!咱们才是铁哥们儿!”帅小泽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想通,笑着看看她,然后转身招呼大家,“大家快走吧?一会儿天要黑了!小敏,李嘉,再见!”说着抬腿跨上自行车。

  “好,周一见!”袁新敏回了个甜甜的微笑。

  一直没说话的王易佳,走过去斜坐在帅小泽车后座,回头笑着向袁新敏、李嘉挥挥手,把头靠在他背上。马子祥、刘烨刚、刘素霞也跨上了车子,季心怡斜坐在马子祥身后。几个人也向袁新敏两人挥手,骑车向前走去,衡信则驶向另一个方向。

  袁欣敏和李嘉相视一笑,挽着胳膊慢悠悠地向幸福小区走,嘴里小声哼哼着歌:“乌溜溜地黑眼珠和你得笑脸,怎么也难忘记你……”

  城区的一个集贸市场门口,摆着长长两排卖早点的摊子,凌乱的小桌子小板凳占满了路两边的道沿儿,叫卖声和茶点的香味传出去很远。高育红和帅小泽就在其中一张小桌子跟前坐着,她正在文气地用勺子吃着卤汁豆腐脑,碗旁边的小筐子放着几个包子。他面前碗里是豆腐脑与胡辣汤的两搅,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烧饼夹韭菜盒子。他把手里的东西递到她跟前示意她尝尝,她笑着摇头,轻声告诉他那个太油腻而且味道特别大,他傻笑一下继续大口吃。

  两人在城区最繁华的十字街口一家百货商场转悠,因为心情好的缘故,看到什么都感兴趣,东看看西瞧瞧。两人什么也不买,还不时地探手摸摸材质,询价,然后笑着走开,就是过眼瘾。

  出商场以后,他骑上车子往电影院走。她坐在车后座,忽然好奇地问:“哎,傻瓜!你为什么喜欢吃韭菜盒子?还要用火烧夹着?”

  “呵呵,我也说不出它为什么好吃,可能就是觉的味道大吧?”帅小泽笑着说,想起老妈以前只要赶集就给他带火烧夹韭菜盒子,而他每次都吃的净光,“说起来还有个小故事,老妈说我三岁以前就是个病秧子,整天耷拉着脑袋,脸色蜡黄蜡黄没血色儿,见谁也不说话,像个大豆芽。家里人常年赶着马车带着我四处瞧病!奶奶更是急的逢神便拜,见庙就烧香,可病就是不见好!”

  她把头靠在他背上,认真地听着,胳膊紧搂着他的腰。

  “直到有一天路过个大集市,老妈说我一闻到韭菜盒子的味道,就嚷着要吃东西。后来看我眼睛直勾勾盯着路边一个人手里的火烧夹韭菜盒子,才问我是不想吃那个。我那时候点头都没劲,奶奶更怕我空腹吃油腻的拉肚子,可我就是不停哼唧。她们只好给我买了两份,一次掰个棱给我,没走出集市我就把一份吃完了,头也直起来了,回家又吃了另一份。从那以后病也逐渐地转好,后来家里人只要赶集就给我买火烧夹韭菜盒子,有时还让小姑骑车到集上专门买!呵呵呵,有意思吧?”帅小泽说完以后笑着回头问。

  “呵呵,韭菜盒子哪有这么大作用啊?肯定是那时候你的病已经好的差不厘儿了,刚巧碰上韭菜盒子,要是闻到臭豆腐说不定也一样!”她笑了笑,幽幽地说。

  “有道理,明天弄瓶臭豆腐试试!”他天真地说,双手稳稳扶着车把。

  她握着小拳头捶着他的背,轻声娇嗔:“傻样,还是不要试的好,再上瘾了,我以后可就倒霉了。”

  对他来说这样的捶打,无疑是世上最美妙的按摩手法,不由得脚下加把劲儿,心里美滋滋地蹬着车子。

  这天电影院人稀稀拉拉,他和她在倒数第二排中间位置坐着。荧幕上播放着一部文革时期的爱情片《庐山恋》,女主角是个打扮时髦的烫发头女郎,和资本家父亲从海外回国旅游观光,在庐山景区的枕流石邂逅男主角。男主角是个高干子弟,陪着重病的母亲在庐山养病。男主角坐在枕流石上潜心读书的样子,深深打动了女主角的心。两人认识后携手游览庐山,萌发了不寻常的爱情。但在那个阴霾盖顶的年代,却要頂受着来自家庭和社会的重重压力,女主角也随父亲离开,男主角也因为与资产阶级频繁接触而接受审查。几年后的不期而遇,让两人决心冲破障碍,最后约定终身,双方的父亲也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变冤家成亲家,有情人终成眷属。

  高育红几乎是噙着眼泪看完全场电影的,被故事里的爱情感动的一塌糊涂,从始至终偎依在他怀里。尤其是女主角对着大好河山高喊:“I love my motherland.I love the morning of my motherland!”高育红还专门对帅小泽解释一遍,翻译成汉语就是:我爱我的祖国,我爱我祖国的早晨!二人当然知道这不仅仅是句爱国的豪言壮语,还暗藏着潜在台词“我爱你”的意思,尽管如此含蓄在那个年代已经是开先河了。

  剧中还有一场吻戏,在中国电影里也是先例,不亚于后来的《红高粱》中暴露镜头的轰动,观众席传出唏嘘声。她连忙用双手捂住脸,从半指宽的指缝中观看,随后附在他耳边说拍电影的都是流氓,他却报以傻笑,内心何尝不想像电影里那样亲吻她。美丽大方的女主角,也大大感染了帅小泽懵懂的激情,以至于在女主角说男主角:“老夫子,你就不能主动点儿!”这句话时,忍不住埋头深吻了一下怀里她温润的嘴唇。而她既没有回应也没有推脱,只是轻轻地抿了抿嘴唇,摸摸他的鼻头,绯红的脸颊在微弱的光线下显得愈加迷人。

  “川人王麻辣烫”在高育红住的逸园小区大门斜对面一百多米地方,饭店晚市下午五点钟开始营业,高育红和帅小泽刚过四点就到了。老板是操着标准四川话的川北人,热情地招呼他们在旁边喝茶聊天,还切了水果盘。据这位老板说,他们这家店虽然开的时间不长,却毅然是凤城第一家麻辣烫。而他的亲戚已经在北京、广州、重庆等大城市开了好多家连锁店,他所用的配方和经营模式也是从亲戚那里得来的真传,什么地方先进,什么地方独到,把二人说的食欲大增。

  原来这是一家自助餐厅,每人二十八块随便吃,酒和饮料另外算。他们先买票,然后进大厅在最角落靠墙坐下。高育红更是低头靠墙坐着,让他去挑选菜串和蘸酱碗,还不住地向餐厅进口扫视,生怕遇到家里人或者亲戚朋友。时间一长,二人放开肚子吃,什么也不再顾虑。好客的老板送了一瓶啤酒和一瓶汽水给他们,他害怕喝醉,要两个杯子和她分着喝。她没有拒绝,大概是因为麻辣的味道太重,喝凉的缓解点。二人一边吸溜冷气一边不停地吃,还在不停地说笑。

  她吃完一口菜,扭头悄声对他说:“傻瓜,再去那边倒几杯水拿来晾凉,一会儿喝的时候没有那么辣。”

  “嗯。”他答应以后,忽然想到这是自助餐,要吃个够本才行。站起身以后又低下头小声对她说,“红姐,咱应该少喝点儿水!拿两杯凉水光漱口用,留着肚子吃东西,二十八块钱,用水填饱不就赔了?”

  “行!快去拿!我嘴都快不当家了!呵呵。”她用力点头,觉得他说的有道理,等他离开连续张大口吸凉气。

  她吃热了,站起身把外套脱下放在椅背上,坐下继续往锅里放菜。端起杯子喝了口啤酒,觉得味道怪怪的。心想:这么难喝的东西,竟然那么多人爱喝,真搞不懂他们是为了享受还是受罪!还是汽水喝着舒服,想着伸手拿着瓶子就瓶口喝了一大口。

  “这不是育红吗?你也跟朋友在这儿吃饭呐?这儿离家倒是方便的很,呵呵呵!”

  她正埋头吃着,一个略显苍老的男人声音在她头上说。这话把她着实吓一跳,怕的就是遇到熟人。连忙抬起头定睛看,还好不是家里人,是父亲单位的朋友杨元申夫妇,都在逸园小区住着。赶紧站起来打招呼:“杨叔叔,婶子,你们也在这里吃饭啊?”

  “是啊,前几天听孩子们说新开了个烫锅味道好,我跟你婶子就过来尝尝。呵呵,你男朋友出去了?”杨元申笑着说,又指指高育红对面的空位子,见有碗筷和啤酒,就以为是她男朋友。不久前和她父亲聊天时还说起她没订对象。

  “啊,是啊,哦,不是不是!”高育红茫然不知所措,急忙转移话题,“你们吃好了吗?要不要找我爸聊会儿?”心里盼着帅小泽这时候千万别回来。

  “今天就不去了,改天我和你杨叔叔再去看你父母,你慢慢吃吧。”杨婶说着就要走,“这东西虽然好吃,就是太辣,育红你也别吃太多!”

  “哦,好的!叔叔婶子慢走!”高育红连连点头,希望他们走的越快越好。

  “嘿嘿,我想到个好办法,这样吃就没有那么辣了!”就在他们转身走出去四五步的时候,帅小泽兴奋地走了过来,而且边走边说。手里端的托盘里放了几杯加了冰块的水,还有两个蘸酱碗。却一眼看到她吓得瞪大眼睛的表情,手里的筷子还在摇晃。

  “怎么了?来晚一步就把你辣成这样啦?嘿嘿嘿,快喝口冰水!”他还以为她是辣的五官挪移,赶紧放下托盘端起一杯水递给她。

  “哟,这小伙儿满精神的!”杨元申听到身后的声音,竟折回身来说话。也不知道是对旁边的老伴说,还是对高育红说,又或是自言自语,他老婆更是毫不避讳地上下打量起帅小泽。

  “啊?”高育红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不知道如何是好。如果这两口子在父母跟前歪歪嘴,她就面临着轮番考问。

  帅小泽倒是马上反应过来,知道他们是高育红的熟人,也明白刚刚她为什么有那样的表情。可眼下也不敢做主乱说话,免得让她更为难,于是就干矗在桌边。

  “咦?这是大铭吗?又长高了啦?来奶奶看看,”杨元申的老婆仔细打量着帅小泽,感觉像在小区门口见过,“胖小子,好像瘦了?但更精神!更帅气!”

  “啊,就是就是,我最近天天练跑步,瘦了一点点儿。”帅小泽赶忙顺杆儿爬,然后转身学高大铭的语气对高育红说:“小姑,我再去要两双筷子!”然后稍微把脸侧一些,怕他们再发现不是高大铭。

  “这孩子!还是那么激灵。大铭啊,你们娘俩接着吃吧,我们刚吃过了,走了。”杨元申说完转身往出走,他老婆也跟着出去了。

  过了两分钟,高育红才回过神,小心翼翼地坐下,喃喃地对帅小泽说:“幸亏他们把你当大铭了,要不然明天我妈就该审问了。他们跟我家在一个区住,三天两头跟我妈上街买菜。”

  “那你以后碰见熟人都当我是大铭好了!嘿嘿!”他说着笑了笑,把一个酱碗递给她,“我看到有人用这种纯芝麻酱蘸着吃,就拿了两个,还觉得辣就用冰水涑口!”

  “嗯,不错,这样好,应该没那么辣。冰块儿?从哪找的?”她涑口以后果然没那么辣,又继续夹菜。

  “他们厨房有个大冰柜,里面好多冰儿!”他说着夹起一串菜放她碗里,又给自己夹,两人说说笑笑吃了起来。

  还好这家餐厅没有时间限制,两个人从五点钟吃到九点,吃的不住吸凉气打饱嗝。帅小泽肚子吃的溜圆,走路都想扶着墙,出门就推自行车,分不清是他扶车子还是车子撑着他。两人本还想再溜达一会儿,可过了马路就是她小区,只好在背影地方靠墙站着,把车支架撑起来放在旁边。他看看她傻笑一下,她又深情地看他,都不想说再见。

  “傻瓜!你该走了!”这句话她已经说了第六遍,可身子仍然一动不动地靠在墙上,眼睛看着他呼出的白气。

  他看了看表,时针已经过了十点,仍然不想走,先吸了口凉气微笑着说:“唏——红姐,咱们周末再来吃麻辣烫吧?”说话时嘴巴还是又麻又木,舌头都感觉没平时灵活。

  “呵呵,大傻瓜,看把你辣成啥了,还敢吃?”她伸出舌尖润润嘴唇,嘴巴也是辣的,而且还有些干,“你要喜欢的话,我就陪你呗!”

  “你刚也辣的直吸溜,还说我,嘿嘿!唏——辣是辣了点儿,不过真的很好吃!”他说着还在吸,“要是麻辣烫和烩面一样,一块半一大碗多好啊!咱可以天天来吃!”

  “唏——傻!那也不能天天吃啊,吃辣子伤胃!还会把心烧坏!变成空心儿傻萝卜!”她马上笑着推翻他的理论,顺势吸了口凉气,缓解嘴里的麻辣。

  “谁说我傻!辣了咱可以少吃点儿,大不了两个人分一碗,但是可以天天和你在一起啊。”他马上表明了本来的想法,“吃什么不是最重要,重要的是跟什么人吃。”

  “呵呵呵。”她会心一笑,把头低了一些,非常喜欢他这样坦率的说法。忽然脑海里闪过白天看过的电影里,女主角对着风景示爱的情景,抬起头看着他说:“你敢不敢像电影里的烫发头大声喊那样的话?”

  “就那句我爱我的祖国?有什么不敢的?”他印象最深的就是这句,马上就说了出来。

  “哎呀!我说的是她想表达的意思!潜在话!”她白了他一眼,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装傻。

  “啊?那就是她喜欢他呗!”他当然知道,只是没想过当着她的面说,只好应付。

  “你——人家想听你说!”她说着竟把身子拧过去,脸莫名地发烫,感觉有些磨不开,静静地等着他说。

  他沉默了几十秒,认真地看着她说:“我,我爱凤城,我爱凤城的麻辣烫!”

  “啊?傻瓜,你——你怎么说麻辣烫呀?唏——”她转身诧异地看着他,没想到他死板硬套说了这么句话,“算了,还是不为难为你了,回家吧?我嘴真的有些辣,舌头都麻了,想喝水!”她说着又伸出舌头润了一下嘴唇。

  “哦,小红,你,你真觉得很辣是吗?”他侧过脸看着她,脑子里闪过了电影里接吻的场面,脑袋顿时有些充血。

  “辣还有假的?傻——”

  她的“瓜”字没说出来就被他堵住了嘴巴,湿滑的舌头也搅在一起,接着身子也被他紧紧搂住了。本能的挣扎竟被瞬间的兴奋冲淡,口舌麻木的感觉也没有了,周围的冷风也消失了,忍不住也伸出胳膊搂住他的腰,两人热吻起来。

  “嗯……傻瓜,不要这样。”几分钟以后她忽然清醒过来,这是在她家小区门口,任何出入的人都有可能认出她,连忙推开他急切地说:“傻瓜,这是我家门口!”

  “啊,我,我,对不起!”他傻笑着有些语无伦次。虽然心里多了一种很强烈的空虚感,但必须要保持理智。然后弱弱地看着同样不知所措的她,喃喃说道:“红姐,对不起!我只是怕你辣,我不是故意的!”

  “傻样!我回家了!”她低头用余光扫视一眼他满脸木然的表情,疾步走向大门,在进门的一霎那回过头,温柔地说:“骑车慢点儿,嗯?”没等他回答,侧身进门走了。

  过了许久,他才到车跟前,兴奋地跳几跳,试图把头探过院墙看她背影。那怎么有可能,如果按时间计算她应该已经进了房间。可他依旧很兴奋,一跃跨上车座,身子往前猛用力,支架恢复到原位,车子竟然走了。出去几十米,空气中还留下他激动的喊声:“我爱凤城!我爱凤城的麻辣烫!我爱小红!”

  逸园小区的大门忽然探出一个脑袋,接着整个人都站在门外,正是高育红。原来她根本没有进去,而是躲在门口等他离开,而他刚刚疯狂的跳跃,激动的呐喊尽收她的眼底。直到他的背影完全消失在昏暗的路灯下,她才笑着转身进入小区。

  放寒假了,衡信和马子祥分别得到了学校奖励的一千块奖金和奖状。帅小泽得了两千块和奖状,大概是冯主任努力争取的结果,他兴奋地留下一百,把其他的交给母亲。刘烨刚、高大铭、袁欣敏、李嘉、王易佳、季心怡、章凤巧都领到应得的奖金和奖状,开心地回家,还约了找时间一起到北河玩。

  帅小泽的心却没有放假,腊月二十正式放的假,不到十天里就和高育红一起吃了四次麻辣烫。最后一次是大年三十,那天他起了个大早完成老妈交代的任务——到市集买鞭炮和贴春联。不到十一点种就到了逸园门口,因为和她约的就是十一点到麻辣烫吃午饭。还给她带了曾伟奖给他的第二只金笔,笔帽上用小刀刻下“泽?红”几个字,连同他自己写的一首诗,送给她做新年礼物。她收了金笔和纸条没敢仔细看,而是迅速塞到挎包里。凑巧的是高育红也为他准备了新年礼物,一条用毛线钩织成的红色围脖,搭在脖子两头到膝盖那么长。尽管如此把他高兴的当时就围在脖子,绕了两圈还齐腰,吃饭都舍不得拿掉。等到全家吃完年夜饭回到房间,她先是微笑着端详一会儿他在笔帽刻的字,然后才小心翼翼地展开揉皱的半张纸条,跃入眼帘的是他饱满略显潦草的字迹:

  “我爱凤城!我爱凤城的麻辣烫!

  我爱凤城春天的微风,

  风里面裹着浓郁的菜花香;

  最撩人的还是那拂过脸颊

  她的发梢,

  还有甜美的歌声。

  我爱凤城初夏的热浪,

  热浪中粉荷花在瑶池曼舞;

  最惹火的仍是那漠然回眸

  她的眼神,

  还有优美的身形。

  我爱凤城深秋的红叶,

  红叶渲染土坡后的白杨林;

  最灿烂的就是那时刻绽放

  她的浅笑,

  还有优雅的表情。

  我爱凤城隆冬的积雪,

  雪地里有炸馍片和滑雪板;

  最悸动的却是那刻骨铭心

  她的任性,

  还有真挚的热诚。

  我爱凤城的麻辣烫,

  滚烫着两颗被串起的心灵;

  最狂热的定是那麻木笨拙

  我的双唇,

  还有坚定的爱情!”


上一篇: 《第十章》     下一篇: 《铺路者
责任编辑: | 已阅读258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二十六章 我爱凤城,我爱凤城的麻辣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