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美丽的冬夜》--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12-11   共 0 篇   访问量:364
第二十五章 美丽的冬夜
发布日期:2019-12-11 字数:15086字 阅读:364次


刘烨刚讲故事的时候门确实响过,是帅小泽提着两个塑料袋出去。他悄悄来到职工宿舍区,本想着高育红这时候已经睡了,只要把袋子放在她门口,就可以回音乐教室,趁黑混进人群,神不知鬼不觉。可来到她门口却发现灯还亮着,这要不打招呼跑了被她听见反而不好,只好硬着头皮轻叩锁爿“啪嗒”“啪嗒”。

“谁?”高育红正在看书,忽然听见脚步声,而且在自己门口停住,刚打算质问就传来敲锁爿声。

“红姐,是我!”帅小泽压低声音回话,把脑袋几乎贴住门板,害怕被巡夜老师发现对她影响不好。

“啊?傻瓜你——你大半夜的干吗来这儿?”高育红赶紧披件外套开门。一眼看到将帅小泽提两个袋子在门口站着,伸手把他拉进房间,这要被别人发现可不得了。

“红姐,联欢会剩了可多没打开的零食和水果,我给你提过来一些!”他说着把两个满实的袋子放在桌子上,朝她笑了笑。

“傻样!咋不白天来?这要被人看到了咋说得清楚?”她娇嗔着,伸手在他凌乱的头发上理了理。

“我也想白天来,可是要把这两个袋子藏哪呢?就算白天同学们也能看见我过来呀!”他喃喃地说。本就是偷跑过来的,心里也紧张,“好了,先不说了,我赶紧回去!”他说完转身就要开门。

“是高老师的房间灯还亮着吗?”门外十来米远有个男人的声音说话,把高育红吓得赶紧伸手捂住他的嘴巴。

“哦,是的!是李老师吗?”她在门后没敢动,对着窗外大声说。

“是啊,我是李树磬,今天是我和张韬老师值班!”外面说话的就是李树磬。帅小泽还不知道,他们以前在操场角看见在校外练功的高手就是李树磬,只听李树磬关心地说:“高老师早点休息吧,经常熬夜对身体不好!我再到别的地儿转转!”

“哦,好的,您接着忙,我马上就睡!”高育红答应着顺手把灯给关了,房间马上漆黑。她小心地把帅小泽拉到床跟前,附在他耳边说:“你别胡跑了,就在我这儿凑合一宿,起床铃响以前就离开。”

“可是,红姐,我在这睡不合适吧?”帅小泽一者是害怕经不住诱惑犯错误,再者也担心那帮人再发现他不在了会不会到处找,尽管他临走把火柴揣走了还是不放心。

“可是什么?知道不合适还大半夜往这儿跑?只要你规规矩矩地睡觉,不乱碰我,我就不会生气!”她说着已经上了床,挨着墙壁面对墙侧躺下,把外面位置留给他。可过了两三分钟也没感觉他上床,不由得坐起来伸手往旁边摸,没人。再一伸胳膊摸到他还在床边直挺挺站着,压低声音责备道:“傻瓜,你咋不上来?”

“红姐,我看我还是走吧。”他可真有些胆怯,虽然设想过很多次和她亲热的画面,可真在眼前时却又不得不顾虑,怕伤害到她,尤其是她反复强调过多次不许碰她。于是,弱弱地说:“我开门就往宿舍跑,巡夜老师肯定追不上。”

“你个傻瓜,你是真傻呀?万一被巡夜老师抓住呢?就算他们抓不住你,还看不出你跑的方向?要来问我咋办?”她也知道把他留下不好,可大晚上在外面跑更不安全。

“啊?那,那我就在这坐一夜好了。”他说着伸手摸桌边的椅子,还真摸到了搭着衣服的椅子靠背,一转身就坐了下去。糟的是这椅子白天是对着桌子,到晚上她为了搭衣服会把它背对着桌子放。所以他坐了个空,只听“噗通”一声,摔个结实的腚墩儿,摔得他整个屁股包括胯都是疼的,还不敢喊出声音。

“怎么了?傻瓜?”她赶忙下床熟练地拉灯开关绳,从地上把他扶起来。见他苦笑的表情知道并不严重,才笑着娇嗔:“叫你不听话,屁股摔两半了吧?活该!”

“红姐,别逗我了,屁股本来就是两半。”他疼的呲牙咧嘴,尴尬地笑着轻轻侧坐到床边沿,因为屁股疼没全坐实,“我听你的话就是了。”

“呵呵呵,好了好了,不逗你!快脱衣裳睡,免得时间长叫人发现!”她嘴里说着不逗,脸上却还忍不住笑,“把衣裳放椅子上,袜子塞鞋子里头,咦——还是洗洗脚吧!”说着没等他回应,直接到卫生间拿个盆子倒上热水,又兑了点凉水试了水温,才放在床边地上,伸手拿起他的脚拽掉袜子扔在一边。

“啊,红姐,我还是——”他这次被吓了一跳,哪敢让她洗脚。

“嘘——住口,刚还说听我的话!”她做个噤声的手势,温柔地瞪他一眼,不由分说就把他脚摁进水盆。接着又伸手脱去他另只脚上的袜子,随即摁进水盆里,两只手轻轻揉搓他的脚。情急之下竟忘记了人的脚是怕痒的,以为他摆动是不好意思的缩脚,左手抓住脚踝右手洗。等洗完用毛巾擦了,抬头看他正咬牙摇头晃脑,这才意识到刚才他是怕脚痒,忍不住又咯咯笑起来。

笑声未落,她又弯腰捡起袜子扔进盆里,转身进卫生间把袜子洗了。再回到床边时,他已经把外衣脱掉,穿着秋衣秋裤坐进被窝里傻笑。她到门口再度关掉电灯,轻轻地上了床,依然面向墙侧躺着,可躺了几分钟,仍然感觉不到他的温度。伸手向后一摸,他居然离她有半尺以上面向外侧躺,紧张的心跳震得床铺噗噗响。

她转过身把被子往他身上盖了两下,柔声说:“傻瓜,你是紧张还是害怕?”

“嗯。”他轻轻应了一下,既紧张又害怕。身子还是僵硬地靠床边躺着,尤其是她转过身后,芬芳温热的气息直接喷到他的脖子,让他心跳更加剧烈,都想立刻转身抱住她,可又怕她生气,只有强忍着。

“傻瓜,你思想里杂念太多!深呼吸,清空思想,好好睡觉!”她说着竟向前挪了一些,伸出左手摸摸他滚烫的脸,然后索性揽住他的腰,柔声道:“你呀!这样可以了吧?快睡吧!”

真被她抱住以后,他的心跳反而没之前那么厉害了,心绪逐渐平稳了起来。可能是白天确实累的缘故,时间不大传出均匀的呼噜声。她轻轻一笑,凑过去在他脸颊轻轻吻了一下,挨着他的头迷迷糊糊地沉睡过去。

这天的起床铃声格外清脆,刘烨刚、马子祥这些人一窝蜂冲出音乐教室,奔向各自宿舍。袁新敏和李嘉晚上没住校,所以跟着章凤巧回宿舍洗簌,王易佳和季心怡则是跟芦建虹在一起。

衡信洗完脸才想起刚出来时没见到帅小泽,于是又到他的宿舍去。刘烨刚和马子祥也意识到把帅小泽留音乐教室,估计是还在睡。等他们洗涑过再返回音乐教室看时,里面已经空无一人。只好先回食堂吃饭,实在不行就捎带些食物给他回宿舍吃,反正今天就是玩。

刘烨刚和衡信上楼梯后到打饭口去了,马子祥边走边四处看,正好看到帅小泽和袁新敏在老地方坐着说活,两人聊着还一边剥卤鸡蛋壳。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脸都不要了?咦——你洗过了,在哪洗的?还擦了香香?”马子祥坐到他身边就闻到一股香味,又凑过去嗅嗅,“我去,买香香也不跟我俩分享?”

“哪有啊?我买不买香香你们还不知道吗?”帅小泽赶忙附身过来在他马子祥耳边,“昨晚小刚讲故事时,我困的难受就悄悄回宿舍睡觉,早上洗完脸看到对门六班几个小子用大宝,就蹭了一点儿,嘿嘿!”

“啊,你——”马子祥一惊,也把嘴巴凑到他耳边压低声音,“干吗一个人走?咋不叫上我俩?直勾勾坐了一夜!”

“怎么叫啊?当着那么多人喊你俩名字?还是拉开灯打手势?”帅小泽又赶忙附过来假装无奈地解释,接着话锋一转,“知道对不住你们,所以赶早过来剥了一盘卤鸡蛋向你们赔罪!行了吧?嗯?”说着把一个剥了壳的鸡蛋递到马子祥面前。

“喂,你们光顾着聊天,我跟衡信都端不完,几个小菜还在出饭口旁边放着呢。”刘烨刚边走边说,手里端着托盘里放着四碗稀饭、勺子、筷子。旁边的衡信则是端着一盘子花卷馍、油饼,还有帅小泽爱吃的火烧夹韭菜盒子。

马子祥连忙站起来,吃着卤鸡蛋靠近二人嘀咕几句。衡信和刘烨刚都把瞪大的眼睛瞄向帅小泽,却见他轻轻一笑,起身点头哈腰,像个跑堂伙计似得说:“嘿嘿,三位客官请稍等,小菜儿马上就来!”他又刻意弯腰往下拉了拉裤腿,生怕有人发现他穿了高育红的白色碎花棉袜,转身一溜烟跑向出饭口。

大家陆陆续续都到了,不紧不慢地说笑着,还兴奋地回味昨晚的鬼故事,关于帅小泽中途睡觉的事情,没有人再提起。

一个晚自习课上,李炳学悄声走到芦建虹旁边,指着第一排角落的空位子对帅小泽说:“班长,张文军到现在都没来,是不是该记个旷课?”

“哦?是吗?等等再说吧,晚自习没有老师讲课,不用像白天那么认真。”帅小泽淡淡地说,知道他和张文军不合。

“可是班长,班主任说过自习课也要遵守课堂纪律。这家伙这时候说不定躲在哪看大本儿书呢!”李炳学说着不经意一扭头,恰好看到张文军在前门口探头探脑往里看,然后迅速坐到位子上,连忙大声叫:“张文军!班长找你!”

“啊?好吧!”张文军刚坐下就被他吓一跳,弱弱地走过来,就知道准是李炳学告小状了,“帅兄,怎么了?”

“哦——是这样,下次你要来不及上晚自习最好请个假,免得老师问起来我不好说。”帅小泽压根儿就不愿管这种闲事,只要他不在课堂上惹事,少上节课没什么大不了的,学习这事不是强迫就行的。

“哎,班长,还有他看大本儿书的事,你不管啦?要这样,以后我看的时候你也甭管!”李炳学咄咄逼人。

“冤枉啊!帅兄,我来晚是在来的路上堵车,根本没看大本儿书!”张文军连忙解释。

“班长别听他瞎扯!张文军他家离学校只要几百米,每天都是地蹦走,堵什么车啊?还以为自己开的小鳖盖儿?”李炳俊站起来拆穿张文军,“你搜他身和桌兜,肯定有大本儿书或者黄的!”

这句话把很多人都吸引了,目光齐刷刷地落到帅小泽和张文军脸上。要真搜出黄书的话,张文军一定会受到“黑煞神”冯主任的严重处分,学籍保不保得住都在两可。

帅小泽朝四下里看看,已经势成骑虎,无奈地向衡信使了个眼色说:“衡信,你替我看看张文军桌兜。”希望他只是走走过场,千万别有什么惊人发现。

“等一下!帅兄,咱们之前是不是说过?只要我不在课堂上看,就不算违反纪律?”张文军也知道事情闹大了,赶紧靠近帅小泽耳朵悄声说:“我敢发誓今天真没看大本儿书!说实话,我们村口今天放电影,演的《黄河大侠》,我看一小会儿才来的,第二个也是武打片,放学还能看点儿。明天后天还接着放,你要不信可以去打听!再说了不看僧面看佛面,我跟你们村西头治国是表兄弟,咱小时候还一起玩过,你真忍心看着我被黑煞神开除呀?”

“衡信,算了吧,他迟到确实有苦衷。何况我以前说过,只要他不违反课堂纪律就不管他。”帅小泽一听张文军这话就知道“此地无银三百两”,但这话也有道理,就不让衡信搜了。又对李炳俊、李炳学兄弟说:“你们最好能逮着他在课堂上违纪的把柄,要不然我也很为难,总不能说话不算吧?大家都继续上课!”说完直接坐下继续做题。

李家弟兄看帅小泽埋头看书,张文军也扫视一眼四周,屁颠儿屁颠儿回座位了。虽是心有不甘却也莫可奈何,其他人也坐回位子该干吗干吗。

王易佳等大家都安静了以后悄悄对帅小泽说:“张文军刚跟你咬耳朵说啥?”

帅小泽环顾了一下四周,附在她耳边说:“他来迟到是因为看了一会儿村口放的露天电影,跟课堂纪律没关系。”

“那你的意思是?”王易佳迟疑了一下又悄声说。

“明天晚自习咱们几个请假!”帅小泽说完诡秘地笑笑。

“看电影?”王易佳立刻就明白他的意思,“你打算都叫谁?”

“就咱吃饭的铁哥们儿十三个,人再多了嘴杂,传开了容易出事!”他说完以后又趴在芦建虹耳边嘀咕了一阵子,她频频点头,眉毛都笑弯了。

第二天晚饭后,袁欣敏和李嘉走到门口才想起没向班主任请假,连忙又回到班上写了请假条,塞到春梧门缝。

“小敏!嘉嘉!”两个人刚出二(四)班教室就被伍欣欣叫住了,走过来关切地问,“你们要去哪儿?”眼睛却四处乱扫。

袁欣敏先是一怔,淡淡地说:“啊,我们出去有点事。”始终觉得伍欣欣太过八卦,虽然平时玩的挺好,可还是不愿跟她说过多关于帅小泽以及兴趣小组核心的事情。

“要出去玩也叫上我呗!咱们可是闺蜜啊,还都是兴趣小组的!”伍欣欣觉得她们俩有事瞒着。

“行了,别罗嗦,要走就跟上!”李嘉显得没耐心,大家伙约好七点整在学校大门西头的路口等,刚看教室的挂钟已经七点十几分。随着话一出口立刻觉得有点后悔,朝袁欣敏吐吐舌头。袁欣敏想阻止已经来不及,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三个人小跑着出了学校,伍欣欣压低声音问:“咱们这是干吗去呀?”

“唉,你咋这么啰嗦?我们约了帅小泽他们一起看电影,要没兴趣就立马回去上课。”李嘉不耐烦地说,就不喜欢伍欣欣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毛病。

“有有,当然有!在哪儿看?”伍欣欣高兴的几乎跳起来。

“有兴趣就只管跟着走,别再问了。他们最烦有人多嘴多舌,快走!”袁欣敏本来就不想带伍欣欣。

“哦,好的!他们在哪儿?都有谁?”伍欣欣习惯性的刨根问底。

“你要再不把十万个为什么给收起来,就马上回学校去!”李嘉回头看怒视着伍欣欣说。她连忙伸手捂住自己嘴巴,跟着两人向前走。

那些人早就到了,正焦急地等着。刘烨刚老远就看到袁欣敏她们,笑着刚要打招呼,却看到后面的伍欣欣。知道这丫头爱八卦,连忙和帅小泽、马子祥耳语。

“欣欣,既然你已经跟来了,就一起玩儿吧。但咱丑话可说在前头,要是你敢把咱们这些人的事情在学校八卦,别怪咱们到时候不客气!”马子祥直接站在伍欣欣面前,丝毫没有顾虑袁欣敏和李嘉的面子。

“马子祥,组长,你们尽管放心!我绝不会乱说,我也是小组的人嘛!”伍欣欣点儿清,知道这些人都不相信她,以至于兴趣小组成立这么久,她也没成为核心人员。虽然她跟李嘉、袁欣敏关系不错,但小组还是帅小泽说了算。

“小泽走吧?电影该开演了。”王易佳拉一把帅小泽衣服,大家匆匆向北走去。

距离老远就听见广播响,电影已经开始了,听声音像部战斗片。他们紧走一阵子,挤进人群中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由于他们迟了一会儿,没有看到开头一段,但根据经验推断是《贺龙军长》,因为主角贺龙叼着烟袋锅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了。

借着换片时间他们又往中间挤了一下,基本站在荧幕的正中位置。头顶就是一束喇叭形彩色光,用刘烨刚的话说这位置有利于保护眼睛,不容易造成斜视。电影屏幕是个白色帆布挂在广场边,高三米左右,宽有五米多,四个角用绳子穿着,一边绑着电线杆,另一边绑在一颗高大的桐树上,两个大喇叭分别高挂在电线杆和大树杈。放映机摆在一个四角桌上,距离屏幕五六十米远,随着胶片盘缓缓转动,聚光灯把影像投射在白布上。方圆上百米的广场上人群熙熙攘攘,少说也有两三千人。靠人群侧面最边上摆着一排小摊贩,卖一些瓜子、零食、甘蔗、汽水。每到几分钟的换片子时间,就有很多人围着买这买那,电影开始播放就没人了,小贩们也聚精会神地盯着电影屏幕。

寒冬腊月的夜风吹的人直打哆嗦,裤管衣服领一个劲儿窜风,有经验的人都穿着厚大衣,带着棉帽。帅小泽他们可就惨了,单薄的小棉袄隔不了寒气,鼻头、脸蛋儿冻得通红,脚心更是冻得跟石头蛋儿差不多。

第二部电影开始了,是部武侠片《天下第一剑》。一边出序幕,就有些上年纪的人离开广场。帅小泽他们就又向前挪了一些,还有人在地上铺了层厚厚的稻草,他们就凑势挤坐在稻草上,边议论边看。男主角第一剑是个潇洒俊逸的青年侠士,四处行侠仗义除暴安良,其武功和豪气深深吸引了女主角白秋露。她实际是个化装成秀才的大内侍卫。出其不意出现的哑巴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颠覆了以往凶相毕露的大奸大恶形象,逼得第一剑连连败招。危急关头幸亏白秋露出手,那份娇俏的脸庞,飘逸的身手,不但轻易击败对手,更顺利俘获这几个男生的心,原来她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剑。

电影结束了,大家挤出人群往学校赶。身后的广播里还喊着第二天再会,并预报了电影名字,原来真的是连续播放三天。

“帅小泽,明天星期六,咱们还来看吗?”往回走着,伍欣欣挤到帅小泽跟前问。

“到时候再说吧,明天放学该回家了,快走。”帅小泽说着又扭头问高大铭,“大铭,学校大门几点关?”因为大铭一直住校,对学校作息制度比较了解。

“九点整下晚自习,九点半就上锁,现在肯定过不去了,那几个把门的比狗鼻子都灵!”高大铭喃喃地说,忽然皱着眉头说:“哎呀!不好!”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其他人都停住脚步,把高大铭围在中间。

“十一点多了!”高大铭扳着帅小泽胳膊看看表,“大门肯定是过不去了,咱们几个男生可以绕到食堂旁边翻墙过去,女的咋办?”

“你们能翻墙,就不能把她们也拉上去?”王易佳歪着脑袋说。

“是啊,大家都翻墙过去就行了,我没问题,大铭你可以给女生当马登!”说起翻墙,刘素霞不比几个男生差,其他女生也纷纷发言,都赞成翻墙。

“别急!”帅小泽摆摆手让大家别吵,接着说:“大铭的顾虑对着呢,就算翻墙难不倒大家,巡夜老师这一关可不好过!再说咱们十几个目标也太大,要是真被逮住一两个,咋办?就算勉强让咱混过去,还有最后一关楼管能过去吗?五号楼老赵头还算好糊弄,六号楼灭绝师太那一关能行吗?”

提到“灭绝师太”没有人不怕,几个女生顿时都没了声音,面面相觑。

经过大伙商议,五个男生继续翻墙。九个女生里面袁新敏、李嘉、王易佳、季新怡四个平时不住校的,分别带着芦建虹、刘素霞、章凤巧、尤玉娇、伍欣欣五个住校的回家过夜,这样就省去不少麻烦。

这天翻墙还算顺利,五个人蹑手蹑脚地抹黑往前走,顺利躲过了巡夜老师的手电筒。刚到五号楼单元门口,就听见老赵头熟悉的咳嗽声。几个人吓得连忙脱下鞋子提在手里,高抬步轻落脚棉袜子踩地,虽然冷的刺骨,好在没声音。眼看就要走过老赵头的防御范围,忽然亮光一闪,老赵头从楼梯旁的房间走出来,发觉有人影,连忙喊:“谁?”手里的手电筒与此同时照了过来。

帅小泽、马子祥、衡信迅速跑进楼梯,上到二楼楼梯口悄悄注视着下面,要出问题就得下来救场。反应慢的高大铭拉住刘烨刚,二人落入老赵头的光柱中,两人立刻转身向着门口,把脸面向墙壁。

“你们是哪个班的?”老赵头向前跨了两步,距离他们六七步注视着两人的侧影。

“报告楼管老师,我们隔壁班的。”刘烨刚故意变粗声音说。

老赵头略微迟疑问道:“隔壁班的?到这儿干吗?”他认为隔壁班的意思就是隔壁楼,继续盘问他们。

“刚才去尿尿,走错楼了。现在正打算回去,老师再见!”刘烨刚说着就想走,身子刚走出几步又被叫住了。

“等等!你们尿尿怎么还提着鞋子?”老赵头并不是老眼昏花,看到两人手里提着的鞋子。

“报告老师,刚好请您给我俩评评理!我刚才不小心尿到他一只鞋上一丁点儿,他生气了故意尿的我两只鞋都湿了。后来我觉得不公平,也把他另一只鞋尿湿,他撵着我不依不饶,非说我尿了两次他才尿一次,还要憋尿再尿一次!”刘烨刚继续吊着嗓子粗声粗气的,“老师,你说我们俩谁有理?谁没理?”

“什么你尿了他,他尿了你!说的乱七八糟!明天白天找你们班主任老师评理去,我还要解手,没时间陪你们在这儿疯!”老赵头一听就觉得绕口,他本来就是憋得难受才下床解手,哪有闲工夫陪他们俩孩子玩。

“老师,帮帮忙呗!明天尿就干了,分不清谁是谁非。”刘烨刚听他说想解手,就故意继续纠缠。

“去去去!快回去睡觉去,大半夜谁给你评理呀?”老赵头笑笑说,心想这孩子还挺较真儿。

“求您帮个忙呗!其他老师都睡觉了。”刘烨刚看他向门外走,故意跟近几步。

“什么话呀?其他老师睡了就来缠着我?我也要睡觉!”老赵头笑不出来了,匆匆向门外走,嘴里还在嘟囔:“这大半夜的碰到两个傻孩子。”

刘烨刚等他走出单元门,一转身快步跑上楼梯,高大铭也紧跟着。楼上的三个看着差点笑出声,等他们跑上来,让他们穿上鞋回到宿舍,其他同学早呼呼了。五个人躺在床上反而又没瞌睡了,聊了好一阵子今晚的电影,才逐个迷迷糊糊睡过去。

“帅兄,早上好!”张文军在教学楼门口站着,看帅小泽、马子祥、刘烨刚、衡信、高大铭从食堂方向过来,迎了几步搭话。

“早上好!”帅小泽感觉张文军像有话要说,打量着他,“张少侠在这儿等我?有话就直接说。”

“也没什么事,感谢你上次放我一马,想送你本儿书表示谢意。”张文军说着从书包拿出个红塑料袋,里面装的厚书,“顺便想加入你们兴趣小组,多点儿机会向你们学习。”

“啊?没必要吧?”帅小泽没有接,而是看看旁边的几位,淡淡地说:“你该知道,我不喜欢看大本儿书,所以嘛,呵呵呵呵。你加入兴趣小组有什么意思呢?语英数理化你没一个感兴趣的,还是找地方研究你的大本儿书文学吧,没准儿将来自己出书,我还要找你签字买书咧!”

“帅兄,别拿我开涮了,我学习这么差,哪有机会出书呀?加入你们小组是真心想学好,希望有人不嫌弃能给我辅导辅导作业,你考虑考虑呗?会费该怎么交我没意见。”张文军笑呵呵地说,“这是收藏版《三国演义》,是古典文学,不看可以收藏。还有本梁羽生的,没事儿可以随手翻翻。放心吧,不是学校禁止看的那种!”他说着不由分说塞到帅小泽手里,转身进教学楼了。

“嘿,这家伙转性了?”衡信说着接过袋子拨开看看,“我去,还真是大本儿,够厚的!先收着吧,闲了我也翻翻陶冶一下武侠情操!”

“哎,那我搁哪呀?拿班上很可能被坏水儿三李说闲话!”帅小泽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置这两本书,“要不你们几个谁先拿去?”

“我看还是拿宿舍去吧,我拿班上也是一样结果。”衡信摆摆手说,再看看那几个也纷纷摇头,然后进教学楼。

帅小泽刚想回宿舍,预备铃响了。要是去宿舍再回来肯定迟到,只好带到教室,心想只要小心点应该不至于出事。经过高育红教办室时,一眼扫见里面只有她一个人,连忙走进去。把书放到她桌子角一沓书上面,压低声音说:“红姐,这两本书先放你这里,回头闲了我再拿回去。”

“什么书?放这儿干吗?”高育红扬起脸看着他,白皙的脸颊带着浅浅的微笑。

“哦,别人送我的《三国演义》,打算放假用来消磨时间,拿班里怕别人说闲话,呵呵。”帅小泽仍然压低声音,脸上带着尴尬地笑。

“那好吧,不要上课看,免得影响学习,嗯?”她扬了扬细长的眉毛,笑的依然很美。

“嗯,我知道。”他答应着准备转身,忽然想到晚上还有场电影,又连忙俯下身子低声说:“红姐,晚上咱们去看露天电影吧?听说今晚有一部武打片一部爱情片!”

“露天电影?昨晚你们是不是跑去看电影?”她忽然收起满脸笑容,严肃地看着他。

“啊,是出去看了一会儿。”他弱弱地说着,偷眼瞄着她板起的面孔,霎那间觉得阴云密布。心里不由得翻了个儿,悔不该邀请她看电影,讨好不成反惹她生气。

“看一会儿?”她眼睛一瞪反问他,忽然话锋一转柔和地说:“唉,我不是嫌你们贪玩,大半夜的出去冻个好歹怎么办?回来翻墙头要是摔伤了怎么办?就不能让人省点儿心吗?”

他没话说了,头也低了下去,因为她的语气表面是责备,实则全是关心。

她见他把头地下,沉默了半分钟说:“别人怎样我管不着,也懒得管,你不同,我不允许。还有大铭,你们这么冷的天气跑去看露天电影,冻坏身体划得来吗?”

他仍然低着头,偷眼看她表情严峻地注视着他,眉头紧皱着。忽然感觉有些堵得慌,觉得自己太不懂事了,怎么昨天就没考虑她的感受呢?

上课铃响了,她站起来亲昵地说:“好了,回课堂上课吧,以后不要做这种傻事!嗯?”语气温柔的不得了,就像化雪的那束阳光。

“哦。”他答应着转身走出教办室,走到门口又听到她银铃般的声音说:“我给你泡过茶了,多喝点热的抗感冒,喝完再过来倒,傻瓜!”他感激地回头望望,发现她嘴角又漾起浅笑,这才把心放下,匆匆走进教室座位上准备上课。

吃中午饭时,大家还在聊着昨晚的电影剧情,嚷嚷着晚上再去看最后一场。只有帅小泽一声不吭,埋头吃着饭,脑子里想着怎么哄高育红开心。毕竟因为他粗心才惹她不高兴,刚好利用明天星期天进城找她。

“嘉嘉,小敏,李学良说他们三个也想加入兴趣小组,咱们收下他们吧!”伍欣欣边吃边说,她和三李是一个街道的,曾规劝过三人加入兴趣小组,他们也愿意。

“收他们干吗?就会捣乱!”王易佳压根儿就不喜欢那三个坏家伙。

“就是,他们进来是继续学坏呢?还是来教坏别人?”季心怡总是和王易佳同一战线,何况三李本就品行不端的害群之马。

“草,要说坏他们已经拔了尖儿盖了帽,不用学!要说教别人嘛——我觉得只能败坏咱们小组的名誉!”马子祥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咱们兴趣小组是积极正义的团队,应该给差学生一个改过的机会。”伍欣欣坚持着自己的观念。

“什么正义不正义?拯救地球打怪兽那种活正义,是奥特曼干的!咱的任务是学习!”高大铭随即否定了她的想法,虽然他跟“坏水儿三李”没在一个班,但那几个的名声全年级都知道。

“小泽,你怎么看?我认为可以给他们个机会试试。”袁欣敏觉得大家各有各的理,但她更希望可以帮助别人。

大家把眼光投到帅小泽脸上,他却继续吃饭,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因为他还在想着心事。

“喂!”伍欣欣直接大声说到,“小泽,收下李学良他们吧?有点儿同情心好不好?”

“啊?”帅小泽这才抬起头,一脸茫然地看看其他人,“干吗要收下李学良?当干儿子吗?”

“欣欣的意思是让三李进兴趣小组,帮助他们改坏毛病。”章凤巧发觉帅小泽什么都不知道,又重申一遍,“其实我觉得可以试试,人之初性本善嘛!”

“哦?”帅小泽一听三李想进小组就头皮发麻,没好气儿地说:“先把他们交给你吧?改掉毛病以后再进小组!”说着眼睛瞥一眼马子祥。

“凤巧,别乱做好人。我看还是算了,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马子祥立刻否定章凤巧的话,深知帅小泽看他的意思。

“我认为该给他们机会!要么咱举手表决,赞成收他们的举手,小敏,嘉嘉,哦?”伍欣欣说着先举起右手,再看袁欣敏和李嘉。

袁欣敏和李嘉碍于面子也举起手来,脸上有点不高兴。因为她们都发现了帅小泽和那几个男生脸上的表情不对劲。

伍欣欣环顾整个桌子,只有她们三人举手,惊讶地看着帅小泽说:“咦,组长,你的胳膊肘粘了大米!”

“哦?哪有?”帅小泽说着把胳膊举起转着看,两只胳膊都没看到大米,心里顿时生出不爽,“大米在哪儿?”

“呵呵,大家看,组长也举手同意了。”伍欣欣笑着说。

帅小泽顿时站起来瞪了她一眼,拿起碗走了。刘烨刚也跟着出去,衡信也紧接着站起身,说了句:“有病!”追了过去。

芦建虹没留意到帅小泽生气,只是看到三个人走开。再看马子祥、王易佳和刘素霞也相继起身要走,连忙站起来问:“小泽,你们去哪?”

“没事儿,今天这碗米不好吃,我过去让他们给换一碗。”帅小泽头也没回走向饮料柜台。

“哦!”芦建虹答应着坐下来继续吃,嘴里却嘀咕着: “这碗米不好吃?再换就会好吃了?”

转眼间大伙都走了,在饮料柜台前面站了一排,每人拿瓶汽水喝着。老地方桌子跟前就剩下袁欣敏、李嘉、伍欣欣尴尬地坐着,还有芦建虹耐心地等他们回来吃饭。


上一篇: 《冬天的物语》     下一篇: 《文革中的地主分子们
责任编辑: | 已阅读364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二十五章 美丽的冬夜》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